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神州传奇 > 第三十七回神秘洞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回说到墨明智找到了一块地形图,知道了洞的出口处,便放下心来。他吃饱了饭,便扎了几根火把。依图的指示走到了出口处。奇怪的是这出口四面和头顶都是木板。形状仿佛如一具棺木。掀开了盖顶木,走出一看,果然是一具棺木,一半搁在岩石上,一半凌空架在外面,再伸头往外看,这棺木竟然是在悬岩峭壁之上。心想,将这棺木放在峭壁上,那不更引人注目么?尽管下临十多丈峭壁,但对有武功的人来说,要上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他攀跃下到山沟,再往上一看,这峭壁中竟凌空架放着十多口棺木,方才恍然大悟。但他觉得峭壁上凌空架放着棺木,总是件令人奇怪的事,迟早会有好奇的人爬上来看看,岩洞口终有一天会叫人发现。他却不知道这是一种古老的葬俗,就是所谓的天葬。不但这里有,西北一些悬岩峭壁之上也有,只是不多罢了。凡是天葬的地方,必为四周一带乡人视为鬼神出没的地方,人们不敢接近,更不要说爬上来看看了。就是一些武林中人,也知道有这种天葬的凡俗,不以为奇,所以不是知情的人,是发现不了这个秘密的岩洞门的。

    墨明智刚翻上山坳,准备向路人询问去成都的道路时,碰上了佟家兄弟从华阳山上的狼谷转到这里来。墨明智高兴地喊道:“两位佟家哥哥,你们怎么跑来这里了?”

    佟家兄弟正是去狼谷查看墨明智的生死下落,找不到什么结果,便转下山脚来,想不到在这里碰上了要寻找的人。这对活宝大感意外,一个问:“你没有死么?”一个说:“你,你,你是人还是鬼?”

    墨明智愕然了:“我怎么是鬼了?我没有死呵!”

    “你没有死?可是江湖上人人都说你死了,连尸体也叫狼吃了去。”

    “两位哥哥,我是掉进一个山洞中去了。”

    “掉进山洞?可是我们在狼谷中到处细心察看,哪有山洞的?!”

    “我真的掉进山洞的!”墨明智将自己前后的经过情形一说。佟家兄弟更惊奇了,一个说:“这是真的?”一个问:“兄弟,你没骗我们吧?”

    “我骗你们干什么?不信,我带你们去看看那岩洞。”

    “好,好,兄弟,我们相信你,现在你要去哪里?”

    “去成都会我那叫不知道的小兄弟,他恐怕在成都等急了。”

    佟小锋说:“兄弟,现在你最好不要去成都。”

    “那,那怎么行?小兄弟会骂我的。”

    “兄弟,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个自称为新九幽小怪的人,年纪比你还小,口口声声说要为你报仇,掌毙了峨嵋派的草上飞,伤了很多武林中的正义人士。”

    佟小天也说:“是呵,他在紫岩山下击败了恒山派的掌门静圆师太,伤了丐帮的长老一阵风。闻说青城会盟,他又去大闹了,他已经将武林闹翻了天啦!”

    “那,那一定是我小兄弟干的。他,他怎么这样乱杀人伤人的?不行,我更要去看看,劝他别这样蛮干。”

    佟小锋说:“兄弟,正因为这样,你才不能去,你那小兄弟已成为武林人士个个注目的人,人人都在盯踪着他。你一去,不更引起了武林人的注意?要是有人出手要杀你的小兄弟,你出不出手帮助?一出手,那就会伤害更多的人了。”

    “那,那我怎么办?”

    “兄弟,这样吧,由我们去成都带他来这里见你好不好?”

    “你们认得我那小兄弟吗?”

    “对了!你那小兄弟生得怎样,平日是什么装束的?”

    “我那小兄弟比我长得俊气多了,人比较任性,是一身小叫化打扮。”

    “好!有这些特征,我们有办法找到他的。”

    “两位哥哥,他可是约定我在望峨楼等他。”

    “那我们去望峨楼等他好了。”

    随后,墨明智便带他们去那岩洞看了一下,令他俩唧唧称奇。接着,佟家兄弟便告辞而去。正因为墨明智说的那些特征,这对活宝在望峨楼上才闹了误会,错认了金秀姑。

    墨明智将自己前后经过洋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小燕听了后心想:看来我这傻哥哥,真是傻人有傻福气了,大难不死,还得了富可敌国的珍宝,便问:“那些珍宝和武功秘笈,你没有去取?”

    “兄弟,我一心要去会你,哪想到取它们呢!”

    “这几天来,你也没去取?”

    “兄弟,它们有什么用?何况我一心盼你来,也要准备找些好东西等你呀!所以这三天我都到山里捉野兽山鸡。也幸好我出去打猎,才听到那三条汉子商量怎么捉两位佟家哥哥。”

    说着,佟家兄弟早已在厨房里弄好了饭菜,一一端了出来,小燕一看,有全蒸的山鸡、獐子肉、蘑菇汤、红果子狸等等,全是一色的山珍美味。小燕笑道:“难为两位佟家哥哥了!”

    佟小锋说:“好说,好说,但愿小兄弟今后别割下我们的脑袋就好了!”

    “哎!那是我一时的气话,你们怎么当真的啦!”

    佟小天摸摸自己的脑袋说:“要是找不到你的傻哥哥,我们这两颗脑袋能保住吗?你这个新九幽小怪,杀人不眨眼,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对,你说,我们怕不怕呢?”

    小燕笑问:“两位哥哥,要不要我给你们赔不是?”

    “不敢,不敢。你们说完了话没有?说完了,就吃饭吧!”

    佟小锋说:“弟弟,话怎么说得完的?不如说,吃完饭后再说吧!”

    “对,对!吃完饭再说,你们不饿,我肚子可饿了!”

    小燕问:“你吃了三大碗汤粉,怎么述说肚饿的?”

    “还提那三大碗汤粉?服了那碗又臭又苦的药,全都给吐了出来,肚子早饿得呱呱叫了。”

    墨明智说:“小兄弟,吃饭吧,我肚子也有些饿了,为为跟踪那三个汉子,我已一天没吃东西了。”

    “哎!”小燕笑道,“我又不是不准你们吃饭,看着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早就想吃了!”

    于是,他们四人一块坐在桌边吃起来。小燕一边吃一边问:“傻哥哥,这些野物都是你这两三天猎到的?”

    “是。”

    “出出进进,没人发现你吗?”

    “兄弟,我是天蒙蒙亮出去,傍晚黄昏时才回来,没人发现。”

    “你打猎时,没人看见?”

    “没有。”

    “也没有人暗暗跟踪你?”

    “没有呵!兄弟,你问这些干吗?”

    佟小锋说:“墨兄弟,怪不得小兄弟说你傻,他是在关心你的安危呀!”

    小燕说:“傻哥哥,你那么傻头傻脑的,我不但担心你的安危,也担心这岩洞会给人发现。要是岩洞里的神功秘笈及富可敌国的珠宝让人盗了,就会在江湖掀起一场血腥风波的。”

    墨明智一怔:“会这样吗?”

    “傻哥哥,你试想一下,无价珠宝和神功秘笈,都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不想要,别人却想要哩!他们一旦知道了,不但逼你交出来,还会杀了你灭口,同时他们之间也会为此而互相残杀的。”

    墨明智又有些愕异了:“他们杀我可以理解,可他们怎么会互相残杀的?”

    “傻哥哥,你怎么这点也不明白?奇珍异宝,哪个不想据为已有?能分给他人吗?”

    两个活宝听了后互相望望,一个说:“弟弟,看来我们还是早离开这里为好。”一个说:“对!吃完饭就走,省得小兄弟对我们起疑心。”

    小燕问:“我疑心你们什么了?”

    “你不疑心我们想要这岩洞中的珍宝么?”

    “万一你傻哥哥给人杀了,不疑心是我们干的么?”

    “噢!你们两个说到哪里去了,要是你们真会这样做,不将我傻哥哥早害了,还去成都找我吗?不过,我可希望你们别将这岩洞之事说出去。”

    佟小锋说:“我们说出去干嘛?”

    佟小天说:“说什么?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哥哥,你说是不?”

    “对,对,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小燕笑了笑:“我有一个好办去,你们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哦!?什么好办法?”

    “你们想想看,什么人什么也不知道的?”

    “什么人?”

    “死了的人,他不但什么也不知道,什么话也不会说出去了。”

    “你要杀我们?”

    “这样,不更好吗?你们不是说,死人不会说话么?在悬岩峭壁上棺木中的死人,不是什么话也不会说么?”

    墨明智大吃一惊:“兄弟,你千万不能这样做!”

    “傻哥哥,他们两个出去胡言乱语,迟早会给人杀了,不如我现在将他们杀了好。”

    “兄弟,你真要这么干?”

    小燕见墨明智认真了,笑道:“你要同他们生死与共?”

    “是。”

    “那你跟我又怎么样?”

    “也是生死与共。但我不准你伤害他们,要不,你先杀了我。”

    “看你挺认真的,我跟他们说笑也不行吗?再说,他们武功那么好,我杀得了他们吗?”

    两个活宝贝翻着白眼,一个问:“你是说笑的?”一个说:“你不怕将我们吓死了吗?”

    小燕反问:“你们能吓得死吗?”

    佟小锋问:“你为什么要吓我们?”

    “谁叫你们捉弄我。”

    “捉弄你?我们几时捉弄你了?”

    “你们带我来时,不是在装神弄鬼地逗我吗?”

    “所以你就故意吓我们了?”

    “对呀!”小燕眨眨眼睛,“我可不像我傻哥哥那么忠厚老实,我是吃不得半点亏的,谁捉弄了我,我就给他个回报。”

    两个活宝又互相望望,一个说:“哥哥,怪不得墨三弟说他的小兄弟为人机灵。”一个说:“何止机灵,简直惹不得!”

    小燕笑道:“现在你们知道了吧?”

    “好,好,我们算怕了你了!你知不知道,刚才你说的话,可是大逆不道。”

    “我怎么大逆不道了?”

    “你懂不懂长兄为父,长嫂为母这句话?”

    “知道呀!”

    佟小锋说:“我是你傻哥哥的大哥,也就是长兄,算不算是你父母?”

    佟小天也说:“对了!我是二哥,也是你二父母,吓死了父母,算不算大逆不道?”

    小燕笑起来:“算了吧!你们跟我傻哥哥结拜,可没跟我结拜,算哪一门的兄长?再说,你们在岳阳城外,长江边上戏弄我傻哥哥,这笔帐我还没与你们算哩!”

    佟小锋搔搔头:“这事你也知道了!”

    “当然知道啦!你们什么事也别想瞒我。”

    佟小天说:“哥哥,看来我们今后可不能再欺负墨三弟了。”

    墨明智忙说:“佟二哥,你们对我好,怎说是欺负的?”他又对小燕说,“佟家哥哥跟我结拜,不等于跟你结拜一样吗?”

    “怎么一样了?你交你的,我交我的,怎能扯到一块上去的?”

    佟小锋说:“看来小兄弟是不认我们了!”

    小燕说:“认也可以,可是你们今后可不能欺负我。”

    “噢!我们怎敢欺负你的?但愿你今后别吓我们就好了。”

    “既然这样,两位哥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小燕说完,便拜了下去。

    喜得佟家兄弟眉开眼笑,慌忙扶起小燕来:“你认就行啦!何必行此大礼呵!”

    “这下好了,我们脑袋就不怕四弟砍了。”

    佟小天也笑道:“对,对,否则,我们得连夜逃跑了。”

    “两位哥哥又说笑了。”

    “不是说笑,我们今夜不走,明早一定要走。”

    墨明智问:“两位哥哥不与我们在一块了?”

    小燕也问:“你们是不是仍在怪我?”

    佟小锋说:“小兄弟言重了。我们也像小兄弟一样,吃不得半点亏,九龙门的人敢向我们下毒,我们得去贵州找他们算帐才行。”

    佟小天也说:“对!我们就算不端掉他们的窝,起码也得叫他们喝下些又臭又脏的水才行。”

    小燕问:“九龙门分东西两门派,你们知不知道?”

    “我管他东西南北的,总之来个一锅端。”

    “噢!东门的掌门人九龙婆婆桑姥姥,可是一个好人,再说下毒的也不是她门下的人。”

    “听说那老太婆古里古怪的,动不动就要别人做她的奴仆,会是好人吗?”

    “我够古里古怪的了,难道我也不是好人?”

    “小兄弟,你不同。”

    佟小天说:“小兄弟,你并非古里古怪,只不过爱捉弄人罢了。”

    “噢!总之,你们千万可别伤了桑姥姥,也不可找她门下的人负气。”

    “哦,小兄弟,你跟那个老太婆有交情?”

    “交情却没有。但男子汉大丈夫,得是非弄清,恩怨分明,不可伤害了无辜者。下毒的是九龙门西门的人,你们应找他们才是。”

    佟小锋说:“小兄弟,江湖上人传你这什么真正的九幽小怪行为古怪,心狠手辣,杀人喜怒由心,怎么我们看来看去都不像呢?”

    佟小天也说:“对,对,看来你也跟墨三哥一样,虽然行为古怪,却也是仁厚之人。”

    “我才不仁厚哩。我要杀起人来,半点也不手软,但我不会伤害无辜。”

    “好,好,我们只找九龙门西门一派的人算帐。”

    “你们到那毒窝中去不怕中毒么?听说九龙门的人放毒,花招极多哩!”

    “我们会小心,他们花招再多,恐怕也不管用。”

    “两位哥哥还是小心的好,小弟身上有几颗万能化毒丹,两位哥哥带在身上前去,就不怕中毒了。”

    “哦!什么万能化毒丹的?”

    “玉女黑珠丹。”

    佟家兄弟一下愣住了:“真的?”佟小锋说:“这可是武林中的奇珍异宝呵,价值千金呢。”佟小天说:“这只有奇侠一枝梅夫妇才有,你怎么得来的?”

    “你们别问我怎么得来,总之,我不是偷来的,行了吧?你们要不要?不要,我劝你们别去闯那个毒窝。”小燕说时,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倒出了四颗黑得晶莹发亮而又带微香的小药丸。

    玉女黑珠丹,是过去五十多年前司毒帮陈帮主在外地从小魔女的药罐中发现了黑珠壁虎,便与其他药材配制而成的,当时分给韦氏女侠才一百颗(详情见《武林传奇》十六回)。过了五十多年,这一百颗药丸早已用光了。本来玉女黑珠丹早已在人间绝迹,因为黑珠壁虎是千载难逢的异物。可是事情也有那么巧,一次小魔女重游接云岭自己养伤的地方时,又意外地捕捉了一只黑珠壁虎。她按陈帮主的配方,如法炮制成千颗玉女黑珠丹,化毒的效力,竟比以往的玉女黑珠丹更强。这次小燕出来,她祖母小魔女怕她在江湖上遭到意外,不但给了她韦氏女侠的九转金创还魂丹,也叫她带上五十颗玉女黑珠丹,以救人救已。

    佟家兄弟仔细地端详着小燕手掌中的四颗玉女黑珠丹,好一会,都惊喜地跳起来。佟小天说:“哥哥,四弟的玉女黑珠丹是真的呵!我曾在师父那里见过。”佟小锋说:“不错!不错!我也见过来。”

    小燕笑问:“你们要不要?”

    佟小锋说:“四弟,我这做大哥的,没有什么好东西赠给你,而你……”

    “哎!大哥,别跟我客气了,快拿住。”

    “对,对,就算我们不中毒,也可以救其他中毒的人,我,我多谢四弟啦!”

    小燕将四颗玉女黑珠丹交给了佟家兄弟,笑道:“两位哥哥,我不是大逆不道了吧?”

    “哎!兄弟,你说到哪里去了!”

    “两位哥哥,小弟却有一事相求。”

    佟小锋说:“四弟,你说吧,我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

    佟小天说:“就算不能办到,上天下地,我们也想办法办到。”

    “两位哥哥,小弟相求的事,就是你们捣毁了那个毒窝之后,一定要追问他们暗算我们和昆仑派掌门的事来,要想法查出是谁指使他们做的。”

    “行!这事易办,四弟就是不相求,我们也要问的。”

    “还有,两位哥哥出去,一定要小心防范一个武功极高、神秘莫测叫黑箭的人。”

    “黑箭!?这可在江湖上没听说过。”

    佟小天也问:“他武功高吗?比起四弟武功怎样?”

    “与我不相上下,而为人奸险极了,没人知道他的真正面目。”

    佟小锋说:“听你这么说,我真想会会他了!”

    “大哥,对他千万不能大意。我敢说,挑动武林仇杀,暗算我们的人一定是他。”

    “你怎知道是他?”

    于是小燕将自己的经历,一一说了出来,跟着说:“连贺兰双雕、勾漏二鬼,都是他指使前来的,看来花钱雇请雾中楼杀手杀害我们的,恐怕也是他。”

    “不是上灵!?”

    “上灵这贼道只不过是个出了面的麻疯人而已,说不定也是受他指使。最可怕的是不知他的真面目,就是他出现在我面前,也不知道他就是黑箭。”

    墨明智一直在旁惊愕不已,他问:“小兄弟,我们与这黑箭没仇没怨,他为什么要指使人来害我们的?”

    “傻哥哥,江湖上没仇没怨而害人的事多得多哩!神龙怪丐说,他这样做,必然有他不可告人的意图和目的。他老人家教了我们两个计策:一是引蛇出洞,二是欲擒故纵。”

    佟家兄弟好奇地问:“引蛇出洞?欲擒放纵?”

    “所谓引蛇出洞,就是将黑箭引出来,揭露他的真面目和意图,欲擒故纵,就是对上灵、白龙会的王军师等人,先不要惊动,暗暗搜集他们的罪证,揭穿他们伪君子的面目,令他们暴露无遗;然后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平息武林这一场纠纷。”

    佟小锋说:“不错,不错,想不到神龙怪丐这个老怪物,深谋远虑呵!”

    佟小天说:“哥哥,要不怎么说人老精,鬼老灵的?神龙怪丐有那么一把年纪,当然精灵啦!”

    “弟弟,你说得并不全对。”

    “怎么不全对了?”

    “你看看四弟,算不算精灵的?”

    “不错,四弟也算精灵的。”

    “那就是人小也精,鬼小也灵了!”

    “不对,四弟将来老了,会比现在更精更灵。”

    第二天一早,佟家兄弟便告辞要走。墨明智依依不舍问:“两位哥哥,我们不能再相聚多几天么?要不,我们一块去贵州好不好?”佟小锋说:“三弟,你为人忠厚老实,我们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江湖上走动。现在有四弟与你在一起,我们也该放心啦!”

    佟小天也说:“是呵!四弟比我们更好,有他和你在起,我们是一百个放心。”他又对小燕说,“四弟,现在我们将三弟交给你啦!可别再出意外。”

    小燕说:“就怕他不听我的话哩!”

    佟小锋说:“四弟,这话你冤枉三弟了,我知道三弟最听你的话。”

    小燕一笑说:“傻哥哥,既然大哥二哥要走,我们就送大哥二哥出洞吧。”

    墨明智虽然不愿分离,也只好说:“那我点火把送两位哥哥出去。”

    “哎!傻哥哥,壁上、房间都有发亮的珠子,我们将它取下来不行了么?还点什么火把的!它不比火把更好?”

    墨明智问:“这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难道将它们取下来就不亮了?”

    “兄弟,我是说,这不是我们的东西,能乱拿吗?”

    “那这个岩洞不是我们的,你怎么跑进来又吃又住的?”

    “这,这……”墨明智不知怎么说好了。

    “傻哥哥,你怎么这般的傻?它们已是无主之物。再说岩洞的主人有遗言说赠给了你,所有这岩洞的东西,都是你的了,怎么说是乱拿了?干脆,将两颗发光的珠子送给两位哥哥,让两位哥哥在夜里行动也方便。”

    佟家兄弟一听连忙说:“小兄弟,这可不行,这些都是世上罕有的夜明珠呵!”

    “罕有的又怎样了?不能拿?”

    “小兄弟,我们是说,这些都是三弟的无价之宝,我们不敢要。”

    小燕问墨明智:“怎么样,你舍不舍得送给两位哥哥?”

    “小兄弟,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怎么舍不得的?”

    “那不就行了?”小燕从房间里将两颗夜明珠取下来,交给了佟家兄弟说,“大哥,二哥,我们走吧。”

    “不,不,还是你们拿着的好。再说,武林人士都在注意你们,你们带上了夜明珠,夜里在江湖上走动不更好?”

    “两位哥哥要是不要,那我们就不是结拜兄弟了!”

    “既然这样,我们要一颗就行了!用不了两颗。”

    “这岩洞里有四颗夜明珠呢!”

    “不,不,有多的,你们送给那个罗刹女不更好,也让她在夜里行动方便呀!”

    小燕一想也是:“那也好,我就不勉强两位哥哥啦!”

    送走了佟家兄弟,他们转回了大厅。小燕本来有很多话要跟墨明智说的,也有很多事要问的,只是有佟家兄弟在一旁,不方便问,也不方便说。现在佟家兄弟一走,她要好好盘问墨明智了。她深情地瞅了墨明智一眼,见墨明智一年来,比以前长高了,人也白净了,再不是以前自己所看见的那个黑不溜秋的山里人啦!在小燕的眼里,墨明智比任何人都英俊,只是忠厚得近乎傻呼呼的性格仍跟过去差不多,她就喜欢墨明智这一股的傻劲,一笑问:“喂,把无价之宝的夜明珠送了给人,你不心痛?”

    “噢!兄弟,我怎么会心痛的?就是兄弟将所有的夜明珠送了给别人,我也不心痛。”

    “那好呀!以后我就全部送给人去。”

    “你送给谁去?”

    “玉姐姐一颗,金姐姐一颗,玲玲姐姐一颗,怎么样?”

    “好!应该给她们每人送一颗。”

    “傻哥哥,三位姐姐,你喜欢哪一个?”

    “都喜欢呀!”

    “什么!?你都喜欢?”

    “是呀!兄弟,你不喜欢她们么?”

    “哎!我不跟你说了!”

    墨明智感到莫名其妙:“兄弟,你怎么了?你不喜欢三位姐姐?”

    “喜欢,喜欢。”小燕想了一下问,“傻哥哥,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呀,我怎不喜欢兄弟的?”

    “与三位姐姐比,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她们?”

    “我都喜欢。兄弟,你怎么这样问的?”

    “不!我要你说,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她们!”

    “我不是说都喜欢么?”

    “傻哥哥,我是问,你喜欢我多些,还是喜欢她们多些?”

    “我当然喜欢兄弟多些啦!”

    “为什么喜欢我多些?”

    “因为她们三位都是女子,哪比得兄弟这么亲近的。”

    “要是我也是女子呢?”

    “兄弟,别说傻话了,你怎么会是女子呢!”

    小燕心里感到好笑,暗说:我这个傻哥哥,连我是男是女也分不出来,傻得像块木头似门,要是稍微聪明的人,早就疑心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了。于是又问:“我是说,我要是女子,你喜欢她们,还是喜欢我?”

    “我!”

    “说呀!”

    “要是兄弟是女子,我还是喜欢你的!”

    小燕一听,高兴得不得了,但仍大放心地问:“你为什么喜欢我的?我又刁又蛮,又常常爱发脾气。”

    墨明智老老实实地说:“不知为何,我总感到和兄弟在一起,心里就落实多了。”

    “你和玲玲姐姐在一起不更好?”

    “不行,我不能和玲玲姐姐在一起。”

    小燕一听,又喜又奇地问:“为什么?”

    墨明智虽然已步入了成年人的阶段,但对男女间之爱,仍然不懂,他心里只有朋友、兄弟之爱,小燕却是个早熟的少女,她早已将墨明智视为自己的心上人。在墨明智所接触过的少女中,她最担心的就是玲玲,所以才首先向墨明智发问。

    墨明智说:“兄弟,你知道玲玲姐姐是什么人?”

    “哦!她是什么人?”

    “兄弟,我告诉你,你千万可不能说出去呵!”

    小燕见墨明智神情严肃,更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忙说:“我不说,你快说出,她是什么人?”

    “她是位公主娘娘。”

    小燕顿时惊奇得睁大了那双美丽的眼睛:“什么!?她是位公主娘娘?”

    “是真的。兄弟,我不骗你。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呵!”

    小燕怔了半晌,问:“傻哥哥,你怎么与她认识的?”

    “那次你离开我以后,我在广西桂林叠翠山上与她认识的。”墨明智将叠翠山的事,前前后后一一说了出来。

    小燕听了心中暗想:原来玲玲姐姐那种雍容华贵的风度竟是与生俱来的,怪不得武林中没人知道,也怪不得她能打发天下名捕千里追风手司徒空前来四川了。陶姐姐和玉姐姐还以为她是什么公孙凤哩。小燕想罢又故意问:“傻哥哥,看来玲玲公主对你很好哩!说不定她看上了你,你怎么不愿和她在一起的?”

    “兄弟,你说我傻,我看你比我更傻。她是一位高贵的公主,能和我们在一起吗?”

    “怎么不能?她招你为驸马不就行了?”

    “副马!?那是干什么的?”

    “哎!你连驸马也不懂。驸马,就是公主的丈夫呀!”

    “兄弟,别说糊涂话了!别说她不会招我为驸马,就是要招,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为什么?”

    “兄弟,她身前身后经常有一大批人,不是持刀的卫士,便是佩剑的丫环,所有的人在她面前得规规矩矩的,连说话大声一点也不行,你说我受得了吗?哪有我们在一起这般的快活和随便?”

    “哦!?那你喜欢什么人做你的老婆?”

    “兄弟,你怎么尽说这些话的?我们还小哩!说些别的不好?”

    “不!我要你说嘛!”

    墨明智有点奇怪:“兄弟,你今天怎么啦?”

    “傻哥哥,我是关心你呐!”

    “兄弟,你一定要我说,我就说,最好就是像兄弟这样的人。”

    “哦!?我好吗?”

    “兄弟当然好啦!兄弟又聪明又机灵。总之,我感到有了兄弟,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什么都可以放心了。可惜兄弟不是女的。”

    “傻哥哥,你不骗我?”

    “我说的是真的,怎么会骗兄弟?”

    “哎!那太好了!”

    墨明智愕然:“好!?怎么会好的?”

    “我有个妹妹,跟我一模一样,我将她嫁给你,不就是太好了么?”

    “你有个妹妹?”

    “是呀!”

    墨明智疑惑了:“跟你一模一样?她有多大了?”

    “不大不小,同我一样。”

    “她怎会同你一样了?那是妹妹吗?”

    “哎!因为我们是双胞胎呀!不但相貌一样,连行为、性子、说话的声音也一样。”

    墨明智真不敢相信,世上有这般巧吗?但他一想到佟家兄弟,又不由有点相信了,问:“兄弟,你是在逗我吧?”

    “我怎么逗你呢,我说的是真的呐!”

    “我又傻又笨的,你妹妹喜欢我吗?”

    “我不是说,我妹妹跟我一样么?我喜欢你,我妹妹当然喜欢你啦!”

    对于要娶老婆的事,即使是傻子,也应该知道的。这可是自己的终身大事,可不能马虎。墨明智问:“她真的跟你一样?”

    “你不相信?要不,我带她来见你好不?”

    “你妹妹也来四川了?”

    “是呀!她就在成都。”

    墨明智一怔:“她一个人在成都,那不危险么?”

    “你放心,我妹妹武功不但比我好,人也机灵。你以为大闹青城山、戏弄几大掌门人的人真的是我吗?”

    “哦!不是你是谁?”

    “那是我妹妹呀,她也自称是九幽小怪哩!她一个人都敢大闹青城山的,还怕什么。”

    “兄弟,你妹妹胆子太大了!你怎么不劝劝她的?”“劝!?你去成都劝劝她吧!”

    “她会听我的话吗?”

    小燕眨眨眼睛:“她以后成为你的人了,怎会不听你的话的?”

    墨明智的脸一下红了,心里也说不出是喜是忧的滋味。他感到这事来得突然,自己根本没想到的事一下飞了来,就像他根本没想到要成为武林中的人一样。他呐呐地说:“不知道你妹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你喜不喜欢她呢?”

    “我?”墨明智不知怎么说才好。

    “唔!你不喜欢?”

    “兄弟,要是你妹妹真的跟你一样,我当然喜欢啦!”

    “那不就行了吗?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变心呵!要是你欺负了我妹妹,或者跟第二个女孩子好,我妹妹一恼起来,不但会杀了她们,也会杀了你的。”

    墨明智呆住了:“她,她会这样吗?”

    “怎么不会?傻哥哥,你想一下,一个有了老婆的人,支去与别的女子相好,这样负心好色的人,应不应杀?”

    “这样的人是不好。”

    “傻哥哥,你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噢!兄弟,我怎会是这样的人?”

    “我知道傻哥哥不会这样的,要不,我就不会将妹妹嫁给你了!好啦!我们去找找那些珠宝和什么神功秘笈去。”

    “兄弟,找它干什么?”

    “你不想学那些神功么?”

    “我不想学。”

    “傻哥哥,你不想学,去看看也好。说不定这个什么神功秘笈有教我们破其他几大门派的招式哩!”

    “兄弟要看,就去找吧!”

    他们依照岩洞图形所指示的地方寻去,不久,便在一个极为隐蔽的小岩洞中找到了藏宝的地方。这小岩洞挺干爽,不知是宝气的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洞中叠放着三个樟木箱,箱角都是用银包着。小燕首先打开了第一个箱子,一看,里面有各种各样精美的金银器皿和首饰。小燕始终是个少女,她从箱中捡了一支镶着宝石的金钗看了看,这是一支凰形的金钗,凰眼竟是两颗闪光的红宝石。她爱不释手,对墨明智笑了笑说:“傻哥哥,这支凰钗很好看,我要了。”

    墨明智对满箱的金器银器也看得睁大了眼,心想:这一箱金银不知值多少钱呢!他见小燕喜欢一支凰钗,有点不明地问:“兄弟,这是女孩子的东西,你要它干什么?”

    “我呀,给我妹妹,也作为你给她的定情礼物好吗?”

    “既然这样,你就多选一些给她不更好?”

    “是吗?看来你对我妹妹很不错哩!”小燕于是又在箱中捡了一两件心爱的饰物,藏在袖袋里,便盖上了箱盖,叫墨明智搬下来。第二个箱子竟然是五光十色的各种玉器,其中有鸡蛋般大的红宝石,价值连城的猫眼绿,一尊通体皓白的玉观音,而玛瑙、翡翠等等宝石更是不计其数。小燕问:“傻哥哥,你不捡一两件玉器带在身上吗?”“不,不,我粗手笨脚的,一下不小心打烂了,不可惜吗?”

    “你也真是,这么多的宝石玉器,打烂又算得什么!来,我给你捡两件。”

    小燕为墨明智捡了一个红宝石雕琢成的玉佩和一个猫眼绿雕琢成的心形饰物,一个挂在他的脖子上,一个垂在他的腰带上,说:“听说带玉能避邪,我代我妹妹给你的这两件定情物,你高兴吗?”

    墨明智憨厚地笑了笑:“高兴。”

    “傻哥哥,其他东西你打烂了可以,但这两件定情物你可千万别打烂了。”

    “那,那我打烂了怎么办?”

    “你不能小心一点么?要是你打烂了,我妹妹会不高兴的。”

    “那,那,那我把它藏在怀里好了。”

    “是呀!这两件宝石,说不定价值连城,要是让贪心的人见到了,会千方百计地将它偷了去,你还是藏起来的好,别叫人看见了。”

    当他们打开第三口箱子看时,不禁都傻了眼。这口箱子中既无宝石,也没金银,只有十多幅卷着的书画。打开其中的一幅一看,是一幅字,写得龙飞凤舞,是一幅狂草,简直叫人认不出一个字来。墨明智说:“这是什么字呢?小兄弟,你认得出来吗?”

    小燕也认不出来:“谁知道它是什么字的。不管它,我们看看第二幅是什么。”

    第二幅却是一幅山水画。他们不懂得欣赏,只感到面得很好看而已。小燕不再看了,心想:这是什么珍宝?也值得珍藏在箱子里。他们哪里知道,这些字画,都是历代名人画家的墨宝,其中有王羲之、张旭的书法,吴道子、韩干的画哩!单是其中的一幅,价值便不下千金。他们两个,一个是山中猎户之子。一个只知练武,根本不懂得这些宝物的贵重。小燕盖上了箱盖说:“来!我们找找那份神功秘笈。”

    他们在岩洞中仔细搜查,最后在岩洞顶上的一个小小洞孔中,搜出了一个精致的檀木箱子,可是怎么也没办法打开。小燕火了,暗运真气,一掌就将这檀木箱劈烂了,一看,箱子里面果然放着一本神功秘笈,封面写着苍劲的四个字:“天殛掌法”。

    天殛掌,这是星宿海一派最为上乘的掌法,掌式诡异,变化莫测,是地贤夫人的绝技之一,当前武林中,除了怪医会这套掌法外,更无他人。怪医就是凭这套掌法,才克制了横行一时的神风教主,最后造成神风教冰消瓦解,在武林除名。怪医自从对神风教主抖出这套掌法后,便不再使用了,不但没传给他人,就是连自己的子女也不传授。因为这套掌法不但诡异,更是异常歹毒,只要捱了其中的一掌,不是惨死,便是终身残废。因而连奇侠夫妇和神龙怪丐,也不知道有这套掌法。因为怪医遵守誓言,没向任何人说出来,所以这套掌法在武林中就没人知晓了。

    小燕心想:天殛掌法?这是哪一派的?能称神功么?于是好奇地打开来看。只见第一页便写着这样几句话:“此掌法为我派不传之秘,望有缘人得了这套掌法,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更不可以轻易使出,不然,将招来大祸灭身。慎之重之。温玉字。”

    这几句话,墨明智也看见了,便说:“兄弟,既然这套掌法会招来大祸,我们不看也罢。”

    “为什么不看?就是不看,我们也会招来大祸的。”

    “为什么?”

    “我们两个九幽小怪,已弄得武林中的什么侠义人士要追杀我们,这不是大祸吗?”

    “这!”

    “看有大祸,不看也有大祸,横直都有大祸,那看又怕什么?”

    小燕便继续看下去。她突然“咦”了一声,墨明智忙问:“兄弟,什么事了?”

    “傻哥哥,这套掌法,跟刘爷爷的六合掌法,有很多相同之处哩!”

    “真的!?”

    “真的。但它有很多地方又不相同,比刘爷爷的六合掌法来得更巧妙,更多变化。”

    “那,那它伤人不更厉害了?”

    “武功志在制敌,不制敌,那学来干嘛?”

    “兄弟,你要学这套掌法了?”

    “学不学,我看完了再说。”

    “兄弟,我们不如回到大厅上看吧,这样,我也好煮饭给你吃。”

    “好吧。傻哥哥,这里的金银珠宝你怎样处理?”

    “留它在这里吧。”

    “那不可惜吗?”

    “兄弟,你要全部搬走么?”

    小燕想了一下:“也好,先留在这里,以后我们再来取走。”

    “兄弟,你要这么多的金银干什么?”

    “看呀!”

    墨明智奇怪了:“看!?它有什么好看的?”

    “怎么不好看?白灿灿、黄澄澄的,好看极了,我会看得饭不想吃,觉也不想睡。”

    “兄弟,那不辛苦吗?”

    “辛苦?还有更辛苦的哩!我会夜夜守在它们的旁边。”

    “那干什么?”

    “怕人来偷呀!”

    “兄弟,这么辛苦和担心,我看不要它算了,不然,会变成一个守财奴的。”

    “傻哥哥,守财奴不好吗?”

    墨明智笑了笑不出声,心里想,兄弟过去可不是这样的人,别不是他有什么用意吧?

    小燕又问:“傻哥哥,你真的不要吗?”

    “兄弟,我不想要。我记得爷爷对我说过,一个人千万不可存贪念,尤其是在钱方面,不是自已挣来的,别去强取占夺,不然……”

    “哼!你爷爷是鼠目寸光,没大志。”

    墨明智不高兴了:“兄弟,你……”

    “我说得不对吗?你爷爷光知道洁身自爱,就不去想别人的?”

    “想别人?”

    “世上一些无依无靠的孤儿寡妇,用这些去帮助他们多好!”

    “兄弟,你是用这些金银去周济他们?”

    “你以为我真的是个守财奴吗?你怎不学学金姐姐的父母和你那个什么强盗头子义父索命刀的,将钱财办些善事?”

    “对,对,兄弟,我错怪你了!”

    “傻哥哥,其实我也不赞同你义父和金老伯抢劫拐骗的办法,最好叫他们两个人合作,将这批珍宝带出去,开一间古玩金银店,将赚得来的钱,再去做善事不更好?别去抢劫拐骗了!”

    墨明智大喜:“兄弟,你想得太好了!我出去后跟他们说去。”

    “我现在不是守财奴了吧?”

    “不,不!兄弟怎么是守财奴呢?”

    小燕一笑:“将这小岩洞门关上,我们到大厅去吧。”

    回到大厅,墨明智便升火煮饭了。小燕在一旁翻阅天殛掌法。她越看越惊喜,因为天殛掌法本身已奥妙无穷,其中更有十多招凌历出人意外的杀着,竟然是将灵猴百变身法与掌法糅合在一起的,与自己将西门剑法与灵猴百变身法揉合在一起使出一样。但天殛掌法糅合得比自己更好更妙。小燕本来就慧敏过人,她默默将天殛掌法的招式记在心里,便在大厅上试演起来。她将天殛掌法化为西门剑法的新招式,也将西门剑法的一些招法化为天殛掌法,无异使自己的剑术、掌法更上一层楼。正如当年一代剑雄西门子说的,学武,应是一代比一代强。小燕目前的西门剑法,有天殛掌和灵猴百变身法相辅,比起奶奶小魔女的西门剑法,更发挥了惊世骇俗的威力和令人匪夷所思的夺命杀着。当墨明智煮好饭菜出来时,只见小燕在大厅上身似一团轻雾,上下飞腾如电闪,出手都是逼人的杀着。墨明智担心地问:“兄弟,你这是在干什么?”

    小燕骤然停下,微笑说:“傻哥哥,这天殛掌法太好了,我在练习呢!傻哥哥,你也来练练。”

    “那会伤人吗?”

    小燕眼睛一转,心里想:我这傻哥哥心地太好了,不能跟他说实话,得骗骗他才行,便说:“傻哥哥,你怎么老想到伤人呢?这掌法是志在救人的。”

    “救人?”

    “是呀!要是我们有人给对手擒住了,还用刀剑架在脖子上威胁我们,倘若用天殛掌法,便可出人意外地将人救出来。”

    “真的?”

    “你不相信?”

    小燕骤然一招天殛掌法。“虎口夺羊”,出人意外地出现在墨明智的身后,一下将墨明智手中的一碟菜夺了过来,顺势一掌,也将墨明智拍开。她这一掌,不敢用真力,不然,墨明智准会负伤。她嫣然一笑说:“你看,我这一招不是将你手中的‘人’救了过来吗?”

    墨明智眨眨眼:“兄弟,我是没准备呵!”

    “救人嘛,当然要趁对手没准备就出手呀!不过,你有准备,我还有另一招能将你手中之菜夺了过来。”

    “真的?”

    “傻哥哥,那你准备了,我要出手啦!”

    “好!兄弟,你出手吧!”墨明智将一碟菜又端在手中,准备小燕来抢。

    “傻哥哥,小心啦!”

    小燕身形一下粘过来,而墨明智也以一个灵猴动作,翻了出去。谁知天殛掌法与灵猴百变身法糅和在一起的招式,似乎好像是灵猴百变身法的克星一样。墨明智刚落下来,小燕又一下意外地出现在他面前,一下又将他手中的菜碟夺了去,同时一掌要拍他胸口的檀中穴,这时墨明智要闪避已来不及了,但小燕只轻轻在他胸口一按,便闪跃开来。要是小燕这一掌用劲,墨明智不死也将身负重伤。

    小燕落下时笑问:“怎么样,我不是又抢到了吗?”

    墨明智惊奇地问:“天殛掌法这么好?”

    “当然啦!要不,能叫神功吗?”

    “兄弟,这掌法能救人,倒要好好学学。”

    “好呀!那我们吃饱了饭,休息一会,我来教你。”小燕心里说:我终于将这好心肠的傻瓜骗来学这套掌法了。她不敢将天殛掌法的秘笈交给墨明智看,因为秘笈中每一招式的使出,都写明了伤人的杀着,怕墨明智看了,又不愿学了。

    饭后休息了一会,小燕便将天殛掌法一招一式传授给墨明智,墨明智慧敏不及小燕,但亦不笨;何况天殛掌法有不少招式与六合掌法大同小异,其中飞腾翻跃的身法又是灵猴百变的身法招式,墨明智学起来就轻松了。再加上墨明智那极强的记忆力,所以用不了一个时辰,便将天殛掌法的八十一招式全学会了。他有点疑惑地问:“兄弟,这天殛掌法有好多招式与六合掌法相同,不会一掌拍出就伤害人吧?”

    其实游侠刘常卿的六合掌,就是不完全的天殛掌法。刘常卿在一处岩洞里意外地发现了石壁上刻着的十多式天殛掌法的招式,他并不知造这是星宿海一派的天殛掌法,因为石壁上没写明是天殛掌法。他看见了这十多式出手的招式,感到掌出不测,隐含凌厉无比的杀着,于是便按图一一学了下来。似乎掌意未尽,便又根据自己以前所学的,再溶汇其他上乘掌法的某些招式,便演变为自己所创的六合掌法了。因刘常卿报仇心切,力求出手就伤人,他创六合掌法时,务求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故取名为六合掌法。果然他这套六合掌法在武林中一抖展,一下便惊震武林了。要说真正的奥妙无穷,出人意外的凌厉杀着,六合掌法又怎及得天殛掌法!

    小燕见墨明智这么问,眼睛一转道:“噢!你不知道,它们虽然出掌相同,但拍出的方向上下左右不同么?”其实正因为上下左右不同,才令对手感到意外,来不及招架,而且这上下左右不同所拍中的地方,更是对手最要害的穴位,不死也会终身残废。小燕明知道这点,却不说破。

    墨明智问:“兄弟,那是不会伤害人了?”

    “你呀!一身真气与人不同,掌劲出手,哪有不伤人的?你出掌时,不能小心点么?”

    “兄弟说得对,我以后小心就是。”

    这时的墨明智,已经身怀几门上乘武功了,这就是六合掌法,灵猴百变身法、太乙门的分花拂柳掌、折梅手、三十六式天罡打穴剑法和神龙怪丐传给他的防身扇子功,现在又学会了天殛掌法。他身怀这几门上乘武功,那真是如虎添翼了。

    小燕见他刚学会天殛掌法,怕他忘记,便说:“傻哥哥,你再将这套掌法从头到尾使一遍,我看看有没有遗漏和不对的地方。”

    墨明智点点头,一丝不漏地将天殛掌法从头到尾使了出来。小燕不由大喜,暗想:爷爷说得不错,傻哥哥过目不忘,的确有一种与人不同的奇异功能,便说:“傻哥哥,你人傻,但记忆力可是顶呱呱的。今夜里我们将这岩洞口封了,赶回成都看玉姐姐她们去。”

    “不先去看看你妹妹吗?”

    小燕心里好笑,这个傻瓜,真的相信我有一个妹妹了!笑问:“你很想去看她吗?”

    墨明智脸上一下子红透了,急忙解释说:“兄弟,我是担心你妹妹那么大胆,不知会不会在成都弄出事来。”

    “哦!?那你很关心她了!”

    “兄弟,她是你的妹妹,能不关心吗?”

    “傻哥哥,你放心,她和玉姐姐在一块哩,有玉姐姐看着,不会出事的。”

    墨明智听说小妹妹和精明能干、江湖经验丰富的玉罗刹在一起,便放心了,说:“好!我们今夜里走吧。”

    是夜,小燕从壁上摘下那三颗夜明珠,与墨明智一起,用一块巨石封了岩洞口,飞身跃下峭壁,连夜往成都而去。深夜子时,小燕便带着墨明智来到了成都郊野土地庙附近,也就是与玉罗刹相约的地点。小燕担心墨明智见了玉罗刹后会露出破绽,想了一下便对墨明智说:“傻哥哥,你先在这林子里等我,我先进土地庙看看玉姐姐在不在。”

    墨明智问:“玉姐姐怎么住在这荒凉的土地庙的?那不危险吗?”

    “这小小的土地庙才不为武林人士注意哩!成都所有的客栈,都有白龙会人的耳目,那才更危险。”说时,小燕一闪身,如流星般跃出林子,跃进土地庙里去了。

    小燕刚进入土地庙,便听到有人娇叱一声:“谁!?”

    是金秀姑的声音,小燕忙说:“金姐姐,是我呀!”

    “是小兄弟!?”“是!”

    金秀姑一下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惊喜地问:“你回来了?”

    小燕看了看她身后,问:“玉姐姐呢?她不在?”

    一条人影,从屋顶跃了下来:“小兄弟,我在这里哩!?”

    小燕在月光下一看,是玉罗刹,奇怪地问:“玉姐姐,你怎么在屋顶睡的?这土地庙有人注意了?”

    “今日白天,有白龙会的人在这附近转了一圈,为防万一,我们不能不防备。”玉罗刹又跟着问,“小兄弟,你一个人回来?没找到你那傻哥哥?”

    “找到啦!”

    玉罗刹和金秀姑惊喜过望,一个问:“他真的没死?”一个问:“你在哪里找到他的?”

    “说来话就长了,现在,我有件事需要两位姐姐帮助。”

    “小兄弟,什么事要我们帮助的?”

    小燕担心墨明智内力极强,会听到自己的话,附耳给她们轻轻说出来。玉罗刹笑起来:“这傻瓜一点也不疑心你么?”

    “哎!玉姐姐,你小些声不行?他就在外面的林子里哩,会听到的。”

    金秀姑也笑了:“小兄弟,看来我这个骗子称号,应让给你了。”

    “喂!你们两个帮不帮忙的?”

    “帮忙!帮忙!小兄弟,你要我们怎么帮忙?弄得不好,反而越帮越忙了。”

    小燕又附耳给她们说出了自己的办法,玉罗刹和金秀姑都咭咭笑起来,同时说:“行呵!你叫他进来吧!”

    她们两人,也的确急于要看看墨明智。一个是感墨明智救过自己一家之恩,一个却情胜姐弟。她们两人听到墨明智的不幸,都心裂肠断,悲愤异常。现在知道墨明智居然仍活着,哪有不急于想见的?

    小燕说了一声:“记住,别揭穿了,不然,我可不依你们的。”说完,人已跃出庙外。

    墨明智见小燕奔进树林里,迎了出来问:“兄弟,你见到她们了?”

    “见到啦!走吧,她们都急于想见到你哩!”

    “兄弟,你有什么事要她们帮助的?”

    小燕一怔:“你听到了?”

    “夜深人静,我怎么听不到?”

    “你还听到什么了?”

    “兄弟,你们说话声音太小,我没听清楚,我只听得你说有件事要她们帮助。兄弟,你有什么事要她们帮助?我不能帮你吗?”

    “噢!这事你帮不来。”

    “我怎么帮不来了?”

    “总之,是我妹妹的事,你能帮忙吗?”“她有什么困难了?”

    “你呀,会越帮越忙,这是女孩子们的事,连我也帮不了,你怎么帮呢?”

    墨明智一听是女孩子们的事,不敢再问了。

    “傻哥哥,走呀!你不想见她们么?”

    墨明智随小燕走入土地庙。庙内已点起灯火,玉罗刹和金秀姑骤然在火光下看见墨明智,真是百感交集。玉罗刹只轻轻说了一句:“墨兄弟,你果然是没有死呵!”她这一句话,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情感都说出来了。而金秀姑却埋怨地说:“墨少侠,你怎不告诉我家一声,却叫我一家人白为你伤心。”

    墨明智连忙说:“金姐姐、玉姐姐,是我不好,叫你们担心了!”

    金秀姑又说:“墨少侠,我和师父曾几次下狼谷寻找你,你那时在哪里了?”

    “我是掉进一个黑古隆冬的岩洞里去了!”

    金秀姑奇异了:“掉进岩洞里?我已找遍狼谷,可没见有什么岩洞口呵!”

    “金姐姐,是真的,我真的掉进岩洞里去了,也不知道晕迷了多久才醒过来。”

    玉罗刹说:“墨兄弟,你坐下来,慢慢说说,你是怎么掉进岩洞里去了。”

    墨明智坐下来,又一五一十地将自己遇险的经过说了出来。玉罗刹和金秀姑听了都惊讶万分。想不到华阳山的山腹中,竟然有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岩洞。墨明智不但大难不死,更逢奇遇,获得了神功和价值不可估量的珍宝,这真是好心人有好报了。

    当墨明智将小燕如何处理这批珍宝的办法说出来以后,玉罗刹和金秀姑更是万分激动。玉罗刹感慨地说:“无价之宝不思占有,敌国财富毫不染指,而是将它们献了出来,你们两个,真是人间的伟男子,奇巾帼了!”

    小燕用手肘轻轻撞了玉罗刹一下:“玉姐姐,你说什么金脚银手的?”

    玉罗刹猛然醒起自己刚才的激动,已将小燕的女儿身说了出来,连忙一笑说:“小兄弟,我是说你们两个是人间的伟人奇士。”

    金秀姑激动地说:“我马上找我爹说去,决不辜负两位少侠所托。”

    小燕说:“金姐姐,金老伯要开什么店的,最好到京师、南京两地开去,别在四川。”

    “为什么?”

    “四川眼下是武林的是非之地,而姐姐一家,也是名门正派中所谓侠义人士要除掉的人。姐姐一家最好改名换姓在京师、南京开店,既可远避武林,且这两地官家商人多,只有他们才出得起高价钱买这些珍宝。”

    玉罗刹说:“小兄弟说得不错,我也跟我义父说去,叫他伴随金老伯一起东下南京,就先在南京开一间珠宝店吧。”

    以后,武林骗子和川东大盗果然改名换姓,在京师、南京各开了一间古董珠宝店,取名:“墨燕斋”,示意这两间店为墨明智和小燕所有,将赚来的钱财救济一些孤儿寡妇,此是后话,这里不再说了。

    玉罗刹又问:“奇怪了!近一百年来,四川武林中没有一个富可敌国的武林人士,这个叫温玉的女洞主,似乎在武林中没听闻,她怎么有这么多奇珍异宝呢?”

    这个神秘岩洞藏有三大箱的奇珍异宝,不但当今武林中没一个人能回答得出来,就是在一百多年前,也恐怕没有人能回答。因为这批宝物,是五代十国时期后蜀皇帝在临近灭亡时,将宫中的名贵奇珍异宝,藏在这个天然生成的岩洞里,藏完宝后,便封了洞口,将所有知情人全杀了。温玉也像墨明智一样,在一次偶然意外中,发现了这个岩洞的。

    金秀姑说:“四川的确没有这么富有的武林中人,这事恐怕连我爹爹也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恐怕早将这些宝骗到手了。”

    玉罗刹又说:“这事恐怕只有你师父、神龙怪丐他老人家知道了,我们问他去。”

    玉罗刹说话时,墨明智似乎心不在焉地往土地庙四处打量着,小燕已知其意,笑问:“傻哥哥,你东张西望什么呀?”

    “没,没什么?怎么不见你妹妹的?她不在这里么?”

    小燕狡黠地眨眨眼皮,故意问玉罗刹:“对了!我妹妹呢?她在房间里睡着了吗?我去将这丫头叫醒过来。”

    玉罗刹笑道:“她不在这里。”

    小燕又故意愕然地问:“她怎么不在这里的?玉姐姐,我可是将她交给你看管的,她不会出事吧?”

    金秀姑也笑道:“你那妹妹呀,又刁钻,又精灵,怎会出事的?你一百个放心吧!”

    “那,那她去了哪里?”

    玉罗刹说:“她有事出去了。说要是她今夜不回来,叫我们明天去杜甫草堂找她去。”

    “杜甫草堂!?她跑去那里干什么呵!”

    “谁知道她的,大概她想瞻仰杜大诗人了。”

    墨明智不知道杜甫是什么人,却惊讶起来了:“肚大死人?那好看吗?”

    金秀姑吃吃地笑起来:“墨少侠,不是肚大死人,是一位叫杜甫的大诗人。我爹爹说,他的诗写得好极了,尤其是他的兵车行,忧国忧民,泪溅诗句,震动人心哩!”

    墨明智红着脸说:“我,我不知道呵!”

    小燕故意问:“她去那里干什么?难道她也想学写诗吗?”

    金秀姑揶揄地说:“因为她听说墨少侠会背诵什么‘床前明月光’的,大概她真的想去学吟杜甫的诗了!”

    小燕笑骂道:“去你的!我知她除了练武和看一些武功书外,其他什么湿的干的,她才不去看哩!”

    玉罗刹一笑:“你们别说了!”她又对墨明智说,“墨兄弟,你想看你小兄弟的妹妹,只好等到明天去杜甫草堂见她了。”

    “我,我是担心她一个女孩子……”

    玉罗刹向小燕笑笑:“哟!墨兄弟,看来你顶关心这个小妹妹了!”

    “玉姐姐,你们不关心她吗?”

    “关心,关心,我们怎么不关心呢!”

    玉罗刹和金秀姑都笑起来。这一笑,反而笑得小燕不好意思起来,说:“傻哥哥,都快天亮了,睡吧,明天我们好去看看那个肚大死人。”

    金秀姑说:“墨少侠,明天你要去杜甫草堂,最好扮成一个中年书生去,因为那是文人雅士去瞻仰赏玩的地方,一般武林中人极少去,你这一身打扮,会叫人思疑。”

    “扮中年书生?我行吗?”

    “不行也要行。一旦让武林人士知道了你仍活着,又不知要掀起多大的风波。”

    玉罗刹点点头说:“是呵!还是打扮成一个中年书生前去的好。”

    “我担心我扮得不像,反而叫人注意。”

    金秀姑说:“放心,有我给你打扮哩。”

    的确,说到易容化妆,玉罗刹和小燕都会,但金秀姑却是这方面的大师。她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三绺胡须,给墨明智贴上,再穿上头巾儒服,在灯火下一看,墨明智俨然变成一位三绺胡须的中年书生了。小燕看得大为惊讶:“金姐姐,你是化装的高手呵,怪不得能行骗江湖了。”

    金秀姑一笑说:“我这武林骗子,不会是浪得虚名吧?”

    墨明智疑惑地问:“我很像吗?”

    玉罗刹说:“像,像极了!你只要注意一下说话和行动,没人能看得出来。”

    墨明智又问:“这些胡须不会掉下来吗?”

    “放心,只要没用力扯你的胡须,你就是奔跑如飞,上下翻滚,也掉不下来。”

    小燕说:“傻哥哥,两位姐姐这么关心你,你也应该送点礼物给两位姐姐才是。”

    秀姑说:“小兄弟别说笑了,墨少侠救我一家之恩还没报哩,何况这事也是我应该做的,怎敢要礼物的!”

    玉罗刹却好奇地问:“有什么礼物送给我们的?”

    “姐姐先别问,你将灯熄灭后就知道了。”

    “什么!?送礼物还要熄灯的?这礼物见不得光么?”

    “是呀!这礼物的确见不得光。”

    不但玉罗刹,连金秀姑也奇异了:“见不得光,那是什么礼物的?”

    小燕一笑将神台上灯火吹熄了,土地庙里顿时一片漆黑。突然,一颗发亮的珠子摆在神桌上,将土地庙照得如同白日,玉罗刹和金秀姑大喜,问:“这是一颗什么珠子的?”

    “夜明珠。你们听过没有?”

    玉罗刹惊愕了:“夜明珠!?这可是人间罕有的宝贝啊!你是从那些珠宝中找到的吧?”

    “姐姐说对了!”

    金秀姑突然说:“小兄弟,快将它收起来,将灯点上。”

    小燕一怔:“为什么!?”

    “小兄弟,你不明白江湖上钱财不可露人眼么?何况这举世罕有的宝物,一旦为人知道,就招来无穷的烦恼了,甚至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玉罗刹也说:“是啊!正所谓身本无罪,怀壁其罪了!小兄弟,快收起来。”说时,自己先将灯点亮了。

    小燕将夜明珠收藏在一块黑布里,说:“两位姐姐,傻哥哥要送给你们的,就是夜明珠,一人一颗。”

    玉罗刹立住不动:“送给我们?”

    金秀姑也说:“这举世罕有的宝物,我怎敢要的?小兄弟,还是你和墨少侠留着的好。”

    “两位姐姐不要,那就看不起我傻哥哥了,也就是看不起我。”

    “小兄弟,你怎么这样说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