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穿越成知青 > 25 正义的点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的给你。”

    江文静看到她窝囊被欺负的样,就想起自己刚到孤儿院时候被欺负的画面,把自己拿到的馒头递给她。

    知青点还有玉米面,回去弄点糊涂粥喝,半夜再进空间里吃点苹果和桃,咋也不至于饿坏了。

    “装什么好人?”

    秦海凤瞪了江文静一眼,盯着梁静手里的馒头,她满眼的抢夺之意。

    “梁静,走。”

    江文静拉着傻乎乎站在那不敢动的梁静,自己若是走了,她手里的馒头也得被抢了。

    “江文静,回来。”

    苗青山看到了,站起来喊了一声,所有的知青都看着他。

    刘建国捅咕了一下身边的李大壮:“啧啧,江文静到哪里都吃香,看吧!苗点长这是相中她了。”

    李大壮看了眼江文静,用力咬下一口馒头,低下头闷头喝汤。

    心里难受啊!他帮她干了那么多活,喜欢她,却不敢开口。

    江文静也发现知青们都在看着他俩,大方的走过去,用下属对上级汇报的语气和他说话:“苗点长,没饭了,我想带梁静先回知青点,凑合点糊涂粥对付一口。”

    “不用,我这多出一个,你吃了吧!你们几个,谁若是吃不了也分出来点给革命同志。”

    他把自己盘里的馒头拿起来递给江文静一个,能干活的人饭量大,他拿了六个馒头,就这还不一定够吃。

    “谢谢。”

    江文静没料到他会这么大方,早晨还被他看不上呢!这会儿又是帮她出头,又是给馒头,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了。

    点长发话,剩下的人就算是不情愿,也都或多或少的分出来点,不过没有苗青山大方,一人就给掰了半个。

    那还是几个女知青,男知青苦着脸:“点长,我们还吃不饱呢!就不用分了吧?”

    苗青山看了眼江文静手里,四个女知青一人给了半个馒头,加上自己给的一个,加起来也有三个,够江文静吃的了。

    大方的一挥手,准了男知青的哀求“行。”

    江文静看着手里的馒头,拉着梁静默默坐到第六知青点的长凳上,低头吃起来。

    食堂的大师傅不好意思,进屋给做了一个鸡蛋汤,一个鸡蛋打了一大盆汤出来。

    “没有汤的,过来盛点汤。”

    他冲着梁静和江文静的方向喊的,秦海凤却是第一个冲过去。

    看到有蛋花,她拿着勺子把蛋花都挑到她自己碗里,心满意足的端着回桌吃去了。

    “谢谢。”

    梁静和江文静一人盛了一碗汤,江文静看着大师傅说了声谢谢。

    做人得懂得感恩,虽然今天食堂有错,但是人家赔礼了,还给做了补偿,礼貌上应该道谢。

    “不客气。”

    大师傅对这个有礼貌的女知青印象很好,该厉害的时候厉害,该讲理的时候人家讲理。

    有了热汤,馒头凉点也没事,江文静把馒头掰开泡在热汤中,这样吃着热乎,还不硬。

    梁静有样学样,也跟着她学,把馒头掰开放到碗里。

    江文静很想把自己的馒头分给她一个,但是第六知青点的人都看着呢!如果她分给梁静,她们会怎么想?拿她们的东西送礼,还是当着人家的面?有点婊了。

    梁静只吃一个馒头肯定吃不饱,见江文静不吭声,她也不好意思讨要,低垂着睫毛,挡住眼底的委屈,默默的吃着馒头。

    “梁静,给你半个。”

    吴凯旋是真不想给,但是苗青山在那都做榜样了,他也是点长,觉悟太低就被比下去了,从自己盘子里拿出一个馒头,掰了一小半递给梁静。

    江文静抽了抽嘴角,这男人以后难成大器,太小心眼,要不就别给,给了就敞亮点。

    “谢谢点长。”

    梁静千恩万谢,接过馒头时,感激涕零,看着都要流眼泪了。

    江文静挑了下眉梢,自己刚才给了她一个馒头,也没见她这么感动,那时候给她的是自己的全部食物。

    吴凯旋给她的只是他食物的八分之一,她就激动成这样?

    差距太大,心情不爽。

    江文静埋头快速的吃完碗里的馒头,汤没了,再看有其他知青跑去盛汤,已经能听到挖盆底的声音了,还有个知青干脆把大盆端起来,往他碗里控。

    这还去干啥?剩下的一个馒头只能干咽下去,心中默念:“吃饱就行,要啥自行车。”

    三个馒头一碗汤,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饱了。

    自嘲的一笑,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能吃,一顿三个大馒头。

    吃过饭,知青不用刷碗,食堂的人收拾。

    吃饱喝足的知青们三三两两的走出食堂,各回各的知青点。

    苗青山吃的快,他早就走了,最后饭桌上剩的知青寥寥无几。

    江文静把碗筷放在一起,方便食堂人收拾,站起来也没喊梁静,自己朝食堂门外走,梁静见状急忙跟上她。

    “江文静,谢谢你。”

    出了食堂的大门,梁静才拉着江文静小声道谢。

    “不客气。”

    江文静淡淡的说了句,吃饱了有劲,迈开大步朝第一知青点走去。

    梁静如影相随,紧追着她,跑的踉踉跄跄,气喘吁吁。

    回到第一知青点,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脚上的鞋脱下去,肚子里热乎了,可这脚底下简直像是踩着冰,太难受了。

    刚进知青点的门,就看到李大壮蹲在灶坑前烧秸秆,大锅里满满一锅水。

    “回来了,水一会儿就热,你们先进屋吧!”

    李大壮看到江文静脸上泛起一抹不自然,粗声粗气的说了一句,又低头往灶坑里塞秸秆。

    “谢谢。”

    江文静感觉他人还不错,至少是个憨厚的,对他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李大壮急忙低下头,脸上泛着可疑的红色,像是被灶坑里的火苗染红的一样。

    “江文静,我发现你病好了之后学会说谢谢了?”

    刘建国端着洗脚盆等在厨房,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江文静。

    “是吗?”

    江文静淡淡的回了一句,拉开东屋的门走进去。

    外屋地烧火,热的是火墙,炕还是凉的,炕上的被都没有叠,早晨太急了,这会儿倒是省事了。

    进门,坐到炕上先脱鞋,袜子都是湿的,沾在脚上,她索性一起脱下来。

    棉鞋上都是泥雪,在地上用力磕了好久,又把两只鞋的鞋底在一起蹭蹭,把泥雪都蹭掉之后才放到火墙上,也不知道一晚上能不能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