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四宇天际 > 擂台卷 三十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十二、

    朱寿玩的很尽兴,但尽兴归尽兴,朱寿可还没打算走。

    所以,在这天傍晚,两人从茶楼出来后,朱寿又问梅钱,接下来该干什么。

    “去本城最好的酒楼吃饭。”

    朱寿这才想起来,这几天玩的,要么在汤馆点菜,要么在茶楼点菜,要么回客栈点宵夜,好像还真么在城里最大的酒楼吃饭。

    “这酒楼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的倒是没那么多,不过是让你花钱摆谱用的。”

    说的有道理,在这么个好玩的地方,要是不花点钱摆谱,还真对不起朱寿这性格。

    于是,他便跟着梅钱前往城内第一酒楼。

    路上顺道,还把客栈里的水月影、花莲芯一同叫上。

    来到酒楼,立马有小二热情招待:“客官您几位啊。”

    “留白居。”

    “啊!”听到留白居三个字,小二就是一愣,已经很久没人定这间客房了。

    因为这间房,只要一推开门,那就是十两银子,哪怕你转身就走。

    “啊什么啊,怕我们没钱啊,朱少爷。”

    说完,小二的眼前被一枚大大的银元宝给挡住了。

    虽是鲜有人来,但房间里却日日打扫,随时待客。

    一进房间,四人就闻到幽幽清香,房内各处点着红油蜡烛,将这一方之地照得亮如白昼。

    小二服侍众人坐下,倒上新沏的热茶,便递上两份菜单。

    朱寿接过那张印花纹底裱起来的菜单一看,只见上面仅有一道菜——燕窝糕,剩下的全是汁。

    “这开胃菜你看着办。”朱寿将菜单交给小二说道。

    “这可不是开胃菜,而是主菜。”梅钱在旁边解释道。“这一张上面才是配菜。”

    朱寿不懂,便将菜单又拿回来,随便点了几份汤汁,四份燕窝糕。这才换了下一张菜单。

    一看菜单,朱寿就觉得梅钱在骗自己,现在这份才是主菜。虽然跟平时自己吃的不能比,但南甜北咸东辣西酸,京城大客栈、饭馆里该有的都有。

    待小二离开后,朱寿便在房内随意走动参观。雪白的墙面上挂着各种字画、提诗,屋内的装饰也是奢华而不庸俗。

    在进门左侧,有一扇小屏风,屏风后面还有一间小房间,里面有四张躺椅,几个茶几,看样子是给喝多的客人休息的。

    小房间的头顶上挂着一个玲珑求似的香炉,香炉内散发着幽幽清香,周围墙上是各式山水画,看着就让人舒服。

    正在这时,外面房间出现了响动。朱寿出来一看,是几个小二端着菜肴进来。

    朱寿往桌子上一看,全是没钱口中的“配菜”。

    朱寿开始还觉得奇怪,怎么燕窝糕没有端上来。后来又一想,各地有各地发风俗,或许这里的习惯是饭后糕点。

    小二还没离开,就看梅钱跟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拿着筷子架起来就吃,一点也不客气。

    水月影、花莲芯看了,眉头就是一皱,这梅钱就算跟朱寿再怎么熟,也不能这样无理啊。

    可后来就发觉,只有当梅钱尝了第一口,朱寿才会动筷子,这分明是……

    当吃的七分饱的时候,梅钱才将小二叫进来,让他准备燕窝糕。

    “咱们都吃的七八分饱了,现在才上燕窝糕,估计也吃不下几口了,这不是浪费嘛!”花莲芯不解的问道。

    “就是要等你们吃的差不多了,才上燕窝糕,要是上早了,怕你们吃了燕窝糕,其他的菜就味同嚼蜡。”

    “这东西有这么好吃?”

    正说着,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四个小二,其中两个撤去残席,另外两人上燕窝糕。

    只见端上来的是四个砂锅,砂锅里面放着竹筐,一小丁一小丁切成四方形的燕窝糕,在燕窝糕上,还插了很多小眼。

    就见梅钱用新换的筷子夹起一小丁放到一旁的汤汁里,再放入口中慢慢品尝起来。

    看他那陶醉的样子,花莲芯有点不信这东西这么好吃,也照着样子吃了一口。

    燕窝糕一入口,松软光滑,沁过的汤汁从小眼里溢出来,那味道美得无法形容。看来梅钱说的没错,如果一开始就上这样的珍馐美味,那么其他的东西吃起来确实味同嚼蜡一般。

    一边吃着,朱寿一边吩咐小二,再多上几份。

    但梅钱却在一旁解释道,这种好东西,每位客人只能上一份,所以一开始不论朱寿要几份,他们也只会一共上四份。

    “这么好吃的东西,是怎么做出来了。”水月影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做法我是知道的,但这关键的汤汁秘方我就不知道了。”

    于是,没钱就把这燕窝糕的做法说了一边。

    首先是上等的燕窝洗净,剔除杂质,用收集来的露水煮,一直煮烂了。再用玉质的小杵搅成糊状,倒入方形的瓷碗上锅蒸。

    待蒸好了倒出来,用小针在上面开眼,最后切成丁。

    那汤汁就更不用说了,都是用上等食材现制作。

    这城中许多达官贵人,每天都要来一碗燕窝糕,是以供不应求,今天四人也是运气好,刚好点了最后四份,之后来的客人,便是没有了。

    一边品尝这美味,一边听梅钱将燕窝糕的做法娓娓道来。

    “唉!”突然,朱寿叹了口气:“可惜李凤没跟来,不然的话,以她的绝活,一口便能尝出这些汤汁的配料、做法、火候。”

    正在此时,忽听到楼下一阵吵闹,紧跟着声影临近,竟来到留白居房门口。

    “guang dang”一声,门被一个家丁模样的人给踹开了。

    就听外面的小二低声下气的说道:“公子,燕窝糕真的没有了,最后四份已经卖出去了。”

    一名穿着华丽丝质衣裳的公子大步走了进来。

    只见这位公子长得五短身材、肥头大耳、满脸横肉。在他的旁边,还有个打扮的很妖艳的男子。这样的组合,让人看了就是一身鸡皮疙瘩。

    这位公子是本城首富的儿子,却有龙阳之好,他身边那妖艳男子,便是他的男好。

    胖公子对男宠那是疼爱有加,要什么给什么。今天不知怎么的,那男宠突然想吃燕窝糕。于是胖公子就打发人来买,但可惜来晚一步,最后四份给朱寿点了。

    胖公子一听就来气,再加上男宠在旁边煽风点火,他便带着人亲来客栈找茬。

    看到四个砂锅里面已经空了,胖公子怒道:“他们要就有,我要就没有。难不成是他们进了留白居,便有这样的特色。”

    “公子,真不是这样的。”

    “公子”一旁的男宠用那细腻的声音说道:“他们这是看您最近被老爷禁足,怕您付不起钱。”

    就这样,胖公子被挑唆之后,立即高声道:“你让这帮人走,他们的钱我付了,另外我再加一倍的钱,你给我现做四份燕窝糕。”

    挑事,谁不会啊。

    想到这,梅钱在朱寿耳边小声说道:“现在是你炫富的时候了。”

    “怎么个炫富?”看到胖公子这德行,也激起了朱寿的争斗之心,正准备让梅钱帮他花钱。“我出钱,你帮我花。”

    “小二!”没钱故意提高声音道:“给我开一个落子无悔局。”

    什么!众人一听,心中就是一愣。这落子无悔局多少年没开了,这人到底是多有钱啊。

    “这是定金二两。”

    二两就想开落子无悔局,那男宠刚想出言讽刺,就听梅钱继续道:“二两重的银票,你先拿着。”

    小二捧着银票,嘴都不利索了:“这……这位客官,您,真的要开座子无悔局?”

    “怎么,不行吗?”

    “可是,各位已经吃完了,这样不是太亏了。”

    “我这人最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既然吃饱喝足了,自然是让那些没吃没喝的人也一同享受一下。”

    梅钱一说开落子无悔局,那胖公子便带着男宠离开,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很快,这家店的掌柜便来到留白居,将四人恭恭敬敬的请到一间雅间喝茶休息,并说这局结束了,以后再来此消费的钱,都算他们客栈。

    说完,便退出房间,不打扰四人休息。

    “这落子无悔局是什么,看的挺厉害的。”掌柜刚走,朱寿便问梅钱。

    外面的掌柜刚好听到这句,心说:真是个冤大头,花钱都不知道干了什么。

    “这是一个花钱的局。”说着,没钱就把这个落子无悔局说了一遍。

    但凡开此局,那么之后来此吃饭人的钱,全都算在朱寿头上。另外,但凡客人点了一道菜,厨房都得另外给朱寿先做一道,除了燕窝糕。

    吃不吃在朱寿,但钱一分不能少给,有些食材只够做一份菜的,就得打发人现去买,这买菜的钱,来回的路费都算在朱寿头上。

    光这些还不算,酒馆还会派人大张旗鼓的在街面上帮你吆喝,让那些平时想吃又没钱的人,全都来点菜。

    那些妓院、赌场的人,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派人来此购买食物。就算是那吃饱喝足的,也会来此买一份留着第二天吃。

    总之,一旦开了落子无悔局,就相当于请了全城的人吃饭,还是话两倍的钱。

    “那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朱寿不怕花钱,只要让他乐呵乐呵就行,但时间太长,他也会受不了。

    “十二个时辰,也就是说,明天这个时候,这个局就结束了。”

    “这谱摆的,确实很欠揍,但这段时间,我身上的钱,好像被你挥霍光了吧。”

    “放心,我知道你有钱,我这就帮你去取。”

    说罢,梅钱就在三人面前消失了。

    惊得水月影、花莲芯颜色更变,这不是什么法术、幻术之类的,而是轻功,绝世轻功。传说中轻功的最高境界是化光遁形,可这梅钱是凭空消失,连个光点也没出现。

    后半夜,但酒楼依然忙碌着,周围人声嘈杂,甚至有人为了点菜先后排队而打起来。

    在这熙熙攘攘中,三人坐在躺椅上半梦半醒着。

    忽然间,水月影突然被一阵微风给惊醒了,睁眼一看,是梅钱坐在桌前喝茶。

    在他的面前,放着一个包袱。从外形来看,包袱里面包着的,是一个方形的盒子。

    “这是?”

    “这是朱公子的钱。”说罢,他便将包袱推到水月影的面前。

    听说是钱,水月影心中一愣,他们出门是虽然带了许多钱,但并没有这个盒子,他是从哪得来的。

    想到这,水月影连忙打开包袱。

    只见盒子里以厚厚的银票铺底,上面一层是金叶子,在金叶子的上面,是珍珠、玛瑙、翡翠。

    水月影一看就知道,这些不是他们的。

    “老实说,你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自然是在朱公子家拿来的。”没钱随口说道。

    “胡说。”水月影的声音瞬间提高,但立即又把声音压了下去。“朱公子家在哪,你就说上他家去拿。”

    没钱呵呵一笑:“这世上,何处不是家——他的家。”

    这一觉,朱寿睡得很不踏实,天蒙蒙亮就起来了。

    伸了个懒腰,他便推门要下楼。

    一开门,朱寿瞬间就醒了。

    这里已经是人挤人了,比那过年还要热闹。

    看到朱寿下楼,两个小二连忙上前帮他开路。

    “爷,您起来啦!”

    “爷,您想吃点什么。”

    “给你们的钱还有吧。”

    “有时有,但已经……”

    话未说完,朱寿一直身后的没钱:“补上。”

    早饭,是回到客栈后,让酒馆的小二送过去的。

    吃完后,朱寿觉得没精神,又睡了个回笼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