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人间杀神 > 第158章 恶心的回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举动众人是一头雾水。

    只看那所谓的秦家第一高手,此刻却像个疯子一般连滚带爬想要逃走。

    反观张子枫嘴角至始至终带着一抹坏笑,他手中把玩着一颗石子,随后那么一甩。

    “砰!”

    石子划过男人的脸庞,瞬间洞穿了他脚下的地板,石子滚落到了第二层的位置。

    恐怖,真的很恐怖。

    这随手甩射的力道何等可怕?

    男人吓得直接僵硬在了原地,因为就在这时张子枫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已然站在了男人身后。

    “你……你想怎么样?”男人后悔不已。

    这一刻他算是明白,自己跟这怪物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水准。

    如果说他是体术武者,这家伙简直就是神袛一般的存在。

    他有感觉,如果张子枫想杀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足够了。

    张子枫指了指那几坨狗屎,一脸微笑看着男人,道,“吃。”

    男人一愣,吓得说不出话来。

    那秦风见状更是拔腿想要逃跑,可是他刚刚转身却撞到了龙叔。

    龙叔直接就将秦风给提了起来,狠狠摔在了张子枫脚下,淡淡道,“这个赌约是你们提起来的,现在就请你们实现承诺吧。”

    听到这里众人已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一脸后怕的看着张子枫。

    用拳头说话虽不是最明智的,但是效果确实最快,最直接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我不吃,”秦风出尔反尔。

    “不吃?”张子枫微微一笑。

    下一秒只听见咔嚓一声,秦风的中指直接就让张子枫掰断了。

    看到这里众人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子下手真歹毒,”有人道。

    “歹毒?”龙叔冷冷扫了一眼开口的人,吓得那人赶紧闭嘴。

    龙叔站了出来,冷冷道,“如果刚刚不是我张兄弟身手如天神下凡,恐怕现在你们就不会这样说了吧。”

    “你……”那人哑口无言。

    龙叔冷笑道,“今天你秦家愿赌服输,快执行赌约吧。”

    秦风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因为又在这时,张子枫又将他另一人手指头掰断了。

    疼的秦风几乎昏厥了过去。

    此时他是暗暗叫苦,哪里知道这看似一脸好欺负的家伙,下手如此残忍可怕。

    不吃就会死,此时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而男人迎上了张子枫的眼神,一脸凝重的看了一眼那冒着热气的狗屎。

    他似乎决定了什么,眼神决然而坚定。

    突然就在这时,现场一声尖叫响起。

    “呕!好恶心!”

    只看见这时男人突然一个脚步冲了上去,趴在地上做出让整个现场作呕的事情。

    他当真将那狗屎抓了起来……

    秦风脸色苍白,犹豫再三,直到张子枫无比平静却不容置疑道,“你如果不吃,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草,”秦风绝望的哭了出来,但是他也站了起来,冲向了男人身边。

    顿时诡异的画面出现了,两个秦家的人此时竟然趴在地上,挣着吃狗屎?

    直到两人将那几坨狗屎都给造完了,这才趴在地上剧烈呕吐出来。

    看到这里魏老爷子是一头冷汗,暗暗感叹幸好张子枫是自己请来的人。

    这等身手和性格,可不是好惹的。

    “可以了吧,”秦风话音刚落,顿时又是呕吐起来。

    “其实我只是跟你们开个玩笑,没想到你们真的吃的,诶,”张子枫一脸无奈道。

    秦风,“……”

    男人,“……”

    此时他们心里已经将张子枫全家都骂了个遍。

    “行了,这事情我不再计较了,你们两个滚吧。”

    男人畏惧看了张子枫一眼,小心将秦风扶了起来,这才灰溜溜逃走了。

    从此以后这件事情将会是他们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任性,太特么任性了。

    龙叔和魏老爷子皆是对此子无语。

    而此时在某府邸,一位身材窈窕诱人的极品女神侧躺在柔软的床上,玉手撑着那绝美如顶级匠工精雕细琢的脸蛋。

    她手里捧着手机,视频里播放的正是那皇家六星酒店的画面,女子捂住性感诱人的薄唇笑得花枝乱颤。

    “张子枫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坏了,不过我还是喜欢呢,”女子绝美稚嫩的脸蛋泛起潮红,仿佛思春的少女一般。

    她不禁偷偷将张子枫的头像放大,那温柔温润的狭长凤目带着激动,更多的是娇羞。

    因为实在太害羞了,女子躲在香喷喷的被子里,发出小迷妹般的尖叫声,简直羞死人了。

    她多么想去找张子枫这家伙,可是作为一个女孩子,特别是她这种出生既高贵的女孩子,家人都告诉她,不管面对多么喜欢的男人,你必须要矜持。

    可是已经一天,她发现张子枫竟然还没有来找她。

    女子突然噌的一声坐了起来,满脸惊讶道,“不会他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认出我来吧?”

    事实上张子枫还真没有认出来她,当时看到女子只是觉得有些眼熟。

    当然当时张子枫看她,更多的只是以艺术家的眼光,看她的身材和脸蛋而已。

    此时女子哪里还有平常的强大的气场,她更多的像个失恋的少女一般躲在柔软的被子里,愤怒的捶着无辜的床。

    “张子枫,你个负心汉,我打死你,我们可是有婚约的,你竟然真的不认识我了!”

    偌大的府邸,传来女子愤怒的尖叫声。

    也不知道张子枫是不是感受到了这恐怖的气息,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向,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魏雪妍问。

    张子枫道,“感觉有人在诅咒我。”

    “也是,像你这种没有公德心的家伙,诅咒你正常,”魏雪妍道。

    此时一行人回家的路上,张子枫随着魏雪妍,沈汐汐依然同坐一辆车。

    “不过刚才你好坏额,竟然真的让他们……”沈汐汐脸色不太好看。

    刚刚那画面很多人都不敢看,可沈汐汐这妮子天性好奇,愣是忍着强烈的恶心看完了。

    后果就是后来她吐了好几遍,现在一想到那个画面,她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张子枫悠悠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活该。”

    ……

    秦家大院。

    此时秦风和男人依然趴在地上剧烈的呕吐着。

    别说是看到狗屎了,就是自己拉的屎他们看到了,怕也得吐出来不可。

    看到这般场景,偌大的秦家大院在场之人,皆是一脸绿色。

    他们光是听到吃屎的一事就浑身难受了。

    此时凉亭只看见有两人正在下棋。

    一位穿着白色大褂,一脸雍容淡然。

    一位脸上有一块刀疤,浑身散发出恐怖的戾气。

    “爸,我要他……呕……”秦少抬起头看向白色大褂的中年男人,话到一半又是呕吐,“我要他生不如死,否则我以后不用在帝都混了。”

    中年男人冷冷瞥了一眼秦风,不做理会,依然全神贯注和刀疤男人下棋。

    莫约半个时辰,刀疤男人眉头一皱,这才道,“我输了。”

    听到这里中年男人这才缓缓站了起来,看向自己的儿子,语气平静道,“你个蠢货,整天给我惹是生非,如果因为这件事情乱了我秦家的计划,我定饶不了你。”

    “计划?”秦风一脸疑惑,强忍恶心道,“什么计划?”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如果再敢出去惹是生非,我定不扰你。”

    言罢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刀疤男人,尊敬道,“那叫张子枫的小子,先生给一点教训就是。”

    刀疤男人自信道,“断他双腿如何?”

    “也行,”中年男人平静道。

    “好,交给我,”刀疤男人点头,随后一步瞬间跨出凉亭,速度快到让男人脸色一变。

    他可是第二脉门体术武者,这等速度即便是他也只能望尘莫及。

    突然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惊讶的指着刀疤男人,道,“你……难道你是……”

    刀疤男人冷冷瞥了一眼男人,道,“曾经的那个我已经死了,只不过虚名而已。”

    男人哈哈大笑,道,“先生,如果你可以出面,那小子必死无疑。”

    “哼,”刀疤男人无视男人的敬佩眼神,骤然化作残影消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