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情不知所深 > 第四十九章:针管内药为何物

第四十九章:针管内药为何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酒店的服务员将熨干后的衣服送了过来,敲响了沈行司的房门,他放下吹风,“头发干的差不多了,我去开门”

    “好”,慕蔓蔓笑着回应道。

    沈行司打开房门,一名大概四十岁的服务员穿着整洁的站在门口,双手拿着叠好的衣服,露出非常职业的笑容,“先生这是您的衣服”

    “嗯,谢谢”

    服务员将衣服递给沈行司后,便转身去了隔壁房间,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被沈行司叫住,指着那袋子道:“里面可是慕蔓蔓的衣服?”

    “是的,先生”

    “她现在在我这里,她的衣服也给我吧”

    服务员转动了下眼珠,心想着,明明是一起的,还非得开两间房,最后还不是待在一个房间里了。不过这种事情她也是见怪不怪了,转过身来将慕蔓蔓的衣服双手递交给了他,随后便走了。

    庄园内,慕寒从总部回来,车子停到了门口,下车后径直跑去了楼上。阿暝看见慕寒回来,笑着走去了书房,她以为他回来第一件事是向她询问今天发生的事情,她每天都享受在书房向慕寒汇报工作的时光,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光,却没想到他回来直接就奔向了于梦的房间,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于梦正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拿着在花瓶内发现的注射器正发呆。慕寒打开房门,见她下意识的藏着什么东西。走过去问道:“手里是什么?”

    于梦知道他肯定会问个究竟,想着也没必要再瞒着他。将藏在身后的手伸到他的面前,手中正握着一个注射器。

    “这是什么?”

    “杀江小羽的凶器”

    慕寒接过注射器,仔细看,里面还可以看见一些残留的乳白色药液。

    “你怎么确定这就是凶器?”

    “当初严管家手里拿的就是同样的注射器,那时针管里的药还是满的,他准备注入我的体内,被你安排的手下阻止了。后来我就一直在找这个,今天居然无意间发现了,只是里面的药液已经没了”

    “当初江小羽死的时候,有一些什么症状?”

    于梦回忆了一下,站起身来说道:“当时有个医生在给小羽治疗,我去楼下打水,便听见小羽痛苦的叫喊声,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她……”于梦想起这些事,便觉得胸口有些闷,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她被严管家的人抬下来时,就已经死了”

    “所以你当时不在场,也没看见任何症状”

    “没,不过我在她身上闻到了些很奇怪的臭味”

    慕寒想到阿颜和阿木的身上也有臭味,问道:“七孔可有流脓?嘴里可有唾沫?”

    “没有”

    慕寒抚了抚额头,怎么会没有呢?莫非不是同一种毒?

    “怎么?”

    “没怎么,这个注射器给我拿着,我会查出是什么毒药”

    于梦连忙从他手中夺过注射器,“我自己查”,小心翼翼的将注射器包好,放进了一个盒子里,再又将盒子放入了一个有锁的抽屉中。这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证据,她害怕有人将它销毁掉。

    “你还是不信任我?”

    “我只信我自己”

    “如果你查到这是什么药,你想怎么样?”

    “我要将这个药注入杀害小羽的人体内,要他们也尝尝同样死亡的滋味”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之前要放了他们的原因,因为你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根本就不是因为她是我伯母”

    于梦躲避着他的目光,嘴里缓缓说出“对不起……”

    慕寒从沙发上坐起身来,笑了笑,走到她的跟前,一只手揉捏着她的耳垂,“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只有我对不起你”,将他搂入怀中,不管她现在要做什么,实行着什么计划,他都不会怪她。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对不起,这句对不起对他太重要了,他可以从这句对不起中感受到她对他的在乎。

    “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我只希望你能信任我”

    “嗯”

    他每一次的轻声细语,总能够很准确的打动她。如果他们的相遇没有那么糟糕,或许她早已经完全接受他。

    “那药你可以拿去查,但是可以带上我吗?”

    慕寒知道她终究还是不放心他,才希望跟着他一起调查。但是她能慢慢敞开心扉,他便很满足了。

    “可以,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应该知道里面是什么药”

    “嗯”,于梦松开他的拥抱,抬头看着他问道:“今晚你是睡这里还是……”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先睡吧,如果忙到很晚,我就在书房睡”

    “嗯,那你先去忙吧,我洗洗就睡了”

    “好”,慕寒走去门口,又停了下来,回头问道:“你今天、一切还顺利吧?”

    “挺好的,收获很多”

    “那就好”

    书房内阿暝还继续站在那里等候着,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妆容,嘴角露出微笑,她知道他来了。

    慕寒推开书房门,阿暝低头道:“主人”

    “她今天还好吗?”

    “一切都好,只是今天南少爷好似喝醉了,开车撞上了慕小姐的车”

    本已经坐下的慕寒,突然站起身来,有些着急的问道:“她可有受伤?” 一着急竟忘了他刚刚才从她的房间出来,并未发现她身子不适的情况。

    “没有,只有慕小姐额头有轻微磕伤。南少爷似乎对于小姐……”阿暝欲言又止。

    “南浔!!”慕寒握紧拳头顶在桌面,低吼到南浔的名字。

    南浔三番五次的出现在于梦身边,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都让慕寒十分不爽。

    “主人”,阿正站在书房门口叫道。

    “进来”

    “所有售出的大额度能量矿踪迹已经全部查明,近半年凡是大量购买能量矿的人,除王川死亡,其余人全部失踪,能量矿最终全部运往了启山”,阿正拿出一本资料递给了慕寒。

    “运去了山上?凉城的启山?”

    “是的,我们查到有人在启山建了一家工厂,规模庞大。但是那里人烟稀少,位置偏僻,工厂四周环山,所以并不易被人发现”

    慕寒翻动着手里的资料,资料中全是近半年在矿岛购买过能量矿的人的信息,唯有王川那一页标注着死亡。资料中这些人购买的能量矿加起来已经快上千吨,慕寒放下手中的资料问道:“可有查到工厂是何人修建的?”

    “暂时还未查明,此人心思十分缜密,连运输能量矿都不是直接运往的启山,而是前后去了好几个点,每个点他们都会重新卸货然后换车装货再运往下一个点。买能量矿的人也都是些小生意人,买来供应自己工厂的电能,所以平时我们也就没有过多怀疑”

    “看来这场局,他们早就想好怎么布了”

    “要不要封锁能量岛,近段时间不再向外售能量矿?”

    “不用,还没养肥呢,有人买就照样卖”,慕寒扬起嘴角,“秋天真是个收割的好季节!”

    “主人,需不需要阿暝一块儿去调查?”

    “不用,你保护好于梦。阿正,你派人严密盯着下一批能量矿的运输,查明是何人修建的工厂,再就是……”话还未说完,被阿暝打断道:“主人精心培养我,就是让我保护一个女人?我阿暝前后立了那么多功,我有能力去调查能量矿的事!而不是每天陪着她们去玩那些花花草草!”

    “阿暝,闭嘴!”阿正朝她叫道。

    “我为什么闭嘴?凭什么你就可以为矿岛做事,而我就只能做做仆人。我在矿岛每天起早贪黑的高强度训练,严格要求自己,不是为了只做一个无所事事的仆人!你们知道于梦是什么人吗?这些天我和她相处,她根本就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单纯,她明明知道主人爱她,可她呢?打您的伯母,勾搭沈副总,现在又勾搭上了南家少爷……”

    “啪”

    阿正一巴掌打在了阿暝脸上,心有不忍的咽了下唾沫。他不想打她的,可是她再这样说下去,就不止一巴掌那么简单了,可能连命都丢了!

    这一巴掌,终于令阿暝住嘴,她捂着脸,看向阿正,眼泪快要流下时,立马就被她擦掉了。她不允许自己这个时候掉下任何一滴泪给人看到,即使在不停的擦着眼泪,可眼神里仍然满是倔强和不服气。

    慕寒知道阿正打她是要保她,无奈的对他挥了挥手道:“叫人明日把她送去能量岛,没有允许不得出岛”,送去能量岛,已经是最大的宽恕了。

    “是,谢谢主人”,阿正连忙低头道,此时他的手还在颤抖,这是他第一次打女人,而且打的还是阿暝,他的心里感到无比难受。

    阿暝怎会甘心离开,下楼后,正巧看见于梦在倒着茶水,走过去道:“小姐,我来帮你倒吧”,她的眼睛湿润,说话还带着些哽咽。

    于梦见后,有些担心的关心道:“阿暝,你怎么了?”

    “主人要我去能量岛,此生不得出岛”

    “为什么?”

    阿暝迟疑了几秒,她知道现在只有于梦能让她继续留在庄园了。

    “主人说今日您出了车祸,是我没有保护好您”

    “车祸又不是你造成的,我看他今天是吃撑了吧,我去找他”,于梦拉着阿暝的手便准备去找慕寒,却被阿暝拉住了她道:“不能和主人说,他最忌讳有人违背他的命令,如果被他知道我向您说了什么,定饶不了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