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午夜探险直播 > 第一百九十三章欢迎来到黑白红孤儿院

第一百九十三章欢迎来到黑白红孤儿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危机解除,弹幕上,水友们聊得火热。

    我也乐得清闲,陪他们东侃西侃,听他们讲各种各样吓人的鬼故事。

    但我总感觉,心里,有些不踏实。

    我只道自己疑神疑鬼,也没有多想。

    红鼻子,一个劲儿地揉自己的腿骨,试图站起来。

    他从高空坠下,摔的属实不轻。

    杨柳,走到紫晶少女面前。

    在她裂开的肌肤上涂药,用绷带,将少女的伤口给裹住。

    这个少女,今天晚上,简直帮了我们大忙。

    如果没有她,我们绝无可能和‘憎恶’对抗,全都得死在这里。

    少女,不吵不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周艳。

    眼神之中,一片炽热。

    她的相貌,和小叶子很像。

    而且,她的身世之谜,牵扯到马志强的复活。

    所以,杨柳对她很感兴趣。

    少女,说话很费力。

    杨柳说十句,她未必能回上一句。

    但两个人,依旧聊得不亦乐乎。

    我正跟水友们聊着天,周艳忽然脸色古怪地走到我面前。

    她勾着脑袋,弱弱地说道:

    “侦……

    侦探叔叔……”

    “怎么了?”

    我看她一脸的自责,禁不住问道。

    “对不起。

    那个……

    那个男人,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失踪的。”

    她羞红了脸蛋,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男人?”

    我先是一愣,旋即醒悟过来。

    她口中的男人,是我在天坛的牢房内,找到的男人。

    他和周艳,同在一间牢房好几天,周艳都没察觉到他的存在。

    最终还是我将他抓出了牢房。

    那个男的,全身上下,没有一根骨头,像蛇一样在爬行。

    而且,声带似乎出了问题,说话结结巴巴。

    之前,我们在和酉震厮杀的时候,我为了避免出纰漏,把那个男人五花大绑,叮嘱周艳,帮我看好他。

    难怪我觉得,缺了点什么。

    原来那个男人,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地上,只留下了几根麻绳。

    看绳子上的断裂痕迹,像是被老鼠之类的锯齿动物咬断。

    “没事……

    失踪了,就失踪了吧……”

    我摸了摸周艳的脑袋,安抚道。

    先前和酉震的战斗,如果不是周艳冒着生命危险,割破手腕.

    用鲜血干扰酉震和‘憎恶’,我们现在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

    而且,那个蛇一样的男人,对我们而言,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他的脑子,有些毛病,根本听不懂我们提出的问题。

    更何况,‘腥红之月’的秘密,已经被破解。

    留着他也没什么用。

    他要是不走,我还犯愁接下来拿他怎么办呢。

    但……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下一瞬间。

    枯井内,忽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轮……

    已经孕育出生命的‘腥红之月’……

    居然,再度从井底升起。

    妖艳的光芒,再度,将天坛照亮。

    当血月,从井口探出脑袋时,我愕然发现……

    血月之上,匍匐着一个人影……

    定睛看去,正是失踪不久的蛇形男子!

    他的身子,蜷缩在血月上。

    下肢,像蚊香一样,盘作一团,脑袋挺起。

    活似一只眼镜蛇……

    男人的目的,如果是血月的话,那么,他的计谋已经达成。

    可,他脸上的表情,无比恐惧,毫无胜利的欣喜。

    身子,一动不动,脑袋,直勾勾地盯着天坛入口。

    似乎在静静等待着,某个神秘而又恐怖存在的降临。

    我们几个人,皆是面面相觑。

    尤其是那个紫晶少女,她茫然抬起头,似乎无法理解。

    血月,为何会被……

    除了她以外的人,从井底召起。

    啪嗒,啪嗒。

    蓦地,有声音,从天坛入口处传来。

    是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红鼻子,脸色惨白,身子,止不住地哆嗦。

    口中连连惊呼:“不……

    不可能……

    不可能是她……”

    在所有人,疑惑而又颤栗的目光下,一个老态龙钟的阿婆,缓缓,走进天台。

    她脖子上,缠着一个又厚,又长的围巾。

    像个游泳圈一样,很奇怪,围巾的末端,甚至拖到了地上。

    脏兮兮的,她也不管。

    阿婆弯腰驼背,拄着龙头拐杖,步履蹒跚地,走到我们跟前。

    “各位客人……

    欢迎你们,来到黑白红孤儿院。

    我是这栋孤儿院的总管事……

    ‘院长’。

    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我的名字……”

    阿婆,眼睛在我们身上扫了一圈后,微笑着说道。

    她脸上的表情,和煦的好似春天的暖阳。

    但在听到她名字的那一刻,我们所有人的心,瞬间……

    沉了下去。

    这个老太……

    是‘院长’!

    建造了这栋恐怖孤儿院的恶魔。

    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残害,折磨孤儿院里的孤儿。

    红鼻子,马志强等孤儿的悲惨遭遇;以及枯井之下累累白骨,全都是她的杰作。

    这个女人,简直丧尽天良。

    而且,她还是一头恶毒的‘人柱’。

    以人的恐惧为食。

    可以说,这个女人,是不折不扣的禽兽!

    看到她的瞬间,我的心咯噔一下。

    这个妖婆,按马志强日志中所说,应该被‘道盟’的人追杀,就算不死,这辈子都不敢踏入华国才对……

    为何,会在这样一个时间,重返孤儿院……

    我感觉,莫名的惶恐。

    仿佛掉入了某个陷阱之中。

    “你想要做什么?”

    我上前一步,将所有人护在我身后,寒声道。

    “桀桀桀桀……”

    ‘院长’,发出古怪的笑声:“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吧……

    大晚上的,闯进我的孤儿院,究竟想做什么?”

    “你还在做春秋大梦么?”

    我板着一张棺材脸,厉喝道:“你的孤儿院,早就倒闭了。

    你像狗一样,被人打的抱头鼠窜。

    你围巾里,那条和你朝夕相处的巨蟒,在被你狠心遗弃后,被人.大卸八块。

    你辛辛苦苦培养的工具人,也就是孤儿院内的孤儿,被遣返到各个地方,再不会被你找到。

    甚至于你苦心密谋四十年的计划,在你走后不久,就被另一个邪修霸占。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别人徒做嫁衣罢了。

    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自称‘院长’?

    你是不是,被‘道盟’的人追杀时,脑袋被打坏了,连这些事情都不记得了?”

    ‘院长’听罢,也不恼,脸上,反而洋溢起,诡异的笑容:

    “好有趣的小子……

    你好像很清楚我的过往。

    可你……

    对我的了解,还是太肤浅了……

    如果你像‘郭繁贸’一样了解我的话……

    就会知道,我决心做的事,很少有做不成的……

    我的计划,绝不会因为‘织女’那个小妖精在背后搞鬼,就落空……

    这些年来,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意愿,有条不紊的实施……

    你说对吗?

    亲爱的?”

    ‘院长’招了招手,那轮‘腥红之月’,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居然缓缓,朝‘院长’飞了过去。

    静静地,悬浮在她背后。

    妖艳的红光,照在每一个人脸上,让人心头,一阵发毛。

    ‘院长’,沐浴在血月之下,宛若妖魔。

    血月上的蛇形男子,在‘院长’的再次招手下,一脸的恐慌和不愿,但,还是从‘腥红之月’上,蠕.动着爬了下来。

    最终,他竟然爬到‘院长’的巨大围巾内。

    将自己柔.软无骨的身子,缠在她的脖子上……

    就像当年,院长藏在围巾里的巨蟒一样……

    诡异的一幕,简直让人心里直发毛。

    我的脑子,轰的一下。

    想到了一种,无比诡异的可能。

    我用颤抖的声音道:“这个男人……

    是你的丈夫……

    ‘执念牢笼’里的,那个马脸男?

    你……

    居然早就已经,将他复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