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剑主江湖 > 第二百三十八章处理琐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幕降临。

    累了一天的张瀚霖并未留在白府吃饭,与几人告别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白府。

    而【阳剑】则是留在了白府。

    回府后,张瀚霖让侍女备好洗澡水,先洗了个热水澡。

    洗完澡的张瀚霖顿感身上轻松了不少,随后赶往西厅吃饭。

    印青云,印天行,以及其余人都在。

    饭桌上,张震忠有意无意地问道:“剑练得怎么样?”

    餐桌上静了下来,看向张瀚霖,张瀚霖道:“还行吧,就是练了一天,身上有些乏困。”

    张震忠似是松了一口气,而后道:“习武练剑累点不是很正常么。”

    “来,瀚霖,多吃点肉,既然开始练剑了,营业可要跟的上。”玉素心给张瀚霖碗里夹着肉。

    一旁的印青云师徒对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

    印天行心中想着,看来姨夫是真的担心瀚霖知晓了当年的真相啊。

    吃着饭,众人闲聊着,张瀚霖才知道中午是玉素心让一名侍女给宫聆月送去饭的。

    不过既然下午张瀚霖在府中,也就不需要那名侍女送饭了。

    饭后,张瀚霖提着饭盒,里面是早已为宫聆月备好的饭菜,来到东厢房,敲响了宫聆月的房间。

    “咚咚。”

    “师姐,吃饭了。”

    “进来吧。”清冷的声音传出。

    张瀚霖推门而入,宫聆月和昨晚一样,依旧是全副武装,将整个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坐在床上。

    将饭菜拿出,摆在了桌子上,张瀚霖道:“师姐,快吃吧。”

    “恩,好的。对了,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啊,灵萱怎么没来?中午怎么是一名侍女给我送的饭啊?”宫聆月却是并未坐下来吃饭,而是问着其他问题。

    “师姐,是这样的,今天我去白府练剑了,中午就没回府。且练剑累了一天,今晚我就没让灵萱没来张府,今晚让她好好休息,明天才能有精神。”张瀚霖笑着解释道。

    “你竟然开始练剑了?”宫聆月似是有些惊讶。

    “恩,今天算是正式开始练剑。”

    宫聆月道:“这样啊,师弟,那你可要努力了,千万不能丢我的脸,作为你的师姐,我压力很大啊。”

    张瀚霖没好气道:“师姐,你就放心吧,迟早我会比你还强的。”

    “希望我此生可以看到你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就连宫聆月自己也没发现,她与张瀚霖说的话,比她之前半年加起来说的话都要多。

    且原本沉默寡言,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宫聆月,此刻竟然不住地调侃着自己这个小师弟,看到自己小师

    弟吃瘪,心里竟然很是开心。

    张瀚霖指了指宫聆月道:“师姐,不带你这么讲话的,你要是在这样说,我估计这辈子我就达不到武道二境了。”

    宫聆月心思玲珑,瞬间便是明白了此话的涵义,急忙道:“师弟,我就是开个玩笑,别当真。再说了,就算你资质再差,根骨在劣,有师姐在,定会用心指点你的,以后你的成就肯定不会低的。”

    资质再差,根骨再劣?

    “我......”张瀚霖深呼吸一口气,打不过,打不过,忍!

    “师姐,你好好吃饭,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待会我再过来拿饭盒。”张瀚霖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呆,说完立即起身。

    “师弟,在呆会啊,我话还未说完呢。”宫聆月作势挽留。

    张瀚霖头也不会地出了房间,闭上房门,撒丫子就跑。

    “咯咯咯。”

    房内传来宫聆月银铃般的笑声,感受着张瀚霖步伐远去,宫聆月摘下了面纱,而后坐到了桌前,开始吃饭。

    离开东厢房的张瀚霖先回了一趟书房,收拾了一下书房里的东西,准备搬一些东西过去。

    不过进入院落,张瀚霖才想起旁边还住着一个人呢。

    张瀚霖敲门进了房间,对于张瀚霖的到来,申屠海是有些惊讶的。

    听这段时间一直照顾自己的侍女吴珊说,张瀚霖最近似乎在忙碌着什么。

    “张瀚霖,你怎么来了?听说你最近在忙着什么,现在忙完了?”申屠海从床上坐了起来,受伤的手臂依旧不能吃力。

    “恩,现在倒是忙完了,顺便过来看看你恢复的咋样了。”

    张瀚霖点点头,而后为申屠海诊脉,申屠海气色恢复的不错,体内气血也慢慢复原,体内真气倒是有些凝滞。

    不过手臂恢复的很好,伤口已经结了痂,虽然还有些疼痛,但是申屠海可以轻轻地活动受伤的手臂了,看这个样子,用不了三个月就能完全恢复了。

    张瀚霖道:“恢复的不错,接下来这时间还是好好养着,最好不要动用真气,我在给你开付药,明天你让吴珊去药阁抓药去,明天就开始吃上。”

    “好的,多谢。”申屠海神色复杂。

    张瀚霖提笔,写了一张药方,而后交给了申屠海。

    刚要走,申屠海便是开口叫住了张瀚霖,问道:“张瀚霖,请问、我大哥还有青玄帮最近怎么样了?”

    张瀚霖转身答道:“一切正常,不过由于最近东嵊城风声紧张,谷家又在暗中谋划着什么,所以我也不太方便与青玄帮联系。”

    “那就好。还有,若是与谷家开战了,还请允许我前去观战。”申屠海恳求道。

    “恩?”

    “我想要亲眼看到谷家败落,目睹谷晨被踩在脚下。”申屠海眼眸中出现了恨意。

    “你就这么相信我张家会战神谷家?”张瀚霖笑道。

    “这段时间从吴珊口中听到了你更多的事迹,我这才发现,东嵊城竟然会有你这么一个存在。以你的性格,若是没有必胜的把握,此刻你应该就不会这么闲了。”申屠海道。

    张瀚霖哈哈大笑着道:“好,大战时,会通知你一声。”

    张瀚霖在书房里,拿了一些自己衣服,书籍等东西,而后带去了东厢房。

    将东西放在了东厢房的自己的房间里,而后张瀚霖再次来到了宫聆月的房间。

    宫聆月此刻吃饱了,躺在床休息,听着门外的动静,急忙从床上直起来身子,匆匆地戴上了面纱,重归于黑暗中。

    “师姐,我来去饭盒啦。”张瀚霖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惊讶的是,宫聆月竟然将餐具都收了起来,然后整理好都放进了餐盒里。

    “师姐,你怎么亲自动手了,以后放下,我来就行。”张瀚霖说着,而后拿起餐盒继续道:“师姐,你早点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师弟,别这么着急啊,你怕我?”宫聆月清冷道。

    “哪有,我就是累了,想回去早点休息,师姐,明天见。”张瀚霖落荒而逃,生怕宫聆月再给自己的心窝子插两刀。

    “砰!”

    房门被远去的张瀚霖随手关上,看着张瀚霖落荒而逃的样子,宫聆月无奈摇了摇头,身子瞬间松弛了下来,继续躺回了床上。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路飞奔着将餐盒送回了西厅。

    此刻玉素心正在亲自收拾着餐桌,张瀚霖道:“娘,你让侍女收拾就行了,怎还亲自动手呢,可别将您累着了。”

    “你呀,就是太夸张了,这又不是什么重活,又不累人,我要是啥活也不干,骨头恐怕都要退化了。”玉素心笑着道。

    张瀚霖嘿嘿笑着,而后道:“对了,娘,秦月姐和她夫君搬到西厢房哪个房间了?”

    玉素心告知了他具体位置,之后张瀚霖告别了玉素心,而后赶往了西厢房。

    莫克华被治好搬到西厢房后,秦月也是搬了过来,张瀚霖还没看望过二人,所以张瀚霖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来此。

    很快张瀚霖来到了玉素心所说的房间,屋里有着烛火荡漾,张瀚霖上前轻轻敲了敲房门。

    “咚咚咚。”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