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扎针本妃是专业的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诬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心远从信中抬头,看向韩绫罗的目光是刺骨的冷,韩绫罗意识到,哪怕自己将调查出来的真相尽数摆在了温心远的面前,可温心远首先选择的,还是相信冉和雅。

    她只能匍匐着身子,一拜再拜。

    “妾承认,妾调查这些的确是想对太子妃不利,可妾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已经被太子妃察觉,妾的贴身丫鬟亦是因此丧命!”

    “你的意思是,太子妃为了维护,掩藏夏穆天的罪证,杀了你的丫鬟,阿雅?”

    韩绫罗用力掉头,并且道:“妾相信这件事还会有知道真相的人,请殿下详查!”

    查!当然会查。

    温心远暂时让韩绫罗退下,然后紧急召苏羡吟入宫。

    苏羡吟才被带到书房,面对的是温心远前所未有的怒气。

    “苏大人,你当真是有自己的主意,竟然连我的话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可以无视吗?!”

    苏羡吟吓了一大跳,刚想张嘴说些请罪的话,可是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温心远看着他冷笑,很快就为他解惑。

    “我让你调查夏穆天的事,到底是迟迟调查不到没有结果,还是你不想告诉我结果!”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倒也真的没有冤枉苏羡吟,苏羡吟老老实实的跪下,闭着嘴巴,不准备为自己争辩一句的样子,温心远围绕着他冷冷的审视。

    “在这京城里只怕是没有什么事是你苏家不知道的,你这么维护那个杀人凶手,出于哪门子的忠君爱国?”

    提及忠君爱国这四个字,罪过就太大了,苏羡吟不得已出口解释,“殿下误会了,臣确是没有如实呈报,只因为当时的案子,不仅殿下要查,也是过了陛下御前的。”

    而温故的态度,是默认了冉和雅保下夏穆天。加之苏羡吟的确知道,夏穆天的行事手段虽然过激,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好人,张家跋扈,死了也活该。

    这不仅仅是苏羡吟一个人的态度,朝中忠直之辈,大多是这么觉得。

    温心远只是看着他问道,“所以,夏穆天的确是连环杀人案件的凶手无疑了?”

    苏羡吟不许,可是他这种没有反驳,沉默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温心远冷哼了一声,绕过跪在地上的苏羡吟就向着门外走去,苏羡吟有些担心的在温心远身后问道:“殿下这是要去哪?!”

    “抓人。”

    在查清楚影子背后的主人后,冉和雅因为忙着疗养院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去找温心远要个说法,没想到温心远先一步找上门来了。

    她在给夏穆天配置最新药方的时候,听到萧欲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

    “太子妃,太子殿下带着人过来了!”

    冉和雅愣了愣,然后放下手里的药材,慢条斯理的擦了擦自己的手,“真是有趣,我还没去找他,他倒是先找上门了。”

    “太子妃,太子妃你冷静一点,可千万别……”

    萧欲看起来是有些不安的,他怎么琢磨冉和雅的语气以及神情,都像是要和温心远干一架的感觉。冉和雅直接推开了他,她刚刚从房间里出去,温心远已经带着人闯进了她的同仁医馆。

    冉和雅看了他们一眼,对着温心远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太子殿下这是来抄家的吗,带的人挺多啊。”

    “只要你把人交出来,我会让他们守在外面,并不会惊扰你。”

    交人?冉和雅疑惑,“交什么人?”

    温心远认真的看了冉和雅一眼,从她的脸上并没有看出什么心虚之色,这才确定了她并非是在和自己装傻,于是只能提醒她。

    “京城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他要是不提,冉和雅都要将这件事彻底的忘在脑后了,京城连环杀人案沸及一时,而后又不了了之,她还以为这件事会永远的翻篇过去,没想到会被提起,而提起这件事的人,是看上去与之丝毫不相关的温心远。

    “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以听我解释吗?”

    “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夏穆天做的,我有没有冤枉了他?”

    其实温心远自己都没发现,他大概是一早就对夏穆天不顺眼了,从冉和雅处处亲力亲为照顾他的时候开始。

    “是谁告诉你的这件事?”冉和雅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狐疑的看着温心远。

    温心远没有回答,冉和雅走近一步逼问,“你怎么会忽然关心起这件事,必然是有人在引导你这么做,是谁?”

    冉和雅只是在冷静的分析,可她的这副样子,竟然让温心远错以为她是在为夏穆天着急,他看着冉和雅,语气不由得带着些嘲讽,“怎么,你是害怕了?就是因为害怕,白让萧欲去杀人灭口,害了韩绫罗的婢女?”

    又是韩绫罗,果然是韩绫罗!

    冉和雅过于生气,她没有大喊大叫,反而是被气笑,然后恨铁不成钢的戳着面前温心远的胸口,“你这个人,你的脑子哪里去了?怎么每次都被韩绫罗骗?”

    平时不是看着挺聪明的吗?

    而温心远,完全被冉和雅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他还没回过神,已经被冉和雅拽着袖子往房间里脱,其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竟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而温心远带来的那些收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主人被人带走,十分紧张,可是身体刚刚动了动,就被萧欲制止住。萧欲冷冷的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别瞎凑热闹,这是人家夫妻小两口自己的事!”

    算起来,他在东宫的时候,这些愣头青还归他管过。

    如今只需要看过去一个眼神,这一眼就很有威力,震慑着这些人不敢上前。

    “你把我带到你自己的房间,是想干什么?”

    其实在冉和雅主动伸手将他带到她房间的那一刻,温心远就有些紧张,基本上已经忘了自己过来是来找茬的。

    “我是想跟你解释,从头到尾,整件事一定不是你知道的那样……”

    当时夏穆天是有些年少轻狂,处理事情总是喜欢走极端,冉和雅一度也很介意这件事,可是后来她也想通了。

    夏穆天杀的,的确都是该死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