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沉默的2000个日子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冯楠楠的心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浑浑噩噩,我们两个最终还是咬牙下了车,上了楼。

    一开门,大家都已经在睡午觉,吕姐在沙发床上休息,母亲和两个孩子在母亲卧室休息。我和林嘉轻轻的回到自己房间。

    我们两个合衣而躺,疲惫感再次袭来,我很快就沉沉睡去。

    梦里的我不停地在奔跑,跑了五千米还没有停,还要跑,我不知道我究竟在跑什么,终点在哪里,渐渐地,我看到一座满是朱红色红漆的房子,我逐渐停下来,这是一座很奇怪的房子,朱红色的房顶,墙壁,没有窗户,没有门,我转了还几圈也愣是没有找到门在哪里。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小奶油在床边拍着我的脸叫我起床吃饭。

    “好了,别拍了,妈妈现在就起。”我一把捞起小奶油抱在怀里,“妈妈的宝贝。”闻着小奶油身上的香气觉得整个人都被治愈了不少。

    和林嘉我们三个人走出房间,“怎么这么困?”母亲问。

    “昨晚实在太忙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回来的倒是不晚,就是看你们都睡了,所以就没出声直接回屋了。”

    “今晚孩子你们别管了,你们回家睡觉吧,你们两个脸色看起来实在太差了。”

    “没事儿。”

    “怎么没事儿,回去睡觉吧,两个人脸蜡黄,我觉得你们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最近实在是太累了。”

    没在谦让,我直接跟母亲说好,吃完饭,跟孩子们玩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

    “林嘉?”我轻声唤着林嘉。

    “怎么?”

    “没事儿,”我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走吧。”

    “好。”

    其实我想告诉他,我心里有些痛,痛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呼吸好,就觉得心跳加快,想哭。

    打开房门回到家,两个人无所事事,瘫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许久,我猛然站起来,到酒柜开了一瓶红酒,拿出酒杯“喝一杯吧?”

    林嘉尴尬的笑着“好。”

    我甚至没有醒酒,直接倒了两杯,其实无所谓好喝不好喝,此刻的我们可能只是想借着酒劲儿放肆一下,太压抑了。

    “干杯”玻璃杯在碰撞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再来。”我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喝慢点儿。”

    “没事儿。”我笑着说“能给我一支烟吗?想问你借一支烟啊。”

    “好。”

    我叼着烟,林嘉替我点上,抽了一口,我用手指夹起烟,眯着眼睛朝着天花板吐了一口。

    “你也抽一根儿吧,平常孩子都在家里,哪里有在客厅抽烟这种机会。”

    林嘉笑着摇摇头“好。”

    我们两个没说话,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期间我抽了两根烟,林嘉抽了几根我忘记了,直接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满地的烟蒂。

    浑浑噩噩,开到第三瓶,我着实有些喝不动了,胃里像着火一样发烫,因为没有醒酒,红酒略显酸涩,我脸颊发烫,双手捧着脸颊说“林,林嘉,我们要咬紧牙关啊。要坚持啊。”

    林嘉点点头。

    “你不能放弃我,不能放弃我们家啊。”我觉得我嘴巴都是麻木的,我用指甲掐掐自己的嘴唇,嘴唇似乎都是麻木的。

    “不,我不行了,我得睡觉了,我要睡觉了。”我冲着林嘉摇摇手,歪歪扭扭的朝房间走去。

    第二天闹钟将极不情愿起床的我强行拽了起来,猛地坐起来,胃里还在翻江倒海的疼。“嘶......”我倒吸一口凉气,拍拍头,咬着牙勉强站起来。

    打开卧室门,林嘉歪在沙发上,满地烟头,红酒瓶倒在地上,“林嘉,林嘉。”我拍拍林嘉“快起床了,还要上班呢。”

    林嘉勉强睁开眼睛“这么快就天亮了?”

    “可不是。”我快步朝卫生间走去,挤上牙膏开始刷牙。

    “林嘉,你快点儿。”嘴里有泡沫,我含糊不清的冲林嘉说话。

    林嘉边挠头,边朝我走来。

    15分钟后,我们两个坐在开往医院的车上,我冲着林嘉突然哈哈大笑。

    “笑什么?”

    “没事儿。”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昨晚那顿酒直接让我不再抑郁起来。

    “林嘉?”趁着等红灯的空档我叫住林嘉,我特别喜欢等红灯的时候和林嘉说话。

    “怎么?”

    “要加油啊,就是累死也要加油啊,又是活力满满的一天。”

    林嘉尴尬朝我笑笑,我突然伸手挤了挤林嘉的脸,然后安静的说“你放心,你还有我。”

    林嘉点点头,我们今天的清晨还算是不错,我觉得我就这点儿好,说想开就想开了,不就是200万吗?我总是会想办法全部还清楚的。

    临近上午,接到一个帝都来的电脑,用脚趾想也知道是谁。

    我今天心情不错,拿起电话,“喂,妹子?”

    “姐,”冯楠楠的声音似乎听起来不是很美丽“他和那个女孩儿真的搞到一起了,被我撞见了。”

    “那多好,你现在拥有威胁他的筹码了。”我一边夹着电话,一边给景心倒着无菌溶液。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他,我现在只想和他好好地,哪怕就还是像从前一样,陪在他身边。”

    “冯楠楠,你听我接下来的话啊,冯楠楠,你玩蛋去吧。”我这句话说的有些声音大,手术间里的人都看向我,我伸出手,向大家尴尬道歉,然后拿着电话走到外走廊。

    “你把刚才这句话再给我重复一次?”我认真地对着电话说。

    “我想......”

    “你是想我抽你是不是?”不等冯楠楠将话说完,我就直接脱口而出。

    “离了男的你活不了?”我看了眼房间继续道“非他不可?一个有家庭又喜欢在外偷吃的渣男有什么好的。”

    “可是......可是我就是想和他在一起,我知道他不好,我知道,但是我忘不了他。”

    我耐着性子“冯楠楠,我就问你三个问题,第一,你能接受他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除了妻子以外的伴侣不能?第二,他不会给你一分钱,你拿不到任何好处,等你三十岁也是这样个结果。第三,每个耳鬓厮磨的夜晚,一个电话,他就要从你床上起来,回家你能接受不能?”

    “我......我......”电话那头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