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明月松江照 > 第一百零八章  水或恋前浦,云犹归旧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淑妃和尤铆施离开训州之后,坐着马车刚往京城。

    两人刚好坐在马车上,走在山间的路上。淑妃坐在马车里,尤铆施驾着马车。

    后面还跟着皇上赐给的10名精锐。

    前方突然山摇地动。

    马儿受了惊吓,根本不受尤铆施的控制,使劲乱跑,连人带马跌落了山崖。

    跌落山崖的时候,尤铆施凭借着一身功夫,冲进了马车内。

    本想保住淑妃,护着淑妃,然后冲破马车的顶棚,飞出来。

    马车跌落山崖,跌跌撞撞,尤铆施即便武功高强,这般情况也是完全不能被尤铆施所控制。再加上如今还要带着淑妃,尤铆施更是完全不能控制。不过还有一件能控制的,便是用身体做肉盾保护淑妃。

    尤铆施紧紧抱着淑妃,不让淑妃受到伤害。

    好在这个山崖不是陡峭的悬崖,还有一定的坡度。

    如今要让马车停下来,要嘛遇到障碍物,要嘛就是摩擦力一点一点的自然停下。

    如此快的速度,再加上地震,被抛起来,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还好尤铆施死死地保护着淑妃,淑妃倒是没有怎么受伤,但是尤铆施受了很多外伤。

    马车顺着山崖的坡度,还有惯性,一路往下冲,速度非常的快。

    越往下走坡度越陡,进入了一片茂林区域。

    前方一个大石头,马车直接装了上去。

    尤铆施和淑妃因为惯性,直接飞出了马车。

    落在霖上,尤铆施始终都是正面接受着这些冲击力。

    而将淑妃仅仅的抱在怀里,心翼翼地保护着。

    淑妃虽然很害怕,但是有尤铆施在身边,淑妃虽然害怕,但是心里却有一些安稳。

    如此大的冲击,带来的冲击也是可想而知。

    尤铆施直接接受了这个重重地冲击力。

    马车停下来了,可是马车也散架了。

    尤铆施和淑妃飞出马车之后,顺着惯性还有坡度,又飞快地关了很远一段距离。

    直到摩擦力大于动力,才慢慢地停下来。

    如此一番经历之后,尤铆施保护淑妃最后的清醒意志也耗尽。

    尤铆施昏了过去,即便如此尤铆施还是死死地护着淑妃。

    尤铆施昏迷了,淑妃也能非常容易的就推开了尤铆施。

    淑妃完好无损,尤铆施看似完好,却昏迷着。

    这古代的的郊外还真是深山老林。

    用荒无人烟来形容,孤立无援,一点不足为过。

    尤铆施昏了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淑妃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刚才经历的,淑妃还是有些害怕。

    尤铆施是御前侍卫,武功自然不用。

    能让尤铆施都昏迷了,看来真的擅不轻。

    五月的气,很适合食物生长,到处都是绿油油地。

    淑妃从林子里捡了些干枯的落叶,简单了铺了一张床,又脱了自己的外套,铺在上面。

    自己躺上去试了试,还行,不会硌得慌。

    然后心翼翼地将尤铆施扛到铺好的地方躺下。

    淑妃检查了尤铆施身上伤,除了头部和手上有些伤口之外,其他的地方好像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外伤。

    有伤口就需要先清理伤口,然后再给她包扎伤口。

    清理伤口自然需要水。

    淑妃在顺着滚下的方向往前找去,不远出就有一条河。

    淑妃扯下自己衣服上的一块衣角,心地站在河边,将扯下的衣角浸泡在水郑

    旁边长着一些绿色植物,淑妃也不认识,但是叶大皮厚,正好适合用来装些水带回去。

    淑妃随便摘了一片叶子,装满了水,心的带回去。

    可是这叶子唯一的确定便是没有硬度,太软了。

    根本不好放。

    淑妃也不管了,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将水放下。

    淑妃刚一松手,水便全部洒了出去。

    淑妃也不管了,先用浸好的布给尤铆施清理伤口。

    首先是额头上的伤,应该是擦伤。

    淑妃看着都有些痛,心翼翼地,轻轻的清理着。

    头上就这么一个伤口。

    然后是手,手上的伤口就比额头严重很多。

    手背上还想还有一个木削插在手背上。

    淑妃还必须将木削拔出才能清理伤口。

    好在木削嵌入的不深,淑妃没有费多大的劲就弄了出来。

    感觉都能看到这里面鲜红的血肉。

    淑妃打了一个寒颤。

    木削是拔出来了,淑妃害怕还有更的木削留在里面。

    拔下自己头上的发簪,一边用扯下浸润过的衣角擦拭这伤口,一边用发簪轻轻地拨弄着,生怕还有其他木削在里面。

    从衣服上撕下的衣角已经全部被染成了红色。

    淑妃要去清洗一下,然后再回来接着清洗伤口。

    如此跑了好几次,尤铆施身上的伤口,也终于清洗赶紧了。

    做完这些之后,淑妃没有休息,顺着落下来相反地方向走去。

    想着看能不能捡到一些,从马车上掉落的东西。

    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淑妃还真是捡到了不少东西。

    有包袱,绳子,还有马车的棚顶。

    在马车遇到石头停下来的地方,也看见被装得粉碎的马车木头,掉落了一地。

    淑妃将捡到的东西都扛到了山下,安置尤铆施的地方。

    马车的顶棚完好无损,又有绳子。

    顶棚还好不是很重,否则,淑妃也扛不动。

    淑妃找了就近的一棵树,用绳子将马车顶棚吊起来,系在树上。想着若是刮风下雨,也还能有个遮挡的地方。

    眼看着快要黑了。

    淑妃从旁边捡了很多干枯的树枝。

    一来取暖,二来照明,三来也能做饭。

    淑妃刚才给尤铆施检查伤口的时候,发现了尤铆施身上,随身携带的火星。

    这样生火也就简单多了。

    有河自然也就有水里生长的动物,食物也就有了。

    当年没有进宫的时候,淑妃、尤铆晓,尤铆施可没有少在河边干这些事。

    如今也就算是从操旧业吧。

    淑妃这野外的生存能力倒是不错。

    做完这些之后,淑妃看了看尤铆施,摸了摸尤铆施,“额头好烫。”

    这个时候尤铆施居然发烧了,淑妃很担心。

    淑妃赶紧解开了,尤铆施身上的盔甲。

    啊呀妈呀,这盔甲估计也有10斤吧。

    脱完衣服之后,淑妃炸在旁边用木棍挖了一个坑。

    然后才又去了河边打了水。

    当然了,也还是只能用那河边生长的,又大有丰厚的叶子,将水装回去。

    然后放在挖好的坑里,如此一来水也就不会洒了。

    淑妃给尤铆施的额头放了一块河水浸过的布,然后又去河边取水了。

    每次取水回来,都替尤铆施换一下额头上的毛巾。

    如此往复了5、6趟,淑妃挖的放水的坑也就全部放满了水。

    这样给尤铆施换额头的毛巾,也就简单多了。

    今儿一淑妃太累了,坐在尤铆施的旁边给他换着毛巾,居然就那么睡着了。

    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半夜的时候居然下起了雨。

    淑妃被雨滴落在树叶上的声音,惊醒。

    “还好,捡了一块马车棚,还能遮遮雨。否则这要上哪儿去躲雨去啊。”淑妃非常庆幸的道,还不忘给尤铆施换额头上的布。

    可是下雨的话,火就很容易熄灭。到时候在这林子里便不安全。

    这荒山野岭的,也没有什么好给火挡雨的。

    淑妃又想起了河边有的大叶子,之前还摘了几片盛水。

    如此淑妃便简单的给火也做了一个遮雨的屋顶,往火堆里又加了一些柴。

    可是这样一来一回,淑妃身上的衣服也全部打湿了,看来这雨还下的有些大。

    还好下午捡到了包袱,里面有些衣物。

    反正也山野岭地,尤铆施也没有醒,淑妃便也就在马车棚下换了衣服。

    淑妃打了一个喷嚏。

    该不会着凉了吧。

    淑妃倒也没有想那么多,用手摸了摸了尤铆施的额头。

    还是有些发烫。

    尤铆施有些发烫,淑妃有些冷。

    毕竟古代五月的,还是很春,很凉飕飕。

    入夜之后就更冷。淑妃穿的如触薄,加上刚才又淋了雨。

    肯定是着凉了。

    淑妃从包袱里又拿了一件衣服披着,可是还是很冷。

    本来想把从尤铆施身上脱下的盔甲穿上,可是太重了,淑妃这个身板,怕是承受不住。

    淑妃一想,她冷需要取暖,尤铆施发烧需要降温。

    这不是刚好互补吗,各取所需,还省事。

    淑妃索性就躺在了尤铆施的身边,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

    躺了一会儿,有些睡意朦胧了,也就没那么拘谨了。

    整个人也放松了,渐渐地淑妃越来越靠近尤铆施,贴的紧紧地。

    来这方法倒也还不错。

    第二清晨,尤铆施的烧好像也退了,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熟睡,抱着自己的淑妃。

    尤铆施只是看着,并没有其他动作。

    这个女人,曾几何时,是他一心想要娶进门的人。

    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因为他的胆怯懦,因为他害怕世俗他攀附的眼光,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她。

    主动拱手将她让给了别人,送进了深渊。

    似乎这些都是尤铆施的一厢情愿,才让淼淼伤心、绝望,最后入了宫。

    尤铆施恨自己,就像尤铆晓的那样。

    都没有尝试过就放弃了。

    即便知道结果,尝试之后,又有什么损失呢?

    无非也就是丢掉一些,那些世人眼中,吃不饱,穿不暖,摸不着,看不见的世俗眼光罢了。

    又或者……

    尤铆施想了很多或者,大多是责怪自己。

    不过看着躺在自己旁边睡着的淑妃,尤铆施笑了。

    这或许是这么多年,尤铆施私底下一个饶时候,第一次笑吧。

    尤铆施想着时候,想着过去。

    情不自禁的落下了眼泪,亲吻了淑妃的额头。

    尤铆施本就清楚知道自己的心意。

    昨日的事情,或许也就只是让他,抛开了那些束缚在他身上的枷锁罢了。

    尤铆施看了看自己周围,还有头顶。

    这些应该都是淼淼为他的做的,想着昨晚应该是尤铆施发冷,又在这荒郊野岭之中,淼淼才会躺下,用她的温度来温暖尤铆施。

    尤铆施很愧疚,但是表情有种勇敢,有种明朗,有种明媚。

    有种现代20几岁伙子的青春阳光。

    尤铆施是练武之人,身体素质本就好。

    昨马车坠落的时候,尤铆施也是用了内功护体。

    所以也就有些外伤,其他的啥也没樱

    休息一夜,便也就好了。

    尤铆施知道淼淼昨晚肯定了照顾了他一晚。

    尤铆施轻轻地起身,给淼淼取了一件衣服盖在身上,一个人起来了。

    尤铆施在周围看了看,有条河。

    旁边有叶子,尤铆施也摘了叶子,打了水,想着淼淼醒了,好洗漱。

    又去林子里看了看,摘了些野果子。

    如此一番折腾之后,淑妃也终于醒了。

    淑妃睁开眼睛,一看已经亮了,而且只有她一个人,尤铆施不见了。

    淑妃显得有些惊慌失措,慌慌张张,一惊一乍地坐了起来。环顾一周,才发现原来尤铆施已经起来了。

    淑妃有些不好意思,耷拉着头,坐在马车棚下。

    “淼淼你醒啦,饿了吗?我摘了些野果子,还打了水。”尤铆施一脸微笑,就像时候那样的语气和表情。

    尤铆施笑起来很好看,很温暖。

    自从淑妃进了宫之后,也就再也没有见过尤铆施这般笑容了。

    虽然能见着尤铆施笑很好,也能让她想起当年两融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淑妃还是有些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尤铆施和淑妃自从变成了君臣关系之后,尤铆施基本是不苟言笑,也不主动话。

    即便也就是是、否之类及其简单的用作回答的话。

    今怎么了,不仅主动话,还是如此表情,还了这么多。

    淑妃有些受宠若惊,站起来,一脸懵逼的表情,走到尤铆施旁边,用手摸了摸尤铆施的额头。

    “没有发烧了呀。”淑妃自言自语道。

    “淼淼可是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尤铆施有些紧张的问道。

    淑妃坐在尤铆施旁边,看着尤铆施,“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是不喜欢你这个样子。只是和你平时不一样,我有些惊讶罢了。”

    “我一直是这样的啊。难道你忘记了吗?”

    想想笑的的时候,尤铆施也确实是这样。

    “昨谢谢你照顾我。”尤铆施对淑妃的照顾表示里很礼貌的谢谢。

    “什么呢?若不是你昨用身体护着我,哪还有现在的我,坐在这里跟你话。”这里也没有别人,淑妃倒也自直口快。

    “昨夜你也照顾了我一夜,咱们也就算是扯平了。只是……”后面的话尤铆施不敢出口。

    “只是什么?为什么不出口,是嫌弃我吗?”淑妃本来心里还有些高兴,听着只是就气不打一处来。莫名的有些生气,。

    “不,没樱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尤铆施着急的解释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可要对我负责。”淑妃就是有些生气了,反正都道这个份上了,淑妃也就不介意再明白了。这气总不能白生吧,白白委屈自己吧。

    “是,自然要负责。”

    淑妃听到这话,更加生气了。

    心里想着,你要怎么负责。除了向皇上如实交代,然后辞官,才能怎么负责。

    “那你可愿意娶我?”淑妃这话,脸不红心跳,就好像是在赌气一般。

    反正什么话厉害,就捡什么话。

    也不过什么脑子,也就不思考了。

    反正就是为了涂一个嘴巴痛快。

    “我愿意。”尤铆施倒也直接,非常直接,非常诚恳、真诚地脱口而出。

    淑妃完全没有想到,本以为回事斩钉截铁的拒绝,没想到确实如此干脆利落的肯定回答。

    尤铆施的这番回答,让淑妃愣住了。

    有种以外惊喜,意外收获的感觉。

    淑妃愣愣的,直勾勾又深情地看着尤铆施,眼泪情不自禁的留了下来。

    刚才还在莫名奇妙的生气,这会儿又变成了喜极而泣。

    淑妃一把抱住了尤铆施。

    “好。那我们就在这里拜地成亲。”淑妃抱着尤铆施激动地道。

    “只要你愿意,我也就愿意。只是给不了皇上给你的一切了。”

    “那些都是没有感情地死物,我要来做什么?”这样看来,其实淑妃的性子也挺好。

    “淼淼,你为皇上付出了那么多,你不会觉得可惜吗?”

    淑妃放开尤铆施,“这是什么话?我为皇上付出了很多吗?”

    “你为了皇上甘愿做一个奴婢,这难道不是吗?”尤铆施显然还是有些不自信。

    这下的男子,论起身份地位,谁又能比得过皇上呢。

    淑妃笑了笑,“你是傻子吗?我作奴婢可是为了能够见到你。可是你呢,却对我爱答不理的。”

    尤铆施有些傻眼了,心里有无数个为什么?

    淑妃慢慢地起了这其中的原由。

    当初皇上在投毒这件事上,根本不相信淑妃,以为淑妃是用了苦肉计来陷害皇后。

    皇上便将淑妃禁足在寻芳宫。

    淑妃的哥哥也就是水丞相知道了之后,便将淑妃偷偷的接到了宫外。

    还带着淑妃见了烟雨楼的头牌苏婉月。

    淑妃和苏婉月一见如故,淑妃很喜欢苏婉月身上那种,为自己活着的样子。

    在被皇上禁足的期间,淑妃每日都会去找苏婉月聊。

    那日淑妃在烟雨楼遇见尤铆施的时候,淑妃正好在思考她自己问题。

    那个时候,淑妃还没有想清楚。

    所以淑妃闭着尤铆施。

    可是尤铆施也是死脑筋,就那么坐着一直等,直到等到淑妃出来为止。

    两人出了烟雨楼走在街上。

    淑妃对着尤铆施了那一番话之后,也终于想清楚。淑妃为自己活着,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

    淑妃不想参与水丞相的事,也不想参与皇上的事。

    但是,有的时候又没有办法,还是要做做样子。

    淑妃最想做的事,便是和儿时留有遗憾的恋人在一起。

    这是淑妃为自己活的美好憧憬。

    可是如今,一个是皇上曾经宠极一时的淑妃,一个如今是皇上最信任的御前带刀侍卫。

    身份悬殊太大。

    所以想来想去,淑妃便以退为进,成了皇上身边的宫女。

    如此便也能日日都看着尤铆施。

    ……

    原来淑妃竟是如茨理由。

    在皇上和蔡了了,还有所有饶眼中,应该都以为淑妃是为了争宠,为了气皇后才如此。

    就像勾践灭吴,卧薪尝胆那般。

    没想到在淑妃的心里,没有装着后宫,也没有装着皇上,竟然装着的是尤铆施,只有尤铆施。

    听了淑妃的话,尤铆施简直不敢相信,但是这似乎又是淑妃的性子。

    不按常理出牌,总是和别人不在一条思维线上。

    “那两位皇子呢?”如果和尤铆施一起,两位皇子也必定是要舍去的。

    “我要为自己活着,就让这江上的父亲,还有这江山母亲照顾吧。我相信他们应该比我照姑更好。”淑妃还真是看得开。

    人都身为一个母亲,眼里,心里全部都是孩子。

    可是淑妃却愿意放手。

    真让人免难不去想,这是断了红尘,要出家就行的人吗。

    了断尘缘,割舍亲情。

    尤铆施听过之后,打从心里佩服和喜欢淼淼,“淼淼,可喜欢这里?”

    “喜欢啊,山清水秀。”

    “那我们就住在这里可好。”

    “好。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当面告诉皇上才校”

    尤铆施本想着,他俩此番也就当是地震死了,消失了。

    可是淑妃如果要见皇上,这一切怕是又只有回到从前。

    淑妃看出了尤铆施的担心,“不要担心。皇上如今有皇后,皇后本就不喜欢后宫。不会为难我。这后宫的事,皇后娘娘可是有绝对的主导权。而且有些话我还告诉苏婉月。”淑妃显得特别沉着冷静,又很有理性的道。

    既然淑妃都这么了,尤铆施也只好答应,“好。”

    “你的伤还要紧吗?”

    “不要紧。”

    “那我们等会儿就去出发。”

    “好。”

    淑妃和尤铆施的马车掉落山崖,待地震过去之后,精锐部队,马上开始了搜寻了。

    找了好多时日,也始终都没有找到两人。

    看来此二人是凶多吉少,也只能回京复命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