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修真挣钱打魔君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六人圆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禁飞不代表禁用功法,白烨借着这一脚之力,踢出的大量真息将他向一边猛地推去,这股大力吓得柳清眠又是一阵高声尖叫,同时白烨也带着她成功靠近了山壁,矫健地在上面轻踏借力,靠着这样的办法快速下行,同时还缓解了刚才坠落的力量。

    很快,白烨带着柳清眠稳稳落在了地上。

    “你还好吧?”白烨扶着她站好,她感觉柳清眠已经快晕过去了,“你这样怎么行啊,稍微来点突发情况就六神无主,看来还是训练少了,我得给你补补课。”

    “求你了,别!你自己去查吧…我想回去睡个觉,还是我那破屋子好…”她欲哭无泪。

    ——————————————————————————————————————————

    说起来,柳清眠这一次出门,时间也够久的。

    夜狄,还是那个张扬的红发女人,此时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弟子居的屋顶,俯瞰那迤逦迷人的夜色,就像她自己一样。

    夜晚,是她一贯外出寻找猎物的时间,也是她毫不掩饰自己心中欲望的时刻。

    她想要的可太多了。

    她的室友,柳清眠,这一走就是快两个月,也带走了她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

    今天她还是没回来,按照那个人的指示,她今晚需要去见一个人。

    所以她出门了,步子像猫一样轻盈,扭着细腰,尽可能地不发出任何声音。

    尽管她身上裹着长袍,月光还是将她照得一清二楚,她不禁有些懊恼地想,万暝洞的夜晚,月亮为何总是那么亮?

    她只能拉紧了长袍的兜帽,尽量靠着墙壁行走。

    约定的地方并不远,如果从距离上来看,此处更靠近柳清眠当日发现‘追魂’的地方,至少是在同一片树林。

    夜狄抬头,四周一片寂静,寂静得有些吓人,她将嘴嘟起,发出几声特殊的声响——这是和那个人的联系方式。

    然后,便是等待,每次都是如此,这次也不例外,没过多久,脚步声就从背后响起。

    她也不是没思考过,为何对方每次都能从她的身后出现?

    不过这不是她该问的问题,她只是拿好处办事,她要的,这个人恰好能给。

    她转身,依然是那个体型健壮的神秘男子,他们已经会面过两次,但从未见过一点点能够面露对方身份的细节,而自己,却必须将一切告诉他。

    非常不公平的交易。

    “大人!”夜狄轻声唤道,“白烨的徒弟,柳清眠,她已经外出两个月了,至今未归,对她的监视还要不要继续?”

    在面对那人的时候,夜狄微微低头,已表示自己的敬重,同时,遮掩她心中的不安。

    很少会有人给她这种感觉,作为媚功的行家,她很喜欢在说话的时候逗弄别人,男女通吃,老少皆宜,就连柳清眠也被她捉弄过,可对面这位大人时,她却不敢做了。

    可那人也不着急说话,夜晚的丛林只能听见偶尔传来的树叶摩擦声,也不知道是风吹得还是有什么东西隐藏在这里。

    仿佛等了好久之后,那人的头才动了动,发出嘶哑的声音:“把那女孩...带来...带来我这里!”

    这奇怪的男人,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不似人声,要不是她能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气息,或许会以为在那黑袍之下罩着的是什么能够直立起来的妖兽。

    “带来?您是要见她?”

    “...别多事...带来,带来!”

    对方的声音高了一些,发出像野兽喘息的声音,夜狄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她害怕了。

    “可这和我们最开始约定的不太一样?您说过...”夜狄握紧了拳头,给自己鼓起,夜狄!机会必须要靠自己争取!

    “您说过我只需要观察她,报告她的行踪就行了,如果想要把她带来的话,那么,那么我们之前谈好的报酬,需要增加!”

    男人那边没了声响,这让夜狄更紧张了,她感觉刚刚好不容易鼓起的一些勇气马上就要消散了。

    “呵..呵呵呵!”

    对方是在笑吗?但这笑声听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又后退了两步,她有些后悔跟对方提条件了。

    就在她快要忍不住直接跑调的时候,对方却答应了。

    “好,成...交,要求,你提!”

    在此时同一片夜空下,神情恍惚的柳清眠被白烨拉着,来到了一处方便说话的地方。

    其实这里只是一间没人住的弟子居罢了,但此时用来当几人的会面间倒是正好。

    “白师兄!”有人喊了一句,白烨朝他挥了下手,拉着柳清眠走过去。

    面前几张熟悉的脸让柳清眠瞬间回了神。

    “叶子!...七月!你们几个都在啊!”

    眼前的,正是之前在洛马哈见过的七月,沉香,叶子,青衫!

    他们六个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也不多客气,直接进屋就坐,小桌因为挤了六个人而显得满满当当。

    白烨看着他们,当先道:“具体的事我也说了,你们今天既然来了,想必都是愿意帮我的了?”

    叶子拍拍胸脯:“白少爷的事,就是我的事!”

    “得了吧,是谁一回宗门就抱怨着再也不去了?”七月在旁边微笑补刀。

    “大哥!你怎么拆我桥呢!”

    看着面前几人斗嘴,气氛热闹,柳清眠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勾了起来,和他们几个在一起,就会有种发自内心的轻松感,让她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不过享受归享受,正事才是首要的,几人闲聊几句算是休息过了,接下来又要开始新的工作。

    “那么,我就简要介绍一下情况,你们记好了。”

    面前的几人平时忙于外出执行各种危险任务,反而对宗门内的事情知之甚少,对于宗门失窃的事只是有所耳闻,现在既然要着手准备调查,那么细节肯定是要知道的,所以白烨先将当时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叶子听着听着,一边看着柳清眠一边笑,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许笑!”柳清眠叫到。

    “哈哈哈哈!”然后回答她的是四个男人爽朗的大笑!

    事件背景以及交代得差不多,白烨便将自己的思路理了理,他把这次调查追魂的案子,分成了三条线,每条线都是一个可能会引出结果的重要内容,因此对于每一种可能,他都细致地思考过数遍。

    第一条线,找出那个袭击柳清眠的人。

    这个人的身份至关重要,因为他是直接的身处第一现场的人!

    “能确定东西是这个人偷走的吗?”沉香问柳清眠。

    “当然不能了,悔思殿从现场残留的气息来看,也没找到到底是同一个人做的,还是两个人合谋的证据,所以目前未知,而我,至少晕过去之前,我什么也没看到。”

    “这条路暂且断在这里。”白烨做了个短暂的总结。

    第二条,则涉及到柳清眠失忆的事。

    “什么?你居然失忆了?什么时候的事?”叶子惊道,他一向是这四人中最咋咋乎乎的人,但其余三人一脸平静,显然习惯了他这幅样子。

    “放心吧,我记得你,失眠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不用担心我。”

    “吓我一跳,去洛马哈的时候我表现得那么好,你要是忘了,那我就就不白做了?”

    “闭嘴吧你!”柳清眠骂道。

    现在回归正题,白烨本来是不想提出这一条的,因为柳清眠失忆的事说大不大,不知道在这件事上到底有没有用,不过随着线索越来越多总觉得两者之间似乎存在着一些联系。

    柳清眠倒是不太介意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修真界那么大,偶尔有人失失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所以这条是他后来临时加上的,在他知道柳清眠曾经被追魂伤过之后,这让他觉得其中的关联性更强了。

    “你说你当时之所以会过去,是因为听到了某种声音的呼唤,应该是追魂发出来的声音吧?你又曾被那东西伤过,会不会是二者之间的联系?”白烨猜测道。

    “是有这个可能...”柳清眠说着,忽然抬头看了下周围几人,问道:“白烨!你把那事儿说出来了!这样没关系吗?”

    白烨当然知道柳清眠指的是什么,因为这是他故意说的。

    “没事,他们都是自己人,以后有啥可以直接跟他们说。”

    柳清眠不解,但既然白烨想这么干,那就这干吧。

    这条线很不明朗,因为大部分都是建立在猜测之上,只是这一次,白烨的猜想非常大胆,将两件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大胆放在一起,而事情似乎已经有了些头绪。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还是一条并不明朗的线。

    最后一个问题,也终于回到了失窃案所要解决完全的主要目的。

    找到追魂的下落。

    这条线直接通往最后的目的,但前方困难重重,在前面两条线取得有用进展之前,这条根本就寸步难行。

    “目前有些进展的只有第二条,虽然和谁偷走了它没有必然联系,但查查过去到底都有谁使用过它,用它做了什么,是现在唯一行得通的路了。”白烨总结道。

    “白师兄,查找使用记录这种事,你应该比我们更好出马,所以你需要我们为你做些什么吗?”七月看着他。

    白烨笑笑,他喜欢和七月这种性格的人打交道,什么事一说就懂,甚至不用说,对方就帮你想好了怎么回答。

    “帮我监视那片树林,就是之前追魂失窃的地方,另外...”白烨皱了下眉,仿佛想到了什么让他头疼不已的事,“再帮我看看,我那几个竞争者们最近都有些什么动作,我可不信我这次离开两个月,他们没搞出些事来。”

    “太好了,白师兄!您总算要想当掌门了吗!”叶子之前一直想不通白烨为何不想做掌门,多好的位置!

    “嗯,有点兴趣了,所以麻烦帮我看着点,以后,你们可就是我第一批亲信了。”白烨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