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从另一个世界开始 > 第一百九十二章,热情的沙漠

第一百九十二章,热情的沙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柏领悟的剑意越来越强,越来越坚韧,佛、魔的意志也毁灭不了这缕剑意,因为这剑意本身蕴含着佛韵与魔性,成了佛与魔的一部分。

    他的剑意就像一根丝线,在两股至强的意志中不断拉长、扭曲,就像树的根,扎在两股意志中,吸收其中养分的同时,将‘根’越扎越深。

    这个过程极其缓慢,却非常有效。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这缕剑意越发壮大,像一条田梗,欲将两龚水田分开。

    时间又过去了五十年,他又清醒过了过来。

    四周漆黑一片,沉重的压力自四面八方压来,仿佛天地都压在他的身上。

    这是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仿佛回到了过去的岁月,挖一个深坑、将自己深深地埋在地底,与大地形成一体。

    他自然而然地运行起了《巫体大法》。

    一时之间,涌泉穴开,一股无形的吸力形成一个漩涡,往四面八方蔓延。

    四周的地气如同一条条火龙自涌泉穴涌入,沿着双脚脉络上行,直通两股之间的海底穴。

    海底穴一贯通,地气像寻到了决堤的闸口,疯狂的涌入,和气上朝,阳长阴消,流经百脉,与肉身的力量混合,疯狂的运行起来。

    他的身体仿佛成了一个气球,一根根青筋浮于表面,如同大地裸落的树根,让人害怕,害怕下一秒经脉就会爆开。

    肌肉紧胀般的抽痛感蔓延全身,伴随着体内温度升高,穴位中似燃起了熊熊火焰。

    当火焰燃烧的疼痛感觉到达顶点时,体内‘砰’地发出一声闷响,似崩断了一根筋,又似撕裂了一片血肉,但他的脸上却落出极为舒爽之色。

    肉体的力量与地力混合一起,自海底穴喷发面出,像冲天而起的火山,直通鹤口穴、气海俞、志室穴、肾俞穴、命门穴、再是左、右腹结穴。

    这些穴位本是身体中的死穴,外力若重,非死即残。

    但巫体大法却是独特的炼体法门,化死为生,以气通穴,滋养肉身,其中之奥妙,实难用文字描述。

    七大穴位一开,如同七个无底的黑洞,吞噬海底穴中的力量,肉身的力量,吞噬涌泉穴滴入的大地力量。

    他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正常,落出了最为完美的赤裸的身体。

    他的身体仿佛在发光,似最精美的宝玉,散发着晶莹的光泽;他肌肉的线条是那么的自然完美,完美得无法用语言描述。(作者笑了!)

    他感觉身体中有九个力量的源泉,里面蕴含的巨大力量,似能将地表一拳击穿,他忍不住大吼一声,双脚在地心一踩,黄沙往两边分开,直往地表冲去。

    在古老的战场中胆颤心惊,在巨大的风暴中生死挣扎,那陌生的空间里被当成祭品,在两股至强的意志中坚苦求生,这一切压抑着无法发泄的郁气,在这一刻都化成了他的意志,化成了他的力量。

    ‘轰’

    黄沙炸开,他的身影冲向了高空,他呼吸到了最新鲜的空气,看到了那炽白的阳光,迎面扑来炽热的风,让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回归到了一种正常的状态。

    落地后,他又有些茫然,朝四周看去,落入眼中的是无尽的黄沙,在烈日下闪烁着刺眼的白光。

    沙漠!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沙漠,无边无际的沙海竟让他感觉到无比的亲切。

    滚滚的热浪扑面而来,他感觉到了空气中活跃的火星元素,像无数跳动的精灵。

    他的丹田一片火热,似有一团烈焰在熊熊燃烧。

    是’莲子’,他将意识沉入丹田,发现’莲子’上面浮现着淡淡的火红的经文,其形似火。

    那是’火之灵种’,化成了一个古老的文字。

    在这片灼热的沙漠中,火之灵种在吸收空气中的火星元素,使得四周似像浮着无数点的火光。

    唐柏试着运行《天火九变》的心法,炎热的感觉一扫而空,全身都是一种温和的暖意,像婴儿回到母体中,似鱼儿跃入了大海。。。

    他在沙漠中呆了三年,第一年,他将《天火九变》的第一变火雀变修至大成;跳动的火焰似有了生命,充满灵气,火红的烈焰之中泛着淡黄之色,炙热的温度比一般火焰强了一倍有余。

    第二年,他发现沙漠中存在一些妖兽,而这些妖兽的脑袋里有细小的兽核,兽核中凝聚着太阳真火的能量,对修行《天火九变》术法有极大的帮助。于是,他于无边的沙漠中不断地杀戮,不断地吸收兽核中的能量修行,修成《天火九变》的第二变火鸦变。

    火焰由红变黄,黄中泛橙,火焰的温度开始压缩,炙热之中蕴含爆炸的威力。

    第三年,唐柏催发金丹之火,与火之灵种结合,修成《天火九变》第三变,凝聚成金乌;火焰呈橙色,温度似火山内敛,开始时感觉平常,一旦释放,就会形成一团橙色的火云,铺天盖地,无物不燃,威力绝伦。

    唐柏一边修行,一边寻找着出路,时间又过了二年,他发现一块巨大的岩石,裸落的地表的区域,全是指头大小的孔洞。

    他突然感觉到熟悉,似在哪儿见过,略一思索,又从紫金戒子中拿出木道人给的地图,从中找到了相同的线路。

    这是一块神石,传闻有神虫于其中卵化,地图标注,这是极为危险的地方。

    唐柏倒是没有看出有何危险,只是重新找到了出去的线路,心中难免兴奋。

    他正准备离开时,岩石的孔洞中突然传出一阵尖锐的叫声,极为刺耳,竟让他产生了一阵晕眩之感。

    他道了声不好,就见孔洞中飞出一只火红的虫子,拇指大小,长长的嘴巴张开,露出尖锐的牙齿,速度如同闪电,在他还未反应过来,就张嘴咬在他的脖子上。

    他感觉到体内的鲜血在快速的流失,那虫子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竟有把他鲜血吸干之势。

    他大吃一惊,他的《巫体大法》已开九穴,全身筋骨血肉之强,刀剑难开,没想到一只小小的虫子,牙齿竟如此锋利。

    他随手将虫子抓住,两指一捏,那虫发出一种尖锐的叫声,但并未爆开,其身体非常柔软,极不受力。

    唐柏暗哼一声,正要加力,就见岩石的孔洞中,一只只火红的虫子从中冲出,直朝自己飞来。

    唐柏想也没想,身形后退,随手一挥,从手中飞出一只火雀,迎风偏长,眨眼足有几丈大小,口吐火龙,朝那些虫子卷去。

    “叽叽叽。。。”

    一阵阵尖叫,那些虫子竟穿过火龙,一口咬在火雀之上,竟眨眼间将火雀吞食一空。

    唐柏心中一闷,似有郁血上涌,火雀一死,竟连’莲子’中的火之灵种都变得暗淡了一些。

    他再回头一看,却忍不信头皮发麻,只见身后的空中,密密麻麻的全是火虫,遮天盖地,像一片快速移动的火云,仅这么一点时间,足有亿万之数。

    唐柏意念动,肩胛长出一双洁白的翅膀,然后飞天而起,将力量展开到了极致,在沙漠中飞逃。

    火虫紧追不舍,死不放弃。

    这一追一逃,足足过了七天。

    这七天,唐柏感觉精元已经快要枯竭,眼看就到葬身在虫海之中,但天不绝人路,他看一片冰川,他想也没想,就冲入了冰川之中。

    极致的寒冷扑面而来,蔓延全身,冰冷的寒意,瞬间结成了冰霜,欲将他冻成冰雕。

    他身后的火虫停止了追杀,它们对这片冰川有一种天然的恐惧,转身后退,眨眼消失得干干净净。

    唐柏将天火九变的心法运行到极致,他的身体就像一个火炉,与空中的寒气碰撞在一起,化成浓浓的白雾,转眼间又化成一颗颗豆大的冰粒,啪啦啦的掉了一地。

    没有了火虫的追杀,唐柏并未轻松,因为他知道,他进入了‘冰雪世界’。

    在木道人所留的地图上有过介绍,这个‘冰雪世界’是一处极为危险的禁地。

    冰川,山陵,小丘,大地,河流,还有许多的生灵,如同封印在琥珀中,形成一个晶莹的世界。

    唐柏回首,已不见那漫天黄沙的沙漠,仿佛他冲入这片冰雪的世界中,就与那片沙漠相隔了千万里。

    冰寒的风渐起,呼啸声渐大,似无数小针,扎在身上,即冰冷又痛疼。

    四周的温度越来越低,唐柏感觉身体的机能消耗极快,更让他恐惧的是、连血液真元也似要凝结成冰。

    天火九变的心法已经运行到了第三变,火之灵种所化的经文,浮于’莲子’的表面,散发着火红的光,也难承受深入骨髓的冰寒。

    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冰原中,似有一股至强的法则之力,同化一切能量。

    如果不能感悟此地法则,唐柏感觉自己迟早会被封印在这冰雪的世界中。

    唐柏在坚持,每走一段距离就会停下,花上半日时间来驱除体内的寒气。

    如此走了半月之久,天空又下了大雪,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一片素白,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他将木道人所留的地图拿出来研究,发现在标有‘冰雪世界’的边上,还有几个极淡的小字,仔细辨认,才认清是‘七日有情’四字。

    从字面意可解,此地并不是完全没有出路,许是一年有七天时间,可避开此地冰寒之力,逃出生天。

    只不过哪七天,却是一无所知。

    他犹豫良久,终是决定退回这冰雪世界的边源,等待机会。

    在他正要退走时,远处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接着是强大的法力波动,震荡得空气絮乱,似波浪起伏。

    他心中一动,沿着法力波动的方向飞奔而去。

    不过一里之地,他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在漫天的雪花之中飞逃,女子身后,一个有二三丈高的巨人,迈开大步,追杀着女子。

    那巨火男子全身散发着黑芒,黑气不断地缭绕,看不清面目。

    唐柏心中莫名的欣喜,自从与木道人进入古老的战场中,他就像一个被放逐了的囚徒,不断前行,不断的寻找着出路,此时,他看到了人,也看到了希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