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家爷总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 > 第12章 清穿日子(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主子,爷又送赏来啦~”香枝小跑进屋,一双眼睛都快笑没在包子脸上了。

    如水的半开锦盒被捧着进了院子,一个个迎着午日的阳光分外彰显着自己的美丽光芒。

    钗环镯子,玉器瓷器,如意扇柄,还有一匣子拇指肚大小的金花生。

    “主子!”香枝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最前面的那件紫色云纹锦盒,一支成年男子手掌张开般大小的全开玉牡丹并一朵半开的花咕嘟在红绸子里静静绽放着美丽,极通透的红翡做瓣,从里到外层层渐深,色尽浓绿的碧玉做叶,奇就奇在那玉中丝丝黑线像极了叶片中本来的叶脉,远远望去竟比真的牡丹还要娇艳欲滴,金丝长茎差不多一尺有余,任谁都能想象的到这花簪斜穿发髻后莲步轻移时那花叶乱颤的娇媚模样。

    嗨,这大猫对人好的方式一贯只有一个,就是送送送。

    瞧这位爷近两个月的做派,她都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该趁着天还不算太冷叫人打扫出来两件空屋子做库房!

    “我午前煲了参鸡汤。”

    梁自来脸上的笑瞬间更浓了,松口了就好,松口了就好:“主子爷知道了定然是高兴极了的,前儿在前院用膳时,主子爷还念叨福晋亲手做的参鸡汤了,说是李太监做鸡汤的手艺都不及您手艺的一半呢~”

    “爷过誉了。”荿英挑了挑眉,她虽然自负手艺决不辱没师傅的教导,但到底清楚那李太监的本事的,人家可是紫禁城阿哥所膳房的首领太监,如今已五十出头,这半辈子只专精一门功夫就是煲汤,是这位九爷出宫时特意找宜妃娘娘要进府的人,那手艺,她也是尝过的,她目前,是绝对比不上的。

    晚膳的时辰还没到,九爷就早早来了。

    荿英正在榻上歪着,看着眼睛提溜转的尼楚贺。

    “呦,爷的宝贝明珠今儿这个时辰怎么没睡呀,是知道阿玛要来想见阿玛了对不对~”九爷把披风,外衫一脱,飞快地搓着手,试着手上的温度不冷了,才亲昵地抱起床上的小人。

    “哈哈~”

    “哎,阿玛在。”

    “哈哈~哈~”

    “哈哈,阿玛不冷,我们尼楚贺都知道关心阿玛了~”

    对于这幅‘父慈女孝’的画面,荿英完全不忍直视,扭过头去不去看某只傻猫,示意香椿去稍间炉子上把她煨了大半天的鸡汤端来,这天气穿这么一身在外头骑马,也不怕现在落下病老了受罪!

    九爷瞧见鸡汤来了,尼楚贺也犯起了困,就把孩子交给了奶嬷嬷,端起鸡汤憋着气一口全干了,果然,熟悉的燥热顺着喉管直通全身,就连有些发木的指尖都一下子舒畅了许多,这颗心就更不用说了:“那个,这鸡汤方子给爷一份。”

    “爷不白要你东西,玲珑坊爷分你一成利!”九爷摸了摸鼻子,这女人太傻了,爷不多费点心照看着都不成!昨儿又散出去了那么些东西,爷过来的时候居然也不知道说,真是个傻的,那些料子都是京里时兴的样式,旁人抢都抢不到,她就傻呵呵地送出去了大半!要不是梁自来禀告了爷,爷···算了,傻就傻点吧,爷找机会给她填补点也就是了,省得她把她那点嫁妆全散出去!

    荿英瞅着他别扭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一个方子,爷要用用就是了。”说完就提笔开写:“不过这汤的药效要想足的话,火候上可得严苛些,还有药材本身的药性,也不能马虎,生手要练的话,怕是轻易几个月都掌握不好。”

    “这么麻烦?”九爷站在一旁看着,洋洋洒洒光草药就列了一堆,什么火候放什么东西,什么火候煲多长时间再放什么,那密密麻麻的字看得头疼。

    “要说麻烦也不麻烦,熟能生巧嘛,只要做过饭或是熬过药的,仔细照着方子上的办,最起码也能有四五成的效果,实在不行,多喝两碗也就是了~”疗效不行数量来凑嘛~

    “是秦先生用么?秦先生脾胃不好,要是他用的话,得改两味。”

    “不是。”九爷摸了摸鼻子:“是老四,他那龟毛性子,夏了畏热冬日里又惧寒的,年年暑日里还有大冷的时候都要病上两场,一贯都是痱子刚消没多久就又生了冻疮,就这,还非得跟自己较劲儿,就不坐马车,非得骑马,他是不知道他那身子骨还是怎么地!”

    荿英手上的动作一顿,步骤写的更为详细了,但,这两位之间的关系也令她更为好奇了。

    “爷和四爷关系极好?”

    “噗~你跟爷说笑呢?!”九爷夸张地瞪圆了眼睛,接着十分嫌弃地撇了撇嘴:“就老四那个龟毛性子,哪个脑袋不清楚跟他关系好!还爷跟他关系好!美得他!见着人就想管管,他也不想想他一天天的还不把自己个儿的身子当回事儿呢!死板龟毛的性子都得罪多少人了也不知道收敛收敛,让他做直臣做贤王他就乖乖听话,没出息!还想管爷!呵呵~”

    这是有故事呀~

    荿英挑眉,把写好的方子递了过去。

    九爷仿若不在意一般,连接都不接就伸了下下巴叫梁自来去接。

    荿英看着梁自来小心地接过那薄薄的两张纸,捧着有一盏茶的功夫,等到墨迹全干透了之后才仔细叠好揣怀里。

    甚至晚膳期间,她还看见梁自来摸了胸口四次,某只大猫瞄了梁自来的胸口五次!

    好的吧,明明不放心别人拿着还一副不上心的架势,活该!

    荿英暗笑的同时,也没忘把下午的事儿跟九爷说一遍,然后瞧着九爷垂着眼睛的模样无意般开口:“想来是八爷见爷许久没去他府上了,才叫八嫂来问我的,也是八爷心思细念着,不像十爷心大,除了时不时送来的奶饼子,马奶酒还有酸奶膏子,真真是一个信儿都不来,这算算离上次大家见面一晃也都两个月有余了。户部那边事忙八爷不得清闲,爷这摊事儿更是撒不开手,这兄弟成了家呀各有各的忙,难免不能像以前那般清闲,想凑成一堆喝个畅快就能凑成一堆了,不过这功夫挤挤还是能有的,今儿听了我的解释,想必明儿八爷就能给爷下帖子,到时候爷可不许喝太过,否则别怪我不给爷开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