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真不是魔神 > 第两百六十章 考核(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傍晚,灵平安托着腮帮子,看着外面的街道。

    傍晚的街巷,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来来往往的人流与车流,看的他眼皮子都有点酸。

    “为什么没有客人呢?”他叹息了起来。

    “难道,那几千块的书,真的要亏掉?”他愁眉苦脸的皱起了眉头。

    虽说做生意,亏本是常事。

    但是……

    念头不通达啊!

    长吁短叹中,外卖送到了。

    “您的鳗鱼盖浇饭!”千叶美智子一如既往的甜美。

    灵平安接过外卖食盒,打开来,吃上一口。

    顿时所有忧愁,尽数飞去了爪洼国。

    千叶美智子,却没有和过去一样,送完餐就走,而是站在柜台前,看着电视上的节目。

    正是大同派的宣传节目。

    主持人与嘉宾,清一色的大同派学者或者支持者。

    人人都是衣冠楚楚,说话慢条斯理。

    “总的来说……”一位穿着联邦大学士的服装的老人,对着镜头,慢悠悠的说着:“世界的未来,必然是逐步的同化的……”

    “最终,所有人类,都会统一……”

    “这些年来,我们也能看到,世界的物理距离,在日益缩短……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浪潮下,从北周、南周到本土,再也不需要和过去那样乘坐飞机或者轮船了……我们可以进行视频通话,也可以在短视频软件上,看到千里、万里之外的人们的生活与娱乐……”

    “所以,至少在我看来,世界的大同,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至少,天下的大同,是可以预见的!”

    灵平安听着这些话,又看了看千叶美智子。

    他埋头继续吃饭。

    因为啊!

    清流的嘴,骗人的鬼!

    要是轻易相信了他们……

    旧都的煤山后面那颗老歪脖子树还在呢!

    “灵桑……”千叶美智子却忽然问道:“您说,这位老先生说的话,有可能实现吗?”

    灵平安听着,抬起头来,将嘴里的烤鳗鱼咽下去,然后说道:“应该是可以吧……”

    嗯……

    前提是,联邦帝国的人民素质,全体达到上古时代的水平。

    人人为公,人人无私。

    但那可能吗?

    所以,那也就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罢了。

    天下大同?

    联邦人民只想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即使是那些真心推崇大同思想的学者,恐怕,真要大同了,他们会默默的回去投上反对票。

    但千叶美智子却非常开心。

    “要是真的能够大同就好了……”

    “没有战争,没有争端,所有人都可以快快乐乐,无忧无虑……”

    她似乎是想起了扶桑国内的情况。

    眼睛都有些迷乱了。

    灵平安看着,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饭。

    他只是一个小市民,最多有点同情心。

    但他的同情心仅限于,看到外邦受灾遭难,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捐钱捐物。

    但,倘若要他卖肝卖肾的话……

    那就敬谢不敏了。

    即使只是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水平,他都不大愿意。

    但千叶美智子却非常开心。

    对这位扶桑少女而言,每一份她能感受到的善意,都足够让她开心好几天。

    她蹦蹦跳跳的,推开门,哼着扶桑的小调,走向了自己的电驴。

    灵平安看着这个小姑娘远去的背影。

    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吃自己的鳗鱼饭。

    吃完饭,灵平安继续自己的修改工作。

    主要是润色、增加些情节,同时梳理一下结构。

    这是一个很枯燥的工作。

    所以,他改的很慢。

    ………………………………

    阿卡多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如今的模样。

    一个典型的法兰年轻人。

    大约二十来岁,嘴唇上有着浅浅的胡子,眉毛略淡,湛蓝色的眼瞳,看上去很有精神。

    “卜住(你好)!”祂对着镜子笑了起来。

    祂现在的身份,是一位在江城大学留学的法兰学生。

    来自勃艮第的居伊家族。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位名叫‘亨利’的年轻人。

    其实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独立个体。

    只不过,在他的小时候,血河领主,将一颗沾染着自己鲜血的苹果丢给了这个可怜人。

    懵懂的孩子,吃下了来自地狱的馈赠。

    于是,祂成为了血河领主的一个备用体。

    这有点像如今世界上的黑客们,入侵其他网络所劫持的计算机。

    血河领主,就是现实世界的顶尖黑客。

    祂在过去的无数岁月,在无数凡人或者超凡者体内,种下了祂的印记。

    一般情况下,这些个体不会感知到异常,也无法察觉到被人动了手脚。

    若血河领主不激活,他们一生都会和正常人一样,生老病死。

    拥有属于自己的完整人生。

    但倘若阿卡多需要,就像现在这样。

    祂瞬间,便可以催动秘术,从而达成了鸠占鹊巢的目的。

    东方人管这个叫夺舍!

    当然,这个秘术不是没有限制的。

    祂只能夺舍少校以下的超凡者。

    超过这个级别,就无法成功。

    秘术发动失败,立刻就会反噬!

    此外,每次发动这秘术,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本源鲜血。

    而那,对阿卡多来说,相当于生命!

    一旦本源精血耗尽,血河领主的血河就会干涸。

    祂就会陷入不死不生的状态中。

    甚至可能被仇敌找到,落入比陨落还悲惨的境地——被制成法器!

    所以,阿卡多也是很谨慎的。

    祂并没有和过去那样,将这个附体的肉身灵魂吞噬掉。

    相反,祂只是让这个肉身的灵魂,陷入昏睡。

    事了之后,他依然是他,没有任何变化。

    这不仅仅是忌惮这个东方国家的底蕴。

    更是因为,祂将要去见的,乃是一个极度危险且未知的人物。

    在不知道对方的性格前,阿卡多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祂推开门,走出去。

    门外是一个繁华的商业街。

    这里是那位叫亨利的留学生,租住的房子。

    居伊家族,是勃艮第有名的酒类商人。

    而,这个东方国家,是全球第一大消费品消费地。

    居伊家的葡萄酒,有超过七成是销售到了这个国家的。

    所以,对居伊家族来说,将后代送到这个国家留学,是不需要思考的事情。

    阿卡多走到不远处的停车场,掏出钥匙,循着记忆,找到了这位亨利先生的座驾。

    联邦帝国北方汽车公司生产的筋斗云甲型跑车。

    也是当前世界上很有名的豪车!

    每一辆,都相当于一栋豪宅!

    开着这辆车,阿卡多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太阳将要落山,街道上的路灯和道路两侧的店面,都开始亮了起来。

    阿卡多将车,停到了工业园附近的停车场。

    祂走下车,将车门关上。

    然后徒步向前,来到了那个祂已经关注了很久的街巷。

    一直向前走过去,走到那个书店的对面。

    阿卡多抬起头,看向书店。

    店门口上的玻璃门上,贴着的告示,很是显目。

    即使是路人,也能看到。

    只是……

    看着那告示,阿卡多眼皮子狂跳不已。

    祂感受到了,从血河传来的恐惧。

    仿佛,那个告示本身,就是极为恐怖的东西!

    灵魂深处,更是非常不安。

    似乎有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正在警告祂。

    阿卡多连忙低下头去,继续向前。

    祂明白了,现在时机未到。

    在错误的时间登门,等待祂的肯定只有灾难!

    但……什么时候才是正确的时间呢?

    祂不知道,所以只能等待。

    …………

    司徒贺看着监控。

    他看着那个穿着江城大学的学生服的法兰人。

    同时调阅着相关档案。

    “呵呵……”他笑了起来。

    很多潜入联邦帝国的外邦超凡者,直到他们被发现,也不知道,黑衣卫究竟是怎么锁定他们的?

    毕竟,超凡者与异类们有着种种秘术。

    像这样的夺舍或者附体之术,从来不罕见。

    但,无论这些人藏的多么好,隐蔽的多么小心。

    只要他们敢走到灵能监视器前,立刻就会暴露!

    这让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秦陆各国更是一头雾水。

    但其实,这个秘密很简单。

    只需要将全国的所有超凡者与异类登记造册就可以了。

    灵能警戒器会自动搜寻和比对所有出现在其监视范围的灵能反应。

    由于每一个人的灵能反应,都存在着不同。

    所以,任何陌生的灵能反应与波动,会被立刻标识出来。

    然后,与黑衣卫的数据库交互,从而立刻识别出对应的灵能反应。

    这样一来,任何人想要正面潜入联邦帝国,都变得不可能。

    “血河领主……”司徒贺笑了起来:“果然和我们想象中一般……”

    “也自动跳了进来!”

    自从批准了莱茵公爵的留学申请后,司徒贺就已经知道有今天了。

    也做好了准备了。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阿卡多就是司徒贺引导来的。

    当然,他从未主动做过引导的事情。

    只不过是给祂提供便利,让祂行动顺利而已。

    果不其然,血河领主,就像飞蛾一般,主动的靠了过来。

    “鱼儿已经入窝……”司徒贺笑了起来。

    “接下来,就只要等着看结果了……”

    那位神秘的书店主人,有着太多未知,太多的未解。

    贸然试探与接触,都是极为不智的行为。

    每一次接触与试探,黑衣卫上下都是战战兢兢。

    但……

    若有人肯主动献身,冒着生命危险去试探。

    那,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因为,无数事实已经清楚的证明了一个无可辩驳的真理——那位书店主人的脾气很暴躁!

    一言不合,就会灭人全家老小!

    这一点,狼人一族,已经用血泪做出了最佳阐述!

    秦陆曾经强大的黑暗地下种族——狼人族,如今,已经被其他几个黑暗种族,强行的瓜分。

    当年在威廉公爵治下,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狼人族。

    现在,变成了无智无脑的畜生。

    其命运更沦为了各个黑暗种族,甚至是各国的试验品,乃至于原料来源。

    狼人强大的生命力,使得它们几乎可以完美适配大多数术法研究要求。

    曾经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沦为了小白鼠。

    而这一切灾难的源头,不过是一个不开眼的小狼崽子,惹到了这位书店主人而已。

    一锤之下,无穷无尽的诅咒,彻底从源头掐灭了一个种族的未来。

    然后就是地狱公爵伊维。

    被当众烤了!

    司徒贺甚至是亲眼看着,那位强大的魔鬼公爵,是如何被烤炙后,丢给祂的宠物猫食用的。

    所以……

    有傻瓜愿意主动接触。

    司徒贺高兴都还来不及!

    因为无论其接触的结果如何,黑衣卫都可以依凭接触这个事情,得到足够的情报与信息。

    至于泄密?

    司徒贺与黑衣卫,从不惧怕这一点。

    这就像今天的联邦帝国,在全世界范围内,捍卫和保卫所有主权国家的领土完整。

    那里,就是一个打了料的鱼窝。

    错非是黑衣卫忌惮和顾忌那位书店主人的态度。

    恐怕早就全世界宣传起来了。

    连广告词,黑衣卫都准备好了。

    “想知道我们强大的秘密吗?”

    “就在那里!”

    “就在那条街道上的书店!”

    “勇敢的少年哟!快去创造奇迹(送死)吧!”

    可惜……

    黑衣卫没那个胆子。

    害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在好了,阿卡多主动上门。

    这简直是世界和平的福音啊!

    若全世界的强人,都跑去那条街巷,去那个书店排队。

    那么这个世界,那里还会有动乱和阴谋?

    世界和平,指日可待。

    可惜啊!

    司徒贺颇为惋惜的叹了几声。

    ……………………

    阿宁坐在床上。

    她穿上了崭新的新衣服。

    头上还扎上了蝴蝶结。

    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开心。

    哥哥坐在她面前,开心的问道:“阿宁,哥哥打算考一个大学文凭,你说怎么样?”

    “好呀好呀!”阿宁拍着手说。

    “那阿宁陪哥哥一起去买习题册好不好?”年轻的烧烤店老板笑眯眯的问着。

    “好呀!好呀!”阿宁开心极了!

    “那咱们就出门吧!”周克抱起阿宁,眼中满满的全是温柔。

    这可是祂等待了许久的机会啊!

    一个光明正大的考核机会!

    在无穷宇宙中,不是所有旧日支配者,都能有这样的机会的。

    就像现在……

    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

    旧日支配者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次机缘与祂们错过。

    但祂……

    却曲线救国,可以打一个擦边球!

    所以……

    古老的预言,果然是真的。

    伟大的旧日支配者,注定将难逃陨落的结局。

    除了祂的女儿,无人可以改变这个既定的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