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半城柳色半生笛 > 第175章 蠢,愚不可及的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王虽不后悔休了你,但本王却可以给你一个投怀送抱的机会。萧墨此时的表情完全可以用得意来形容,期间更是挑衅的看了萧战一眼。

    哈哈哈哈哈,晋王说的不错,美人投怀送抱不要白不要。有些搞不清楚情况的别国使臣开始起哄。

    就是,做不成王妃,带回去养着也是不错的哈哈哈……

    萧墨看着月璃,双手没有落下的意思,似乎很是自信月璃会上前。

    毕竟在他们眼里,像月璃这些没有什么身份的女人,根本就不值一提。至少现在是!楚国的那块金子牌匾在他们这里可行不通。

    摄政王,看来月小姐对晋王还是余情未了啊。萧深脸上的笑容很温和,却说出让萧战恨不能一掌拍死他的话!

    不过活阎王气归气,却依旧坐着不动。

    对于那该死的女人,他多少还是有几分信心,若是她真敢上去抱了,他……他……了很久,活阎王发现自己居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打死?表示他自己都舍不得!那就只有灭了那个不知死活的人了……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将目光集中到月璃的身上,都想要知道月璃到底会怎么做。

    月璃淡定依旧,也正如所有人期待的那样,一步一步朝萧墨走了过去。

    萧墨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扩大。

    花芜儿却是尖利的指甲掐进了肉里都不觉得疼,为什么,为什么王爷还念着月璃这个贱/人!明明,明明她现在才是他的女人才对啊!

    月璃,她一定要死!

    花芜儿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正好这会儿也没人注意到她。不然非要被她那样子给吓坏不可。

    一步,两步,三步,到了!

    月璃站在萧墨身前,看了眼他伸开的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萧墨脸上的笑意因为这满是嘲讽的笑微僵。

    你笑什么。

    月璃笑容微顿,微微躬身凑近他。就在这时,她猛的屈膝,一个膝盖就顶到了他的要害。啊!

    萧墨痛呼一声,躬身捂住要害。

    月璃,你,你伤本王!

    我笑什么,我当然是在笑你蠢,还是愚不可及的蠢!

    王爷!

    事情的突变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还是花芜儿第一个上前将萧墨扶住。王爷,你,你没事吧?

    月小姐,就算,就算王爷休了你,你心中不满可你也不能这么伤害王爷,若是你真的有心求王爷让你回王府,本侧妃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多少都会为月小姐说说好话,可是你这般……花芜儿怒视月璃,满眼的指责。

    月璃全然不在意的吹了吹被染红的指甲。这世上果然是什么壶配什么盖儿,你们,才是天生一对。

    当初那么的痴恋,如今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哥哥,这样的女人,你真的敢要吗?萧灵儿却惊楞过后,突然在萧战耳边低语。

    她今天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全是因为那三天乖顺的表现,更是向萧战保证绝对不会再对萧深有一丝想法,萧战才准她出来的。

    这会儿出现在这,行为看着到是规矩了,可说出的话……

    怎么都不让人觉得中听!

    灵儿,我要不要谁,还轮不到你来置喙。若是让我失望,这一辈子,你都不要在想踏出王府半步!

    哥哥果然不疼妹妹了……一定,一定是她在哥哥跟前说了很多灵儿的坏话。

    萧战有些不耐的皱眉,在看见月璃得意的朝他挑眉时,烦闷的心绪得到稍稍的缓解。真是个容易得意的女人。

    月璃,你违反游戏规则!沙娜厉喝一声,她虽然今天要弄的不是她,可也不介意顺便让她难堪。

    大公主,游戏规则也是人定的,你可以,我也可以。若是我转到你,让你去死你也去?

    不可能!之前的擦鞋已经足够让她记恨这个女人,更别说其他!

    月璃笑着点头。那就是了,但凡是要知羞耻的人都不会如了晋王刚才的要求。

    如果再有人开口拿这件事指摘她,那人就是不知羞耻!

    游戏还要继续吗大公主?

    沙娜沉下一口气,咬牙道:当然要继续,你来转!

    月璃走到转盘前手指一动,转盘开始飞速的转动起来。

    在她要伸手停住转盘时,转盘却自己停了下来。她看了眼上面的牌号。九九一。

    在座的人视线在人群中环视了一圈,最后发现是萧深拿着手上的木牌站了起来。

    月小姐,是本殿。

    萧深这么一站,萧灵儿和风华郡主的视线就追随了过去。那眼神真是恨不能粘在他身上了。

    月璃含笑看着他。突然从自己的发间摘下一根镶玉的金簪,那簪子做工精细上面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百合花。深太子,我让你做一件事。之前就听闻深太子求娶风华郡主为太子妃,这根簪子就当是我给郡主的贺礼吧,还请深太子亲自给风华郡主戴上。

    萧深带着笑意的嘴角微僵。看着月璃手上的簪子却是没有动。

    沙娜更是瞪圆了眼瞪着月璃,恨不能把她给撕了!

    给女子别发簪,那是只有丈夫对妻子才能做的事。两人虽然婚约已定,真这么做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毕竟早晚的事。

    有人欢喜有人忧,风华郡主就一脸羞红满目期待的看着萧深。

    若是深太子不愿意便算了,毕竟我也不喜欢做强人所难的事。月璃说着,就势就要收起手上的发簪。

    既然是月大小姐的贺礼,本殿亦不愿违反游戏规则。便如了月大小姐的愿。萧深的话说得很巧妙,既不会得罪楚国又给沙娜和萧灵儿留有一线希望。

    严明他做这事是因为不愿意违反游戏规则,也是因为月璃提出这样的要求,要怪,只能怪月璃!

    沙娜看萧深结果月璃手上的发簪,一步步朝风华郡主走了过去。气得胸前剧烈起伏。

    砰的一声踢翻身前的桌子怒吼。萧深,你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