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半城柳色半生笛 > 第704章 搜查,危急时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们不知道?

    楼外楼分舵内,景凌天面色沉沉。

    萧战伤了他的儿子,还差点伤了他的妻子,这笔账他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怎么了?迟真命人将消息送给女皇之后就等着看月璃和萧战的笑话。

    只是没想到女皇手下的人那么废物,都封城了好几天的时候连个人都找不到。

    女皇的举动。景凌天虽然对月璃和萧战有怒气,但他终究是男人,更能够透过现象看出其中的端倪。

    女皇知道萧战的身份,派官兵去搜寻,有何不对?

    萧战是东隅的国君,虽然没有表明身份,但也不会什么都没查到就跟对方撕破脸。虽然东隅离容贞远,但真要撕咬起来,容贞也不会占到好处。

    听景凌天这么说,迟真也有些迟疑。

    我们楼外楼收集消息的详尽广泛程度,在江湖上若是第二,还有谁敢说是第一?!楼外楼是迟真一直以来的骄傲。

    景凌天缓缓的出了口气。其实他知道,出来楼外楼,还有一个地方也同样能够收集到很多不为人知的消息。

    不过相比楼外楼的张扬高调,对方就显得低调得多。

    近来可有九宫阁那边的消息?

    九宫阁!!

    迟真一听,一脸还显得色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要是楼外楼的死对头,非九宫阁莫属了!

    对方不仅抢占了他们不少生意,还想挑战他们的江湖地位,简直不可饶恕。

    没有,这两年那边几乎没有任何动静……那君邪也是行踪隐秘,根本就追查不到。

    景凌天似乎笑了笑,只是那笑有些森冷。要是你知道九宫阁阁主的身份,你就知道为什么那么隐秘了。

    什么?

    迟真微愕。

    景凌天从身上拿出一张手心那么大的纸片,那是楼外楼独有用来传信的纸,就怕有些消息中途被人截断换了芯。

    迟真疑惑的拿起来看了看,在看见上面的名字时,瞳孔猛然一缩!

    怎么会……

    怎么会,是他!?

    萧战!

    君邪就是萧战,萧战就是君邪,九宫阁居然是东隅国君的!

    ……

    整整两天的时间月璃都跟夜小马泡在屋子里研究解毒的办法。

    可是这毒太过复杂,他们手上的信息又太少了,两天虽然有了些头绪,但收获却没有那么大。

    总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只要找到那个突破口,我们就能向前跨出一大步了!

    夜小马伸了个懒腰,这两天躬身弯背的,全身酸痛,果然是上了年纪,伤不起啊!

    开门开门,里面的人开门!

    月璃刚走出屋子,一阵激烈的敲门声传来。

    月璃跟阿三对视一眼,微微点头,便转身走进屋子里。

    四个小家伙正在认真的看书练字。

    因为年纪小,现在学的东西都是比较入门的,由萧战每天抽一个时辰亲自教导。

    娘亲,是谁在敲门?

    一群闲着没事干的大老爷们儿。

    已经准备好,先过去吧。

    好。

    一家人从后院走了出去。

    那些官兵已经找了好几天的时间了,要是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抱着希望找到人能得到高额的悬赏,那么这几天无果的寻找已经让他们产生一种消极怠工的厌倦感了。

    搜查也变成了例行公事而已。

    来了来了……

    院门被人打开,一个年轻的暗卫换了装束眼中带着丝丝畏惧和怯懦的看着走进来的官兵。

    那为首的官兵瞪了他一眼。怎么那么久,难不成人就在你们这里,刚才是把人藏起来了?!

    哎哟官爷,你可不要吓小的啊,刚才这不是在厨房做饭没有听见嘛,官爷您见谅……

    哼,去搜,一个地方都不能错漏了。

    是。

    官兵搜查,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所到之处可以说是完全变了一个样。

    甚至床底被单都被掀翻了。

    头儿,没有发现。

    头儿,没有可疑的人。

    为首的官兵在整个院子里扫了一圈,也当了好些年的官兵,他总觉得这件院子有问题。

    都找遍了?

    都找了。

    那官兵一步步的在每间屋子都走一圈,在走到夜小马所在的屋子时,脚步顿了顿。

    这屋子是放什么的,怎么那么大一股药味?

    暗卫心口提了提,笑着上前道:官爷有所不知,小的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所以时不时会把一些药材拿回家里来放着。

    那官兵又到后院去走了一圈,一眼就注意到了那紧闭的后门。

    此时,站在后门外的月璃看向萧战。

    耳边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这后门一直都是锁上的?

    是啊,因为后面的巷子偏,所以不常用。

    官兵闻言没有说话,却是伸手放到了那把锁上,暗卫袖中双拳微紧。

    呼吸似乎在这一刻变得凝固。

    就在他们以为那官兵要将锁打开时,他突然松了手。

    吹了吹指尖的灰尘。

    走!

    在他看来,锁头上已经落了那么厚的灰,是不可能有人刚出去的,便打消了疑虑,带人离开。

    哎呀,那边有蛇!

    就在那些官兵要走到前院时,突然听见后面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脚步皆是一顿。

    什么人在外面?!

    说着又大步返了回去!把门给我打开!

    暗卫无法,只能拿出钥匙将后门打开。

    啊!

    为首的官兵被吓得一退,差点摔到在地!

    看着眼前这个手上拿着一条四脚蛇,一脸无知的孩子气得咬牙切齿。

    爹爹……归归害怕的看向暗卫。

    暗卫反应过来,上前装模作样的在他身上拍了拍。

    你这孩子,怎么把官爷给吓到地上去了!还不快给官爷赔礼道歉!

    被一个几岁的稚子吓得跌倒在地,这说出去还不知道要怎么被笑话!

    你这混小子,在外面鬼鬼祟祟的想要干什么!说是不是故意想要扰乱公务!说着,伸手就要去抓归归。

    归归身子一动,就躲到了暗卫身后。救命啊,官爷要杀人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