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绝世巫医 > 第三九一章 意外的访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酒店,林娇林涛两个人早已经在酒店门口等候多时了,当他们看到林毅晨等人从车上走下来时,两个小家伙立即乖巧地上前向陈媛母女俩问好,还懂事地主动接过车里卸下来的行李,在前面引路。

    “酒店房间已经订好了,跟我们一层楼,不过中间隔了几个房间,环境挺好地。”林涛主动为林毅晨等人介绍安排,看着陈媛时的眼神也没有特别地,这让林毅晨和浮青骆都十分满意。

    在社会上,总是有些人对不方便的人士投去好奇异样的目光,殊不知这样也是对那些人士的不尊重,林涛小小年龄就能在意这些细节,不得不说很懂事。

    领门卡时,浮青骆笑着对林毅晨说道:“这小子不错,挺懂事地。”

    林毅晨颇为自得地笑了起来:“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弟弟。”

    浮青骆顶看不惯林毅晨这种样子,出言讥讽道:“那也是叔叔阿姨教导地好,管你什么事?你一个人在外边野地没边,常年都不回家一趟地,还‘不看看是谁的弟弟’,说出来你都不觉得寒碜?”

    “这有啥寒碜地,反正都是我弟!”林毅晨接过门卡,掉头就走。

    浮青骆跟在后面,冲着林毅晨的背影竖起一根中指来:“都说我是‘护弟狂魔’,跟你比起来我差远了!”

    走近等待的人群,两人听到林娇正嘻嘻哈哈地跟陈媛聊天。

    “陈媛姐,你放心,我哥厉害着呢,不管什么病都能治好,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哥都能把那人救回来,我相信他一定能让你重新站起来地!”林娇得意万分地炫耀着自己哥哥,那模样好像他能拯救世界。

    “小娇,说谎话鼻子是会变长地!”浮青骆走近,笑呵呵地调侃她。

    林毅晨在旁边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忘打击自己。

    林娇却不慌,摇头晃脑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问浮青骆:“青骆哥,那你说,你是希望我说谎呢,还是希望我没有说谎?”

    旁边的陈媛和姜辉也都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浮青骆闻言一愣,看了一眼旁边得意的林毅晨,捏着鼻子苦笑道:“你这小丫头,就见不得我说你哥半点儿坏啊?还变着法地替他找场子。好好好,我当然是希望你说地不是谎话了,你陈媛姐的病,可就靠你哥的医术大发神威了。”

    一群人笑了起来,大家伙都明白浮青骆之前是在调侃林娇的后半句话,而林娇巧妙地把矛盾转移到前半句话,顿时把浮青骆逼到了墙角,不得不承认林毅晨的医术高明。

    “这小丫头,真机灵。”姜辉呵呵笑着,看着摇头晃脑的林娇,仿佛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小时候。

    林娇站到自己哥哥的身边,笑脸扬起地说道:“青骆哥,你可说错了,我哥那医术可不是大发神威,而是正常发挥,他一定能把陈媛姐的病治好地!”

    浮青骆看着林毅晨,不禁感叹了一句:“今儿个我不光见识了‘护弟狂魔’,我还见识到了‘护哥狂魔’,你们一家子都是我的克星!”

    众人说笑中,乘坐电梯来到了房间,林毅晨帮忙把行李都放置好后,带着浮青骆和陈媛一起来到了父母的房间。

    “爸,妈,青骆和陈媛姐来看……”

    林毅晨跟着开门的母亲进屋后,正准备为他们介绍浮青骆和陈媛,却意外地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张岩?”

    张岩看着浮青骆和陈媛,冲他们点头问候,再看向林毅晨时,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再看到张岩,林毅晨不禁感到有些尴尬。在湘南市分别之后,林毅晨不是没想过还会再与张岩相遇,只不过他没有料到会这么快,因为柳若若的缘故,此时再见到张岩,他觉得十分尴尬。

    浮青骆敏锐地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头,他主动地站出来打破尴尬,露出一副官方的笑容,对林毅晨说道:“这位是……”

    “噢,这位是中纪委的张岩,上次中纪委的调查小组,就是张组长领头地。”林毅晨简单地为他介绍道。

    “崔晟的那一次?”浮青骆看着林毅晨问道。

    林毅晨点了点头,这才想起来,他跟张岩之间不光是有柳若若的牵绊,他们两人也曾经并肩作战过,只不过两人之间的默契,仅限于暗地里,不为人知罢了。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浮青骆。上次你去到湘南市的是,他已经返回首都了。这位是青骆的女朋友,陈媛。”林毅晨又把浮青骆介绍给了张岩。

    “你好。”陈媛露出一个笑容,对张岩伸出了手:“我听说过你跟毅晨之间的事情,那一次还多亏你地搭救,毅晨才能安然无恙地归来。”

    长年瘫痪的陈媛对人的敏感可一点儿也不比浮青骆弱,从一进门开始,她就发现林毅晨看到张岩时,浑身就透着不自在,这时候主动打招呼,也是为了能够缓和一下屋内的气氛,毕竟男人在一起,气氛总是会一直僵下去,很少有人主动“低头”缓和气氛,有女人在就不一样了,女人如水,正好是化解尴尬气氛的“润滑剂”。

    张岩看到陈媛的行动不方便,立即迈出一步到她的跟前,与她握手,同时笑着说道:“那一次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还多亏了其他人地帮助。有人不休不眠地等着,也能给毅晨传达出鼓励的信念,我一个大老爷们,也就是跟着干着急罢了。”

    说罢,张岩笑呵呵地看着林毅晨,林毅晨低头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浮青骆和陈媛都是聪明人,从张岩的话中隐约猜出了什么,笑呵呵地跟林父林母拜晚年,简单寒暄了几句,浮青骆就推着陈媛告辞了。

    涉及到女人方面的事情,他们这些外人就不要再掺和了。

    林父林母与林毅晨嘘寒问暖了几句之后,林毅晨对他们说道:“爸、妈,张岩来找我,晚上吃饭你们就不要等我了。”

    林母心疼地看着儿子,这刚进门没几分钟,又要忙着出门,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只能心疼地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可乐分别递给林毅晨和张岩,让他们在路上喝。

    “妈,我们平时想喝你都不让我们喝地。”林娇看到母亲如此偏心,不乐意地嘀咕一句。

    林母立刻瞪起了眼睛,不乐意地说道:“你多走几步路出去就是超市,去那里买不比这里的便宜吗?你哥是办事去了,没时间买,你也没时间吗?整天就知道玩,出来一趟都玩疯了!”

    林毅晨听着林母的唠叨,忐忑的心里忽然就平静了下来,冲张岩使了个眼色,两人跟众人告别之后,一前一后地出了房间。

    当房间门关上后,里面的声音全都被隔绝,楼道里恢复了平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可是两个人的心里却都又很平静。

    “去哪?”林毅晨打开可乐,猛地灌了两口,这一路上忙活着,确实有些渴了。虽然可乐不解渴,至少可以润润嗓子。

    张岩伸手抛起可乐,又敏捷地接住,节奏一顿,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跟我走吧。”

    “敢不敢?”张岩猛地回头,目光凌厉地盯着林毅晨。

    林毅晨咕咚咕咚地把可乐喝完,随手丢在电梯门口的垃圾桶里,微微一笑,面无惧色:“有什么不敢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张岩眼神一凝,冷笑着说道:“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霸气过?”

    林毅晨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眼神,笑道:“因为以前咱俩从来都没有过对立的立场。”

    “那现在呢?”张岩追问。

    “现在?”林毅晨想了想,片刻后说道:“于我,立场不变;于你,立场未知。不过没有关系,你的立场从来都不会影响到我的立场。”

    张岩无声地笑了起来,笑了很长时间,等他们来到停车场时,他忽然问林毅晨:“因为若若?”

    林毅晨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随即说道:“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之间跟若若扯不上关系,起码对于我来说,你们两个是两回事。”

    “我交的朋友是张岩,不是柳若若的表哥。”林毅晨认真地看着张岩,回答他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