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江湖传奇 > 第八回女侠凤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回说到,晚上,甘凤凤突然从窗口窜进来,要求小蛟儿带她去梵净山,小蛟儿怎么也不敢答应。于是,他俩争议开了。

    “什么!?我们悄悄地走?”

    “唔。”

    小蛟儿感到这个刁蛮的小姑娘不单任性,更胆大包天了!说:“不,不!”

    凤凤侧头问:“你怕我爸爸妈妈知道?”

    “是!”

    “我们今夜里悄悄地走,他们怎么知道的?”

    “我的小姐,明天你爸爸妈妈不见你,又不见了我,他们不就知道我带你走了吗?”

    凤凤想了下:“唔!这样好不好?要不你先走,在前面等我。”

    “不行!”

    “这怎么不行了?”

    “小姐,别说你爸爸妈妈不答应,就是答应,我也不能带你去。”

    凤凤睁着一双晶莹明澈的眼睛望着小蛟儿,问:“你是不是恼我,不愿跟我在一起?”

    “不,不是,小姐,不要说梵净山那个什么地贤老婆婆那么凶恶,而且一路上也危险,我没能力照顾你。”

    “我才不要你照顾哩?”

    “小姐,不管你怎么说,总之,我不能带你走。”

    凤凤正想说,蓦然一位妇女在远处叫喊:“凤凤,这么夜你跑去了哪里玩的?还不快回房睡?”

    小蛟儿说:“你快走,有人叫你了。”

    凤凤一踩脚,含怒地说:“好吧!你不带就不带,你怕我自己不会去么?要求你?”说罢,身形一闪,宛如一只小燕,从窗口飞了出去,消失在黑夜里。

    小蛟儿看得呆了半晌,他想不到这样一位任性大胆的小姑娘,武功这么的俊,竟然来去如飞,动作无声,心里既羡慕又惊讶。心想:我要是有她这般俊的功夫就好了,就不会掉进陷阱里给人当猴子般地捉起来。其实小蛟儿具有天圣老人一生的功夫,早已是身轻如燕,行动如飞,甚至比凤凤的轻功还俊,只是他不知道罢了!正像一个人身怀价值连城的壁玉,以为是一块好看的石头,却去羡慕人家的一条金链一样。

    小蛟儿呆了半晌,又感到这位小姑娘太任性和大胆了,比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小玉更任性和大胆。小玉虽然任性、大胆,爱捉弄人,可是绝不会一个人跟人家悄悄跑的。万一让她的父母知道了,不怪我拐带他们的女儿么?不行,我明天马上告辞而去,不然,这位任性大胆的小姑娘缠上了自己,可不是好玩的。

    第二天,小蛟儿便再三向甘骐告辞,说自己的确有急事要走。甘骐见他去意已决,说:“小兄弟,你既然要走,我也无法留你了!只希望小兄弟以后来看看我们。”

    小蛟儿马上说:“庄主,我以后一定会来拜访的。”

    “好,好!我以后就等小兄弟了!”甘骐说完,叫人奉上一些金银赠给小蛟儿,又亲自送小蛟儿出山口,才挥手告别。临别时,甘骐又说:“小兄弟,我这个山庄,一般不让外人知道,希望小兄弟别向人说。”

    小蛟儿心想:怎么你的山庄不让人知道的?他不敢问,说:“我一定不会向人乱说的,请庄主放心好了。”

    甘骐一笑问:“小兄弟,你知不知道我这山庄为什么不让人知道?”

    “我,我不知道呵!”

    “因为我以前在江湖上结怨太多,仇人不少,一直隐居在这里不让人知道。要是我的仇人知道了,恐怕就有一场屠杀了,所以才希望小兄弟千万别向人乱说。”

    小蛟儿心想:难道这位庄主也像自己母亲一样,过去做了很多坏事么?便连忙说:“是,是,我更不敢向人乱说了!”

    小蛟儿与甘骐分手后,走了半天,来到了长江边的官渡口小镇上。官渡口是巴东县的一个小镇,对岸便是巴东县城,而且也是入川的一个小镇,所以镇上来往的人不少,在渡口江边上有不少的粉摊面档和小食店。小蛟儿在一个面食摊前停下来,打算买碗面吃,然后搭船过长江。谁知他刚一坐下,一个银铃似的少女声笑问:“小和尚,你怎么现在才来的?”

    小蛟儿一怔,抬头望去,是一位一身俊气的男孩子,年纪不过七八岁,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含着狡黠韵笑意望着自己。小蛟儿心下疑惑:我可不认识他呵!可是再仔细一看,惊愕地问:“是你!?”

    “当然是我啦!不认得了?”

    原来这位俊秀的男孩子,竟然是甘骐的宝贝女儿,大胆任性的甘凤凤,她女扮男装跑出来了!她面上几乎还是一团孩子气,可是模样顶招人喜爱。

    小蛟儿瞪大了眼睛:“你,你,你怎么跑来了?”

    “说得好笑,你又怎么跑来了?”

    “不行!你快回去。”

    凤凤眨眨晶莹似黑宝石的大眼睛:“嗨!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凭什么要赶我回去的?你为什么不回去?”

    小蛟儿本来是个嘴乖会说话的人,给凤凤这么一反问,顿时变得呆若木鸡,说不出话了。是呵!我凭什么赶她回去?她不是我什么亲人,而且也不是我带她出来的。最后,小蛟儿无可奈何地说:“那,那你别跟着我。”

    “谁跟着你了?你才跟着我哩!”

    面食档上的一些人和食客,见一个小和尚和一个漂亮的孩子斗气拌嘴,感到怪有趣的,也感到奇异,问:“你们是朋友吧?”

    小蛟儿一时不知怎么说好,而凤凤叫起来:“谁跟他是朋友了?鬼才跟他是朋友。”

    小蛟儿心想:难道我愿意跟你做朋友么?要是有你这么一个朋友,那才是倒了一世的霉。但他感到对方是个女孩子,对女孩子嘛,只好迁就她一点,更不能和她拌嘴,不然,自己变成欺负女孩子的人了。所以他不出声,要了一碗面吃,打算吃完面便马上走,别再跟她在一块了!也正在这时,六匹登山越岭的川马从山道上朝渡口而来,马背上坐着的是四男二女,二女中的一位少女,小蛟儿一下认出来了,是母亲跟前的司剑姐姐。小蛟儿感到愕异,怎么司剑姐姐跑到这里来了?莫不是母亲带着她来这一带寻找自己?小蛟儿又急向另一个女的望去,顿时更惊得不能出声,那不是在魔鬼峡中要捉自己那个荡声浪气的妖妇吗?怎么司剑姐姐跟她在一起的?

    这四男二女来到江边,立刻有人从江边的一条大船上跳下来,朝他们拱拱手说:“小人奉堂主之命,在这里等候姚总和各位。”

    被称为“姚总”的汉子说:“有劳你们堂主了。”

    小蛟儿一听,声音颇熟的,朝那汉子望去,又是一怔,那不是流云山庄的总管家姚山柱姚大叔吗?小蛟儿眼见他们上船离岸朝江心而去,心中思疑不已,姚大叔带着司剑姐姐来这里干什么?他们怎么跟魔鬼峡的恶人在一块了?他们不是母亲打发他们来这里寻找自己的吧?而那个什么堂主又是什么人的?怎么派人来这里等候姚大叔的?在小蛟儿小小的心灵中,总感到凡是称什么“堂主”“舵主”“帮主”的,不会是什么好人,不是打家劫舍的大盗,便是地方上的一个大恶爷,要是姚大叔是自己母亲打发来的,那么,自己母亲……小蛟儿想到这里,心里感到一阵痛苦和难过,怪不得怪影叔叔和小琴姐姐不愿教自己武功,也叫别人不教自己武功,而师父徐神仙所说的也是真的了。

    小蛟儿在沉思中,蓦然听到凤凤叫起来:“嗨!小和尚,人家在问你哩!你聋了吗?”

    小蛟儿一下从沉思中醒过来,茫茫然地问:“谁,谁问我了?”

    “小长老,是老汉在问你。”

    原来是面食档的档主。小蛟儿问:“你问我什么?”

    凤凤噗嗤一笑:“人家问你还要不要面吃!”

    小蛟儿一看,原来自己的一碗面早已不知不觉地吃完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不,不要了,这碗面要多少钱?”

    “三文钱。”

    “好,好,我马上给你。”

    小蛟儿漫不经心地从怀中掏出个小袋袋,打开小袋袋,想拿出三个铜钱来,可是一打开,袋里尽是些大块的银子和几片金叶子,根本没什么散钱,面食档上的人都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衣着朴素的小和尚,怀中竟藏有这么多的金银,其中一个矮小的瘦汉子说:“小长老,你带的金银不少呵!小心叫人抢去了。”

    小蛟儿也一时怔住了,这一小袋金银,是甘骐给他的,当时他没打开来看,以为袋中装的是几锭银子和一些铜钱,哪想到竟是这么多的金银。他问老汉:“你有找吗?”

    面食档老板摇摇头:“老汉是小本生意,哪有这么多的钱找?要是小长老一时没散钱,这三文钱就算了。”

    小蛟儿一下想起大虎送给自己的一些碎银还没有用完,忙说:“有,有!”又从袋中掏出仅有的一小块碎银,问:“这够了吧?”

    “噢!这也有多啦,待老汉找回给小长老。”

    凤凤在一边说:“不用找了!连我的也算上。”

    老汉望望小蛟儿,意思问:你愿不愿?

    小蛟儿说:“对,连她的也算上,不用找了。”

    “那老汉多谢小长老了!”

    小蛟儿收起小布袋,站起身来,对凤凤说:“我要过渡啦!”言下之意说:“你可别跟着我。”

    凤凤说:“你过渡就过渡嘛,我又没拦着你。”

    “那你呢?不回去?”

    “你管我这么多干什么?我去哪里不好?”

    “是,是,我,我怎么敢管你呵!”

    “你知道就好。我的事,以后不准你来多问。”

    小蛟儿苦笑一下,便到江边登上过渡船,谁知他前脚刚上船,凤凤却不声不响地后脚也上船了。小蛟儿瞪大了眼睛:“你!”

    凤凤狡黠地笑笑:“我怎么啦?”

    “你,你也上船的?”

    “嗨!船又不是你的,你搭得,我搭不得么?”

    小蛟儿一想也是,自己怎好阻止凤凤搭船的?看来,这个大胆任性的小姐,是跟定去梵净山的了!今后想什么办法摆脱她才好呢?

    那个曾经叫小蛟儿小心的矮小瘦汉子笑道:“你们两个真有意思,怎么老是斗气拌嘴的?不和和气气在一块?”

    凤凤道:“鬼才跟他和和气气在一块。”

    到了对岸,小蛟儿不跟随众人入巴东县城,却往城外郊野的一条小路而去,心想:这下你跟来了,我就可以问你了!看你还跟不跟着我。

    小蛟儿走了二三里路,回头望望,不见大胆刁蛮的凤凤跟来,暗暗感到高兴,自语地说:“好了!这下可以摆脱她了!”可是一想,小蛟儿又担心起来,自己丢下她不理,万一她出了事,叫人骗去卖了,那怎么对得住她的爸爸妈妈?不行,我得回头去寻找她去,劝她回家,劝不听,只有再去告诉她爸爸妈妈一声,让他们来带她回去。小蛟儿想罢,正想转身走,不料他刚转身,有人叫道:“小和尚,你往哪里走的?”

    小蛟儿一怔,回身抬头一看,愕异了,问:“大叔,刚才是你叫我吗?”

    原来叫小蛟儿的,竟然是在官渡口一同过渡的那位矮小瘦汉子。

    矮小瘦汉子咧着嘴笑:“我不叫你叫谁?”

    “你叫我干什么?”

    “小和尚,你身上带了那么多的金银,我鬼脸三不大放心呵!”

    “你担心有人抢?”

    “对,对,要不,我怎么会抄小路赶了来的?”

    “你来保护我吗?”

    “是呵!小和尚,你将你怀中的那袋金银交给我。这样,我就不担心有人来抢你了!”

    小蛟儿虽然是十岁的孩子,不但在江湖上闯过,也在锁龙帮里呆过,一听已知鬼脸三不怀好意。便说:“大叔,多谢你了!”

    “你不想交给我?”

    “我不想麻烦大叔。”

    “小和尚,我老实告诉你,你给也好,不给也好,这袋金银我是要定了!你想要命,就乖乖地将它交给我。”

    “你,你这不是抢劫吗?”

    “小和尚,别说得那么难听。你这样说,我鬼脸三只好送你回老家了。”

    “你,你还要杀我?”

    “小和尚,谁叫你大路不走,往小路闯,你认命吧!”

    鬼脸三说完,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靴里拔出来。蓦然间,一个银铃似的声音从路边的树上响起来:“小和尚,你跑呵!你怎么不跑了?你等着他杀你么?”

    鬼脸三不由一怔:“你!?”

    说话的,正是女扮男装的甘凤凤,她不知几时,悄悄爬到树上去了。她眨眨眼睛:“是我呀!你不认得了?”

    小蛟儿也怔住了!他想不到自己摆脱了的凤凤,还是不声不响地跟了来,这时,他却担心凤凤的安全了,而忘了自己的危险。心想:你看见了拦路打劫杀人的恶人怎么不躲起来的?还出声?他着急地说:“小姐,你快走。”

    凤凤笑起来:“他杀的又不是我,我干吗快走的?”她又朝鬼脸三说,“你快杀呀!我还没看见过杀人哩!”

    小蛟儿愕住了,这个大胆的小姑娘真不懂事,杀人也好看吗?

    鬼脸三却呆住了。他感到这个眉目俊秀的小男孩居然能不声不响地在树上出现,单是这份轻功就不简单,而且半点也不惊恐,这恐怕不是一般不懂事的小孩子,而是大有来头的。同时也感到,就算自己杀了这个小和尚,夺得了金银,也给人知道,难保这树上的小孩子不到处向人说。他想了一下,收了匕首笑道:“小和尚,你以为我真的要抢你的金银,杀你吗?我不过跟你闹着玩罢了。”

    小蛟儿反而怔住了:“你是跟我闹着玩的?”

    “你以为我鬼脸三真的敢杀人?小和尚,我不过试试你的胆量。”

    凤凤在树上略带失望地说:“噢!我以为你真的要杀人,原来你是在吓唬他的,太没意思了!”

    鬼脸三说:“小哥,下来吧,我们一块上路。”

    凤凤侧头问:“你要和我们在一块?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鬼脸三说:“我不知道你们要去哪里,我担心你们在这一带遭人抢劫,所以特来保护你们。”

    小蛟儿有点茫然,暗想:难道他真的来保护我们?可是他为什么动刀子吓唬人的?凤凤似片残叶般从树上飘落下来,扬扬眉问:“你怎样保护我们?”

    鬼脸三突然一手抓住了凤凤,得意地笑起来:“要不,我怎骗得你下来?”

    小蛟儿惊问:“你这是干什么?”

    鬼脸三说:“没干什么,我鬼脸三做事一向不留手尾,我要不杀了你们,能放心么?”

    小蛟儿着急了:“你快放了她,你要金银,我全都给你。”

    “我呀!钱也要,命也要,谁叫你们……”

    鬼脸三话没说完,突然一声惊恐惨叫。小蛟儿一怔,只见一道鲜血怒喷出来,鬼脸三的一条手臂不但飞了,人也给摔了出去。小蛟儿看得莫明其妙,睁大了眼睛。而凤凤不知几时,手里拿着一把锋利小刀,刀刃仍滴着血,朝摔在地上断了手臂的鬼脸三问:“你现在还要不要我们的钱和命?”

    鬼脸三惊恐地望着凤凤:“你,你,你怎么砍断了我的一条手臂?”

    “谁叫你的手不老实,跑来抓我?不切断它留来干什么?说呀!你现在还要不要我们的钱和命?”

    “我,我……”

    凤凤手中的刀又是一闪,鬼脸三瘦削的脸又添上了一道刀痕,血流满面,鬼脸三真正变成鬼脸了。他哀求说:“我,小祖宗,小爷爷,我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我一条命。”

    小蛟儿看得不忍,说:“小姐,放了他吧,他已经断了一条手臂。”

    “放了他?他刚才不是要我们的命么?”

    “这——,我想他今后不敢了。”

    “你怎知他今后不敢的?”

    鬼脸三连忙说:“小祖宗,我今后真的不敢了!”

    凤凤说:“好吧!我今天暂时饶了你。今后让我再看见你不老实,我将你的两条腿都砍下来。”

    “是,是。”

    鬼脸三忍着痛,慌忙地跑了。

    鬼脸三一走,小蛟儿望着凤凤,问:“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嗨!你来这里,我当然来这里啦!这不是去梵净山的路吗?”

    “这——”小蛟儿不敢说出自己想摆脱她才朝这里走。问:“你一直在跟着我?”

    “我才不跟着你哩!”

    小蛟儿不明白了:“你不跟着我,怎会来这里的?”

    “我是跟着鬼脸三呀!”

    “你跟着他!?”

    “是呀!我见他悄悄地跟踪你,便往草丛树林里一窜,躲到这里来。我感到奇怪,想看看他干什么,原来他想抢你的金子银子。”

    小蛟儿一听,原来这样。心想:幸而她这么一跟,却救了自己,要不,我不给鬼脸三杀了?其实,小蛟儿具有天圣老人一生的功力,就算不会武功,只要出手乱打,劲力也足可将鬼脸三震飞。就是不打,拔脚飞奔,鬼脸三说什么也追不上,别说要杀害他了。只是小蛟儿完全没想到而已。他向凤凤一拜说:“多谢小姐救了我一命。”

    凤凤眨眨眼儿,笑问:“那么,你带我去梵净山了吧?”

    “这……”

    “嗯!你不愿意?”

    “小姐,你救我一命,我不敢忘记,但说什么我也不敢带你去梵净山。”

    “哎!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敢带我去的?”

    “小姐……”

    “嗨!你别叫我‘小姐’‘小姐’的了,你怕别人不知道我是女孩子么?”

    “那,那我叫你做什么好?”

    “你叫我做兄弟呀!”

    “这,这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

    “我,我怕攀不上你。”

    凤凤笑起来:“这有什么攀不上的?你说,为什么不敢带我去梵净山?怕我爸爸妈妈知道恼你么?”

    小蛟儿点点头。凤凤说:“这你放心,他们才不恼你哩!”

    小蛟儿一怔:“他们知道你跟着我?”

    凤凤明亮的眼睛一转:“是呀!我告诉他们才跟来的?”

    “你不是偷偷跑出来的?”

    “谁偷偷摸摸地跑出来了?”

    小蛟儿没想到她爸爸妈妈竟会答应,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心从心里说,小蛟儿也希望路上有个伴的,一路上有说有笑,多好玩。可是,他想起天圣老人的一段话,说地贤老婆婆性情古怪,喜怒无常,会乱杀人,万一这个任性的小姐惹怒了她,将凤凤杀了,自己怎么对甘庄主说呵!

    凤凤见他不出声,又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小姐,我……”

    “嗨!你怎么还叫我‘小姐’的?”

    “是,是!兄弟!梵净山那个地贤老婆婆动不动会杀人的,我担心她杀了你。”

    “她杀我?我不会杀她吗?”

    “不,不!你千万别乱来,听说这老婆婆武功好极了,连我师父也打不过她,你,你怎么能杀她呵!”

    “我杀不了她,也可以跑呀!”

    “你,你跑不了的。”

    “这样吧,就算她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的,这行了吧?”

    “小、小,不、不,兄弟,其实,梵净山也没有什么好玩好看的。”

    “你去过梵净山了?”

    “我,我没去过。”

    “你没去过,怎知不好玩不好看的?总之,我是跟定你了!不管你带我也好,不带我也好,我是一定要去梵净山的。就算你不去,我一个人也去。”

    “你一个人也去?”

    “当然啦!你以为我没有你,我不敢去吗?不过,我想路上多个人作伴罢了。”

    小蛟儿见凤凤将话说绝了,看来不带她去是不行了,何况她武功那么好,就算不带她,她也会悄悄地跟着来。他叹了一口气说:“那,那我们现在回城里吧。”

    “回城里?不去梵净山了?”

    小蛟儿不敢将原因说出,只好说:“兄弟,天不早了,我们先回城里住一个晚上,明天再走吧!”

    “这也好,听说巴东城也顶好玩的。”

    小蛟儿苦笑一下,他对这个任性,好玩的小姑娘,简直是毫无办法,但愿今后在路上不出事就好了。当他们转身朝县城走时,小蛟儿因功力深厚,远远就听到了有几个人急速地朝这里跑来,心想:什么人这么急的?他回头一看,在夕阳下,只见三四个劲装的大汉,手持明晃晃的大刀,出现在他们前面十多丈的地方了。小蛟儿一下看出跑在最后的,就是断了一条手臂的鬼脸三,不由大吃一惊,说道:“兄弟,我们快跑,鬼脸三带人寻仇来了。”

    凤凤也看到了。大概凤凤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半点也不害怕,说:“他们来了才好玩嘛!跑什么的?”

    “兄弟,他们会杀死我们的。”

    “你害怕,你可以跑呀!”

    “兄弟,我怎能丢下你一个人跑的?”

    凤凤瞟了他一眼:“看你不出,你为人还颇有义气的,看来我没认错你。”

    小蛟儿急得跺脚说:“兄弟,这时你还说这样的话,我们跑呵!”

    “跑!?我们甘家可没有临阵而跑的人。”

    这时,鬼脸三大叫道:“大哥,就是他们,你快杀了他们,给我解恨报仇。”

    一位麻脸大汉早已跑到了小蛟儿和凤凤的跟前,略带惊讶地问:“就是他们伤了你,断了你一条手臂的人?”因为在他的目光中,小蛟儿和凤凤还完全是个孩子。

    鬼脸三气喘吁吁地跟上了:“大哥,就是那个小杂种,别看他小,出手顶快的,你小心他手腕里藏有一把刀子。”

    小蛟儿见事急,顾不得自己安危了,横身拦在凤凤前面,朝麻脸大汉说:“这不关我兄弟的事,都是他,想抢我的银子。”

    麻脸大汉一看小蛟儿这毛脚毛手出动作,便知道这小和尚根本不懂武功,更没有学过武艺,说:“小秃头,你闪开,不然,老子连你也劈了。”

    “不,不,你们听我说。”

    麻脸大汉一瞪眼:“你有话到阎王面前去说罢。”说着,一刀劈来。凤凤正想推开小蛟儿,而小蛟儿手忙脚乱,急忙用衣袖一挥,天圣老人一生的功力非同小可,这一挥之劲,竟然将麻脸大汉连人带刀,一齐拂到二丈多远的地方,撞在一块石头上,顿时撞得脑浆进飞,自己先到阎王面前去了。

    小蛟儿一下愕住了,不明白这是什么回事,怎么这麻脸大汉会突然摔飞了?他回头望望风凤,问:“是你将他摔飞的吧?”

    凤凤先是愕然,继而惊讶,她怎么也想不到小蛟儿有这么大的劲力,最后见小蛟儿呆头呆脑地问自己,忍不住笑起来:“好呀!你这小和尚还顶会装蠢扮傻的,人是你摔飞的,关我什么事?”

    小蛟儿茫然了:“我摔飞的?没有呵!”

    同来的两条大汉见小蛟儿一下子将自己带头大哥摔飞摔死了,一时也愕住了,睁大眼睛望着小蛟儿,说:“快走,这小和尚会邪术。”他们不再理鬼脸三,拔腿便跑。

    凤凤说:“你们来了,还想跑吗?”她人似流星闪电,手腕上的利刀寒光一闪,这两条逃跑的汉子便翻倒了,喉咙处冒出了一股鲜血,也跟着他们的大哥走了。

    鬼脸三早巳吓得如一团烂泥,连跑也不会跑了。凤凤走到他面前,笑问:“跑呀!你怎么不跑了?”

    “小,小,小祖宗,小爷爷,饶命!”

    “我不是说过,别叫我今后再看见你么?看来,你这两条腿是不想要了。”

    “小祖宗,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

    “你要是仍活着,对得住为你报仇的大哥吗?”

    “你,你,你要杀我?”

    凤凤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寒光一闪,鬼脸三的人头便飞了出去。

    小蛟儿见转眼之间,凤凤便杀了三个人,出手太狠了,说:“你,你将他们全杀了?”

    “不杀了,留着他们再害人吗?”

    “你武功那么好,教训他们一下就行了,何必杀了他们!”

    “那你哩!为什么出手就将人摔飞摔死了?”

    “他,他真是我摔飞的吗?”

    凤凤凝眸看着他,她不知小蛟儿是故意装蠢扮傻,还是真的不知道。疑惑地问:“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有这么大的劲力?还是装傻?”

    “我——”小蛟儿一下猛省天圣老人以破顶贯输法给自己的功力。暗想:难道这麻脸真是自己摔死了?我有这么大的力气?

    “嗯!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呵!”

    “好啦!我们快走吧。”

    “那,那这里的死人……”

    “你能将他们救活?”

    “我怎能将死人救活,我是说,将他们埋了吧。”

    “埋他们干什么?走吧!”

    “不,我听说一些横死的人,要不埋了,会变成厉鬼来害人的。”

    “真的?”凤凤有点害怕了,她看了看躺着的死尸,“可是,他们那么脏。”

    “兄弟,你怕脏就别动手,我埋了他们。”

    “你一个人行吗?”

    “行,行!兄弟,你等我一会就行了。”

    “你以前埋过死人吗?”

    “埋过,埋过。”

    凤凤睁大了眼睛:“真的!?”

    “真的,我不骗你。”

    的确,小蛟儿没骗凤凤,他在锁龙帮打杂时,锁龙帮往往打死人或杀了人后,曾喝令小蛟儿去帮手埋葬。不过那时他只帮手拖拖尸体和掩掩土而已。这时,他要一个人来干,总感到这是—件脏活,不应当让女孩子来干,何况凤凤还怕脏哩!

    他先在树林里找到了一个低坑,然后将尸首一个个丢进坑里,再掩上土。这时,他有了天圣老人一生的功力,干起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一会儿就埋好了,拍拍身上的尘土,使转出林子来。

    凤凤惊讶地望着他,问:“这么快就埋好了?”

    “埋好了!我们走吧。”

    当他们走进巴东县城时,已是家家户户点上灯了。由于巴东县是入川的一个县城,出四川的船只,都几乎在巴东城停泊,所以入夜后,街上仍非常热闹,人来人往的,一些茶楼,酒馆和商铺,***辉煌。小蛟儿正打算找一间客栈投宿,蓦然在灯光下,看见司剑和家寿迎面而来,他一怔,便慌忙闪到一边去。小蛟儿这时的心情,可以说是异常的复杂,而且也是—般孩子应有的思想。自从他听到怪影、小琴的对话和徐神仙所说的事情后;知道自己父母是那样的人,他感到痛苦、难过、自卑和矮别人一等,他对自己的父母,又爱又怨。对父亲,他没有什么印象,但对母亲,他印象深极了,既想去见母亲,又怕去见母亲。他像一株刚成长的幼树,突然给一阵狂风骤雨打歪了,成了畸形,不能正常生长。幸而他从小在捕鱼爷爷的薰陶教育下,心地善良、正直,事事为他人着想。也正因为这样,才形成了他与一般孩子不同的性格和思想。他希望自己多做好事,以赎父母的罪恶,取得正派人士的谅解。他本来不想学什么武功,但自从听了徐神仙的一番话后,知道武功不但可以自卫,还可以救人做好事。从心灵的深处,也想学武功了。他知道正派的武林人士,是不愿教自己武功的,他也不愿他们为难,更不愿低声下气求他们教自己武功,往往一个人的自卑,也是他自尊的一面,尤其是看见凤凤年纪比自己小,却武功那么好,他羡慕极了,无形中增强他学武功的念头。本来他带着勉强的心情去梵净山,这时他却决心要去梵净山了。要是地贤老婆婆教自己武功更好,不教,他也不强求,自己慢慢的练,他就有这样不求人的倔强性格。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下,所以他不愿见司剑。更何况司剑还和魔鬼峡那个要捉自己的恶女人在一块哩!

    凤凤见他闪到一边去,感到莫明其妙,问:“你怎样啦!?”

    小蛟儿“嘘"了一声,示意凤凤别出声,同时背转了身。

    凤凤更奇怪了:“你看见什么啦?”

    司剑和家寿已来到了。司剑听到了凤凤的声音,不由望过来,她见一个漂亮秀气的孩子追着一个小和尚问,感到奇怪,便停下来,想看看究竟,家寿奇怪地问:“你怎么不走了?”

    司剑指指凤凤和小蛟儿:“你看,他们怪有趣的。”司剑认不出小蛟儿,一来小蛟儿变成了一个小和尚,二来又是在灯光下的背影,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和尚,就是自己千方百计,远走千山万水要寻找的小蛟儿。

    家寿皱皱眉说:“一个小和尚和一个孩子有什么好看的?走吧!姚总管在等我们呵!”

    司剑一笑走了。

    司剑和家寿一走,小蛟儿透了一口大气,说:“我们快离开这里,别让那两个人再看见我们。”

    凤凤愕异,望望司剑、家寿远去的背影,问:“你害怕他们?”

    “唔。”

    “他们要杀你?”

    “不!他们会捉我的。”

    “捉你?”

    “是呵!我们快找间客栈住下吧。”

    “你呀!真没一点胆子的,我去杀了他们好不好?”

    小蛟儿吓了一跳:“你要杀他们?”

    “他们不是要捉你么?杀了他们,不是没人再捉你么?”

    “嗨!你千万别乱来,更不能杀他们。”

    “哦!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我母亲跟前的人。”

    “你母亲跟前的人?那他们为什么要捉你的?哎!我明白了,你也和我一样,是偷偷摸摸从家里跑出来的。”

    “什么!?你是偷偷摸摸从家里跑出来的?”

    “是呀!你难道不是?”

    小蛟儿心想:原来她是偷偷摸摸从家里跑出来,我更不能带她去梵净山了!得想办法送她回去才是。但他担心司剑会再寻回来,只好说:“我们快走。”

    最后,他们在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间客栈住下来。他们刚吃完饭,便听到司剑在外面朝店小二问:“喂!你们店里有没有一个小和尚和一个孩子来住的?”

    原来司剑走了一段路后,越想越感到那个小和尚的背影怪眼熟的,心下思疑:我在哪里见过这个小和尚呢?她一下猛省起来了:难道这小和尚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小少爷——小蛟儿?他怎么做了和尚了?不对吧?别不是自己看错了!不行,得回去再看看,她和家寿一说,家寿也惊喜了:“你没看错?”

    “先不管他,去看看,不是小少爷就算了,万一是小少爷,夫人可高兴了。”其实,司剑心里更想念小蛟儿,不但小蛟儿有趣,曾经救过自己一命,也感到小蛟儿的一颗心太好了!她不但将小蛟儿看成是自己的小主人,更将他看成是自己的亲人。

    家寿却感到要是寻到了小少爷,那可是一件大功呵!所以便与司剑一块寻回来,他们在原地方向人打听询问,最后有人告诉他们,一个小和尚和一个孩子跑到了这间客栈里,住。所以司剑和家寿寻到这问客栈来。

    小蛟儿在房里听到了司剑的声音,说:“不好!他们找来了。”

    凤凤说:“那你快躲起来呀!”

    “到哪里躲呵!”

    “你不会从窗口跳下去么?”

    小蛟儿望望窗下,见窗下黑麻麻的,不敢跳。凤凤急了:“你不敢跳,那躲到床底下吧!听!店小二带着他们来了。”

    小蛟儿只好爬到床底下躲起来。

    司剑和家寿敲门进来,一看,房间里只有凤凤一个人,不见小和尚。家寿问:“唉,还有一个小和尚呢?他去了哪里?”

    凤凤说:“你问小和尚吗?他走啦!”

    家寿愕然:“他走了?他没住在这里?”

    凤凤眨眨眼睛:“他是和尚嘛,怎么会住在这里的?”

    “那他住在哪里?”

    “和尚当然住在和尚庙里啦!你们要找他,到和尚庙里去找他吧!”

    家寿恼火了:“店家说他跟你住在一起的,怎么住到和尚庙里了?”

    “不错,他是跟我一块来,可是,他吃罢饭,就走啦!”

    “真的!?”

    “我骗你们干吗呵!”

    司剑这时拉拉家寿的衣袖说:“算了,小和尚不在,我们到和尚庙里找他好了。”

    “是嘛!这位姐姐说对了!你们到和尚庙去找他呵!”

    司剑一笑,拉着思疑的家寿走了。家寿在门外埋怨道:“你怎么不搜搜房间?”

    司剑说:“小和尚既然走了!你搜什么呵!不怕人家恼吗?”

    他们吵吵闹闹地下楼去了。

    小蛟儿从床底下爬出来:“他们走了?”

    凤凤笑道:“走啦!”

    “幸好他们没搜,要不,我会给搜出来的。”

    “他们敢搜么?”

    小蛟儿茫然:“他们为什么不敢搜?”

    “他们敢搜,我叫他们有好看的了。”

    小蛟儿一怔:“你不会杀了他们吧?”

    “嗨!你以为我乱杀人么?不过,我会叫他们带着伤跑出去。”

    “哎哟!多厉害的小姑娘,幸好我们没有搜查呵!”不知几时,司剑从窗口探了一个脑袋出来,一张笑眯眯的脸儿。

    小蛟儿一怔:“你!?”

    司剑轻轻飘进窗来,笑道:“小少爷,你不会忘记我吧?”

    小蛟儿苦着脸说:“我怎会忘记姐姐的?”

    “我还真害怕小少爷不认得我哩!”司剑看看凤凤,微笑道:“小少爷,你找得好伙伴呵!这是谁家的小姐?怎么不介绍给我认识的?”

    凤凤扬扬眉:“你怎么看出我不是男孩子了?”

    “小姐生得这么俊气,声音又好听,怎么是男孩子呵!”

    凤凤笑了:“你顶聪明的,将我们骗了。”

    “请小姐宽恕,婢子不得已出此下策。因为我家夫人非常挂惦我家小少爷,责令婢子一定要找到小少爷的下落。”

    “你要捉他回去么?”

    “小姐言重了!我怎敢捉小少爷的?婢子只是请小少爷回去,使我家夫人放心罢了。”

    小蛟儿心想:司剑姐姐为人机灵,我怎么没想到呵!第一次在树林里受了她的骗,给她将自己当小鸡似抓起来,这一次又叫她骗了!让自己从床底下爬出来叫她抓到。

    司剑朝门外喊道:“寿哥,你进来吧!小少爷在这里了!”

    家寿推门进来了,看见小蛟儿,真是又惊又喜,连忙下拜:“小人叩见少爷,向少爷请安。”

    小蛟儿一向在穷苦的渔户家中长大,不但没有半点少爷的架子,而且更不习惯别人给自己行这么大礼,连忙说:“家寿哥,你千万别这样,快起来!”

    “小人怎敢放肆的?”家寿又叩了一个头,然后才站起来。

    司剑说:“寿哥,你快去告诉姚总管,叫他派车马来接小少爷,这里有我伺候小少爷行了。”

    “是!”家寿立刻跑了出去。

    小蛟儿想阻止家寿,可是家寿早已奔下楼去了。他对司剑说:“你快去告诉姚叔叔,千万别派车马来接我,我现在还不想回去。”

    司剑说:“小少爷,夫人日夜都想念你呵!你怎么不回去?”

    “不,不,我现在真的不能回去。你回去告诉我妈妈,说我很好,请她不用惦挂。以后,我一定会回去的。”

    司剑本来疑惑小蛟儿怎么变成了一个和尚的,只是不好动问,现在一听小蛟儿不愿回去,问:“小少爷,你有什么事不能回去的?就算你出了家,也该回去向夫人说一声呵!”

    “我,我没有出家。”

    “那小少爷怎么打扮成一个和尚的?”

    “司剑姐姐,这说来话就长了!总之,现在我不能回去。”

    “小少爷,这事我作不了主啦!要不,等姚总管来了,你跟他说好不好?”

    司剑刚说完,突然惊叫一声,咕咚一下,跌倒了,不能站起来。

    小蛟儿愕然:“司剑姐姐,你怎样了?”

    凤凤笑道:“因为我封了她的穴位啦!你别大惊小怪的。”

    “你怎么封了她的穴位?司剑姐姐可是一个好人呵!”

    “不点倒她,你能走吗?”

    “你没点她的要穴吧?”

    “放心,她死不了!过了一时三刻,她就会好起来,一点事也没有。”

    司剑怎么也想不到凤凤这么一个小姑娘,会点穴的,倒是自己一时大意失算了!她暗暗运气,想冲开穴位,可是甘家独门的点穴法,没有甘家的解穴手法,谁也解不了,司剑又怎能冲得开的?就算是武林中的一等高手,恐怕一时也冲不开。司剑虽然手脚不能动,却仍然能说话。她苦笑着,“小姐好俊的点穴功夫呵!婢子一时失眼,看错了小姐了。”

    凤凤说:“谁叫你骗了我的。”

    小蛟儿仍不放心地问凤凤:“司剑姐姐不会有事吧?她以后会不会残废?”

    “嗨!你这个人怎么罗罗嗦嗦的,我又不是点她的要穴,怎会残废的?现在我们走不走?不走,要是你家那个什么摇总摆总的来了,我们就走不了啦!”

    “我们现在就走?”

    “不现在走,等会人来,我们走得了吗?”

    司剑说:“小少爷,你怎么不想想夫人在日夜不安的想念你呵!”

    凤凤喝道:“不准你出声,要不,我用刀子割了你的舌头。”

    小蛟儿连忙说:“你,你千万不要割她的舌头。好,我们现在就走。”

    “嗨!你往哪里走的?”

    “我们不从门走,往哪里走?”

    “这样,我们会叫店家发现的。”

    小蛟儿愕然了:“那我们往哪走?”

    “从窗口走呀!你会不会轻功?”

    “轻功!?”小蛟儿想起了自己母亲曾教过自己的轻功,而且师父徐神仙更指点过自己轻功,可以在树林中奔走如飞,只是自己遇事慌乱,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这门武功。

    的确,要是小蛟儿遇事沉着冷静,反应灵敏,凭他目前的功力和轻功,怎么也不会掉进陷阱里叫凤凤网住了,更可以从鬼脸三的匕首下一走了事。凤凤一问,他才记得自己会这门武功,便说:“我会,不过,不怎么好。”

    “你会就行了!你跟我从窗口跃出去。”凤凤说完,身形一闪,人似飞鸟般地从窗口跃出去了。

    小蛟儿对司剑说:“司剑姐姐,我走了,请你告诉我母亲一声,请她千万别再杀人,多做些好事,我在外面就放心了。”

    司剑奇异地望着小蛟儿,小蛟儿叹了一声,便从窗口跃了出去。由于小蛟儿具有天圣老人一生奇厚的功力,轻功又得自徐神仙的指点,一抖展起来,几乎身似轻烟,一下就落在凤凤的身边,落下时更是全没响动,这份轻功,不但司剑看愕了,连凤凤也惊讶起来,说:“好呀!小和尚,原来你身怀绝技,深藏不露,还跟我装傻扮蠢哩!”的确,凤凤怎么也想不到小蛟儿的轻功比自己还俊,说:“早知你有这么好的轻功,我就不担心啦!我们走吧。”

    “我们现在去哪里?”

    “在城里我们是再也不能呆了,我们跃出城去,找个地方住一夜再说罢。”

    “早知这样,我们不进城就好了。”

    “早知,早知你就不会叫鬼脸三打劫你了!”

    小蛟儿初试轻功,有了信心,以后就跟随凤凤从一个瓦面跃到另一个瓦面上,不一会,他们像夜空里的两只小鸟一般,翻出城外。在郊野上,他们抖展轻功奔走。在接近子时左右,他们来到了山野中的一间破庙前,凤凤说:“我们别再走了,在这里住吧,等天亮了再走。我们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呵!”

    小蛟儿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担心走错了路,不如在这里住下,明天再向人打听去梵净山的道路好了。同时也感到奔走了半夜,自己不累,凤凤是个女孩子,年纪又小,恐怕也累了,自己说什么也是个男子,应该照顾和关心她才是。便说:“好,我们就在这里住吧,不知这破庙里有没有人住的。”

    凤凤说:“这么间破庙,有谁住呵!就算有人住,他住得,我们住不得么?”

    “兄弟,话不是这么说,要是有人,我们应该先问问他;要是没人,我担心里面不知藏了什么毒物和野兽的,不如等我进去先看看,兄弟然后再进去好不好?”

    “你一个人进去不害怕吗?”

    的确,小蛟儿心里是有点害怕,但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却不能说害怕了,应该有点男子气概才行。便说:“不怕,我点了火进去,毒物和野兽见了火光会跑开的。”

    小蛟儿因为跟随徐神仙在荒山野岭中生活了好一段日子,火石和引火的东西,是随时带在身上的,更有在荒野森林中生活的经验。他找了一些干枯树枝,首先点燃了火捻子,然后又点燃干树枝,便走入破庙中。

    这的确是间破烂不堪的庙宇,天井中荆棘野草丛生,而且有一边墙壁几乎全倒塌了,只有神堂上倒是完整。可是他在火光之下,看见了神台上仰卧着一个人,他几乎吓了一跳,再定神一看,是个衣服褴楼的叫化子,才略略放下心来。显然这是一座无人的破庙,要不,这个叫化子就不会睡在神台上面了。小蛟儿不敢去惊动,又打量了一下四周,感到神台左边的墙下地方干燥,只要铺上一些干草,就可以睡了。于是转了出来,凤凤迎着他问:“里面没什么毒物和野兽吧?”

    “没有!只有一个叫化子在神台上睡。”

    “那我们也进去吧。”

    “慢!我去找一些干草来。”

    “你去哪里找干草的?”

    “我记得我来时,山脚下似乎有一堆禾草,我去抱几捆来就行了。”

    “我跟你一块去吧。”

    “你不累么?”

    “不累。”

    “那也好,我们一块去吧!兄弟,其实你在家里多好,跑出来担惊受险的,跟我一块受苦,有什么好呵!”

    “这样才有趣好玩呐!”

    小蛟儿感到好笑,这有什么有趣和好玩的?他不明白这个小姑娘怎么有这样的想法,看来,真不知怎样劝她回去才好。

    他们抱了两大捆禾草走进庙里,又拾了一些干树枝点燃起来,小蛟儿说:“兄弟,你睡吧,我给你守着。”

    “你不睡吗?”

    “我靠墙坐,养养神就行了。”

    “小和尚,你对神台上那个睡着了的叫化不感到奇怪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

    “我们这样腾来腾去,又点燃火堆,又说话,他居然在神台动也不动一下,不奇怪?”

    这么一说,小蛟儿也动疑了,他望了望神台上的那个叫化,迟疑地说:“大概他太疲劳,睡得太熟了。”

    “不!我疑心这是一具死尸。”

    “死尸!?”小蛟儿怔住了。

    “要不是死尸,怎么会一动也不动的?小和尚,你将他拖到外面丢了吧,我害怕跟一个死人在一起的。”

    “我去看看,真的是死尸,我们将他埋了吧,免得他暴尸破庙,为野兽刁食。”

    小蛟儿走近神台观看,这个叫化年纪不大,看来有二十岁左右,一身却瘦骨嶙峋的,躺在神台上动也不动,连呼吸声也没有。小蛟儿又俯身去听听,心脏也听不见跳动,心想:果然是具死尸,显然是讨不到吃,饿死了。小蛟儿心里有点愕然,对凤凤说:“他真的死了,怪不得动也不动。”

    “那你快扛他出去呵!要不,我们到别的地方去睡。”

    “我扛他出去行了。”

    小蛟儿将这年青的叫化尸首扛起来,走到庙外的山坡上放下来,打算挖一个坑埋了。谁知坑刚刚挖好,回头一看,尸体竟然不翼而飞,居然不见了。小蛟儿感到莫明其妙,叫道:“奇怪,怎么不见了?”

    凤凤听到小蛟儿的叫声,跑出来看,问:“什么不见了?”

    “那个尸体呵!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的?你将他放在什么地方的?”

    “我就放在这里呵!”

    “不会给野兽叼去了吧?”

    “怎会给野兽叼走呵!他就放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要是来了野兽,我不知道?”

    “你再找找看,有没有记错地方了?”

    他们在附近一带寻找,都没有发现尸体,小蛟儿说:“莫非真的给野兽叼走了?”

    凤凤说:“一定是了,大概你一心挖坑,没注意野兽跑了来。听人说,山狗子叼东西,是一声不响的。”

    “想不到我好心想埋了他,不料反而害了他,将他送进野兽的肚子里。”

    “算了!我们回庙去吧。”

    当他们回到庙里,在火光下—看,两个人全都惊傻了眼,那具尸体,竟然又直挺挺地躺在神台上面。小蛟儿说:“我们别不是碰上了鬼吧?他怎么会跑回来的?”

    凤凤到底是个八岁的女孩子,虽然身怀武艺,敢大胆杀人,但对这样奇怪的事!却害怕了,说:“我们快走,说不定这是一具僵尸。”

    这时,直挺挺卧着的青年叫化一下坐了起来,吓得凤凤尖叫起来。小蛟儿也害怕地问:“你,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青年叫化眨眨眼睛,问:“你们看呢?我是人还是鬼?”

    “你是人!”

    青年叫化扮了一张滑稽似的脸,说:“小和尚,你既然说我是人,大概我是人了!”他又向凤凤眨眨眼睛说:“你这个小姑娘,敢在树林里杀人,怎么反而害怕一具死尸了?”

    凤凤一下看清了这叫化的面目,叫起来:“叔叔,你怎么这样坏的,也不怕将我吓死了!”

    青年叫化笑起来:“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丫头,会吓死么?”

    小蛟儿更感到莫明其妙,怎么这个叫化,是凤凤的叔叔了?

    凤凤说:“叔叔,你怎么跑来这里的?”

    “因为我呀,想去梵净山玩玩,不来这里又去哪里?嗯?”

    凤凤睁大了眼睛:“你也要去梵净山?”

    “小丫头,不会是梵净山只准你们去,不准我叫化去吧?”

    凤凤疑惑了:“叔叔,你在跟踪我吧?”

    “嗨!我叫化怎么跟踪你了?你才跟踪我哩!”

    “叔叔,你去梵净山干什么?”

    “去玩呀!梵净山可好玩了?!我叫化什么都看过,就是没看见过一个古怪的老太婆,我要看看她怎么古怪法,会不会杀人的。”

    “你不怕她杀了你么?”

    “我会跑呀!我跑起来,比兔子还快,那老太婆捉不到我叫化的。就算她捉到了我,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的呀!”

    小蛟儿听了,感到暗暗好笑,因为这些话,完全是凤凤说过的,现在由他滑滑稽稽地又说了出来。凤凤听了却跺着脚嚷道:“叔叔,你一定在暗中悄悄地跟踪我,你什么都知道了!”

    “我不是神仙,怎么什么都知道了?只不过我刚才做了一个梦而已。”

    凤凤一时摸不着头尾,问:“你做了一个梦?”

    “是呵!一个希奇而又可怕的梦。梦见一个毛丫头,居然穿男人的衣服来,弄得男不男来女不女,还逼着人叫她做‘兄弟’哩,她杀人,又点倒人,弄到后来,还叫一个小光头将我活埋了!我怕极了,这样,这样,就吓醒过来了!”

    凤凤给这叫化弄得啼笑皆非,问:“这样,你就醒了吗?”

    “是呵!我要不醒了,不给活埋了吗?那死得太冤枉哩!”青年叫化说完,跳下神台说,“好啦!我梦醒啦!肚子也饿了,你们从城里跑出来,有没有带些吃的东西给我叫化填填肚子?”

    小蛟儿带歉意地说:“我们没有带什么吃的出来。”

    凤凤带气地说:“有!我也不给你。”

    “嗨!小丫头,别那么小气,弄得不好,我叫化捉了你回去,向你爸爸妈妈讨吃去。”

    凤凤急了:“你不能捉我回去,我们真的没有呵!”

    青年叫化搔搔头,看看凤凤,又望望小蛟儿:“你们真的没有?”

    小蛟儿说:“是真的,我不骗你。”

    青年叫化叹了一口气说:“看来,我只好将我留到明天的宝贝拿出来了。”说时,他从神像的背后掏出一个大泥团来,丢进火堆里烧。

    小蛟儿看得莫明其妙,凤凤也睁大了眼睛,疑惑地问:“这是什么宝贝?”

    “别吵!等我叫化念一通咒语,宝贝便会从泥团里跳出来了!”

    青年叫化盘腿在火堆旁坐下,朝他们问:“你们看不看宝贝的?”

    凤凤说:“看呀!”

    “想看的,就一块坐下来,听我叫化念咒语,不然就不灵了。”

    “好吧!”

    凤凤和小蛟儿一块围着火堆坐下来,青年叫化往火添上一些枯枝,便闭起双目,嘴里喃喃地念起咒来,只听见他咿咿呀呀地,不知念的是什么咒,眼看火堆里的泥团已给火烧干烧黄了,最后成了焦黄色,青年叫化叫道:“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你快叫宝贝跳出来呵!不然,我叫化端了你的庙,拆了你的窝,叫你一世嫁不了人,变成一个老姑婆。”

    小蛟儿听了骇然,有这样的咒语吗?不怕菩萨恼吗?凤凤听了却嘻嘻地笑起来:“叔叔,你这是哪一门的咒呵!”

    青年叫化说:“别笑,别笑,宝贝出来了。”他用手掌在火光上一吸,那团烧得焦黑的泥团,“呼”地一下,从火堆里飞了出来,跌在地上,碎裂了,露出了一个香气扑鼻的熟透了的油鸡来。小蛟几看得跟都愣了,凤凤高兴地叫起来:“叔叔,这不是叫化鸡吗?”

    青年叫化笑着说:“吃吧,吃吧!这就是我们叫化里的宝贝呵!观音老太婆给我这么一骂,不敢不将宝贝献出来。”

    凤凤笑道:“什么观音老太婆的,叔叔,你是在胡弄我们,这个叫化鸡,你是早准备好的。”

    青年叫化一笑,抓起叫化鸡,撕下一条鸡腿来,问小蛟儿:“小和尚,你开不开荤的?”

    凤凤说:“他呀!是个花和尚,什么都吃,别说鸡了。”

    “好,好,那你们一人一只鸡腿,剩下的,我全包了。”

    小蛟儿说:“叔叔,你肚饿,你全吃了吧,我不饿。”

    “哦!你嫌少是不是?”

    凤凤说:“小和尚,你吃吧,说不定,叔叔还有其他的宝贝拿出来的。”

    小蛟儿见这么说,只好将鸡腿接过来,说:“多谢叔叔了!”

    青年叫化笑道:“多谢什么的,这是观音老太婆的,不吃白不吃。”

    小蛟儿一边吃,一边问:“叔叔,你会法术啊?”

    “我怎么会法术了?”

    “你不会法术,怎么手掌往火上一伸,泥团会飞了出来的?”

    凤凤说:“这是东方叔叔降龙十八掌中的凌空取物,你没学过武功么?东方叔叔可是丐帮里的高手呵!”

    小蛟儿心里又是一怔,原来这位叫化叔叔是丐帮里的高手,丐帮也是武林里的一个侠义之帮,不知跟不跟自己的父母有仇恨?

    这位青年叫化,正是丐帮中少有的高手之一,姓东方,名望,为人诙谐,玩世不恭,游戏人间,不知怎么,他却与甘骐结成了莫逆之交的好朋友。后来,东方望成为武林中有名的一位奇人,江湖上尊称他为“神龙怪丐”(见拙作《神州传奇》),是丐帮唯一的九袋长者,武功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这时,他略带疑惑地问小蛟儿:“你没学过武功?”

    小蛟儿摇摇头:“我没学过。”

    东方望微笑:“是吗?可是你的轻功俊极了,我叫化要是没看走眼,那是佛门中凌空虚步的轻功,这又是怎么回事?”

    小蛟儿反而惊愕了:“是佛门的凌空虚步轻功,我不知道呵!”

    “你不知道?是谁教会你的?”

    “我师父。”

    “尊师是谁?”

    “徐神仙。”

    东方望怔住了,不由肃然起敬:“原来小兄弟的师父是三不医徐前辈。他只教你轻功,而不教你其他的武功吗?”

    “是!我只是跟他学医,不学武功。”

    “为什么?”

    “因为,因为……”小蛟儿不知怎么说才好。他不想将怪影叔叔和小琴姐姐的事说出来,更不敢将自己的父母说出来。

    东方望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说:“既然小兄弟感到为难,就别说了,我不过问问而已。好了!我们鸡也吃完了,各自睡吧,明天好赶路呵!”

    凤凤问:“叔叔,你真的和我们一块去梵净山玩吗?”

    “嗨!那是我叫化做梦时说的梦语,你怎么当真的了?”

    “你不去!?”

    “听说梵净山那个古怪的老太婆顶凶残的,惹恼了她,她会杀人呵!”东方望摸摸自己的颈脖,“我不想我的脑袋给她砍下来。”

    “哎!你连观音的庙也敢拆,怎么反而怕她?”

    “观音老太婆虽然法术无边,却没有人看见过,也没听到她会胡乱杀人,梵净山那个老太婆可不同了,我不敢去招惹她。”

    凤凤失望起来:“叔叔,你武功那么好,想不到胆子却这么小的。”

    “是呵!是呵!我的胆子还没有一粒米大,你看小不小的?”

    “嗨!叔叔,我不跟你说了!你老是在逗人说笑的。”

    “不说,不说,小丫头,睡吧。”

    “叔叔,你到底去不去?”

    “小丫头,明天再说吧。你不想睡,我叫化可要睡了。”

    小蛟儿突然“咦”了一声:“山下有人上来了。”

    凤凤愕异:“有人来了?你怎么知道了?”

    “我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

    东方望也隐隐听到了,但他惊讶小蛟儿的内力,竟然比自己还来得深厚,问:“小兄弟,你真的听到了?”

    “是呵!”小蛟儿突然变色道:“不好!是魔鬼峡的那两个恶人。”

    “你怎知是魔鬼峡的人?”东方望问。

    “我听到他们在说话呵!”

    东方望更是讶异,这个小和尚,不但听到了来人的脚步声,更听到了来人说话的声音,而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竟有这样奇厚的内力,真叫人不可思议,难道他天生如此?还是服过了奇草异果?东方望哪里知道,一代邪派高手天圣老人,以中原武林人土不可想象的邪派功夫——破顶贯输法,牺牲自己,将自己毕生的功力,全都给了小蛟儿!

    小蛟儿着急地说:“快,我们快躲起来,他们是来捉我的。”

    东方望也慌乱了:“是呵!我们快躲呵!”他自己一边说,一边往神台底钻去。

    凤凤奇怪问:“你躲干什么呵?”

    “你没听说他们来捉人么?”

    “嗨!他们捉的是小和尚,又不是你。”

    “不,不,我顶害怕恶人的。”

    小蛟儿说:“小姐,魔鬼峡的恶人可不同人样,什么人都捉,我们还是快躲起来的好,别让他们看见。”

    东方望说:“对,对!还是躲起来的好。”

    凤凤好笑道:“叔叔,这神台下没东西遮拦的,你这样是躲吗?他们看不见?”

    “对,对,我怎么这般胡涂呵!那,那,那我躲在哪里好哩?”

    小蛟儿说:“我们躲在神像后面吧!”

    东方望说:“不,不!神像后面藏你们两个还可以,我就不行了!”他望望上面说,“对了!我躲到梁上面去,他们就看不见我了。”说时,人已跃上了屋梁。

    凤凤真不明白东方望武功那么好,还这样胆小怕事,又气又笑。小蛟儿对她说:“小姐,我们也快躲吧。”

    凤凤赌气地说:“你们躲吧,我不躲。”

    “不行,你点倒了司剑姐姐,怎么不躲呵!你听,他们快到了。”

    “你那个什么姐姐也来了么?”

    “是呵!她见了你,准会问你我去了哪里的。”

    凤凤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我们躲吧!”

    他们在神像后面藏了一会,便听到了司剑,在外面说:“看来我家小少爷不会跑来这么远的,我们还是回城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司剑姑娘,既然我们到了这里,不妨到那间破庙看看,就算找不到你家少爷,折腾了一夜,也该找个地方歇歇。”

    跟着,又是一个妖声浪气的妇人声说:“是呀!你不说,我也想找个地方歇歇了!司剑姑娘,你说你家小少爷是个身穿白真布僧衣的小和尚,圆脸大眼,神态有趣。这么个小和尚,我们似乎在魔鬼峡见过。”

    “真的!?他左耳根有颗红痣?”

    “对了!这小和尚左耳根是有颗红痣,怪抢人眼的。”

    “那一定是我家小少爷了!”

    那男人声又说:“那么说,你家小少爷可是三不医徐神仙的徒弟了。”

    司剑带惊喜地问:“真的!?他真是徐神仙的徒弟?怪不得他轻功那么好。”

    妇人又说:“看来,你家小少爷我们非要找到他不可了!要不,他将魔鬼峡的事说了出去,那可坏事了。”

    他们说着,已走进破庙里来了!司剑一见庙中有一堆篝火,惊讶地说:“这座荒山破庙,可有人住呵!”

    进来的,正是司剑和在魔鬼峡中看守天圣老人的乌鹏和云霞。他们毁了魔鬼峡,活埋了天圣老人,受黄文瑞的命令,转到了巴东县这个堂口来,而这个堂口,也是俏夜叉属下的一个堂口,所以俏夜叉派了自己的管家,来视察这个新入来的堂口,同时也打发司剑和家寿跟了来,一方面协助姚山柱,一方面也打听小蛟儿的下落。没想到,司剑真的在巴东县碰上小蛟儿了……

    乌鹏和云霞,都富有江湖-上的经验,一听说这荒山破庙里有人,便警惕地四—下打量着,看看是什么人在这里住的,可是他们打量了一阵,竟然发现无人,不由奇怪了:“咦!怎么不见人的?”

    司剑说:“恐怕他走了吧!只留下了这一堆篝火。”

    乌鹏看看火堆旁,发现一些吃剩丢下的鸡骨,又打量了—下神台面,说:“这家伙刚才还在这上面睡过,难道真的走了?”他对云霞说,“你在这破庙四处搜索一下,我到破庙外四周看看。”

    云霞一笑说:“这么座小破庙,一眼就看穿,怎会藏有人的?”

    “不,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乌鹏说完,人已走了出去,云霞说:“司剑姑娘,由他到外面察看去,我们坐下来,这里还铺了禾草的,正好呵!”

    司剑是个机灵心细的姑娘,她隐隐感到神像后可能藏人,但她主要是寻找小蛟儿,对武林中的人,她不想去招惹,更不愿去得罪他们。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有那么巧,小蛟儿会跑到这荒山破庙中来的,又偏偏会藏在神像的身后。所以,她也就不出声了。

    不一会,乌鹏从外面回来,云霞浪声说:“我的乌大爷,你找到了人没有?”

    乌鹏一笑:“看来这家伙在这里睡了一会,吃饱了东西走了。”

    “是吗?我呀!也真想在这禾草上睡一会儿呵!”

    “那你睡吧!”

    云霞乜斜着眼瞧了瞧他,又瞟了司剑一眼,含情道:“是吗?你可别不老实呵!”

    乌鹏哈哈大笑,朝司剑问:“你睡不睡一会?”

    司剑已隐隐感到这两个人不是那么正经,说:“我不睡,我想坐一会儿就走。”

    “噢!”云霞笑道:“你不怕累吗?来,在姐姐身边睡吧。”

    “云夫人,别这么称呼,婢子可受不起。”

    “看你的,还跟姐姐客气呵!”云霞说着,突然出手将司剑点倒了。

    司剑大惊:“云夫人,你这是干什么?”

    “姐姐痛心你太辛苦了,好好睡一会吧。等下还有你乐的哩!”云霞掉头对乌鹏浪声问:“乌大爷,你怎么谢我?”

    乌鹏淫猥地笑道:“你的恩情,我乌鹏怎么也忘不了!”

    “是吗!?我这个妹妹,你可别太粗野呵!”

    司剑又惊又怒:“你们要干什么?”

    “我的好妹妹,乌大爷看上你啦!”云霞向乌鹏眨眨眼睛,“好啦!你们乐吧,我到一边去。”

    乌鹏大笑,蹲下来摸摸司剑的脸蛋儿。司剑又急又怒,骂道:“滚开!你敢碰我的身体,我死后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们!”

    “哎哟!我的妹妹,别那么凶嘛,等会你说不定会感激我这个做姐姐的哩!”

    突然,一股劲风,没声没息从梁上直射下来,一下解开了司剑的穴位,司剑一下跃起,“啪”地一声,给了乌鹏一个响亮的耳光。

    乌鹏顿时傻了跟:“你,你敢打我?”

    司剑“嗖”地一声,将剑拔出来,怒极,恨极,咬着牙说:“我不但敢打你,更敢杀了你。”

    云霞一时更愣住了:“怎么!?你能自动解开穴位?”

    乌鹏怒道:“说不定你没点中她的穴位,别多说了,先捉了这丫头再说,这事让俏夜叉知道,可不是好玩的。”

    “你怕什么呵!就算俏夜叉知道了,还不是一笑了之?说不定她将这丫头给了你哩!”

    乌鹏不再说话,一掌朝司剑拍来,司剑不躲不闪,反而一招一字穿阳剑的剑招,白龙探心,直往乌鹏胸口刺来。司剑自知武功怎么也不敌乌鹏,采取两败俱伤的打法,就算乌鹏掌力拍中了自己,但这一剑也要了乌鹏的命。乌鹏一怔,急忙收掌跃开,怒道:“贱丫头,你真的要玩命么?不想活了?”

    司剑说:“我死了,你也别想能好过。”

    “好,乌大爷看你死了后,我怎么不好过法。”

    司剑又是一招“金顶祥光”,直劈过来,司剑虽然采取拼死的打法,不但武功、内力与乌鹏相距甚远,就是连战斗经验,也不及乌鹏。乌鹏冷笑一下:“贱丫头,你这不成火候的峨嵋剑法,怎能刺中我?”他回手三五招,不但震飞了司剑手中之剑,也将司剑活擒了过来,淫笑道:“小丫头,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先扒光了你的衣服,乐够了再说。”“嘶”地一声,便撕开了司剑的外衣。小蛟儿在神像后面看见,着急了,不顾自己的安危,一下跳了出来,叫道:“你快放了我司剑姐姐,不能欺负她。”

    小蛟儿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不明白他们之间说话的意思,觉得他们说得好好的,怎么一下翻起脸来,最后见司剑给乌鹏提住了,连司剑身上的衣服也撕了下来,便着急地从神像背后跳了出来……

    乌鹏一怔,见是小蛟儿,惊讶地说:“是你!?”

    司剑也惊奇了:“小少爷,是你么?”她虽然能说话,但命脉给乌鹏扣住,全身不能动弹。

    妖声浪气的云霞,更是愕然,怎么从神像后面跳出—个小和尚的?等她看清楚了是小蛟儿,嘻嘻地笑起来:“我的小和尚,姑姑我正在四处找你哩!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来,过来让姑姑看看。”

    司剑心想小蛟儿落在他们手上,恐怕也没有什么好结果,说不定他们害怕小蛟儿说出了他们的秘密,将小蛟儿杀了灭口,急道:“小少爷,你快跑呵!他们要捉你的。”

    司剑心中知道小蛟儿轻功极俊,只要能跑,乌鹏、云霞这一对不要脸韵男女,是追不到的。小蛟儿走脱了,说不定这对不要脸的男女有所顾忌,不敢对自己非礼。

    乌鹏由于扣住了司剑,不能出手,朝云霞吼道:“快!先把他捉了再说。”

    云霞笑道:“你急什么哟!这小和尚能跑得了吗?”说时,她猝然出手,一下就抓住了小蛟儿的衣领。

    小蛟儿挣扎着:“你快放了我!”同时双掌使劲地向云霞一推,他不懂什么招式和掌法,只是小孩子挣扎时一般的推人,而云霞更不在意,心想:你这小和尚怎能推得动我的?

    试想一下,小蛟儿具有绝顶高手毕生的功力,挥袖就可以将人摔飞,他这时情急双掌用劲一推,不啻如骤然而来的狂波怒浪,只听见这妖声浪气的女人惨叫一声,人不但给震飞撞在墙壁上,“轰隆”一声,一面墙壁便倒塌了下来,这个女人活活给埋在一堆砖土之下,就算她不给砖土砸死,也给小蛟儿无情的掌力震得五脏六腑全碎了!这真正应了一句俗话:“盲拳打死老师父”了。

    乌鹏顿时震惊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竟然有这样凌厉无比惊人的掌力。他抓着司剑后退几步,惊恐地说:“小和尚,你别过来,要不,我就先杀了她。”小蛟儿在一时间也愕住了,他本意只想推开这个女人而已,不料这个女人这么不经推,而偏偏撞在年久失修的墙壁上,倒塌下来将她砸死了?但乌鹏的说话又将他震醒过来,他急道:“我,我不过来,你快放了我司剑姐姐。”

    “嘿嘿!你想我放了她容易,不过,你得先将自己的一条腿砍了下来。”

    小蛟儿愕然:“什么!?你要我砍自己一条腿?”

    “不错,小和尚,一条腿换一条人命,你不干?何况你还打死了我的一个人。”

    小蛟儿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但司剑已看出了小蛟儿一身的功力非凡,已不是自己初时所见到的小蛟儿了,说:“小少爷,千万别这么傻砍了自己的腿,你不用管我,你能杀了他更好,杀不了,你赶快走吧!”

    小蛟儿是继续厮杀,还是听司剑姐姐的话赶快撤走?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