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江湖传奇 > 第九回神龙诡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说司剑姐姐的话音刚落,乌鹏惊怒道:“贱丫头,你不想活了?”他又朝小蛟儿喝着:“快动手,老子数一二三,你不砍了自己的一条腿,我就先杀了这丫头。”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见火光下一道银光一闪,自己手臂一麻,不由放开了司剑。一看,自己手臂已中了一枚细小如剑形的暗器,这是江湖上甘家的“无影剑”,曾令黑白两道上的人物闻风丧胆,乌鹏更惊骇了:难道甘氏双壁也来了么?甘氏双壁中的甘伶,素有诡秘女侠之称,杀人在笑谈中,江湖上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丧在她的无影剑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枚无影剑,却是甘凤凤在神像后面发射出来的。

    甘凤凤从神像背后跳出来,笑着说:“你杀她呀,你怎么不杀她了?哦!对了,你还没有数一二三呐!我同你数好不好?”

    甘凤凤,这个任性刁蛮的小姑娘,不但学得了她姑姑甘伶的武功,连姑姑喜怒笑骂,转眼之间动手杀人的性格也学上了。

    乌鹏又是一怔,更没想到神像背后还藏着一个人的,而且还是一个比小和尚还小的孩子。他惊愕而疑惑地问:“刚才是你发出的无影剑么?”

    “是呀!你要不要再试一下?”甘凤凤说时,手一扬,又是一枚无影剑发出,直打乌鹏胸口上的膻中穴。

    乌鹏在神秘的集团中,虽然不属于一等的上乘高手,但也是有名的高手之一。要是他事前有所警惕,甘凤凤的无影剑怎么也击不中他的,就像云霞一样,要是有所防备,怎么也不会一下丧身在小蛟儿的掌下。

    乌鹏身形—闪,闪开了甘凤凤的无影剑,跟着骤然跃起,人似饿鹰,突向甘凤凤扑末。乌鹏这一行动,如迅雷殛电,令人不及掩耳躲避,他恼极了,想一举击毙甘凤凤。不但小蛟儿惊愕了,连甘凤凤也愕然不知闪避,只有司剑惊叫起来:“快——”也在司剑的惊叫声中,一缕劲风从梁上激射而出,乌鹏人在半空中,身躯一麻,突然掉了下来,像一条受伤的恶狼,给人狠狠摔在地上,摔得他四脚朝天,爬不起来。

    司剑在他摔在地上时,骤然拾起地上的剑一挥,将他两腿全砍了下来,这才是阎王债,还得快,他要小蛟儿自断一腿,到头来自己的—-双腿让司剑砍下,他惨叫一声,惊恐地望着司剑:“你——”

    司剑仍恼恨他刚才企图污辱自己,骂道:“淫贼,你也有此时么?”说时,一剑就划开了乌鹏的喉管。

    小蛟儿这时才从惊愕中醒过来:“你,你杀了他么?”

    因为从乌鹏跃起、摔下,丧在司剑的剑下,只是刹那间的事情,变化出人意外。

    司剑听出小蛟儿有责怪的意思,不由有点迷悯地问:“小少爷,我不能杀他么?还是杀错了他?”

    小蛟儿一时不知怎么说了,这个魔鬼峡的恶人,欺负司剑姐姐,司剑姐姐怎么不能杀他的?而且他那么凶狠,还想杀甘凤凤哩,又怎能说是杀错了?但他心里总感到,人命关天呵!只要给恶人一个教训,叫他今后不再作恶就是了,何必一定要杀了的?何况乌鹏还断了一双腿!

    甘凤凤也从惊愕中醒过来,“啐”了他一口:“你这浑小光头的,司剑姐姐要不杀了他,那我不死在他掌下了?早知你这般的浑,我才不出来,让你断了一条腿的好。”

    这时,东方望突然从梁上掉了下来,喊道:“哎哟!痛死我了!”

    司剑吓了一跳,横剑问:“你,你是什么人?”

    东方望连忙说:“你,你,你千万别杀我。我,我是—个讨饭吃的叫化子。”

    这个性格诙谐,游戏人间的怪丐,他在暗中出手,第一次以隔空解穴的手法,救了司剑,第二次以隔空点穴的手法,点倒了乌鹏而救了甘凤凤,这时却求司剑别杀他了。

    甘凤凤说:“司剑姐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的,他是在胡弄你。”

    司剑一时不明甘凤凤的说话,问:“他不是叫化?”

    “我,我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叫化呵!”

    “那你怎么跑到屋梁上的?”

    “我不爬到梁上,那不给这两个恶人杀死了?”

    甘凤凤说:“司剑姐姐,你别听他胡扯,他在扮猪吃老虎,他在梁上,第一次出手解了你的穴位,第二次出手点了这个恶男人。”

    “嗨!你这个小丫头,怎么尽揭我叫化的底呵!弄得什么也不好玩了!”

    “谁叫你尽逗我的,一时说去梵净山?一时说不去了?”

    司剑这时才明白,原来自己被封的穴位,莫明其妙给解了,乌鹏突然从半空中摔下来,都是这位江湖异人出手。那么说,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于是司剑连忙跪下来,向他拜道:“原来婢子—命,是大爷你救的,婢子给大爷叩头了!”

    东方望连忙跳开,摇着手说:“你快起来,要拜,你拜你的小少爷,是他舍死忘生地救了你,不然,我叫化可要跑了!”

    司剑说:“小少爷救婢子,自然要拜谢,但大爷救婢子之恩,婢子永不敢忘。”

    “你怎么相信这小丫头的胡说八道呵!”

    甘凤凤嚷起来:“我几时胡说八道了?我说不是么?”

    “小丫头,我叫化算怕了你了好不好!你快叫她起来。”

    “那你去不去梵净山了?”

    “去,去,我去!好了吧?”

    甘凤凤问:“你说话算不算数?”

    “算!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一百匹马也难追。”

    甘凤凤笑了,对司剑说:“司剑姐姐,你起来,别拜他了!”

    小蛟儿也说:“司剑姐姐,东方叔叔既然这样,你就起来吧!”

    司剑听小蛟儿称叫化为叔叔,略感意外,暗想:原来小少爷尽跟这样一些江湖异人、武林高手在一块的,单这个小女孩,武功就比自己强,再加什么三不医徐神仙,怪影侠士和这个叫化,怪不得他武功进展得如此神速,日进千里。小少爷有这样的缘份,他怎能在武艺未学成就回去的?便说:“婢子多谢小少爷了!”司剑哪里知道,小蛟儿只不过跟东方望刚刚相识,怪影因他的出身而不传他武功,他拜徐神仙为师只不过是学医而已,而甘凤凤是缠着他去梵净山玩的。

    小蛟儿说:“你别多谢我,只要姐姐不捉我回去就行了!”

    司剑笑了一笑:“婢子怎敢强求小少爷回去的?也知道小少爷一时回不去了?婢子只是挂心,怕小少爷出不了巴东县。”

    甘凤凤奇怪:“他怎么会出不了巴东县?”

    “因为姚总不但在城里四处寻找小少爷,而且还命巴东堂的吴堂主派人到各处路口守着,只要一见小少爷,便请小少爷回去,试问小少爷又怎样走得了?”

    小蛟儿说:“那,那我怎么办?”

    甘凤凤说:“我们不能绕过卧口,从山岭上走么?你着急什么的?”

    司剑说:“小姐,这恐怕也不行呵!”

    “怎么不行的?”

    “因为巴东各处高山顶上,都有人守望着。这样吧,让婢子回去跟姚总说声,让小少爷走吧!”

    小蛟儿大喜:“那我多谢姐姐了!”

    “小少爷先别谢我。还不知姚总答不答应哩!”

    “他不答应怎么办?”

    司剑想了一下,说:“万一姚总不答应,小少爷最好别穿这身和尚服了,要改扮成—般人的孩子。除我、家寿和姚总,就没人认出小少爷来。因为吴堂主手下的人,只知注意一个小和尚,不会去注意一般孩子的。”

    甘凤凤说:“是呀!你又不是一个真的和尚,穿这身和尚衣服干什么呵!不然,我和你在—块,也引起别人好奇和注意。”

    小蛟儿问:“我去哪里弄一身衣服呢?”

    “嗨!”甘凤凤说:“我还有一套衣服哩!你穿上不就行了么?”

    “你的衣服我能穿么?”

    “你以为你比我高很多么?才不过高半个头,怎么不能穿了?”

    “不,不!我是说,你另外那套衣服不会是女孩子穿的吧?”

    甘凤凤笑起来:“你穿上女孩衣服不更好吗?”

    “不,不!这不行的,叫人笑死了!”

    “放心!是男孩子的衣服。”

    “嗨!你怎么不早说呵!”

    在他们说话中,东方望早巳将两具尸首拖到外面埋了,问:“你们说完话了吧?说完了,我叫化可要睡啦!”

    司剑说:“大爷,你睡吧,我也要走了。”

    小蛟儿问:“你连夜走?”

    司剑不好意思地说:“我的外衣,叫贼子撕破了,连夜走没人看见。”

    小蛟儿一想也是,一个大姑娘,一件外衣几乎不穿,让人看见了,不丑死人么?便说:“姐姐,你走吧?你回去见了我妈妈,说我很好,请她别挂念,也别乱杀人,请她别再和魔鬼峡这样的人来往了,他们都不是好人。”

    司剑苦笑一下:“婢子会将小少爷的话转告给夫人,不过,夫人恐怕也是身不由己。小少爷是不是回去一下,亲口向夫人说”

    小蛟儿还没答。甘凤凤问司剑:“他回去后,能再出来吗?”

    “这——”司剑不敢回答了。心想:小蛟儿回去了,夫人怎能再让他出来的?”

    小蛟儿的确也想回去一下,劝妈妈别再和恶人来往,可是一想到天圣老人临死时对自己的嘱托和期望,自己要是回去了,妈妈不让自己出来,又怎能对得住被困了20多年含恨死去的老人?同时,他也弄不明白妈妈怎么身不由已的?难道不与坏人来往不行么?

    甘凤凤扬扬眉又问:“既然不能再出来,那回去干吗?你是不是想骗他回去?”

    司剑连忙说:“婢子怎敢骗小少爷的?”

    “你既然不敢,那你干吗还不走?”

    “是!”司剑转身问小蛟儿:“小少爷没别的吩咐,婢子就告辞了。”

    小蛟儿叹了—声:“你走吧,我以后一定会回去的。”

    “是!”司剑便告辞而去。

    司剑一走,甘凤凤说:“好啦!我们可以放心去梵净山了!”

    东方望苦着脸说:“你放心,我叫化不放心。”

    “你不放心?怕司剑使奸么?”

    东方望摇摇头:“那个大姑娘却不是一个奸诈的人,我叫化是不放心你爸爸妈妈寻来,说我将你拐骗了,将我送到官府去法办。”

    甘凤凤笑起来:“我爸妈才不会来寻我哩!”

    “哦!?他们答应你跟这位小兄弟去梵净山的?”

    “没答应。他们也不知道我跟这个小和尚去梵净山。”

    “他们怎么不会寻找你的?”

    “因为我走时留下了一句话在桌面上,说我去姑姑家啦!”

    “他们要是去你姑姑家找不到你怎么办?”

    “等他们去姑姑家找不到我的,我们不是去了梵净山么?也玩够啦!”

    “嗨!看不出你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却是一肚子的计,我叫化有点害怕和你在一块了!”

    甘凤凤叫起来:“叔叔,你可不能耍赖!你不去梵净山,那就不是男人大丈夫!是四脚爬爬。”

    东方望一笑:“看来我不去不行了?”

    “当然不行啦!”

    小蛟儿说:“叔叔,你要是有事,不想去,就别去了。”

    东方望连忙说:“不,不!我不想当什么四脚爬爬呵!要是这丫头不去,我当然不去了。”

    甘凤凤说:“你别想我会不去。”

    “世上的事很难说呵!说不定你在半路上一时不高兴起来,说不去了!我叫化就一身轻松啦!”

    “我怎么会不高兴的?”

    “好,好,你高兴。睡吧,睡吧,明天我们要赶路呵!但愿你这小丫头一路上高兴就好了。”东方望眨眨下眼皮,一笑而睡。

    甘凤凤顿时生疑起来:“叔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害怕你不高兴呵!”

    “我不高兴又怎的?”

    “你不高兴,不就去不成梵净山吗?”

    “那你害怕什么的?你不一身轻松吗?”

    “到时,我恐怕轻松不了呵!会给人扭送到官府问罪。”

    甘凤凤跺着脚说:“叔叔,你尽胡说八道的,我不跟你说了。”

    “好,好,不说,不说。”

    东方望的话,不但甘凤凤摸不着头尾,连小蛟儿听了也莫明其妙。

    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行三人,便离开这座破烂荒凉的小庙上路了。小蛟儿也换上了甘凤凤给他的一身衣服,再也不是一个小和尚。他们走下山来,转上一条大道,走了不久,便发现路边有一间卖粥粉、茶水的凉亭,东方望说:“你们去买碗粥给我叫化吃,还是我自己去讨碗吃?”

    甘凤凤说:“叔叔,你说话也不怕人笑的,我们能让你去讨吃吗?”

    “好,好,那我愿跟你一辈子了,永远也不用向人讨吃了!”

    “那你当不成叫化了!”

    “不行,我还是当我的叫化好。”

    小蛟儿说:“叔叔,你怎么要当叫化的?干别的不更好吗?”

    “不行,不行,叫我干别的,太辛苦了。我一向好吃懒做,又想自由自在,不敢偷,又不敢抢,只好向人讨吃了,不当叫化当什么?”

    小蛟儿心想:你武功那么好,怎么要当叫化的?东方望却向他问:“小兄弟,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叔叔,我怎敢看不起你的?我只是不明白,叔叔怎么喜欢当叫化的。”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由自在嘛!”

    他们说着,走进了凉亭。凉亭里已有人在歇脚打尖,饮茶喝粥了,甘凤凤突然“呀”的一声,扭头就往山坡处跑。小蛟儿感到愕然,甘凤凤怎么慌忙跑的?她看见什么人了?而凉亭内一位绿衣绿裤的姑娘嘻嘻地笑起来:“小妮子,你怎么跑的?你不是要去姑姑家里么?怎么见了姑姑反而跑呵!”

    绿衣姑娘说着笑着,身形一闪,小蛟儿只见眼前绿影晃动一下,再定神一看,那位绿衣姑娘已落在甘凤凤的前面了,她出手干净利落,一下就将甘凤凤似小鸡般地抓了起来,一边笑嘻嘻地问:“小妮子,你跑呀,你怎么不跑了?嗯?”

    甘凤凤一边挣扎一边叫道:“姑姑,你放我下来,你放开手呵!”

    “哎!你这么会跑,我怎敢放你下来哟!你跑了我怎么办呐!”

    小蛟儿更愕异了,这绿衣姑娘是甘凤风的姑姑么?他再看看凉亭里的人,又怔住了,那不是甘凤凤的父母,甘庄主夫妇么?看来,他们是来寻找甘凤凤的。小蛟儿心里暗暗奇怪:这些人早就在这里守候了,他们怎么知道甘凤风来这里的?而东方望却抢着说:“这,这,这不关我叫化的事,你千万别将我送到官府去,我可没拐骗你的女儿呵!”

    甘凤凤的母亲小菊笑着问:“不是你,那是谁了?”

    东方望眨巴眨巴着眼,突然指着小蛟儿说:“是他!因为我见他们在一块呵!”

    小蛟儿—怔:东方叔叔怎么说是我的?我也没有拐骗甘凤凤呵!可是东方望叔叔有一点没说错,甘凤凤的确是和自己在地一块,又怎能怪叔叔这样说的?他正想说是甘凤凤自己跑出来的,谁也没拐骗她。但转而一想,要是自己这样说了,那甘凤凤不是更受苦么?凤凤大胆刁蛮,谁也不怕,这次竟吓得回头就跑,害怕极了,我可不能见人落井下石呵!叫凤凤更受责备了。有事就往别人身上推,爷爷更没这样教自己。小蛟儿想了一下说:“不错,是我,我虽然不是拐骗凤凤,但却是我引她出来的,你们要怪,就怪我吧!”

    东方望神色古怪地望望他,哈哈大笑起来:“真的是你?”

    甘骐笑了起来:“小兄弟,他跟你开玩笑,你怎么当真的了?”

    小菊也笑着问:“好呀!你说你骗她出来。你说给我听听,你怎么骗她了?”

    小蛟儿不惯说假话,更不会编排一番假话出来,他“我我”的,不知怎么说了。

    小菊微笑问:“嗯?怎么‘我我’的?说不出来吧?凤凤这个小妮子,她要是不愿干的事,谁也骗不了她,她古灵精怪的,说不定她骗了你了。”

    这时,绿衣姑娘将甘凤凤抓了进来,笑道:“好啦!二哥二嫂,我将这会跑的小妮子交给你们,以后跑了,可不关我的事了。”

    这位满面笑容的绿衣姑娘,正是令一些为非作歹的凶徒恶汉害怕而又头痛的诡秘女侠甘伶。别人怎么也摸不透她的心思,她会欢声笑语之下突然出手,杀了你也感到莫明其妙,只能在临死之前惊愕地望着她而已。

    甘骐一脸严峻地盯了甘凤凤一眼,吓得甘凤凤气也不敢透,畏畏缩缩地叫了一声“爹”,就不敢再说了。

    甘骐“哼"了一下说:“你这双脚很会跑呵!要不要我将它砍了下来?还有,你这双手也顶会写字的,我看还是废了它的好!”说着,突然出手,一个分筋错骨手法,只听见喀嚓一声,甘凤凤一声惨叫,手臂背连肩的地方,便给甘骐扭脱了。

    小菊面色大变,失声道:“你疯了吗?怎么扭脱她的一条手臂了?你打骂她一下不行?”

    “要不这样,她今后更无法无天了。”

    东方望一笑说:“甘老哥,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呵!凤凤,还小嘛。”说时,他人影一闪,已到甘凤凤跟前,喀嚓一声,将甘凤凤手臂骨驳接回来。跟着他从乞食袋中不知掏出什么药膏来,涂擦在甘凤凤的驳骨处,使甘凤凤疼痛全消,一边扮鬼脸说:“小丫头,这下我们可去不成了!”

    甘骐说:“东方老弟,你这样,更惯坏了小女了。”

    小菊仍带怨地说:“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平日骄纵她要死,一出事便断骨折手的,你这是教女儿么?”

    甘骐苦笑一下:“菊妹,你不知我在着急吗?幸好伶妹来探望我们,不然,她不在外面闯大祸了?”

    “你急有什么用,她不出来也出来了,你断她的手就能教好她么?”

    甘伶笑道:“二哥,二嫂,你们两个别吵了。我看呀,我倒很欣赏我小侄女跑出来的,我在她这么年纪,就没勇气敢一个人跑出来。”

    小菊说:“伶妹,你这是什么话呵!你这样说,这小妮子不是更无法无天了?”

    “无法无天才好哩!这才是我们甘家的风格。来,凤凤,随姑姑回姥姥家去,等你的武功跟姑姑一样了,姑姑不但不阻你一个人跑出来,更鼓励你一个人四处闯哩!”

    甘骐和小菊只好苦笑一下,他们素知甘伶的性格,凤凤本来就酷似她了,再跟她在一起,恐怕江湖上又多了一个诡秘的小女侠。甘凤凤望了自己父母一眼,说:“姑姑,我……”

    “什么!?你不愿跟着姑姑么?”甘伶说时,瞟了小蛟儿一眼,又问,“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小和尚?这样吧,姑姑将他也捉了去,伴你三五年的好不好?”

    小蛟儿一听,吓了一跳,连忙说:“你,你不能捉我的。”

    “哦?你不愿跟我的凤凤在一起?”

    “不,不是的,我有事呵!”

    甘伶一笑:“这由不得你啦!”说时,一伸手,一下又将小蛟儿似小鸡般地提了起来。她出手十分怪异,竟然使人无法闪避,。甘骐连忙说:“伶妹,你快放了这小兄弟下来。”

    甘伶一笑不答,笑嘻嘻地对小蛟儿说:“小和尚,你用手推我呀!你不是在那座破庙里用手一推,就将人推飞了?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推飞了我的。”

    小蛟儿在她手中挣扎着,本想用手推的,听她这么一说,反而不敢推了。甘骐放重了声音说:“伶妹,不管怎样,你先放了小兄弟。”

    “哎!二哥,看来你倒顶心痛这小和尚的。”甘伶说时,也放开了小蛟儿。小蛟儿透了一口气说:“你,你怎么随便抓人的?好看吗?就是我想跟你去,也不去了。”

    甘伶嗤嗤地笑起来:“小和尚,看来你人小,火气可不小呵!”

    “要不,你也让我将你当小鸡似的提起来,看你恼不恼的。”

    甘骐连忙向他赔礼说:“小兄弟,小妹一向生性如此,喜欢逗人玩,请看在我的面上,别放在心上。”

    小菊也走过来说:“小兄弟,我也给你赔礼了!”

    小蛟儿是恼,一见甘凤凤的父母都向自己赔礼,怎么也恼不起来了,连忙回礼说:“别,别,别这样,我没恼呵!”而凤凤却在一边嚷起来:“姑姑,破庙的事,你怎么知道了的?”

    “小妮子,你以为只有东方这叫化暗暗盯踪你,姑姑就不暗暗盯踪你么?”

    甘凤凤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朝东方望埋怨地说:“叔叔,我知道啦!原来你跟我姑姑商量好了的,悄悄通知我爸爸妈妈,在这里来捉我,怪不得你在破庙里说那番话哩!”

    “不,不!我真想跟你一块去梵净山玩呵!谁知,谁知——你现在不高兴了!”

    “叔叔,我以后才不相信你哩!”

    小菊连忙喝道:“凤凤,你怎么对东方叔叔这样说话,要不是东方叔叔和你姑姑在官渡口发现了你,我真不知去哪里找你好?现在,你是跟姑姑去姥姥家,还是跟我们回家?”

    甘骐说:“今后你就别想跑了,再跑别怪为父将你一双脚砍了下来。”

    小蛟儿又吓了一跳,他真害怕甘骐今后会将凤凤的一双脚砍了下来,对凤凤说:“妹妹,你快回去吧,今后也别一个人跑出来了,一个人断了一双脚,就不能走路了。”

    凤凤问:“那你不和我在一块了?”

    “妹妹,我真有事呵!我,我以后再来看你,和你一块玩好不好?”

    “真的?你要是不来看我呢?”

    “那我是四脚爬爬。”

    众人一听,都好笑起来。甘凤凤说:“你要是不来,我叫我姑姑来捉你的。”

    “不,不,我一定来,你千万别叫你姑姑来捉我。”小蛟儿对这位诡秘女侠实在有些害怕,因为她喜欢无法无天。那么说,她什么事也会干得出来,不在乎捉一个人。

    甘伶扬扬眉笑问:“你怕了我?”

    小蛟儿心想: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随便将人似小鸡般地抓起来,谁不怕的?但嘴里说:“我,我,我不怕,但给你似小鸡般的捉起来,总不好看呵!”

    大家一听,又是笑起来,感到小蛟儿说话实在有趣。东方望眨眨眼问:“小兄弟,我教你一手功夫,你也将她当小鸡似的抓起来好不好?”

    小蛟儿几乎笑起来,要是这无法无天的女人给人当小鸡般的抓起来,那才好看哩!甘伶瞅着东方望笑问:“你现在是不是想我将你这叫化当小鸡抓起来?”

    东方望一听,慌忙跳开了,连忙说:“别乱来,我跟他说着玩的,你怎么当真的了?”他知道这个说话带笑的诡秘女侠,说不定她真的会突然出手,叫你在人们面前下不了台。而小蛟儿却说:“姑姑你放心,别说我没办法抓你,就是能抓,我也不敢抓你的。”

    “哦!为什么?”甘伶好奇地问。

    “因为我爷爷说过:‘己所不砍,勿施于人。’我自己不想给别人当小鸡抓起来,所以我就不愿将别人当小鸡抓了。”

    众人都神色奇异地望着小蛟儿,想不到一个十岁的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甘伶进一步问:“你爷爷是什么人?”

    “我爷爷是一个捕鱼的渔民。”

    甘伶更疑惑了,她虽然不知道小蛟儿是俏夜叉的儿子,但却知道小蛟儿是个极有势力的人的儿子,说不定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一位武林高手的儿子。因为雄据一县的吴谷山,也听从这个人的调遣。要是这人没有一定的势力或一流的武功,颇有武功的吴谷山会听从他的调遣吗?再说,这人手下的丫鬟、家人,都身怀武功,同时小蛟儿还是三不医徐神仙的徒弟,具有一身惊人的内力哩。不是武林高手,能与徐神仙相识吗?所以甘伶一听说是一个捕鱼的渔民,不禁疑惑了,脱口而问:“真的?”

    “是真的呀!我怎么会骗你?”

    “是吗?我可从未听说过一个渔民,家里会有丫头和家人,而且还有一个总管家。”

    “这是我妈妈的,不关我爷爷事。”

    “你爷爷不跟你妈妈在一起?”

    小蛟儿摇摇头:“他们从来不在一起的,只是最近才认识。”

    甘伶笑起来:“小和尚,你不会说假话,就别胡说了,世上有这样的奇事吗?你爷爷和你妈妈居然不认识。”

    “这是真的呵!因为我从小就跟我妈妈失散了,由我爷爷抚养我,最近,我妈妈才找到我的。”

    “原来这样,小和尚,看来你是真不简单哩!”

    随后甘伶和甘骐夫妇,带着凤凤走了。小蛟儿与甘凤凤的分别,心里不知是喜是愁。当甘凤凤缠着他要去梵净山对,他的确不想甘凤凤去,也对甘凤凤感到头痛,但一旦甘凤凤与他分别,他心里又感到失落什么了,不愿与甘凤凤分开了。东方望拍拍他:“小兄弟,看来我们也要分手了。”

    “是!叔叔。”

    “你一个人去不害怕?”

    “我不怕。”

    东方望叹了一声说:“小兄弟,看来你母亲是个富豪的人,你怎么有福不享,却跑出来冒霜雪、经风雨受苦,一路担惊受险的,这有什么好呵?”

    小蛟儿长叹了一声:“叔叔,你不知道的。苦,我不怕,我从小就跟着爷爷受苦惯了。”

    “小兄弟,你有什么为难的事?要不要我叫化帮忙?”

    小蛟儿本想说:“叔叔,你武功那么好,去阻止或劝劝我妈妈别再杀人和与坏人来往了。可是一想:我妈妈会听他的话吗?弄得不好,妈妈说不定会跟他打起来。便摇摇头说:“叔叔,多谢你了,我没有什么事。”

    “好,小兄弟,我们后会有期了。”东方望说完,便扬长而去,转眼之间,便消失在山野中。

    小蛟儿瞧见东方望那潇洒飘然而去的快速身影,又是羡慕不已,心想:我有他一半的功夫就好了。的确,小蛟儿自从一个人闯到江湖上以来,所接触过的人,几乎都是武林中的一等上乘高手。怪影、小琴姐姐、徐神仙、东方叔叔、凤凤的姑姑绿衣姑娘等等,就是自己的母亲和比自己还小的凤凤以及同母异父的妹妹小玉,都有一身不错的武功。本来小蛟儿不想学什么武功的,更不想去学举手之间就伤人性命的武功。但他听了徐神仙的话后,知道有了极好的武功,它虽然能取人性命,但也可以救人,他从心里又想学武功了。要是自己有了一身像怪影、东方望叔叔和小琴姐姐那样好的武功,不但能挽救自己的母亲,更可以阻止母亲杀人了,那不更好?可是自己父母是那样的人,怪影叔叔、小琴姐姐不但不愿教自己武功,也叫别人不教。要是其他人知道自己父母的为人,能教吗?就是愿教,小蛟儿也不愿令他们为难,得罪了怪影叔叔和小琴姐姐。小蛟儿心地好,为人随和,不愿令人为难,但也有他孤傲、倔强的一面,更不愿去求人教自己武功,因而形成了他性格复杂的一面。

    小蛟儿这次去梵净山,只不过因天圣老人所托,不忍这老人死不瞑目,尽力而为而已。可是他一出巴山,就碰上了一连串的事,首先在巫山给凤凤用网捉住,以后在巴东城郊,遭鬼脸三拦路抢劫,感到不会一点武功,只身在外走动,只有任人欺负和宰剐,这就加强了他要去梵净山学武的决心了。要是说他走出魔鬼峡时,去梵净山只不过尽力而为,不辜负天圣老人,现在,他却是自愿主动的要去了,地贤婆婆能教自己武功更好,不愿教,就自己练。这就是小蛟儿不愿回家的原因。

    东方望走后不久,小蛟儿也动身往梵净山而去。不知是姚总管听从了司剑的话,没派人来拦截小蛟儿,还是小蛟儿扮成了一般孩子没引人注意。总之,小蛟儿没碰到什么麻烦,便走出了巴东县境,自从小蛟儿遭到鬼脸三的拦路打劫,懂得了钱财千万不可露人眼了。的确,一个才十岁的孩子,身上怀有这么一笔可观数目的金钱,怎不引起人们的注意?就是不来抢劫,也会好奇的盘问。甘骐赠给他的一些金叶子、金豆豆,他不敢拿出来用了,但投宿住店吃饭,却需要钱的。他现在已不是小和尚,不能向人化缘。所有的一些碎银,他已花光,只剩下甘骐的那十两重的四锭银元宝。小蛟儿只有走到荒野的无人地方,将一锭银子掏出来,打算将它弄碎了来使用,他试用手将银锭从中折断,谁知一扳之下便扳断。他登时疑惑起来,怎么这锭银元宝这样的松脆?像是干泥似的,别不是假的吧?他又将其中一半的银锭,双手一扳,又扳断了。这时,他仍然没醒悟自己具有一身惊人的内力和浑厚的真气,可以断金碎玉,别既是一锭银子,就是一根铁棒,他也可以一折而断。却怀疑这锭银子是假的。他拿着四分之一的银锭看了看,用三个手指用力一捏,竟然捏得四分五裂。他惊愕得半晌不能出声。暗忖:难道甘庄主赠送给自己的银元宝是假的,哄自己高兴?不会吧?甘庄主为什么要哄骗自己?于是,他又掏出其他三锭银元宝来,一个个用手一扳,都全部扳断了!他更怀疑这些银子全都是假的。既然银元宝是假的,那些金豆豆、金叶子恐怕也是假的了,可是甘庄主没来由要哄骗自己呵!他收起了这些碎银两,走到一个小镇上买东西吃,小心翼翼看看收钱的店老板怎么说。可是店老板拿起银子看了看,说:“少爷,这银子有二两多呵!小店本小利薄,一时没法找回,最好请少爷给些散钱。”

    “怎么,它是假的么?不能用?”

    “小人怎敢说这银两是假的?只是一时无法找赎而已,要不,少爷再买其他一些吃的好不好?”

    “你最好先看清楚这银子是不是假的。”

    “少爷别开玩笑,小人做生意十多年,难道还分不出真银子和假银子?”

    “既然这样,那你再给我一斤卤牛肉和三个烧饼。”

    “好,好。不过,小人还得找回一些钱给少爷。”

    “有多的,我送给你吧!”

    店老板大喜:“那小人多谢少爷了!”店老板立刻切了一斤卤牛肉,拿了三个烧饼,包好交给小蛟儿。

    小蛟儿又疑惑起来:既然银子不是假的,怎么我一下就将它扳断了的?他一下想起了自己曾经用衣袖用力一挥,就将那个什么麻脸大汉挥飞出去,更想到自己用双手一推,也将魔鬼峡的那个恶女人推得飞到墙壁上撞死了。不由惊疑起来,我真的有那么大的力气么?小蛟儿为了证实自己有没有这样大的力气,拿起卤牛肉和烧饼,跑到了山野上的森林中去,将卤牛肉和烧饼放在一边,双掌向一株碗口粗的树用劲一拍,喀嚓一声,这株树应掌而断,不但断,而且上半截的树身更凭空飞了出来,撞倒了其他的一些树木,弄得森林里哗啦啦地一阵乱响,惊得群鸟乱飞,野兽奔逃。小蛟儿惊喜异常,暗问:我真的有这么大力气?又一掌朝—块大石拍去,竟然将这块大石拍得四分五裂,碎石横飞。小蛟儿这时才真正相信自己具有一身惊人的力气了!怪不得能将银元宝似干泥团般捏得粉碎、扳断。看来我今后千万不可用手乱推人拍人了,不然,会将人推飞拍死的。

    小蛟儿虽有一身浑厚的真气和内力,?可惜不会运用,正像当今拥古一笔巨大财富的阔少爷一样,不懂得如何运用这笔财富在商场上驰骋,一是不舍得花;二是一花起来,便是惊人的浪费。的确,小蛟儿除非不与人动手,一出手,便是凌厉的杀着,碰着的人,非死便重伤。因为他没有学过武功,不懂得什么招式。这样,就往往使一些会武功的人麻痹大意,而给他摔飞拍死。当然,小蛟儿要是碰上了真正的一流上乘高手,尤其碰上了以柔克刚,借力打力的高手,小蛟儿会吃大亏的,受伤的是自己。幸而小蛟儿不是一个惹事生非的人,而不会恃艺凌人;二来—些上乘高手,却又不屑与不会武功的小蛟儿动手,这样,就使得小蛟儿一路上没出什么事。他在林子里略略休息了一会,便动身朝贵州方面而去。一路上他风餐露宿,风尘仆仆地赶路,也不知走了多少日子,他终于走出了湖广境地,踏入了四川的东南角。一出湖广,他又恢复了小和尚的面目,因为一个小和尚,会搏一般人的同情,更得到一些好善信佛人的施舍,不论投宿和吃饭都方便。一天,他来到了秀山县境内的小镇上。这里已接近武陵山了,而梵净山,正是武陵山群峰当中的一个最高蜂。小蛟儿心想:不用多久,便可到梵净山了。地贤老婆婆是不是真是人们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喜怒无常,不近情理可怕的老婆婆?要是这样,她愿不愿教自己武功?不教,自己又怎么练呵!是夜,他投宿在一间客栈中。夜深人静,他坐在床上,盘腿运气调息,由于小蛟儿得到了天圣老人一生的功力,再加上他运气调息时,运用的是怪影教给他的天山派内功心法,这两种武林中一等的上乘功夫一结合,几乎产生了人们意想不到的效果,不但很快地消除了一天奔走的疲劳,更使小蛟儿身轻如燕,行走如飞,再配上徐神仙传给他的轻功方法,要是小蛟儿抖展起来,足可以令当今武林中一等一的上乘高手惊讶失色,因为他这时抖展轻功,轻巧敏捷,不啻是天山怪侠无可比拟的轻功,可以说是行动无声,快如流星,只不过小蛟儿不知道自己有这门绝学而已。

    在小蛟儿运气调息时,他隐隐听到对面房间有两个汉子在轻轻交谈。因为他内力浑厚,哪怕谈话的人是如何的轻声,他也听得一清二楚。初时小蛟儿不怎么留意去听,可是一听到一个略带苍老韵声音说:“看来只有将全庄人都杀了灭口,才不为外人知道。”小蛟儿心头大震,暗想:这两个是什么人?竟要将全庄子的人都杀了,那么凶残,看来一定是打家劫寨的汪洋大盗了!不知他们要打劫、杀人的是什么村庄,小蛟儿便留心的听下去。

    跟着,又是那苍老的声音低沉地问:“嗯,你怎么不出声,是害怕还是担心?”

    另一个汉子的声音说:“欧阳长老,我总感到那个浮云山庄的庄主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恐怕不大好惹。”

    “他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不但我不知道,就是这周围百里之人也不知道。这庄主一向深居简出,从不与人交往,也无人知其姓名。看来,极可能是位武林高手。”

    “哦,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位武林高手?”

    “他要不是身怀绝技,敢住在那四野无人、高山峻岭的幽谷中吗?”

    “好,好,老夫却要先会会这位武林高手的绝技了!”

    汉子吃惊地问:“长老,你要一个人先去会他?那不打草惊蛇?”

    “既然我们的副教主看中了那个幽谷中的浮云山庄,说什么我们迟早都要拿了过来,早拿下来比晚拿下好,明天夜里我们就动手,先由老夫会会那个庄主,万一老夫不行,就联手齐上。”

    “长老,我们是不是等副教主来才动手比较好。”

    “你瞧不起老夫么?”

    “在下怎敢瞧不起长老的?”

    “既然这样,明天夜里我们就带。人前去。那位庄主真的是位武林高手,我们不妨劝他投靠我教,不答应,就按计划屠杀全庄,一个也不能留,以免为外人知道。”

    “是。”

    “好,我们睡吧!”

    小蛟儿听到这里,便不再听下去了。暗想:我得想办法去通知那位庄主才好,别叫他们将全庄的人都杀了。爷爷和师父都这样说过,救人—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不是一个人的性命,而是全庄人的性命呵!可是,浮云山庄在什么地方呢?

    第二天一早,小蛟儿便离开了客栈。他不敢在客栈里向人打听浮云山庄在什么地方,害怕给那两个凶恶大盗知道了,直到走出了小镇,才向乡民和过路人打听浮云山庄,可是,他所问的人中,竟没有一个人知道有浮云山庄。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恐怕不是叫浮云山庄吧,而是叫什么云山庄的。他又再次向人打听附近山里有没有叫什么云山庄的。可是人们都告诉他,附近山里没有叫什么云山庄的,只有叫青石坪、集贤村、凤山桥、潜龙坑等村子。小蛟儿失望了,看来客栈那两个凶徒恶汉所说的山庄,不是在这小镇附近,而是在一处深山大岭中了。可是它在南还是在北呢?这小镇四周,都是些高山峻岭呵,万一走错了方向,那不害了—庄子的人么?小蛟儿正在为难时,有个山民说:“小长老,你要打听什么山庄的,最好你往东南方走,在那一带山里,有些村子叫什么寨和什么庄的。”

    小蛟儿大喜,连忙说:“多谢大叔了!”便向东南方向而去。他在山野无人处抖展轻功,希望早一点找到浮云山庄,通知他们赶快避开,以免为人所杀。他也不知自己奔走了多少里,最后在一个山峰上的松林里坐下,略作休息。他举目四望,只见重山叠岭,没有一处有人烟的地方,谁知俯首往自己所坐的山峰下一看,只见丛林绿荫之中,隐现楼阁曲廊,小桥流水,分外幽雅。小蛟儿感到异常惊讶,怎么在崇山峻岭的峡谷中,有这么一个好地方的?突然间,他又发现一对青年男女,在树下草地上练武比剑,互拆招式。小蛟儿心想:这是那一处的富豪人家?这可不是山庄呵!既然这里有了人家,等会我不如寻路下峰,向他们问问这一带有没有浮云山庄。小蛟儿想到这里,不免又朝这双比剑的青年男女打量着,女的约莫十五六岁,而男的却有二十岁上下,一个生得秀美;一个长得英俊,两人身形异常灵活敏捷,跃上翻下,宛如林中两只飞舞的蝴蝶。而他们手中的剑光,更似两条凌空矫健的游龙。小蛟儿不懂剑法,但感到好看,比自己过去在集上村头所看到的江湖上卖武的人更好看多了!一时忘情,竟然凝神观看,忘了下去打听山庄的事。小蛟儿不知道这么一来,犯了武林中的大忌。武林中任何门派的武功,尤其是家传的武功绝学,绝对不容别人偷看偷学,一旦发现有人偷看偷学,这怕是逃走千里,也追踪杀了灭口。

    小蛟儿正看得入神时,蓦然感到身后一阵风起,回头一看,一位威严的青衣老者已悄然立在自己的身后了,一双目光,宛如冷电般的盯着自己,直盯得小蛟儿心里打了个冷颤。问:“你,你,你是谁?几时站在我背后的?”

    青衣老者不答,却冷冷地问:“你在这里看什么?”

    “看舞剑呀!”

    “唔!你学到几招了?”

    “我?”小蛟儿愕然。他只是感到好看而看看罢了,根本没存心去学招式,老者这么一问,他愕然不知怎么答了。同时,这么一问,也一下引起了他要学武的心思,暗想:我怎么这般的胡涂,只想到好看,而不去学人家的招式?要是我能学到不知有多好!小蛟儿仍然不知道大祸临头,有点后悔地说:“可惜我没有学到呵!”

    “你还想学到吗?”

    “我……”小蛟儿再往峰下庄院望去,院中那一对比剑的青年男女,不知几时走了,便说:“他们已经走了,想学也学不到了。”

    “好,好,小和尚,你要老夫出手,还是自己自杀?”

    小蛟儿一怔:“什么?你,你,你要我自杀?”

    “唔!你还想活下去?”

    “你,你,你为什么要我自杀?”

    “你偷看了我甘家的剑术,还想活着么?老夫不出手杀你,叫你自杀,已是宽容你了!”

    这位青衣威严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甘氏三煞中的大煞甘骥。甘氏三煞为了避开锦衣卫人的追踪,在杀了黑无常后,便毁了原有的落魂山庄,由甘骏、甘伶带着母亲,迁到回雁峰,而甘骥带着家小,来到川东南的武陵山下居住。他也像甘骐一样,极少与外人来往,更不与武林人士接触。甘氏三煞,以往杀了不少的武林人士,不但害怕锦衣卫人,也防黑白两道的武林人士前来寻仇复恨。十多年来,他一直在这浮云山庄中深居简出,当然也不容许有人来窥探浮云山庄,一旦发现有人来窥,必杀了灭口。小蛟儿要是路过这里,甘骥便不会怎么去理他,可是,小蛟儿不但窥探了浮云山庄,更偷看了甘家的剑术,甘骥是怎么也不让小蛟儿活着离开的,甘骥怎么也没想到,小蛟儿正是来这里要打听浮云山庄的,告诉他有人要来杀害他们。

    小蛟儿也不知道这位老者正是浮云山庄的庄主,一下怔住了:“你家的剑术不让人看?”

    “小和尚,别说废话了!你自杀不自杀?要不,老夫出手了!到时,你死得更惨。”

    小蛟儿见不是路,掉头便跑,他感到这个青衣老头,是个蛮不讲理的人,跟魔鬼峡的恶人差不多,只有一跑了事,再说也没用。

    甘骥见他掉头跑了,反面一怔,又笑又怒说:“小和尚,你跑得了吗?”

    果然,小蛟儿没跑出多远,迎面便有人拦着他了,一看,是刚才那两个比剑的青年男女。那少女说:“小和尚,你往哪里跑?”

    小蛟儿情急了,纵身往上一跃。小蛟儿的轻功,已得徐神仙的指点,加上天圣老人传给他的毕生功力,这一跃,不但掠过了这一对青年男女的头顶,更跃到一棵高高的树梢之上,这对青年男女吃了一惊,想不到一个小和尚,竟有这么极俊的轻功。甘骥吼道:“千万别让这小和尚跑了!追!”

    小蛟儿不敢说话,从这棵树梢,又飞跃到另一棵树梢上去,转眼之间,便逃得无踪无影,宛如一只灵敏的飞猿一样,消失在莽莽森林中。他也不知飞跃了多久,回头看看,见无人追来,才略略透了一口大气,跃下树来,打算歇歇下再赶路,谁知他刚刚坐下,那追杀他的少女已悄然出现在他面前了。他吓了一跳:“你!?”

    少女笑道:“小和尚,你跑得好快哪!”

    “你,你还要杀我?”

    “小和尚,你认命吧!谁叫你什么不看,却偏偏看我家的武功。”

    “你不杀我好不好?”

    少女打量了小蛟儿一眼,说:“好是好,不过,恐怕我爹不答应。这样吧,你跟我回去,让我跟我爹求个情,或许不会杀你。”

    “真的?”

    “可是,我可没把握能说服我爹的。”

    “那他不是还要杀我?”

    “小和尚,要是你答应在我家一世为奴,我爹就不会杀你了,顶多他只割下了你的舌头,不能说话而已。”

    “不行!我不能一世在你家为奴的。”

    “那就没办法啦!我只有杀了你。”

    小蛟儿再不说话,掉头就跑。世上哪有这般横蛮没人性的人,一世为奴还不算,还要割舌头做哑巴,那怎么行?

    少女见小蛟儿突然转身便跑,傻得有趣,不但不怒,反而嘻嘻咕咭地笑起来:“小和尚,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少女话没说完,小蛟儿咕咚一声,摔倒在一丛野草中了。少女一怔,心想:这傻小和尚怎么了?怎么摔倒的?别不是耍花样逃走吧?她身形一闪,更跃到小蛟儿跟前,出手就封了小蛟儿的环跳穴,叫小蛟儿再也不能抬腿逃跑,抿着嘴笑问:“跑呀!小和尚,你怎么不跑了?”

    小蛟儿在逃跑时,不知怎么给一样东西绊了一下,摔倒在草丛里,又被少女封了穴位,心想:这一下我一定给杀死了,听少女这么一问,不由又怔住了,这说话的口吻,不是跟甘凤凤一样吗?只是声音不同而已。

    少女见小蛟儿怔怔地望着自己,更笑了起来:“小和尚,你看着我干什么?看来,你这双眼睛顶不老实的,让我先将它挖下来,看你还看不看。”

    “不!不!你千万不能挖我的眼睛。”

    “为什么不能挖?”

    “你想要我为奴,我没有眼睛,变成瞎子,还能给你倒茶倒水吗?”

    “那么说,你愿意到我家一世为奴了?”

    “不!我也不想一世为奴的。”

    “那你想什么?”

    小蛟儿想了想,叹气说:“你,你杀了我吧。”

    “哦!你想死?”

    “你要杀我,我又跑不了,又不想为奴,不想死行吗?”

    “看来,我只有杀你了!”

    “你杀吧!”小蛟儿说完,闭目等死。

    突然,一个人从草丛里坐了起来,叫道:“谁这么缺德的,怎么在我叫化身上踩一脚呵!”

    小蛟儿睁跟一看,是东方望叫化叔叔,惊喜地叫道:“叔叔,是你!?”

    少女也怔住了,同时说:“是你!?”

    东方望不理少女,朝小蛟儿问:“刚才是你踩了我一脚吧?”

    小蛟儿这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摔倒了,原来自己慌不择路,踩在东方叔叔的身上。

    东方望又埋怨地说:“你怎么走路不带眼睛的?往我叫化身上踩,不怕将我踩死了么?”

    小蛟儿着急道:“叔叔,我不是有意的,你快来救我,有人要杀我了。”

    东方望一下跳了起来:“谁?谁要杀你的?”

    少女奇异地问东方望:“你认识这个小和尚?”

    东方望慌忙摇手说:“你,你别杀我,我叫化可不认识他。”

    小蛟儿一听,顿时傻了眼:怎么东方叔叔说不认识我的?是不是这个姑娘武功极好,东方叔叔打不过她,不敢认我?看来这个姑娘不声不响地跟了来,一定是武功极好了,东方叔叔才这么害拍。既然我死是死定了的,又何必连累东方叔叔?

    少女侧头问:“你不认识他,他怎么叫你为叔叔的?”

    东方望说:“我怎么知道呵!”

    小蛟儿同时说:“他真的不认识我。”

    “哦?你不认识他,怎么叫他叔叔。”

    “他年纪比我大,我不叫叔叔叫什么?你要杀我就杀好了,千万别为难他。”

    东方望说:“你听听,他不是说不认识我吗?”

    少女一笑:“好吧,那你快走!我要杀这小和尚了!”

    “我走,我走。不过,我叫化担心,你要是杀了这小和尚,会有人跟你过不去。”

    “谁跟我过不去?是你?”

    “不,不!你千万别扯到我叫化身上来,我就是有天大的胆,也不敢跟你过不去呵!”

    小蛟儿说:“叔叔,既然她叫你走,你快走呵!别管我了。”

    “是吗?那我走啦!”

    少女喊道:“噢!你别走,你说,谁跟我过不去的?”

    “你真的要我”

    “你不说清楚,就别想走。”

    “好吧!跟你过不去的不是别人,是你妹妹凤凤这小丫头。”

    小蛟儿愕然了:“怎么?这厉害的姑娘是凤凤的姐姐?”

    少女也愕异了:“你说什么?凤凤这小丫头?”

    东方望说:“是呵!不是她,谁敢跟你过不去的?”

    “这跟凤凤有什么关系?”

    “这小和尚是凤凤顶好的小友,你杀了她的好友,她不跟你闹翻天吗?”

    “真的?”少女扬扬眉问:“你这叫化可别捉弄我。不然,我可跟你没完没了。”

    “嗨,你不相信,问问这小和尚好了。”

    少女转向小蛟儿问:“你是凤凤的小友?”

    小蛟儿点点头:“是。”

    “哎!小和尚,你怎么不早说你与凤凤这小丫头认识的?”

    “我,我,我怎么知道你是凤凤的姐姐。”

    少女一下拍开了小蛟儿被封的穴位,笑道:“小和尚,算你好运气,碰上这个叫化。”

    小蛟儿跳起来:“你,你不会再杀我了?”

    “我杀你干什么呵!”

    “那也不要我一世为奴了吧?”

    “你想想,凤凤这小丫头会答应吗?”

    小蛟儿怎么也想不到,凤凤这个刁蛮任性的小姑娘救了自己。看来,我要是跟凤凤在一起,就没有这场惊恐了。

    这时,那位男青年也在林中出现了,他问:“绮妹,你追上那个小和尚没有?”

    小女笑道:“追是追上了,明哥,恐怕我们杀不了这个小和尚啦!?”

    “怎么杀不了这个小和尚的?”

    “东方叔叔在这里,你去问东方叔叔吧。”

    青年提剑奔了过来,一见东方望和小和尚在一起,面露愕异之色,向东方望一揖说:“东方叔叔,小侄有礼了。”

    东方望眨眨眼睛说:“你,你别跟我叫化来这一套,刚才你妹妹几乎要杀我哩!”

    少女叫了起来:“我几时说要杀你了?”

    “你刚才不是说,不说清楚,便不让我走么?”

    “那我也没有说要杀你呵!”

    青年一笑,他十分清楚东方望的为人,说:“妹妹,叔叔是逗着你玩的,你怎么当成真的了?”他又对东方望问:“叔叔,你跟这小和尚认识?”

    “不认识呵!”

    青年一怔:“那么说,叔叔是出于侠义,要救这小和尚了?”

    “不,不,你们甘家要杀的人,必定有一定原因,我叫化怎敢出手救人的?”

    青年疑惑问:“那么,那么……”

    少女说:“明哥,你别那么那么的了,告诉你,这小和尚是凤妹的好朋友。”

    青年愕然:“真的?”

    “我要是骗你。首先是这叫化叔叔骗了我。”

    东方望说:“我叫化绝不会骗你们,不信,你们以后见了凤凤这小丫头,去问问她好了。”

    蓦然间,有人在树林中说:“不用去问了,你们问我好啦!”

    众人闻声一看,只见—位绿衣姑娘从树林里闪身出来,首先少女惊喜地欢叫起来:“姑姑,你怎么也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诡秘女侠甘伶。她陪同甘骐夫妇带凤凤回家后,住了一天,便转回湘南,顺路来这看看大哥甘骥,远远瞧见自己的侄女甘绮绮悄悄地追踪一个小和尚,心里感到奇怪,绮绮这个丫头追踪一个小和尚干什么?再看那个小和尚,竟然是小蛟儿,更奇怪了,更不动声色地也暗暗地跟踪而来,看看是什么回事,原来是小蛟儿偷看了甘家的武功,甘绮绮前来追杀小蛟儿的……

    绮绮在惊喜地欢叫时,甘明过(也就是那位男青年)也惊喜愕异了:“姑姑,是你!?”

    甘伶看着小蛟儿,笑起来:“小和尚,你可以说,跟我们甘家很有缘份呵!”

    绮绮问:“姑姑,这小和尚是凤凤的好朋友?”

    “什么好朋友,你别去听这个臭叫化说的。”甘伶又朝小蛟儿说:“好呀!小和尚,你拐骗凤凤跑出来,现在又跑来这里偷看我甘家的武学,你不想死也不行了。”

    甘绮绮和甘明过一听,顿时聣视了东方望一眼。首先绮绮叫起来:“叫化叔叔,你怎么这样骗我的?叫我几乎放跑了这个小骗子。”

    东方望叫起苦来,朝甘伶一揖道:“甘二小姐,你这么一说,不但断送我叫化这条命,也将这小和尚的一条命断送了。”

    甘伶笑问:“你害怕了我么?”

    “怕,怕,怕,我叫化先怕米贵,讨不到饭吃,其次就怕你甘二小姐了。”

    甘伶咭咭地笑起来:“你这装神弄鬼,游戏人间的怪叫化,真的害怕了我?”

    “真的,真的。说到装神弄鬼、游戏人间,我叫化怎么也比不上你甘二小姐。”

    甘明过说:“姑姑,要不要我们先杀了这个小和尚?”

    甘伶看了小蛟儿一眼,见小蛟儿完全像只木鸡呆着不动,笑道:“这小和尚怪可怜的,人也生得不错,杀了可惜,还是将他提回去关起来的好。”

    绮绮说:“姑姑,这小骗子轻功极俊,万一给他跑掉了,可不易追的。”

    甘伶说:“你俩兄妹也真是,连凤丫头也比不上,凤丫头曾经将他像猴儿般抓起来,你们怎么关不住他的?”

    小蛟儿突然说:“你们不能关我的!”

    甘伶说:“是吗?那你怎么不跑的?”

    “我跑了,那我更不成了小骗子,拐骗凤风的事是真的了?”

    绮绮一怔:“那么说,你没拐骗凤凤?”

    “凤凤古灵精怪,我能拐骗她么?”

    东方望笑了:“小兄弟,你这句话说对了!也救了我叫化啦!”

    绮绮一听,一想也是,凤凤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古灵精怪,只有她捉弄人,别人还能拐骗她么?于是转头问甘伶:“姑姑,你是在逗我们吧?”

    “哎!我怎么逗你们的?我是逗这小和尚。别看这小和尚带点傻劲,却顶会说话。”

    小蛟儿说:“姑姑,我说的是真的呀!”

    “好,好,你说真话。我问你,你怎么跑来这里偷学我家的武功了?”

    “我没偷学呵!我只是觉得好看,看看罢了,不能看么?”

    东方望说:“小兄弟,这就是你不对了。别人在比剑喂招,是千万不能去看的,应该远远避开才是。”

    小蛟儿不明了,问:“可是我见一些舞剑弄刀的人,常常在一些镇子上敲锣打鼓地要人家去看。”

    众人一听,都哑然失笑。显然小蛟儿不知道武林中人的禁忌,将一门一派的武功拿来与走江湖卖艺的人相比了。东方望说:“小兄弟,那是江湖上出卖艺人,使出都是一些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就算有真功力,也顶多是二些三四流的功夫,他们靠卖武生活,怎么不叫人看的。真正的上乘武功,尤其是本门派绝技,是绝对不容外人窥探的。小兄弟,你今后要记住了,招来了杀身之祸,可没有人再救你了。小兄弟,你既然不想偷学人家的武功,看人舞剑弄刀干什么?世上有多少东西好看过舞剑弄刀的,像水中游鱼,空中飞鸟,奇峰异水,不更好看么?”

    小蛟儿这才明白,原来人家的武功绝学,是不准人看的。但他总感到,人家看了一下,就要将人家杀死,不太过么?但他怕又得罪了人,不敢说出,只好说:“叔叔,我今后再也不敢看人家舞剑弄刀了。”

    “这就对啦!”

    小蛟儿又望望甘伶等人,问绮绮:“姐姐,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绮绮一听小蛟儿称自己为姐姐,笑起来:“小兄弟,这下你更不能走了!”

    “你,你还要捉我回去么?”

    “你是我凤妹妹的朋友,来到了她大伯住的地方,不去坐坐,凤凤知道了,她不会骂你吗?”

    “这……”

    “唔!你去不去坐的?”

    小蛟儿心想:“既然是凤凤大伯的家,我来到了,不去坐坐也说不过去。但他一下想起了自己是来这里寻找浮云山庄的,要不赶快找到浮云山庄,告诉庄主,那不误了全庄人的性命吗?他连忙说:“姐姐,我真的有急事呵!要去寻找一个叫浮云山庄的村子。”

    甘伶和甘绮绮兄妹一听,顿时感到愕异,不由相互看了一眼,甘伶问:“你找浮云山庄有什么急事的?”

    “姑姑,有人在今夜来杀害浮云山庄的人!”

    “哦?是谁来杀浮云山庄的人了?”

    “我不知道是谁。对了,姑姑,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个林子叫浮云山庄的?”

    甘伶一笑:“我当然知道啦!”

    小蛟儿大喜:“真的?姑姑,你快带我去浮云山庄,今夜里,真的有人来杀害他们了!”

    “谁告诉你,有人来杀害他们了?”

    “没人告诉我,是我在镇上客栈中听到的。姑姑,你快带我去吧,要不,来不及了。”

    甘绮绮正想说,甘伶向她打了个眼色,又问小蛟儿:“你怎么会听到的?”

    “姑姑,是这样。”小蛟儿将昨夜在客栈中所听到的,一五一十地全说了出来。

    甘伶柳眉一扬:“这伙不知死活的贼子,竟想打浮云山庄的主意,那是自寻死路了!”

    小蛟儿一怔:“姑姑,那庄主的武功很好吗?”

    “好不好,我也不知道,不过跟我差不多。”

    “姑姑,不行,他们人多呵!还是早一点告诉浮云山庄的庄主好。”

    东方望笑着问:“小兄弟,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吗?”

    “我,我到了什么地方了?”

    甘绮绮这时说:“小兄弟,姐姐在这里多谢你了,姐姐住的地方,正是叫浮云山庄。”

    小蛟儿一下傻了眼:“真的?”

    “这样大的事,姐姐还骗你吗?”绮绮转身对自己哥哥说:“明哥,你快赶回去,告诉爹一声,叫爹准备一下,迎接今夜的来人。”

    “是。”甘明过向小蛟儿一揖说:“刚才愚兄妹险些伤害了你,请小兄弟多多恕罪。”

    “不,不!你千万别、别这样,我,我,嗨!我早该想到了那是浮云山庄了!我差一点误了大事了!你,你,你们不会怪我吧?”

    甘明过说:“愚兄怎敢怪小兄弟的?没有小兄弟前来,今夜我家会有大祸了。我一家感谢小兄弟还来不及哩!小兄弟,你一定要来我家坐坐,愚兄先告辞了。”说完,甘明过身形一闪,人早已远去。

    甘伶侧头笑问:“小和尚,你现在不用我来捉你了吧?”

    小蛟儿笑了:“姑姑怎会捉我的?”

    “那么说,你要去浮云山庄了?你不害怕?浮云山庄今夜可危险哩!你要是害怕,就别去了,姑姑不会勉强你去。”

    “我,我不怕。”

    “真的?那伙贼人前来,我们可没办法保护你啦!”

    “我,我可以和庄子里其他的人躲起来呀!”

    甘绮绮说:“小兄弟,你放心,有姐姐在,贼人伤害不了你。”

    甘伶以奇异的目光打量着小蛟儿,暗暗点头,怪不得二兄这么器重这孩子,这孩子心地的确不同一般人,勇敢,侠义,不愧为徐神仙的弟子。奇怪,怎么徐神仙只传给他轻功,而不教他武功的?还是徐神仙认为还不到传武功的日子?那么,他怎么千里迢迢打发这孩子去梵净山的?不怕出危险么?还是这老和尚在暗中跟随,观察这小孩子的为人?

    甘伶想罢,朝东方望问:“你去不去?”

    “噢!小兄弟都敢去,我不去行吗?大不了,我叫化顶多给贼人砍掉一个脑袋而已。”

    甘伶笑道:“你这颗脏脑袋,恐怕连贼人也不愿砍哩!担心弄脏了他们的刀。”

    “那,那我更放心去了!”

    甘绮绮说:“叔叔,你怎么老是说笑呵!半点也不正经的。”

    众人一笑,便一齐朝浮云山庄而去。

    浮云山庄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危险?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