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江湖传奇 > 第十三回深山练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却说小蛟儿见—条鱼在—声吆喝中,便从水中跳到看湖人的怀里,正在惊异。看湖人门:“小伙子,看见我捉到了鱼吧?你还担心我弄不到东西吃么?”

    半晌,小蛟儿问:“大叔,你这是什么功夫的?鱼怎么会听你的话跳上来?”小蛟儿感到看湖人捉鱼的本领比竹姑姑更高。竹姑姑要在湖面上追踪鱼群,然后用掌力将鱼吸上来,而看湖人却是坐在湖边不动,轻喝一声,鱼便自己跳到怀中了。

    看湖人说:“小伙子,少林寺有一种武功,叫‘狮子吼’,一声喝喊,能令人心裂而死,就是内力深厚的武林高手,也可以震晕。”

    这对小蛟儿来说,真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世上竟有这样的功夫。他更睁大了眼睛问:“大叔,你刚才轻喝一声,便是狮子吼么?”

    看湖人苦笑一下:“狮子吼,是佛门的正派武功,我怎会?我用的是一门邪派武功—一摄魂音,对一些不会武功的人来说,可以令其丧失神智,听从我调遣。对有内力的人来说,就不管用了。对—些鱼鱼鸟鸟,当然有用多了,令它们自动投进我的怀里。”

    小蛟儿听了,又是羡慕不已,暗想:要是我也会这样的功夫,捉色捉鸟儿,不很方便吗?看湘人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想,说:“小蛟儿,这门功夫,你学不得。”

    “哦!为什么?”

    “因为学了这门功夫,不但会对人冷漠无情,而且会变得残忍。我不想你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那,那大叔为什么学的?”

    “初时我并不知道,学了后才知道。小蛟儿,你还是学竹姑娘的凌空摄物掌好。”

    “大叔!你不能改掉吗?”

    “要改掉谈何容易!加上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幸而有人断去了我一手一脚,痛后思痛,加上这几年来日夜对着空山冷湖深思,好不容易才把残忍之心压了下来。小蛟儿,天不早了,你去睡吧!”

    “是!大叔。”

    小蛟儿慢慢踱回岩洞,略略休息片刻,天色便大明了。他想一天要捉四尾一尺之长的大鲤鱼,同时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像竹姑姑那样,将鱼从水中吸出来,便跑到湖边去了。到了湖边,他才想起,我怎么跑到湖中去呢?于是,他也像竹英那样,扭断了—条手臂粗的树枝,丢到湖中,自己暗运轻功跳到树枝上。小蛟儿学的是天山一派的内功心法,练出来的,又是星宿海一派的真气,再加上三不医徐神仙教给他的,又是佛门中最佳的轻功——凌空虚步。三者混合在一起,不但使他身轻如燕,而且几乎是身如轻烟了,所以跳落在树枝上时,树枝不动,水不扬波,达到了武林中最佳的轻功地步?只不过小蛟儿不知道罢了。在轻功这一点上,竹英就比不上他。竹英跃到树枝上,湖面还震起一道道微浪,向四面散开。可是如何用内劲催动树枝向湖心飞去,他就不知道了。他用力踩下树枝,说:“走呀!走呀!你怎么不走呵!”可是树枝不但不向前飞去,反而踩一下,沉—下,原地不动,弄湿了自己的脚。没办法,小蛟儿只好蹲了下来,用手代桨,向湖心划去。不错,由于他内力深厚,一划,树枝就如箭在湖面上飞驰。他在湖面上追踪鱼群,鱼群追到了,他便运用竹英教他的方法,运气于掌,伸手去吸鱼。可是他一吸,鱼不但没有吸上来,反而将湖水吸了上来,洒得他满头满身都是水。几次都是这样,弄得他从头到脚,浑身水淋淋的,像个落汤鸡一样,最后他干脆跳进湖水中去捉鱼,不去练那什么凌空摄物掌了。当他捉着两尾大鲤鱼上岸时,发现竹英站在湖边的一块岩石上面,笑着问:“小蛟儿,你是这样凌空捉鱼的吗?”

    小蛟儿说:“姑姑,我人笨,学不了你的捉鱼方法。”

    “你是学不了,还是没有去学?”

    “姑姑,我学了。”

    “是吗?你做给我看看。”

    小蛟儿怕竹英骂自己没有去学,便站在湖边运用掌力去吸鱼,可是吸起来的,又是一道湖水,洒得自己满身都是水。

    竹英看得又笑又喜,暗想:这个浑小子,内力真是惊人,只学了一夜,便能将湖水吸了上来,比起自己,不知强多少倍了。

    小蛟儿说:“姑姑,你看,我不是学了吗?可是吸不到鱼。”

    “不错嘛!你很会吸水给自己淋浴呵!”

    “姑姑,你别笑我了。”小蛟儿沮丧地说。

    “噢!哪能一锄头便挖出个金娃娃来!小蛟儿,要练凌空摄物掌,就得慢慢来,哪能这般心急的?”

    “姑姑,那我一天怎交四尾鲤鱼的?”

    “你可以—个月内不用交鱼。”

    “那林婶婶不打我骂我?”

    “我可以跟她说,但你一个月内,不准偷懒,练我教给你的捉鱼方法。”

    “姑姑,我连驾树枝去湖心也不会。”

    “呵!你轻功不是很好吗?怎么不会?”

    “姑姑,是真的,我跳上树枝,它动也不会动,别说去湖心了。”

    “是吗?你下去我看看。”

    小蛟儿原先的树枝仍在湖心,他只好又折断另一条树枝,丢在水面上,然后自己跃上去,用脚蹬树枝。

    竹英笑起来:“小蛟儿,你没荡过秋千吗?”

    “秋千?没荡过呵!”

    小蛟儿起初在船上生活,以后又在深山里转,别说荡过,连见也没见过。竹英说:“怪不得不会了。要是你荡过,秋千,要驾树枝,不但易得很,而且还可以要它前就前,要它后就后,还可以要它左转右弯哩!小蛟儿,你双腿微曲,用脚尖之力,向前一蹬,树枝就会向前飞去了。向后,也是这样,不信,你试试呀!”

    小蛟儿依言一试,树枝果然向湖心飞去了。他又双脚微曲,用力向后一蹬,树枝便向后飞去。竹英见他跳下树枝的轻功,已是暗暗惊讶。看来,这浑小子的轻功,在自己之上哩!她在岸边说:“小蚊儿,你想左转右弯,用劲全在你的一双脚上。”

    小蛟儿依言又试,脚尖微微用力,向左一扭,树枝便向左转驶去,向右,便向右转。操纵的关键,全在自己的脚上。他在湖面上的行动,就像现在的冲浪运动员一样,脚踏一块木板,在海面上飞驰。不到半个时辰,小蛟儿脚踏树枝,已能在湖面上来往如飞了,就象他和爷爷驾着小渔船在洞庭湖上行驶一样,想去哪里就去那里,一切由心。小蛟儿大喜,跳上岸来,朝竹英下拜说:“多谢姑姑教会了小蛟儿这一手功夫。”

    竹英笑道:“小蛟儿,你怎么行起大礼来了,快起来!”

    “姑姑教我,我怎不多谢的?”

    “小蛟儿,凭你这样的轻功,你完全可以不用这么粗的树枝。”

    “姑姑,不用这么粗的树枝,能载得起我吗?”

    “我看,你用一根芦苇就行了。”

    “芦苇?那不沉下湖吗?”

    “小蛟儿,你怎么不试试看?”

    “试?沉了怎么办?”

    “噢!小蛟儿,沉了怕什么?怕淹死你么?再说,你浑身已经湿了,还怕掉下水么?”

    “对!姑姑说的是,我试试看。”

    小蛟儿真的在湖边折了一根芦苇,丢在湖面上,纵身而上。起初他还没有什么信心,可是当他看到自己落在芦苇上,时,芦苇果然不沉,他就像驾着树枝一样,驾着芦苇在水面上飞行。芦苇十分轻巧,更不受水的阻力。小蛟几在湖面上行动,更是来往似飞了。远远望去,宛如在凌空贴着水面飞行一样。竹英看得又惊又喜,这个浑小子,真可以说是得天独厚,学成了武林中人视为最上乘的武功——一苇渡江了!这也是少林寺七十二绝之一的上乘武功。至今武林中人会这门武功的,恐怕没有多少人。而小蛟儿在一个时辰内便学会了,这主要是他有天圣老人毕生的功力、徐神仙传给他的凌空虚步的轻功和天山的内功心法,所以学上乘武功,快得令人不可思议,连在另一边的看湖人,也看得骇然,暗想:难道这小子天生异种?像他这样学武功,在梵净山不用三年,便可无敌于天下了。小蛟儿完全没想到自己学会了一门最上乘的武功,他的目的只是为了捉鱼,根本没想到自己今后在武林中扬名显威。当然,更没想到梵净山的人,在不动声色,暗传他的武功了。

    竹英在小蛟儿一脸兴奋跳上岸时说:“好啦!小蛟儿,你可以在湖面上来往如飞了。一个月后,我再来向你要鱼,到时交不了鱼,就算林嫂子不打你,我也会扒去你的一层皮。”

    小蛟儿心想,到时我吸不了鱼,不会事先下湖捉了四尾鱼交吗?便说:“姑姑,我会交出鱼的。”

    竹英看了看他,说:“小鬼头,你别打歪主意,想偷懒,用手捉的鱼和用掌力吸上来的鱼,我一看就分得出来。”

    小蛟儿不由怔住了:“姑姑,你怎么分得出来的?”

    “若不信,到时你可以将它们混在一起,看我分不分得出来。分出来了,你就别怪我砍断你一只手。”

    “姑姑,你千万别砍我的手。”

    “你用掌力把鱼吸上来,我怎么会砍?”

    “姑姑,我害怕到时捉不了鱼。”

    “小蛟儿,那你就得苦练。”

    “姑姑,我就怕苦练也吸不到鱼。”

    “没有吸不上的,除非你偷懒怕苦。”

    “姑姑,我怎敢偷懒呵!小蛟儿更不怕吃苦。”

    “那你就好好练呀!怕什么呢!”

    竹英说完,—笑而去。

    小蛟儿一咬牙:“好!我练,到时吸不上鱼,也是我命该断手缺腿了。”

    这一天,小蛟儿连饭也不想吃,一直在湖上运气用掌力吸鱼,几乎把手臂也练肿了,吸上来的,仍然是湖水,没半条鱼。他颓然地躺在湖边的草地上,暗想:我怎么吸不到鱼呢?难道用法不对?蓦然间,一个阴沉冷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伙子,吃饭吧!”

    小蛟儿抬头一看,是看湖人,带了一盒香喷喷的白米饭,上面还有半只烤山鸡,放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他这时才想起自己一天还没有吃过东西,感激地说:“大叔……”

    看湖人说:“苦练也要吃饭,别功夫未练成,却饿坏了自己。”

    “是,大叔。”

    小蛟儿由于有了昨晚的教训,要是不吃看湖人端来的饭菜,会被认为看不起他,也只好将感激放在心里,端起饭盒就吃。的确,小蛟儿也感到肚饿了。

    “吃过饭,先好好睡一睡,别再强练下去了。”

    “大叔,我怎么学不会的了”

    “小伙子,第一天,你就能用掌力将湖水吸上来,已是不错的了。”看湖人神态仍是那么的冷漠,说完便径自离去,消失在丛林中。

    第二天,小蛟儿不敢再麻烦看湖人给自己送饭来,他一早煲好一天的饭,便下湖苦练,凌空摄物掌。可是一连七八、天,几乎没有什么进展,顶多是—些小鱼小虾随水浪飞起但落不到他掌上。他恼怒得—掌向湖边的—块岩石击去。只听得一声巨响,这块岩石在他的掌力之下,竟然四分五裂,跌落湖水中去。突然一个银铃般的少女声音说:“小蛟儿,你这是干什么呀!想吓死我么?”

    小蛟儿一看,是小芽菜,不知几时到了湖边的。他“咦”了一声问:“是你?”

    “不是我,难道是你么?小蛟儿,你怎么拍打岩石的?它招惹了你吗?”

    “姐姐,我没办法用掌力吸到鱼。”

    “啧啧!看你多有出息,吸不到鱼,就拿石头来出气。”

    “姐姐,你能不能代我向竹姑姑求个情,让我用手捉鱼?”

    “哎哟!你这话像个男子汉吗?就算我去向竹姑姑说,恐怕她也作不了主。”

    “那,那谁才作得主?”

    “夫人呀!”

    “夫人?是夫人要我用掌力吸鱼的?”

    “当然是夫人呀!”

    “她,她为什么要我用掌力吸鱼的?”

    小芽菜眨眨眼睛说:“因为夫人吃用手捉的鲤鱼吃腻了,想要吃用掌力吸上来的鱼。”

    小蛟儿茫然,好奇地问:“它们的味道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要不,夫人为什么打发竹姑姑来教你用掌吸鱼的?”

    小蛟儿心想:这个老太婆人刁,吃的东西也刁,真够折磨人的,她在上面动动嘴,我却在下面累断腿了。他说:“姐姐,要是我没办法用掌力吸到鱼怎么办?”

    “那你准备给夫人剥一层皮!”

    “剥皮?夫人真的会这样?”

    “你以为夫人说的话是吓唬人马?她说剥人皮,就剥人皮。”

    “你见过她剥人皮了?”

    “见过呀!”

    “真的?你不害怕?”

    “有什么好怕?那才好看哩!”

    “什么?还好看?”小蛟儿心想这么残忍的事还好看?要是自己,不但不敢看,还会跑得远远的。他真想不透小芽菜这个女孩子,居然敢去看剥人皮。要是说看湖人过去为人残忍,那你们不更残忍吗?

    小芽菜说:“当然好看啦!以后剥人皮,我带你去看。”

    “我不去!”

    “你怕看吗?”

    当然害怕啦!小蛟儿简直不敢想下去,说:“姐姐,别说这恶心的事了!”

    “好!不说就不说。小蛟儿,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吃的?”

    “好吃?什么好吃的?”

    “你上来看不就知道了?”

    小蛟儿上岸一看,原来小芽莱给他带来了一只蒸熟的鸡和两个荷包蛋。这些东西,要是在以前,小蛟儿准会高兴得笑起来,可是现在,他仍感到剥人皮的恶心,何况自己还练不了用掌力吸鱼,更不想吃了,便说:“姐姐,多谢!我现在还饱,不想吃。”

    “哦!你不吃我带给你的东西?”

    “姐姐,我真的吃不下。”

    小芽菜登时面色一沉:“好!你不吃,我丢到湖里喂鱼去。”说着,便将鸡和荷包蛋往湖里丢去。

    小蛟儿一看不对头,身形一闪,慌忙纵身一跳,眼见鸡和蛋快落到湖中时,却叫他接住了。他脚尖一点水面,借力又跃回岸边,这快如电闪的行动,令小芽菜也惊讶了,但嘴里却说:“你不吃,又捡回来干什么?”

    “姐姐,我虽然吃不下,但丢了也可惜的,所,所以我把它捡了回来。”

    “我的东西,要你可惜什么?”小芽菜仍生气地说。

    “姐姐,你别恼呀!我现在不吃,可以留到晚上吃呀!要是姐姐还生气,我现在就吃好不好?”

    “你不是饱了吗?”

    “姐姐,不知怎的,我现在又好像有点肚饿了。”

    “油嘴滑舌,怪不得我妈叮嘱我小心提防你哩!”

    小蛟儿讪讪地笑了笑:“姐姐特意送给我的东西,我怎会不吃呵!”

    小芽菜耸耸鼻子:“你别臭美,我才不特意跑来这里给你送东西吃。”

    “那姐姐来这里干什么?”

    “我主要给那看湖人送解药来的。”

    “解药?什么解药?”

    “你不知道,我妈在他身上下了毒,叫他每夜都发作一次。一来防他逃跑;二来也叫他痛苦异常,这是他以前作恶的报应。听梅姑姑和竹姑姑说,那天夜里他表现不错,我妈这几日又暗暗观察他,看他确有悔改之心,所以打发我来给他送解药,永远解除他身上之毒。我才不是特意跑来给你送吃的哩!”

    小蛟儿却不管她特不特意了,关心起看湖人来,急问:“他吃了解药没有?”

    “你问得怪了!他怎不吃的?而且他从我手中接过时,激动得流泪哩!”

    小蛟儿透了一口大气。因为那夜他曾听看湖人说过,不想服解药,宁愿让自己痛苦,以忏悔过去的罪行。他真害怕看湖人不愿吃解药。现在一听,他才放下心来。看来,林婶打发她来送药,是有用意的,使看湖人看见林婶的女儿亲手送来,激动得不能不吃了。他便说:“这就太好了!”

    小芽菜瞅着他问:“你好像对他很关心呵!对了!竹姑姑说,那夜里你不顾生死,挺身而出救他。你干吗救他?让他死了不更好?”

    “噢!哪能见死不救的?姐姐,大叔为人不错呵!你以后对他要好点才是。”

    “我干吗要对他好点?我不骂他就算不错了!”

    “不,不!姐姐,大叔这么大年纪,是我们的父辈,我们应该尊敬他才是。”

    “对恶人也尊敬吗?”

    “姐姐,他已经变好了呀!”

    “好了!我们别谈这看湖人了!我问你,你吸不到鱼,就拿石头来出气,这样,就可以吸到鱼吗?”

    “是,是,我不该拿石头出气。”

    “要不要我教你一个好办法?”

    小蛟儿大喜:“我怎不要的?姐姐,你教我什么好办法?”

    “你既然一时在水里吸不到鱼,怎么不先在岸上练?”

    “练?岸上怎么练?”

    “你呀!真是一条肠子通到底,也不会打转转。你可以先在岸上学会吸一些石头呀,树枝呀!要是你能用掌力吸到手,然后又去吸一些会飞会跑的小动物,像天上飞的鸟儿,地上跑的野兔,练到你能将它吸到手中。有了这些经验和技巧,再下湖去吸鱼,不好吗?”

    小蛟儿听了睁大眼睛:“那行吗?”

    “怎么不行?告诉你,竹姑姑以前也是这样练的。”

    小蛟儿一下跳了起来:“姐姐,我现在就去练。”

    “你急什么!这些东西你不吃了?”

    “好!我吃。”

    小蛟儿三下五除二,将两个荷包蛋吞下肚。看看那只熟鸡,心想:我将这只熟鸡给大叔送去,说是姐姐给他的不更好?

    小芽菜问:“这鸡不吃了?”

    “姐姐,我真的饱了,我留到夜里吃好不好?”

    “噢!东西是你的,你喜欢几时吃由你,问我干吗?走!我看你吸石头去。”

    小蛟儿先跑到树林中,运用掌力吸地上的一些枯枝残叶。这些枯枝残叶,很容易便吸到手中。这都是他七八天来在湖面上练出来的功力和打下的基础。小蛟儿有些愕异:“怎么这样容易吸到的?”

    小芽菜扁扁嘴说:“它们还没有一斤重,当然容易吸上手啦!要是你能吸十斤重的东西,才勉勉强强说可以。”

    小蛟儿怔住了:“十斤重?”

    “十斤重算什么,夫人的凌空慑物掌,还可以将一个彪形大汉吸过来,又抛了出去哩!”

    小蛟儿惊愕得瞪大了眼睛:“人也可吸过来么?”

    “这有什么稀奇的?竹姑姑也可以,不过碰上内力深厚的高手,吸不到罢了。你愣着干什么?去吸石头呀!看你能不能将它们吸上手来。”

    “好!吸石头去!”

    他们来到一处有不少碎石的山坡上,小蛟儿选了一块有两斤重的石头,放在一块大岩石上面,便试着运用掌力吸。小芽菜说:“哎!哎!你站得这么近干什么?这算吸吗?你不如将它拿过来算了。”

    “那要离多远?”

    “起码要距离二丈远的地方才行。”

    小蛟儿便站到距离岩石有二丈远的地方,暗运掌力去吸,可是这块两斤重的石块,只在也的掌力摄取之下,摇了几摇,跌下岩石,并没有飞到他的手上。小蛟儿感到有点沮丧时,小芽菜却说:“不错呀!第一次你就有办法将石头吸下来了。来!再来第二下。”小芽菜将跌下的石头重新放到岩石上面。

    小蛟儿一咬牙,将功力加大一层,“呼”地一声,这块两斤重的石块,竟飞到他手上了。小蛟儿真是又惊又喜:“姐姐,我能吸到石头了!”

    小芽菜也看得惊讶起来,说:“行呵!小蛟儿,再挑选一块五斤重的石头摆上去,看能不能吸到手中。”

    “五斤重?”

    “噢!你怎么这般怕困难?还说什么吃得苦中苦哩!”

    “好!姐姐,我去搬一块五斤重的石头。”小蛟儿在小芽菜的鼓励下,将一块五斤多重的大石头摆在岩石上面。一次,两次,石块纹丝不功,三次四次,石块摇动了,从岩石上跌了下来,七次八次,石块凭空飞起,可是不到一丈远就坠落了,直到第十二次,小蛟儿才勉强将五斤重的石块吸到手上。吸力不同拍出的掌力,小蛟儿拍出的掌力,可以裂石碎金,但吸力,却要有运力的技巧和一股阴柔的回力才行,小蛟儿这时已练得浑身冒汗了,手臂隐隐作痛。

    小芽菜看看天色,说:“小蛟儿,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今天就练到这里为止,明天你再练下去。要是你能练到能将十几斤重的大石头吸过来,或者站到更远的距离,那就好啦!”

    “姐姐,明天你不来么?”

    “我恐怕不能来了,不过三天后我一定会再来看你。你可不能偷懒呀!”

    “姐姐,我怎么会偷懒呀!”

    “那好呀!三天后,你练成功了,我们一块去吸小鸟和野兔去。你可别令我失望。”

    “姐姐,小蛟儿当尽力苦练。”

    “听你说话还没信心哩!你呀,在夜里再背诵一下竹姑姑传给你的方法。不但背,还要多想才行。”

    “是!姐姐。”

    小蛟儿目送小芽菜离开后,便转回湖边自己住的岩洞,一看,看湖人已经坐在岩洞口了,似乎他在这里坐了很久。小蛟儿问:“大叔,你找我吗?”

    “没什么!温玉和你谈了什么?”

    “她指点我如何用掌力吸石头……哦,对了!大叔,她留下一只熟鸡叫我交给你。”

    看湖人目光一闪,跟着带怒地说:“小伙子,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假话?”

    “我,我怎么说假话了?”

    “她要是真的有心给我,为什么送药给我时不给?要你转交给我的?”

    “大,大叔……”

    “小伙子,别说了!今后可不能对我说假话!”

    “可是我……”

    看湖人叹了一声:“小伙子,我知道你用心极好,想使我高兴,但你知不知道,这会更使我难受和痛苦?”

    “大叔,我错了!”

    看湖人摇摇头:“小伙子,你并没做错,别自责,而是我一时性起,你别记在心里。”

    “我怎敢怪大叔呢!”

    “小伙子,今天练功练累了吧?”

    “是有点累。”小蛟儿不敢在他面前说假话了。

    “唔,我这里有一颗少林寺的大还魂丹,我珍藏了十多年,现在你拿去服下,会增添你的内力,对你练功有好处。”

    小蛟儿一听是珍藏了十多年的丹药,怎敢收下,连忙说:“大叔,我不用。你还是自己用的好。”

    看湖人面色一沉:“小伙子!你要明白,凡是有人拒绝了我的好意,我会不高兴,更会记在心里。”

    小蛟儿心想: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怪人,别人不要他的东西,还会记恨的?小蛟儿本性不愿得罪人歹更怕得罪人,便说:“大叔,既然这样,我收下了,你千万别恼呀!”

    看湖人满意地一笑,递给了小蛟儿—个小小的精致的方盒,转身而去,—边走,一边说:“小伙子,今夜你好好思索竹姑娘教会你运气的方法,这可是星宿海一派的一门绝技。”

    小蛟儿不由一怔,星宿海?那不是天圣老人一派吗?而且自己正是天圣老人的传人,竹姑姑怎么会星宿海一派的一门绝技呢?小蛟儿正想问清楚,看湖人已走远,不见了人影。他只好拿着方盒走进岩洞内。

    这时,夜幕降临。深山里的夜,似乎比别的地方来得特别早,小蛟儿点亮了灯,打算将那只熟鸡吃了,然后再默记一下竹姑姑教给自己的运气方法,可是一眼却首先看见了看湖人送给自己的那盒丹药,这方盒不但精美,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好像是银打的一样。光是这个方盒,就很珍贵了,它里面装的丹药,一定更珍贵。小蛟儿不是武林中人,不知道少林寺的大还魂丹有什么作用,只知道它能增添功力,其实,少林寺的大还魂丹何只能增添功力,就是一个人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外伤,濒近死亡,它也可以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这种大还魂丹,就是少林寺也仅有十来颗,珍藏在达摩院的密匣之中,不是为了抢救濒近死亡的名人高手,一般不轻易启用。

    看湖人原是少林寺的弟子,达摩院的一位高手,二十年前,因犯了淫戒,被少林寺鞭杖一百,逐出寺门。他怀恨在心,趁达摩院首座方慧禅师前去衡山时,潜入少林寺达摩院,出其不意,伤了两名高僧,取了大还魂丹三颗,连夜逃走,从此蓄发还俗,改名易姓,成为黑道上的一位魔头。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从不去招惹名门正派的侠义人士,以免引起少林,武当迫杀他,他在黑道上黑吃黑,杀的是黑道上的人物,奸淫的也是黑道人物的妻女,所以名门正派人士也不去理他,任由他黑吃黑,要不是林婶会同地贤夫人手下的两大侍女——梅英和兰英,真没办法捉到他哩!

    再说小蛟儿看见这么一个精美珍贵的方盒,忍不住打开来,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样的珍贵丹药。他打开一看,只见方盒内的红绸当中,放着一颗似鸽蛋般大小的,晶莹发亮的黑色丹药,奇香扑鼻,顿时满洞生香。显然,这是一颗极为名贵的丹药,怪不得看湖人将他珍藏了十多年,而不舍得服下。

    小蛟儿看得怔住了,更舍不得服下。于是他盖好方盒,将它收藏在岩中一处隐蔽的小洞里。这个小洞,也收藏了天圣老人交给他的灵猴身法最后的十七招式,和甘骥赠给他的那件宝背心。这个小洞,可以说是收藏了武林中的三大奇珍异宝,一是武功秘笈,是天圣老人不肖弟子黄岐士千方百计要得到的,一是能避刀剑的宝衣;一是起死回生的大还魂丹。大还魂丹,可以与奇侠一枝梅夫妇的玉女黑珠丹齐名,为武林一致公认的奇珍异宝,一个能化解万毒,一个能起死回生。这三大奇珍异宝,一旦为武林中人知道了,尤其是黑道上的人物和那一伙神秘集团的人知道了,他们会不顾生死前来夺取,不引起一片腥风血雨大残杀才怪。幸而这里是梵净山,武林中人风闻地贤夫人武功深奥莫测,出手毫不留情,就算知道了,不是绝顶高手,也不敢来。

    小蛟儿将大还魂丹藏好后,便坐在灯前默默背诵竹英传给他的运气行走方法。当他默诵到“将奇经中的真气,凝集于手太曲、少阴、太阳、少阳、厥阴这五经之中,使奇经空如深谷,对准物体,极力将真气收回奇经中”,脑中蓦然一闪,不由想起了天圣老人口传给自己的“春阳融雪”的秘诀中,似乎也有这样的运气方法,所不同的是“春阳融雪”功将体内真气散于奇经八脉的三百六十多个穴位上去,使奇经经常保持着空如深谷之状,一旦与敌人接触时便运气回收;但竹姑姑教自己的运气方法,只提到在摄取物体之时,使奇经如空谷,而真气凝集于商阳、合谷、少商、少府、少冲、少泽、中冲、关冲等各穴位上,运气回收真气。一个是经常使奇经保持如空谷状,一个是摄取东西时才保持如空谷。一个是将真气运到身体的各处穴位上;一个是散集于手掌上的各处穴位。但运气行走的方法是一样。对于“春阳融雪”功,小蛟儿只默记了秘诀,从来没有练过。他不知“春阳融雪”功有什么作用。为什么要奇经保持如空谷?而将真气散在全身的各处穴位上?难道要将敌人吸到自己身上来么?这不对呀!吸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作用的?那岂不是方便敌人打杀自己?可是天圣老人临死时千嘱万嘱,这是一门绝技,不但不能外传,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天圣老人这样叮嘱自己,一定有它的作用,我何不在练竹姑姑的方法时,也练练“春阳融雪”之功?于是他暗暗练起“春阳融雪”功来,练了一会,似乎见没有什么作用,但一想到明天要吸取十多斤重大石头,不练,怎能吸到大石头呵!小蛟儿又去练竹姑姑运气的方法了。

    小蛟儿不知道“春阳融雪”功具有惊人的威力,一旦练成功了,不管是自己去捉敌人,或是敌人擒住了自己,只要敌人一旦与自己身上穴位接触,便会将敌人的内力源源吸入自己的体内,令敌人内力全部消失,变成了毫无内力的一个废人,根本不用交手战斗,就置敌人于死地。

    天圣老人的“春阳融雪"功与地贤夫人的摄物掌功,同出一源,是出于星宿海的“吸星大法”,这是令武林中人闻名而变色的一种最可怕的邪派功夫。这门可怕的武功,传到天圣老人和地贤夫人这对师兄妹时,各人根据自己的所长、爱好和心得,便演化为“春阳融雪”功和摄物掌了。

    “吸星大法”原来是化掉对手的内力。虽然将敌人的内力吸了过来,跟着又排了出去,目的在废掉对手的功力,变成废人一个。天圣老人将吸星大法进一步研究发展,变成了不但能吸尽对手的功力,更将对手的功力转化为自己的功力,不啻如自己又多练了几年的功力,幸而他这种可怕的邪派的武功,只对一两个人施展,还没有为中原武林人士知晓,便遭到了他自己弟子的暗算,永困秘室中。也幸而天圣老人没将这门武功传黄岐士,不然,将危害武林不浅了。

    地贤夫人因为是个女子,不愿与任何男子肌肤相接,更不许任何男子碰着自己的身子,所以将吸星大法改变为摄物掌,运用掌力,将对手身躯吸过来,然后又将他摔飞了出去,不摔得半死,起码也摔断手脚和筋骨。

    第三天一早,小蛟儿又跑到山坡上去练摄物掌了。不知道是他昨夜对运气方法有了心得,还是他暗练了天圣老人的“春阁融雪”功,手掌的摄取力比往日来得深厚,第一次出掌,便轻而易举地将五斤多重的石块吸到了手中,他简直不敢相信,又看了看手中的石块,是不是昨天的那块石头。不错,手中的石头,正是他昨天试了十二次,才勉强将它吸到手中的。他暗想:难道这块石头变轻了,没有五斤多重?于是他又搬了一较大的石头放到岩石上去,暗运掌力一吸,这块较大的石头居然凭空飞到了他的掌中。第三天,小芽菜跑来看他,看见他能将一块五十多斤重的大石头吸到掌中。小芽莱惊喜得睁大了一双眼睛:“小蛟儿,你是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我,我没有呵!”

    “没有?三天你就练得了那么大的掌力?”

    “这……”小蛟儿一下想起看湖人给了自己出大还魂丹,自己没有吃,只是闻了一闻,心想:不会是这颗大还魂丹的香气起了作用吧?他很想如实地说出来,转而一想:要是说自己没有吃,只闻了闻,大叔听到了不恼?于是便连忙说:“是,是!我是服了一颗大还魂丹。”

    “大还魂丹?那是什么药?”

    “大叔说,吃了它可以增添功力。”

    “大叔?哪个大叔?”

    “就是看湖人呀!”

    “看湖人?他那么好心?别不是他给你服了毒药吧?”

    小蛟儿一怔:“毒药?不会吧?”

    “看来,你还不知道江湖上人心险恶,你快坐下来,运气调息试试,看看你的经脉,有什么地方阻滞了!”

    小蛟儿心里想:大还魂丹我还没吃呀!怎么会中毒?难道闻了也会中毒么?他依言坐下,运气调息,感到如平日一样,浑身经脉没有半点阻滞和不通畅之感,说:“姐姐,我没有中毒啊!”

    “你也没感到某处穴位上有痛麻么?”

    “没有。”

    “怪了!这个什么坏事也干得出来的人,他真的有这般好么?”

    “姐姐,一个人变好了,我们就不能老提他的过去了,应该对他好一点才对。”

    “哼!你别说得太早了,我听夫人和姑姑们说,江湖上有一种毒药,服下了,起初没半点异样,有的隔三五天,有的隔两三个月,有的到一年之后才发作。不行,我回去问问我妈和姑姑们,看看这大还魂丹是什么药。”

    “不,不,姐姐,你千万别去问人。”小蛟儿反而害怕了,也后悔说自己服了什么大还魂丹,要是我不说多好。

    “既然不是毒药,你干么害怕我问人?问了,不是对你更有好处吗?”

    “姐姐,我怕惊动你妈和姑姑们,也害怕对不起大叔。”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

    “他一片好心对我,反而招到大家的猜疑。姐姐,你说我心安吗?”

    “你那么相信他?”

    “姐姐,我现在不仅没有中毒,反而增添了功力,怎么不相信他?再说,大叔跟我没仇没怨,说不定那夜里他感激我去救了他,而给我这颗大还魂丹哩!”

    小芽菜眼睛转了一转:“好!不问就不问。现在我们去吸鸟儿和野兔去,看看你能不能用掌力将它们吸过来。”

    “那不吸石头了?”

    “石头是死的,不会动,鸟儿会飞,野兔会跑。你要吸到它们,单有深厚的掌力还不行,还要讲究运劲巧妙,时机准确和出手敏捷。这要用心机多啦!”

    “好!姐姐,我们吸鸟儿和野兔去。”

    小蛟儿跑进森林里,不像他在冰湖上那么有经验了,他没有捕捉野兽和飞鸟的经验,更不懂这些野兽的习性,首先不知道去哪里找到野兔。这方面,小芽菜比他有经验多了。

    不久,小芽菜带他到一处林木稀少的山坡上,说:“好了!这一带是野兔经常出没的地方,我们在这里等吧。”

    “它几时会出来?”

    “肚饿了它自然会跑出来。”

    小蛟儿看看四周,附近没有什么菜园和菜地,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兔子都是吃莱叶和一些嫩草的,这里既没有菜园,也没有什么嫩草,他茫然地问:“野兔找什么吃的?”

    “草菇和野菌呀!”

    “这里有草菇、野菌?”

    “附近一带多呐,你快蹲下来,别让野兔发现你了!兔子耳朵长,又灵活,稍有一点响动,它们便不跑来了。”

    小蛟儿只好蹲在一丛野草中,轻轻地问:“姐姐,兔子几时肚饿的?”

    “我不知道,要是它窝里有粮食,一两天也不会跑出来。”

    “那,那我们不白等吗?”

    “要是再等不到,我带你去找它们的窝去,将它们赶出来。不过,它们的窝可不好找的,有时找到窝了,不一定有兔子。”

    “怎么会没有兔子的?”

    “你没听人说,狡兔三穴吗?它会造一些假窝窝,让人们扑个空。”

    小蛟儿心想:看来在山中捉兔子,没有在水中捉鱼那么容易。山中的猎户,比湖上的渔人辛苦多了!正想着,小芽菜轻轻嘘了一声,示意有兔子来了。小蛟儿凝神倾听,因为他内力深厚,果然听到远处有一阵野草率宰的响动,显然有野兽在野草里走动,不久,野草丛中伸出了一个长长耳朵的小白兔脑袋来,红得像红宝石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它的鼻子在嗅着空气哩,似乎这个野白兔,嗅出了不同的气味,又惊又疑地用耳朵、眼睛打量,倾听四周的动静。

    小芽菜轻轻地说:“快!快出乎把它吸过来,要不,它会溜跑了。”

    小蛟儿正要出掌,这兔子一听不对劲,“嗖”地钻进草丛里,溜得没影儿了。

    小芽莱一跺脚,埋怨地说:“你看你,慢腾腾地,别说用掌力吸兔子,就是用手捉兔子也来不及了。”

    小蛟儿懊悔地说:“我想不到这小东西溜得这么快。”

    “鱼在水里不比它溜得更快,那你怎么捉到了?”

    “你叫我用掌力吸,可不是用手捉呵!”

    “捉与吸还不是一样要出手快?你怎么一发现它不迅速出手的?”

    “因,因,因为我看见它太有趣了!一时没想到要出手。”

    “有趣,有趣,‘趣’你的头,走吧!”

    “姐姐,我们不捉兔子了?”

    “它跑了,还捉什么?”

    “姐姐,我们在这里再等它来好不好?”

    “你以为兔子像你这般笨头笨脑的,会再跑来吗?不隔两三天,它不会再来了。”

    “那,那我们怎么办?”

    “捉不到兔子,我们不能到树林里去捉鸟儿吗?”

    “对,对!我们捉鸟儿去。”

    “但是,停在树上的鸟你不能吸。”

    “哦,为什么?”

    “停在树上的鸟不动,你要吸还不易吗?要吸,就吸空中飞动的鸟儿,那才能练出功夫来,懂不懂?”

    “它飞跑了,我怎么吸?”

    “这就看你出手快不快了!要是连飞的鸟你都吸不了,还能在水中吸到游动的鱼吗?”

    的确,以小蛟儿的轻功,身形的轻灵和深厚的内力,在森林里要捉任何鸟儿和走兽,简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但是,距离几丈远的地方,用掌力吸过来,就不那么容易了。他在森林中吸飞鸟,不是抓不准时机,就是出手用劲慢了。这一天,他几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吸到了一只飞鸟和一只山鸡,总算有了一点收获。小芽菜提着鸟儿和山鸡回去了,声言明天再来。

    第二天,小芽菜没有来,竹英跑来了。小蛟儿有点奇怪:“姑姑,是你?芽菜姐姐不来么?”

    竹英笑道:“不欢迎我来吗?”

    “姑姑,小蛟儿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芽菜姐姐怎么不来的。”

    “这小丫头今天有事,跟兰姐姐去巡山了,不能来。”

    “巡山?巡什么山?”

    “小蛟儿,近两天来,梵净山四周,出现了一些可疑的人,夫人为了磨练这小丫头的应敌本领,打发她跟随兰姐姐去巡山了!”

    “那,那芽菜姐姐危不危险?”

    “这就难说啦!小蛟儿,我问你,你是不是服下了看湖人的一颗大还魂丹?”

    “姑姑,芽菜姐姐跟你说了?”

    “她不说,我怎么知道?来!你伸手过来给我看看。”

    “姑姑要看我手干什么?”

    “看你是不是中了毒呀!”

    “姑姑,你也认为它是毒药么?”

    “小蛟儿,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伸手给我看看,中不中毒,我一看就知道。”

    小蛟儿心想:我根本就没服,又怎会中毒呢?他只好伸手给竹英看。竹英像医生诊脉似的,三只玉指按在他的脉搏上。片刻,竹英面露疑惑之色,急将玉指移开,沉吟不语。小蛟儿问:“姑姑,我没有中毒吧?”

    半晌,竹英“唔”了一声,问:“小蛟儿,我问你,你服下的大还魂丹,是不是像鸽蛋般的大小,浑身通黑发亮?”

    “是呀!”

    “它奇香扑鼻?”

    “对呀!姑姑,你怎么知道?”

    “那么说,你服下的真是少林寺的大还魂丹了!”

    “姑姑,它没有毒吧?”

    “小蛟儿,少林寺的大还魂丹,不但没毒,而且是武林中的神丹妙药,当今武林不可多得的奇珍异宝。”

    “哦!它真的能增添一个人的功力?”

    “小傻瓜,少林寺的大还魂丹?何只增添功力,它可以起死回生哩!”

    小蛟儿惊愕得半晌不能出声,心想:大叔怎么将这么珍贵的药给我呵!他问:“姑姑,你怎么知道它能起死回生?”

    “因为我服过呀!”

    小蛟儿惊奇了:“姑姑服过,是大叔给你的吗?”

    “大叔?你是说那看湖人?”

    “不是他么?”

    “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有大还魂丹,要是知道,夫人就不必向少林寺的方丈讨取了。”

    “夫人向少林寺去讨取?”

    “是呀!有一次,我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只有少林寺的大还魂丹才可以救得。”

    “少林寺的方丈真是好心,他……”

    “哼!好心?他才不给哩!”

    “怎么救人性命他也不给?”

    “那老光头才不理哩!”

    “他那么狠心,像出家人吗?”

    “他不但不给,还骂夫人是邪魔歪道,叫人要赶夫人哩!”

    “那姑姑怎么服到大还魂丹了?”

    “夫人发怒了,一出手,震飞并点倒了他们的什么高僧禅师,与梅姐姐一道,破了他们的罗汉阵,才逼得那老光头献出一颗大还魂丹来。”

    “那,那不死了很多人?”

    “夫人并没杀一个人,只用本门特有点穴手法,点倒了那些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光头,声言没有本门解穴的手法,谁也解不了。三天过后不解,便终身残废。说完,夫人,便离开少林寺。”

    “夫人怎么不给他们解穴?”

    “小傻瓜,那时夫人还没有得到大还魂丹呀!”

    小蛟儿急问:“那以后呢?”

    “初时,少林寺的光头们不相信夫人的话,以为少林寺身怀七十二绝技,还有解不开的?可是,他们偏偏解不了。两天后,那老光头才来见夫人,献上一颗大还魂丹,给我服下。眼看我好了,夫人才为他们解了穴。夫人当时说:‘老和尚,早给我不是没事么?不省了这场麻烦?而且我不求多,只求一颗救人而已。’经过这一次,夫人的武功才惊动了武林,从而也给梵净山今后招来了不少事端。”

    “少林寺的和尚来复仇么?”

    “少林寺的和尚没有来,可是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却在觊觎梵净山的武功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巡山,以免遭到他们的偷袭。小蛟儿,想不到你意外服下了少林寺的大还魂丹。看来,看湖人的确是有心悔改了,将这么一颗珍贵良药给了你,这也是你的缘份,也是看湖人对你那夜不顾生死救他的报答。”

    “姑姑,我不知道大还魂丹这般的珍贵。”

    “好啦!我看你捉兔子去。”

    “姑姑,兔子这两三天是捉不到了。”

    “为什么?”

    “因为昨天我惊跑了它。芽菜姐姐说,没两三天,它不会再出现。”

    “噢!那里没有兔子,我们可以转到别的地方去捉呀!”

    “别的地方也有兔子么?”

    “小傻瓜,这山头这么大,还愁没有野兔?你以为兔子只一处有,别处就没有?”

    “对,对!姑姑,我怎么没想到?”

    “看来,你对山野里的生活生疏得很哩!真要多去跑跑。”

    这一天,小蛟儿跟随竹英满山满岭地游转。在竹英的指点下,不久,他就用掌力吸到了一只灰色的小野兔。这么一来,小蛟儿有信心了。竹英也暗醋点头赞许,心想:这个好心的小傻瓜,其实半点也不傻,学任何上乘武功,倒是很快学上手的。不知他今后能不能过夫人的两关;若过不了,可惜他这份天才,只落得个葬身荒山野岭了。便说,“小蛟儿,这几日你好好练吧,要是你能练到得心应手,想吸什么,就吸什么,便可以下湖去吸鱼了,到时,我会来向你要四尾活蹦活跳的金色大鲤鱼。”

    “姑姑,我会用心练的。”

    竹英回到自己竹林精雅的小院时,一看,只见夫人和林嫂已来到小院中,她慌忙上前拜见,说:“婢子不知夫人前来,有失远迎,望夫人恕罪。”

    夫人说:“起来吧,不用多礼了!那小糊涂是不是中了毒?”

    “禀告夫人,他并没有中毒。看来,他服的真是少林寺的大还魂丹。”

    “你怎知道是大还魂丹了?”

    “婢子问清楚,与婢子当年服下的大还魂丹一模一样。”

    夫人皱皱眉说:“那看湖人去哪里弄来的大还魂丹?”

    林嫂在旁说:“夫人,他原是少林寺的弟子,说不定是他当年偷偷地藏下来的。这事,他可一直瞒着我们了!”

    “奇怪,他一直珍藏了十多年,不舍得自己用,怎么却给了那小糊涂?难道他的本性变了,会知恩图报么?”

    “夫人,婢子看出,他的确用行动来表示悔改了以往的罪行。”

    夫人看了林嫂一眼,说:“他能悔改,总算是一件好事。竹英,那个小糊涂的武功进展如何?”

    “夫人,他进展得比我预料还要快。但婢子有件疑惑不解之事,须向夫人禀告。”

    “什么事?"

    “婢子在诊断他有没有中毒时,发现他体内似乎有一股吸力,能将婢子的内力吸去,不知这是不是大还魂丹所起的功力。”

    “不可能。大还丹只能在一个人受了极严重的内外伤时,起到起死回生,增补元气的作用。它可以增添内力,不可能增添功力。”

    “那他怎么有这样强的吸力?”

    “这一点你们不明白了。我的摄物掌原是由吸星大法演变而来的,一个人的内力特别深厚,可以起到吸取他人内力的作用,看来那老糊涂将毕生功力输给了他,所以练摄物掌,就产生这样的现象了,并不为怪。”

    “原来这样,夫人不指点,婢子还不明白哩!”

    林嫂说:“夫人,要是这样,我们可不能与那小鬼的手掌接触了!”

    “你们放心。他吸人内力是微弱的。只要你们用内力震开,便不可能吸取你们的内力了。”

    这一点,地贤夫人却弄错了,她发梦恐怕也不会想到,天圣老人将吸星大法发展成为春阳融雪功,并且将这种神功的秘诀传给了小蛟儿。小蛟儿昨夜只练了一下,春阳融雪功便不知不觉附在小蛟儿的体内了。幸而小蛟儿练的时间不多,也不到火候。要是小蛟儿长久练下去,以他那一身浑厚的真气,要吸取一个人的内力,能震得开么?不吸尽内力才怪。除非小蛟儿不想吸,自己暗运内力震开才行。

    夫人站起身说:“既然这小糊涂没事,我走了。竹英,以后你要更严格督促这小糊涂。我将他交给你们了!”

    “是,夫人。婢子绝不敢偷闲。”

    从此以后,竹英不时到冰湖暗暗观察小蛟儿练功,七八天来,小蛟儿练掌力吸飞鸟,野兔和其他的小野兽,可以说达到了得心应手的地步。要吸什么就能吸到什么。他将所吸到的野物,通通送给了看湖人。它们成了看湖人开餐的美味。有一次,他竟能在丛林里将一只飞奔的黄猄,用掌力吸到自己身边来。他高高兴兴地将黄猄抱到了看湖人的草棚前,叫道:“大叔,你看我又给你送什么来了?”

    看湖人一看,带惊喜地说:“小伙子!这是你用掌力吸到的吗?”

    “是呵!大叔,这黄猄肉好不好吃?”

    “怎么不好吃!它可是山中的一等美味哩!小伙子,你的摄物掌已练成功了!可以下湖去吸鱼了。”

    “是!大叔,明天我就下湖吸鱼去。大叔,这黄猄怎么宰杀?”

    “小伙子,这黄猄你还是送给竹姑娘好,别宰了。”

    “送给竹姑姑么?”

    “竹姑娘教了你这一手好功夫,不管是敬意也好,感激也好,你都应该送去,以表达你的一点心意才是。”

    “大叔说的是,现在我马上送去。”

    “这才对了!小伙子,你有这一手好功夫,今后要吃什么山珍还不易?”

    小蛟儿将黄猄抱到精雅小院,刚一踏入竹林,猛然云豹从林中窜了出来,直向小蛟儿扑来。小蛟儿大惊,急抱着黄猄跃上树去,一边说:“云豹,是我呀!你不认得我吗?”

    云豹不管他,望着黄猄,低声咆哮着,也纵身上树了。小蛟儿吓了一大跳,想不到云豹也会上树的,又纵身跳到一棵竹树上,一边说:“云豹,你别乱来!这黄猄是我送给竹姑姑的。”

    云豹,可以说是高山森林中之王。它不但身躯矫健,行动敏捷,更比老虎多一份本领,会爬树。在森林中你碰上了老虎,可以跳到树上去躲避,但对云豹就不行了,甚至它爬树的本领比你更快,更轻灵。云豹也纵身而来,几乎将那大竹压弯压折。小蛟儿只好抱着黄猄跃到地上,一边大喊:“竹姑姑,竹姑姑,你快来呀!”一边向小院奔去。

    云豹的行动更快,似乎不扑倒小蛟儿不罢休似的,竟然凌空跃过小蛟儿的头顶,拦住了小蛟儿的去路,豹尾似钢鞭般拦腰向小蛟儿一扫。幸而小蛟儿跟随小芽菜在林中与猕猴追逐过,练得身法轻灵、敏捷和多变,闪过了云豹的一扫,又轻纵到树上去了。这时,竹英奔出来了,连忙喝住云豹,问小蛟儿;“你不在冰湖山中,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蛟儿在树上透了一口大气:“姑姑,这云豹好凶恶呵!”

    “它不凶恶,那不成了猫吗?快下来吧!”

    “姑姑,云豹不会咬我吗?”

    “放心!有我在,它不会乱动了。”

    “姑姑,你叫它走远一点好不好?”

    “噢!你怎么这般胆小的?”竹英还是挥手叫云豹走开了。

    小蛟儿这才放心跳下树来。竹英看了看他举手抱着的黄猄,问:“小蛟儿,你不在山中练功,抱了这只黄猄来干什么?”

    “姑姑,我是特意把这只黄猄送来给你的。”

    竹英似乎有点不高兴了:“你不练功,却去捉黄猄玩?”

    “姑姑,这是我在练功,用掌力吸到的。”

    竹英有点惊讶了。她知道小蛟儿的掌力,可以将五十斤重的大石头吸过来,这黄猄虽然不到三十斤重,但它奔跑速度极快,却比不会动的大石头难吸多了,就是自己,也恐怕不能吸到。她问:“它不是你用手捉到的?”

    “姑姑,我敢骗你吗?”

    “好!小蛟儿,你将黄猄放开,再用掌力吸一次我看看。”

    小蛟儿想了想:“好!姑姑,我再一次用掌力吸给你看看。”

    小蛟儿放开了黄猄。黄猄一旦获得脱身,飞也似的向竹林深处奔去,可是云豹也纵身去追赶了。小蛟儿没想到云豹去追黄猄的,大吃一惊,也纵身追去。眼见黄猄就快丧身在云豹的利爪之下,他急运掌力,—下将黄猄凭空吸了过来,令云豹扑了个空。云豹不禁大吼一声,又转身向小蛟儿扑来。正所谓虎口之食,千万夺不得。夺了,连主人也不认,会张嘴咬你一口。别说是虎豹,就是一条驯服的家狗,你抢了它口中之食,它也会噬你一口。小蛟儿不懂得兽物这一习性,从云豹利爪下夺过了黄猄,怪不得云豹发怒了,连竹英也一时制止不住。

    小蛟儿见云豹扑来,快如电闪,要跃上树已来不及了,急忙往侧一闪,顺手一掌拍出,一下子将云豹拍飞了,摔到远远的地方,卧在地上不动了。小蛟儿一看慌了,想奔过去看看云豹是不是死了。

    竹英急叫道:“小蛟儿,别去!小心它跳起来再伤你。”而自己早纵身来到云豹的跟前,察看云豹是不是内脏受了伤,或者摔断了腿骨的。幸而小蛟儿有了以前出掌推人的经验教训。他以前因为出掌不知轻重,而误杀了三个人,所以这一次他只是顺手轻出一掌,用劲不到一成,目的只求自己能闪开,所以才没伤到云豹。但他这一成也不到的掌力,竟然也能将百斤重的云豹摔飞了,而且还摔得不轻哩!

    小蛟儿担心地问:“姑姑,云豹伤得怎么了?不重吧?”

    竹姑亲切地抚摸着云豹的毛皮,又细心地看了一会,她看出云豹没受什么伤,只是重重摔了一跤而已,说:“放心,它没事。”

    “姑姑,它真的没事吗?”

    “是呀!看来,你是看在我的汾上,对它手下留情啦!”

    “姑姑,你骂我吧!”

    “噢!我骂你干什么?这是云豹自找的。你不这样,已伤在它的利爪之下了。好啦!你看,它已站起来啦!”

    果然,云豹翻身站了起来,目光望着小蛟儿,低声咆哮着。它似乎知道小蛟儿的厉害,不敢再向小蛟儿扑来了。

    竹英又抚摸了它一会,亲切地说:“云豹,回去,回到院子去,别再出来生事了。”

    云豹似懂人意,轻轻用身躯擦着竹英的裙,转身往小院而去。

    小蛟儿这才放下心来:“姑姑,要是云豹受伤了,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它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姑姑,早知云豹喜欢吃黄猄我多捉一只来就好了。”

    “那么说,你已经练到得心应手的境地了?”

    “姑姑,这我不敢说,但我十次有八次能将野物吸过来。”

    “那不错嘛!这只黄猄是你第一次用掌力吸到的?”

    “是!所以我特意抱来送给姑姑。”

    “小蛟儿,我多谢你啦!”

    “姑姑,你喜欢不?”

    “喜欢,喜欢!不过,我更喜欢你用掌力吸四尾金色大鲤鱼送给我。”

    “姑姑,明天我就下湖吸鱼去。”

    “你知不知道,还有几天要交鱼了?”

    “我知道,还有三天时间。”

    “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哩,小蛟儿,三天一过,便有一个厉害的人来向你要鱼,你可小心呀!”

    “厉害的人?谁?”

    “菊英!”

    “菊姑姑,她很厉害吗?”

    “她何只厉害,性情更与人不同,我们四姐妹中,数她的武功最好。你千万别惹恼了她。”

    小蛟儿心想:梵净山庄的人,我怎敢去得罪呢?的确,小蛟儿也感到菊英这个人不大好接近,神态冷若冰霜,对人从不假以颜色,对自己更是不屑一顾。在梅、兰、菊,竹四英当中,初时,小蛟儿只对性情极好的兰英有好感,对梅英的出手杀人感到害怕,对竹英只是心存戒意而已,但最近与竹英接触多了,虽然竹英对自己有时嘲笑或戏弄,却是一片真诚。他渐渐对竹英产生好感了,几乎将竹英当成了自己的亲姑姑一样。唯是对菊荚,他总有点敬而远之的心情,不敢去接近她,更没与她谈过一句话。现在听说是菊英来要鱼,他心里不由凉了半截,不能不小心应付了。他说:“姑姑,我会小心,不敢去惹恼她的。”

    “你知道就好了,现在你回冰湖去吧!这只黄猄留下来,我代你送给夫人。”

    “送给夫人?姑姑,我是送给你的呀。”

    “送给夫人不更好吗?”

    “姑姑,我怕,我怕夫人会骂我。”

    “她怎么会骂你的?”

    “姑姑,夫人不怪我不去吸鱼,却去捉什么黄猄的吗?”

    “放心!夫人才不管你这些小事哩!到时你能交出鱼,她就不会骂你了。”

    “姑姑,那我回去了。”

    “你不会要我送你走吧?”

    小蛟儿笑了笑:“我怎敢要姑姑送呀!”说着,转身而去。一回到冰湖,小蛟儿担心三天后交不了鱼给菊英,不等明天,略略休息—下,便下湖去练用掌力吸鱼了。由于半个多月来,他日日在山野中练习用掌力吸石头、飞鸟、野兔和其他野兽,使他有了不少经验和教训,也造就了他极深厚的吸引掌力。他脚踏芦苇,在湖面上来往如飞,追踪水下的鲤鱼群。单是他这份水面上的武功,让武林人士见了,不惊震才怪,这种一苇渡江,凌波虚度的绝顶轻功,恐怕除了少林寺一两个高僧会之外,当今武林,恐怕的人没有几个了。但是小蛟儿并不知道自己在梵净山上练成了这门惊世的轻功,他心里只认为是为了在湖面上捉鱼,要先学会的本领而已,并不将它看成武功。

    小蛟儿很快便追踪到鲤鱼群,这时,他的听力视力更倍于常人,能透过湖水,看到鱼在水下游动的情景,便暗运点气集于手臂和掌中,伸手向一条大鲤鱼吸去,“呼啦”一声水响,这条金色大鲤鱼已给他吸到掌中了。鱼吸在掌中,可是不会跳动,是条死鱼。小蛟儿不知是心情紧张,还是用力过猛多掌力竟将这条鲤鱼震死了。小蛟儿怔了半晌,鱼怎么会死了?竹姑姑她们要的可是活鲜鲜、跳蹦蹦的大鲤鱼呵!死鱼怎么能交差?怎么鱼不同野兔、山鸡,那么易死的?小蛟儿将死鱼丢到岸上去,再去追踪鱼群吸鱼。一会他又将一条鲤鱼吸出水面,这一次,他不知是太过小心还是用力不足,鱼跃出水面,还没跳到他掌中,又落回水中去了。

    水中的鱼,与岸上的飞禽走兽大不相同,重一点会死,轻一点会溜。初时,小蛟儿自认为有了吸飞禽走兽的经验和教训,又看见过竹英吸鱼认为吸鱼是很容易的事,可是真正吸鱼时,却不是那么易了。这应了民间的一句俗话:“见人桃担不吃力,担子上肩嘴都歪。”小蛟儿一连吸了七八次,不是鱼死了,便是跳回水中去,就是一些不死的鱼落在他的掌中,也受了伤,活不了多久又死去。小蛟儿有点泄气了,转回岸上休息,怔怔地望着湖面发呆。

    看湖人不知几时出现在湖边上,默默地拾起他丢到岸上的死鱼,点燃一堆篝火,在火上烤起鱼来。鱼烤熟了,发出诱人的香气,他说:“小伙子,别发呆了,过来吃鱼吧!”

    小蛟儿走了过去,坐在篝火旁,问:“大叔,怎么鱼这样不好吸的?”

    “小伙子,鱼不同飞禽走兽。一般来说飞禽走兽的生命力较强,就是受了伤也不易死,鱼就不同了,它一离开水,可以说已死了一半,即使不放回水中,也活不了多久,何况你的掌力已先惊破了它的胆。”

    “大叔,怎么才能不让它死?”

    “这就要你运气用力恰到好处了。小伙子,别泄气!今夜里你再背诵一下竹姑娘教你运气用力的方法,明天再下湖吸鱼吧。”

    “不!大叔,我等一会就下湖去。”

    看湖人摇摇头:“小伙子,你应该懂得,不论练功或干活,都要有张有弛,有松有紧才得,不能一味强练蛮干下去。练功强练下去,易走火入魔,造成终身残废;干活蛮干,会伤筋断骨,心竭力尽而死。小伙子,吃完鱼后,好好回岩洞休息,然后再想想竹姑娘教你的方法,会对你明天吸鱼有帮助的。”

    小蛟儿从来没昕过这样的道理,现在一听,不啻如佛音纶语,深深地刻在心里了。心想,怪不得爷爷见自己拉网捉鱼累了时,叫自己多休息,不准自己再干下去,原来是这个道理。看湖人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席随口而说的话,今后对小蛟儿练功有极大的帮助。

    小蛟儿感激地说:“大叔,多谢你指点小蛟儿,今夜里我一定好好睡一会,再想想竹姑姑教我的方法。”

    “小伙子,这就对了!所以古人说,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小蛟儿懂得看湖人说的道理,但对一张一弛,却不懂了。问:“大叔,什么叫一张一驰,文武之道的?”

    看湖人微笑了一下:“小伙了,所谓张弛,是个比喻,张,就是用弓射箭,拉满了弦;弛,就是放松弓弦,不再发箭了,这是周朝文王武王治国的道理,也就是要宽和严并用,光严不宽,百姓易有怨言;光宽不严,百姓中一些不良之徒便会为非作歹,犯法作乱。有宽有严,才会令人心服。用到我们平日干活和练功上,就是有紧有松,该练功和干活时,就应该抓紧,心别旁骛,该钟息时,就应好好休息。”

    小蛟儿睁大了眼睛:“大叔,你懂得这么多的道理,一定读过很多书吧?”

    看湖人苦笑一下:“我读书不多,这一句话,只是我在练功时,师父对我讲的。至于懂得这么多,便是我最近几年日夜反省而已。”

    小蛟儿不出声了,暗想:看湖人过去杀妻灭女,丧尽天良,怎么现在不但变好了,还懂得这么多的道理?这莫非林婶对他有严有宽,令他心服了,看来林婶这么凶霸的人,也会一张一弛,懂文武之道的。怪不得她对我那么凶恶,开口就要砍断我的一双腿,又暗暗派她女儿来帮助我,原来她对我也一张一弛,实行文武之道了。小蛟儿正胡思乱想时,蓦然听到一阵怒叱的声音从远远的山峰传来,他不由怔住了,凝神侧耳再听。

    看湖人内力没有小蛟儿那么奇厚,见小蛟儿突然间凝神倾听,奇怪地问:“小伙子,你怎么了?”

    小蛟儿跳了起来:“大叔,这是芽菜姐姐的声音,她碰上恶人了!”

    “是温玉么?”看湖人也怔住了。

    “是!是她的声音,大叔,我去看看。”

    “我也去!”

    “大叔,你行动不大方便,我去就行了。”

    “不行,我不放心。小伙子,快走!”

    小蛟儿不再说了,纵身急向那边山峰飞奔。看湖人虽然有极好的武功,但在轻功上,怎么也不及小蛟儿。转眼之间,小蛟儿已去得无踪无影,看湖人只能认定他去的方向而去。

    这时夕阳西下,山野层林一片殷红。在夕阳下,小蛟儿远远便看见了兰英和小芽菜正与三个彪形汉子相斗。兰英以—敌二,虽然略占上风,却不能分身帮助小芽莱。小芽菜却危险极了,她在这汉子的掌力掌风笼罩之下,只能以她轻灵的身段闪避着。兰姑双剑分刺两边敌人,急叫小芽菜先走。这汉手一声大喝:“小丫头,认命罢!”骤然一掌拍出,小芽菜—声惨叫,人也飞了起来。

    小蛟儿大叫:“芽菜姐姐!芽菜姐姐!”人似飞魂幻影赶来,凌空接住了小芽菜,落下来时,小芽菜口吐鲜血,显然已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小蛟儿急问:“姐姐,你怎样了?”

    小芽菜见是小蛟儿,声音微弱地说:“你,你,你别管、管我,快、快去帮兰姑姑。”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人也昏了过去。

    小蛟儿一看不妙,幸而他跟随徐神仙学过医,知道一些急救的方法。他出手先封了小芽菜的几处穴位,以保护小芽菜的心脉,然后放在地上,打算为小芽菜输气医治,蓦然听到兰英一声惊叫:“蛟儿小心!”

    小蛟儿回头一看,伤害小芽菜的那条汉子,已迫近自己,凌厉的掌力已拍来了。小蛟儿要闪开还来得及,但一想自己闪开,这汉子的掌力必然会击在小芽菜身上,他慌忙举掌相迎。可是这条汉子突然变掌为抓,一下抓住小蛟儿的手,狞笑一下:“小杂种!你也再去投过胎吧!”便运功劲要将小蛟儿摔出去。他一运功,便感到自己的内力竟像崩了缺口的堤围一样,内力如水般地源源泄出,完全叫小蛟儿吸了去。

    原来小蛟儿偶然之间练了天圣老人的春阳融雪功,春阳融雪功已附在他身上了,自然而然便会吸取他人的内力出来,何况小蛟儿的摄物掌又练到了九成的境地。反过来又增加了春阳融雪功的吸力,再加上这汉子一用功,不啻将自己的内力强行输给小蛟儿,小蛟儿想不吸也不行了,一输一吸,这汉子一身内力怎不像缺了堤的洪水一般,滚滚地输到了小蛟儿的体内,他想收回也不行了。春阳融雪功已将他的手掌紧紧吸住,使他挣脱不了。这汉子大惊:“你、你、你会邪术?”

    小蛟儿仍不知道自己的春阳融雪功在起作用,以为这汉子紧抓住自己不放。便用另一只手去掰开汉子的手,一边大叫:“你放开我!你放开我!”这样一来小蛟儿不啻用双手在吸取这汉子的内力了,使这汉子内力外泄之.势越来越不可收拾,刹那之间,这汉子已全无内力,浑身虚脱,如一滩烂泥跌在地上。他一身武功,叫小蛟儿废去了,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这样,小蛟儿才脱手出来,跳到一边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凶呵!”他却不知自己废了这汉子的武功。

    这时,看湖人到了,一见小芽菜躺卧在地上,胸部的衣襟上全是鲜血,大惊叫道:“温玉!温玉!你怎么样了?”

    “大叔,姐姐被人打伤了!”

    看湖人大吼道:“是谁伤了她?”

    小蛟儿一指瘫软倒在勉上的汉子说:“大叔,是他,他好凶呀!”

    看湖人手中的铁拐杖如电般击出,利剑般刺穿了这汉子的胸部。小蛟儿一怔:“大叔,你杀了他?”

    “谁叫他伤了温玉!”看湖人愤怒得像头狮子,面目狰狞可怕,他挺起了铁拐杖,对小蛟儿说:“小伙子,你看住温玉。我先去助兰姑娘打发了这两个贼子再说。”

    联手围攻兰英的两条彪形汉子,先是见自己的同伴一下子便抓住了小蛟儿,准备将这不知死活奔来的小家伙轻而易举地打发了,腾出手一齐来围攻这个厉害的姑娘,谁知转眼之间,自己的同伴莫名其妙地软在地上不能动了;跟着又出现一个断腿缺臂的可怕怪人,—下子就取了同伴的性命。他们一分心,其中一个人的手臂给兰英一剑砍了下来。当看湖人奔过来时,兰英一招快如电闪的剑式,又挑翻了另一个汉子。断臂的汉子早巳吓破了胆,拔腿飞逃。兰英怒叱一声:“贼子!你还想跑吗?”正起身要追,小蛟儿却大喊道:“姑姑,大叔,姐姐不行了,你们快过来看看呵!”

    兰英和看湖人一怔,不去追赶受伤的贼人,急奔过来看小芽菜。只见小芽菜面如白纸,气息微弱,要不是小蛟儿护住了她的心脉,恐怕早断气了。

    兰英说:“这小丫头的伤跟当年竹妹所受的伤一样,恐怕要惊动夫人又一次去少林寺讨取大还魂丹了。”小蛟儿急问:“兰姑姑,大还魂丹可以救得她么?”

    “可以。恐怕这一次更不易讨取了。”

    而这时的看湖人,更呆得不能出声。小蛟儿说:“兰姑姑,我有办法。你们等等,我去一会就来。”

    兰英愕异了:“小蛟儿,你有……”

    但是,小蛟儿一闪身,如流星飞矢,眨眼之间,便消失在青峰绿林中。不到一刻,小蛟儿手里捧着一个精美的银色方盒奔回来了。看湖人顿时激动异常,问:“小伙子,你……”

    “大叔,这盒子里的,不是大还魂丹吗?”

    “是!”

    兰英更惊讶了:“大还魂丹?小蛟儿,你这是从哪里弄到的?”

    “这是大叔的呀!”

    看湖人疑惑问:“你没服?”

    “大叔,这么名贵的药,我怎么舍得服下?现在用来救姐姐不更好吗?”

    看湖人激动得落泪:“小伙子,你太好了!温玉的一条命,是你给她的。”

    “大叔,你千万别这样说。这原是你的嘛!现在先救姐姐再说吧。”

    兰英莫名奇妙地听着他们对话,但救人要紧,不追问了。小蛟儿打开盒子,顿时奇香扑鼻,只见一颗晶莹的黑色的圆丹药嵌镶在红绸当中。

    这晶莹黑色的圆丹药到底能不能救活小芽菜?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