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江湖传奇 > 第三十二回杀人灭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却说小蛟儿正在询问九转金创还魂丹是不是真的不见了,甘凤凤和疯癫双侠不由在叫化东方望身上打量着。东方望说:“哎哎,你们看着我叫化干什么?”

    甘凤凤说:“干什么?我们看什么你心知肚明。”

    “你们总不会疑心是我叫化偷了吧?”

    “叫化,你这是不打自招了。”

    “我叫化怎么自招了?”

    “我们这几个人之中,除了你之外,谁的手脚都比你干净。”

    “你们的手脚当然比我叫化干净啦!一个个又肥又白,怎像我叫化手脚这么脏。要不,你们都不成了叫化吗?”

    “叫化,你别尽打哈哈,说牛道马的,药不是你偷了,又有谁偷了?”

    滩老二说:“乖孙女,别跟这臭叫化多罗嗦,先捉了他吊起来再说。”

    滩老三说:“对!剥了他的衣服,将他全身搜查一下,搜不出,就破开他的肚子,说不定他连瓶带药全吞到肚子里去了。”

    “喂喂!你们别乱来,破开了肚子,我叫化能活吗?”

    滩老二问小蛟儿:“浑小子,破开他的肚子搜查,他不会死吧?”

    甘凤凤笑着说:“爷爷,蛟哥可是小神仙,别说破开叫化的肚子,就是破开他的脑袋,他也不会死。蛟哥正好趁这个机会,洗洗这叫化的肠肠肚肚,也洗干净他的一颗贼心,那叫化以后就不会偷东西了。”

    滩老三问:“浑小子,徐神仙的换心洗脑医术,你也会学了?”

    小蛟儿说:“我只懂得,还没有亲自开过刀,心中实在没有把握。”

    滩老二说:“那我们捉这叫化给你开开刀,要是他死了,也是活该。”

    东方望慌忙说:“哎哎!你们发疯了?对不起,你们疯,我叫化可不陪你们疯。告辞,告辞!”说完,便闪身而去。

    “臭叫化,你想溜吗?”

    疯癫双侠起身要追,小蛟儿慌忙拦住说:“二位爷爷,别追!”

    滩老二问:“不追,我们的九转金创还魂丹就白白叫他偷走了?”

    滩老三问:“浑小子!是不是你代他赔我们的丹药呢?”

    小蛟儿说:“药可能不会是东方叔叔偷的。”

    甘凤凤问:“你怎知不是他偷的了?”

    “就算是东方叔叔真的偷了,恐怕他有其他的用意,志在救人。东方叔叔不会无缘无故将二位爷爷的药偷了去。凤凤,你不记得东方叔叔去偷百毒仙子的药而为你解毒吗?”

    滩老二说:“你这小子真会为贼开脱,这叫化会救人,我们不会救吗?”

    话没说完,东方望又神色紧张的跑了回来,四人一齐惊讶。甘风凤问:“你怎么跑回来了?不怕我们捉你吗?”

    东方望说:“我叫化没偷你们的东西,怕什么你们捉的?”

    “你真的没偷?”

    “这事以后说,我叫化跑回来,是通知你和小兄弟赶快躲起来,躲得越远越好。”

    甘凤凤奇异地问:“我们干吗要躲的?”

    小蛟儿问:“叔叔,出了什么事了?”

    “神风教的人快上山了。”

    甘凤凤叫起来:“噢!我还以为是什么极为厉害的大魔头来了!神风教的人来怕什么?还用得我们躲得越远越好的?”

    小蛟儿疑惑:“叔叔,他们是来捉我们的?”

    “跟捉差不多。”

    疯癫双侠跳了起来:“他们敢来捉我们?”

    小蛟儿说:“他们不是来请我们去他们的总堂吗?怎么又来捉我们了?”

    “他们抬了六乘软轿来,请我们一个个坐着抬走,不是跟捉差不多?”

    “叔叔,人家是一片诚心,抬轿来请我们去,怎么是捉了?”

    “小兄弟,那你也随他们去总堂了?不怕神风教有些人认出你们来?”

    甘凤凤一想,对小蛟儿说:“不错!这叫化说得对,我们是要先避开了,我们不能去。”

    “这下你明白我叫化为什么要跑回来吧?”

    甘凤凤一笑:“多谢你啦!”

    东方望说:“要避,现在就避,等他们来到就避不开了!”

    甘凤凤说:“蛟哥!我们快回去收拾一下,到东林寺去暂避,别叫神风教的人碰上了。”

    “好!我叫化也随你们一块去。”

    小蛟儿愕然:“叔叔,你怎么不随二位爷爷和公孙大哥去?”

    “一个叫化坐轿像话吗?我叫化一生就怕人抬着走。要去,我叫化不会自己去?”

    滩老三问:“老二,我们要不要避开的?”

    甘凤凤说:“爷爷,你们一避开,恐怕就没人去了!”

    小蛟儿:“是啊!这样冷了人家的心,说两位爷爷言而无信。”

    甘凤凤又补充了一句:“恐怕还有人说两位爷爷害怕了神风教的人,不敢去。”

    这一激将法,两个老活宝真的给激了起来,一个说:“我们害怕什么的?谁说我们不敢去见神风教的人了?”一个说:“去去!我们可不像臭叫化,吓得连轿也不敢坐,没胆鼠辈。”

    东方望笑着说:“噢!你们两个老怪物,别冲着我叫化来,说不定我叫化比你们先到神风教总堂哩!”

    滩老二问:“那你为什么不坐轿?”

    滩老二问:“坐轿不舒服吗?”

    “嘻嘻,舒服,舒服,我叫化可没有这种舒服的命。”东方望笑着又走了。

    甘凤凤见东方望一走,也对疯癫双侠说:“爷爷,我们也去收拾行装啦!”

    “去吧,去吧!”

    “爷爷,人家来了,你们也要准备一下呀!”甘凤凤说着,便拖了小蛟儿走。东方望、小蛟儿和甘凤凤走后没多久,神风教的人果然抬六乘软轿而来,这次带队来接人的是南康堂的丘堂主。当他听公孙白说东方望先去南昌了,小蛟儿和甘凤凤有事他往,不能赴会时,略略有些失望,便敬请疯癫双侠和公孙白上轿。

    疯癫双侠大概是从来没坐过轿,坐在轿里,感到特别新鲜和有趣,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起来,弄得抬轿的轿夫慌忙说:“老爷子,坐稳了!下山时走山路很危险,要是翻倒,滚下深涧里,小人们可担当不起。”

    “什么!?你们要将我老头翻下深谷吗?”

    “小人不敢,只求老爷子坐稳了。”

    “坐稳了,轿子就不会翻吗?”

    “当然不会翻了。”

    “要是翻了怎么办?怪我们没坐稳吗?那我们不死得冤枉?”

    轿夫愕然不知怎么说,只好望望丘堂主,他们疑心抬着的两个老头几是不是疯子,要是疯子,真的不敢抬了,万一出事,恐怕翻的不单是轿子,连自己也翻下山去。

    南康堂堂主丘富素闻辽东疯癞双侠的行为怪异,性好嬉戏,形同小儿,便不以为怪,拱拱手说:“两位前辈别见怪,他们是一般的平常轿夫,请两位前辈别戏弄他们了!”

    滩老二问:“那下山危不危险的?”

    丘富说:“前辈放心,他们抬轿素有经验,上岭下山惯了,前辈坐稳,自然不会有危险。”

    这一对活宝互相望了望,一个问:“老二,我们坐不坐的?”一个说:“你不怕危险吗?”“怕呵!”“怕,你还坐?”“那我们怎么办?”“叫他们坐,我们来抬,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对对,这个办法太好了!”

    滩老三一挥手,对轿夫说:“你们坐上去,我们来抬。”

    滩老二说:“快坐,快坐,别误了赶路。”

    轿夫们更愕异,这两个老头儿不是疯子,准是叫人不可思议的怪人,世上哪有抬轿的轿夫坐轿,而坐轿的人反而要抬轿的?轿夫们可以说是破天荒看到的怪事。丘富也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神风教的人,更是个个愕然相视。公孙白微笑了一下说:“原来两位前辈这么胆小怕事,前辈不敢坐,在下只好一个人坐着轿下山了。”

    滩老二恼怒起来:“酸秀才,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听听!”

    丘富一听,便想劝,公孙白却给他打了个眼色,说:“两位前辈不是胆小怕事吗?”

    “谁说我们胆小怕事了?”

    “不胆小,那就坐轿呀!”

    “坐就坐,我们还怕比不上你这个酸秀才!”

    “对对,老二,我们坐,我们滩家的人,绝不会比公孙家的人胆小。”

    丘富不由向公孙白投去一个会意的微笑,便叫轿夫抬轿下山。心想。看来公孙大侠处世对人有一套,原来辽东疯癫双怪,是经不起激的,大概也一定喜欢戴高帽。

    软轿抬进了神风教南康堂口,丘富以主人身份,热情的招待他们喝酒吃饭,饭后,又雇请了一辆豪华舒适的马车,自己亲自陪同,直往南昌总堂而去。

    南康府是小县,距离南昌府西山三百多里,有一条宽阔的驿道经德安、永修而直达西山之下,这辆豪华舒适的马车由四匹健马拉着,驾车的又是一名精壮的汉子,将这辆马车驾得如风驰般飞奔,而车内的人半点也不感到颠簸,仿佛如腾云驾雾,只见车外两旁的田野、山峰……飞快的向后逝去。虽然这样,但也走了几个时辰,到了西山脚下,已是丽日斜照了。到了西山,便离开驿道,转上了一条山路,在夕阳残照、晚霞满天时,才来到了西山神风教江西总堂的余家寨。

    余家寨雄踞在西山上群峰峻岭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余家寨内,更是机关重重,明岗暗哨处处,除了疯癫双侠这样一流上乘的高手闯入,不为人发觉外,一般武林高手,恐怕一踏入西山余家寨境内,就为余家寨的人发觉了!正因为这样,神风教江西的总堂,才选择在余家寨,使一般武林人士不敢轻犯。

    疯癫双侠和江湖狂生公孙白的来到,总堂主神掌余羽早接到了新建堂口的传报,率领总堂堂主以上的头面人物,降阶相迎。其中有副总堂主文石,也有总堂的总管赣南子道长和女尼无心大师。

    疯癫双侠这对老活宝,一见这么多人列队相迎,吓了一跳,滩老二拉了拉滩老三掉头便往后走。余总堂主手下的群雄看了都感到愕然,公孙白一笑,拉了他们两人说:“两位前辈,你们这是干吗?千万不可失礼了!”

    滩老二说:“酸秀才,快放了我,我们逃命要紧。”

    滩老三说:“你不见他们这么多人吗?要交手你去好了,我们有点害怕。”

    公孙白说:“人家是在迎接我们。”

    “迎接用得着这么多的人?”

    “他们一个个佩刀带剑的,是迎接吗?”

    神风教一些不了解辽东双怪的人,更是愕异:这是闻名武林的辽东疯癫双侠?怎么这样的胆小?别不是接错了人吧?了解辽东双侠的人,只是感到好笑,心想:果然名如其人,疯疯癫癫,不同常人。余总堂主笑了笑,对大家说:“各位兄弟,解下兵器,别令贵宾生疑,发生误会。”

    “是!”

    神风教所有迎接的人,纷纷解下了兵器,交给了自己的亲随卫士,叫卫士退下。余总堂主又走上两步,一揖说:“在下余羽,拜见两位滩老前辈和公孙大侠。”

    公孙白慌忙回礼说:“不敢!不敢!江湖上人赞余总堂主热情好客,仁义过人,在下公孙白有缘能见,实在荣幸。”

    “公孙大侠过奖了!在下久闻大侠浪迹江湖,行侠仗义,鄙视一切世俗,淡泊高雅,令人敬仰,现光临敝地,有失远迎,还望大侠恕罪。”

    “余总堂主太过奖了!在下来到贵地,未先来投帖拜见,请总堂主宽恕。”

    余羽欢笑:“公孙大侠要是如此世俗,那就有负江湖狂生之名,不成为江湖狂生了!”

    众人一听,都不由相视而笑。滩家这一对老活宝却愕然相望,一个问:“老三,他们在说什么,怎么尽酸里酸气的?”一个说:“他们在互相戴高帽,酸秀才的酸帽,当然酸里酸气的了。”

    “余总堂主的高帽,怎么也有酸气的?”

    “看来所有的高帽,都有一股酸气。”

    “幸好他们没有给我们戴,不然,我们也变成酸老头了。”

    蓦然间,瓦面上有个人哈哈的大笑起来:“你们两个老怪物,这么胆小怕死,有人给你们戴高帽吗?”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抬头一看,是东方望这个叫化。不知几时,他蹲到大堂瓦面上去了。

    滩老二怒道:“臭叫化,你说什么?”

    滩老三问:“谁胆小怕死了?”

    东方望眨眨眼:“我叫化不知道呵!只知道有人看见了那么多人,就吓得想跑的。”

    “我喜欢跑又怎样?”

    滩老三说:“跑才勇敢哩!有人敢在这么多的人面前跑吗?怎么是胆小了?”

    “对对,要不,你这臭叫化跑给我看看?”

    “臭叫化,你不胆小?那你干吗跑到瓦面上不敢下来?”

    东方望笑着:“好好!我叫化算服了你们两个老怪物了。你们胆大包天,勇敢过人。”

    两个老活宝一下转怒为喜:“唔!你这句话还算中听。”

    东方望又望望公孙白笑了笑,问:“秀才,我叫化这顶高帽没有什么酸味吧?”

    公孙白一笑:“不酸,很甜,连两个前辈都喜欢戴上了。”

    滩老二愕然:“这臭叫化给我们戴上一顶高帽了?”

    滩老三问:“臭叫化的高帽甜吗?我闻不到呵!”

    众人又是大笑,感到这几位江湖奇人一来,别树一帜,实在有趣,是神风教江西总堂这么多来客中,破天荒的第一次见面场面。余总堂主说:“东方大侠,请下来!”

    东方望身似一片残叶,飘然而下,落地时不见风起尘飞,又令神风教在场的堂主们惊讶、佩服,怪不得武林人士称东方望为神龙怪丐了,来去无声无息,有如神龙在天空中行走。

    东方望抱拳对余羽说:“余总堂主,不会怪我叫化这么跑来赴会吧?”

    “那里,那里,在下还担心侠丐不肯赏面。侠丐及时赶到,敝堂实在生辉不少。”

    “余总堂主,千万别这样说,不然,两个老怪物又说我们酸里酸气的了。”

    滩老二问:“你这臭叫化酸吗?”

    滩老三说:“你只有一身的臭气。”

    余羽笑着说:“各位,请!”

    这样,众人才相继进入忠义大堂。堂上几盏明灯高挂,摆了两桌丰盛的酒菜,宾主相让而坐,余羽、文石、赣南子、无心女尼陪着辽东双侠、东方望和公孙白坐在一席,丘富和总堂的各个堂主坐在下面一席。余羽一一介绍自己手下的堂主给辽东双侠等人相识之后,宾主一齐举杯相敬。

    正当余羽在大堂与辽东双侠等人举杯畅饮时,余家寨的内院深处一座阁楼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似从天而降,出现在余羽父亲的前面。

    余化天老寨主心头大震,感到这位不速之客,不但来得突然,武功之高,也令人匪夷所思,能避开深院内的明岗暗哨、巡逻高手,悄悄来到自己的面前才发觉。他陡然站起,在灯光下惊恐喝问:“你是什么人,怎么闯到老夫这里来?”

    来人面部毫无表情,目光炯炯,冷冷地说:“是我!”这位来人,显然戴了面具。

    来人声音突然又变:“余贤弟,你听不出我么?”

    余老寨主心头大震:“是教主!?”

    “唔!”来人将一面金牌示意了一下,“贤弟不再怀疑老夫了吧?”

    余老寨主在灯下慌忙跪拜:“属下叩见教主,敬请教主金安。”

    这位来人,竟然是神秘莫测的神风教教主黄岐士。他扶起老寨主说:“贤弟不必这样。”

    “属下不敢。不知教主夤夜而来,有何指示?”

    黄教主坐下,也叫老寨主坐下,说:“贤弟,我对你怎样?”

    “教主对属下一片热情和器重,不敢相忘。”

    “贤弟,你似乎对我隐瞒了一件事。”

    “教主是指玄霜冷月盘龙剑的事?”

    “不错!贤弟怎么解释?”

    “教主请恕罪,属下感到这是一件不祥之物,恐防会给教主带来祸害。”

    “所以你就派人向我报告,说这件稀世珍宝已沉大海,不可复得,同时将夺宝之人杀了灭口,是不是?”

    “不!那夺宝之人是死在临死的海底鲨的重掌之下,属下并没有杀人灭口。”

    “唔!这事姑且不谈,玄霜冷月盘龙剑怎么是不祥之物?”

    “属下听一位江湖术士说,玄霜冷月盘龙剑虽然是件神兵利器,但得到它的人,必遭横死,属下不敢令教主以后险遭不测,只好斗胆谎说已沉下东海,不敢交给教主。”

    “江湖术士的话你也相信么?”

    “属下原来不大相信,但细想之下,也感到术士的话有一些道理。”

    “什么道理!?”

    “属下想,一旦武林中人知道这件宝物落到了教主手里,先不说武林中人怎么起心,但起码就引起了武林八仙和他们的后人、弟子们注意,必然会追问这宝物是怎样落到教主的手中,叫教主交出来。不久前,辽东疯癫双怪便在追查了。属下知道这两个怪物的个性,别看他们表面上疯疯癫癫,除非他们不插手,一插手,便要弄个水落石出才罢手。”

    黄岐士“哼”了一声:“这两个老怪物对本教主敢怎样?”

    “不错,以教主无故的神功,疯癫二怪不是教主的对手,但他们身后,有武林八仙的亲人和朋友,万一惊动昆仑派的掌门人和他们师妹以及奇侠一枝梅慕容子宁和小魔女出来,教主那时不危险?尤其是小魔女,是一个无事找事的魔女,教主能保证她不带了奇侠来寻教主的麻烦?”

    黄岐士不由皱眉沉思,老寨主的话和顾虑,不是没有道理。要是玄霜冷月剑早落到了自己手中,难免不引起武林人士的注目,将辽东双怪和奇侠一杜梅夫妇引来,的确是个大麻烦,万一查出来自己是暗算碧眼狐、海底鲨的主谋人,当时自己霸业末成,先引起正派武林人士的公愤,哪还有今日的成果?想到这里,黄岐士不由暗暗称赞老寨主极有心思和远虑,说:“原来贤弟对我一片苦心用意,我几乎错怪贤弟了!”

    “教主这么信用属下,属下怎敢不忠心?”

    “玄霜冷月剑的事,除了贤弟,还有谁知道?”

    “教主放心,除了属下一个人知道外,谁也不知道。”余老寨主说完这句话后,心中不由升起了一阵寒意,感到教主今夜而来,恐怕有杀自己灭口之意。

    “哦!?令郎和夫人也不知道么?”

    “他们只知道属下有这么一把剑,而不知道剑的来历。”老寨主为保护儿子余羽和家人,在暗暗打算着了。

    “你怎么不告诉他们?”

    “这事属下怎敢乱说?属下知道犬子的性格,一旦知道这剑的真相后,恐怕羞与属下为伍,不自杀也会远避人世,不出江湖。”

    “他们不追问玄霜冷月剑怎么得来?”

    “问是问了,属下只是告诉他们,偶然从一个渔人的手中买来,这渔人根本就不识这是一件宝物,也不知道它是一把利剑。”

    黄岐士点点头:“宝物沉海,后来又从渔人手中购得,这事也说得过去。可是,这么一件罕有的神兵利器,贤弟怎么这般不小心,让辽东双怪盗了去?”

    “这是属下有意让他们盗去的。”

    “哦!这又是为什么?”

    “教主,属下总感到这是一件不祥之物,而这件宝物,迟早也会让人知道。属下已隐隐感到辽东双怪,就是为追查这件宝物而来到江西一带,不如让他们盗了也好。”

    “那你为什么又派人去追踪?”

    “属下不这样,又怎能令武林人士知道玄霜冷月盘龙剑落到了辽东双怪之手?而且这的确是一件不祥之物,剑一落到了辽东双怪之手,便引起了一连串的殴斗,听说辽东双怪伤在一个黑衣老人手中。”

    “你不担心辽东双怪会追问玄霜冷月剑怎么到了你手中么?”

    “教主放心,属下早有应策。”

    “贤弟,我实在放心不了!”

    “教主要怎样才放心?”

    “贤弟是聪明之人,知道怎么才能保守秘密。”

    “属下知道,只有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

    “你不会怨我吧?”

    老寨主长叹一声:“属下知道玄霜冷月盘龙剑一出江湖,便是我死期已至。属下所以不将此剑交给教主,苟活了十多年,也是这个原因。”

    “你知道这剑一交给我,我就会杀了你?”

    “教主的为人,属下怎不清楚?不过,只怕属下一死,江西一地,恐怕非教主所有了。”

    “难道令郎敢反叛我?还是你在威胁我?”

    “犬子恐怕不会,但其他人生疑,属下就不敢说了!”

    “你是说文石吗?他要是敢胡乱生疑,也会跟你现在一样。这个人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会短命的。别说有你这件事,就是没有,本教主也放心他不下。”黄岐士说完,骤然出掌,一掌按在老寨主的心胸上。这一掌极为阴柔,老寨主一口鲜血喷出,颓然倒坐在椅子上,惨笑一声:“属下投靠教主,本是错了!再加上属下见宝起心,死不足惜,唯一遗憾的,就是看不见神风教怎么衰落和教主怎么死。”

    黄岐士冷冷地说:“这下,你终于说了实话吧?贤弟,我并没有杀错你。”

    老寨主义一口鲜血喷出,嘴唇抽搐一下,有句话想说而说不出来,便气绝身亡。黄岐士仍不放心,试了一下,知道他确巳死去,这时又有一蒙面黑衣人进来,—见此情形,说:“教主,我们快走。”

    “唔!先给我一把火烧了这楼阁。”

    这黑人一怔:“那不惊动余总堂主?”

    “你不担心在这楼阁留有遗言片语?听我命令,烧!”

    “是!教主。”

    这黑衣人一下就点起了几处火点,又正逢天高气爽,秋物干燥,刹时之间,便燃起熊熊大火。黄岐士又是一掌击在这黑衣人的天灵盖上,这黑衣人连一声惨叫也没有喊出,便莫明奇妙的死了。黄岐士也将他的尸体丢入大火中,身似流光飞电,一下消失在黑夜中。

    黄岐士连这保护自己的亲随黑衣人也杀了,因为这亲随在外面听到了自己与老寨主谈话,他不想在这件事中留下一个知情的活口。

    黄岐士这样做,以为是万无一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身后也有一个黑影,也如流星闪电似的,悄然跟踪而来。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小蛟儿。

    小蛟儿和甘凤凤是在暗中保护辽东双侠和公孙白而来的,并不是有意追踪黄岐士,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神风教的教主黄岐士,会夤夜悄然而来余家寨。

    当小蛟儿和甘凤凤眼见辽东双侠坐着的那辆豪华马车驶入余家寨后,便在树林里迅速穿上了甘凤凤一手缝制的连头也罩住的黑大披风,一下变成了怪影一样的人物,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子嘴巴。他们在苍茫的暮色之下,悄然从侧面闪进了余家寨,隐藏在一处瓦面上,注视着大堂内众人畅饮的情景,同时暗暗注意整个余家寨的动静。

    突然,小蛟儿用手肘轻轻碰了甘凤凤一下,用手指指余—家寨的内院,甘凤凤一看,只见两条人影在星光之下,闪入余家寨内院的花木中不见了。甘凤凤惊疑轻问:“蛟哥,这两个黑影是什么人?”

    小蛟儿摇摇头,轻说:“恐怕是两位武林高手,也来夜深余家寨了!”

    甘凤凤问:“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我们保护爷爷,大叔和公孙大哥才是,别去管他们是什么人了。看来,他们也恐怕是侠义道上的人物。”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侠义上的人物?”

    “若不是,他们夜探余家寨干吗?”

    “你不许他们是黑道上的人吗?”

    “黑道上的人敢惹神风教的总堂吗?就算是,他们与神风教的人为敌,我们也犯不着去插手。”

    甘凤凤说:“不错,不管他们是白道也好,黑道也好,我们犯不着理。”

    正因为这样,他们错失了一个好机会,以致为神秘莫测的神风教主杀人灭口。等到他们看见后院一处山崖火光冲起,一条黑影迅速奔出了寨外,他们感到出事了!这时,大堂内的余总堂主还在和辽东双侠碰杯哩!

    小蛟儿说:“凤妹,我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看看那个是什么人。”

    “我也去。”

    “风妹,那人轻功一流,恐怕追不上,而且,这里也要有人看着才好。”

    “那你追得上吗?”

    “恐怕追不上!”

    “那还追他干吗?他不走远了?”

    “我会找到他的,凤妹,这里要是没事,我又一时回不来,你就回到山下的云来客栈等我好了。”

    甘凤凤远想说,小蛟儿已闪身走了。这时大堂内的人也乱了起来,只留下文石陪着辽东双侠等人,其余的人,都随着余总堂主,朝起火的地方奔去。甘凤凤只好仍伏在瓦面上不动。小蛟儿身似飞魂般的,直朝那黑影奔去的方向追去,也不去看起火的地方了。”

    甘凤凤心想:人家已跑得不见了踪影,你还去追什么?别说是黑夜,就是大白天也追不上,这不是胡闹吗?甘凤凤怎么也不知道,小蛟儿有一种奇异的功能,嗅觉十分的灵敏,胜过猎犬不知多少倍,只要那人留下一些气味,他没有找不到的。

    小蛟儿落到黄岐士身落过的地方,便嗅到了一股与自己曾经在庐山上交过手的,那位蒙面黑衣老人身上发出的相同的气味,不由怔了怔:“是他!?他来神风教江西总堂干什么?放火杀人?”蛟儿不再多想,跟踪着这种气味寻找下去,小蛟儿在西山树林中转了一大转,追踪到西山脚下,又一直追踪到赣江边上,这气味突然消失了,显然,这位神秘的黑衣老人,不知是雇船走了,还是过了赣江,到府城中去了。要是进了府城,还可以找到,要是雇船往南逆江而上,就不易寻找了。小蛟儿想了一下,又望望天色,西山上的火光早已熄灭,便转回西山,看看甘凤凤和辽东双侠等人有事没有,当小蛟儿还要接近西山余家寨时,蓦然又见一条人影从余家寨闪了出来,定神再看,那是甘凤凤的身法,便追了上去。

    甘凤凤非常机灵,见有人跟来,立刻闪身到树林中,小蛟儿用密音入耳之功说:“凤妹,是我。”

    甘凤凤一下从树林中闪身出来,轻笑着:“我还以为是神风教的人追来了,原来是你。你追到哪里去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我追到赣江边,不见他的踪影,只好转回来看看你。凤妹,余家寨发生了什么事?”

    “余羽的父亲在什么思过阁上给大火烧死了!同时还死了四位身怀武功、日夜伺候他父亲的家人。”

    小蛟儿—怔:“都是给大火烧死的?”

    “其中两个在楼阁下园门旁边,给人划了脖子而死。听他们说,楼阁的灰烬中,发现多出了一具尸体。”

    小蛟儿急问:“余家寨的人认为是什么人干的?”

    “他们不清楚。对了!你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了?”

    “是曾经在庐山上与我们交手的那位蒙面黑衣老人。”

    甘凤凤吃惊了:“什么!?是他?”

    “不错!一定是他。因为我嗅出了他身上发出的气味。”

    甘凤凤不明白了:“什么!?你离他这么近,怎么到赣江边会让他消失了?”

    “不!我离他可远哩!根本看不见他身影。”

    “那你怎么嗅到了他的身上的气味?”

    “凤凤,你不知道,我的嗅觉,比任何人都灵敏,是他留下来的气味,我嗅出来了。”

    甘凤凤又是惊讶:“真的!?”

    “凤凤,我不骗你,我要是嗅出了一个人身上的气味,不论他去了哪里,我都可以找寻到。”小蛟儿又将自己找过失踪小芽菜的事说了出来。

    “那么说,我要是离开了你,你都可以找到我了?”

    “是这样。”

    “好呀!我来试试,看你能不能找到我。”甘凤凤想纵身而走。

    小蛟儿一下拉住她:“凤凤,先别试,我想问问,两位爷爷和东方大叔及公孙大哥他们怎样了?”

    “他们没事。”

    “余家寨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们怎么没事?”

    “放心!那姓文的副堂主招呼他们睡下了,我才离开的。”

    “他们没事我就放心了。凤凤,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回客栈吧,不然,万一让神风教的人发现了我们,疑心是我们干的,那麻烦可大了!”

    于是,他们悄然的回到了投宿的云来客栈。

    这一夜,余家寨上上下下,忙乱了一夜。老寨主死了,余羽悲痛自不必言,他睁大了一双火红的眼睛,悲愤地吼着:“给我派人将整个西山搜索,别放跑了这放火杀人的贼子!”

    也在这时,一个丫鬟慌忙地奔过来说:“老爷!老夫人不好了,晕了过去,请老爷快去看看。”

    余羽为人至孝,听后更是方寸大乱!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行船偏遇顶头凤。余羽一方面急命人通知寨内的大夫,一方面将火场之事交给无心女尼和赣南子道长打理,自己跑去看望母亲。

    余羽来到时,寨内的大夫已来到了,给老夫人把过脉后说:“总堂主放心,老夫人只是心急昏厥了过去,没什么大碍,服下我的安神复元丹后,休息两个时辰便没事。”

    余羽一听,才放心下来:“那辛苦大夫了!”于是急命人倒杯水来,伺候母亲服下安神复元丹。

    大夫又说:“总堂主,老夫人醒过来后,多安慰几句,别令老夫人太过悲伤,就是总堂主,也应节哀顺变才是。”

    “多谢大夫。”

    这时,天色明亮,文石前来求见。大夫说:“总堂主,你最好与副总堂主到外面小厅上谈话,这里有属下照顾老夫人,别让老夫人受太多的刺激才是。”

    “那麻烦大夫了!”

    余羽走出母亲房间,来到小厅上,文石忙起身问:“兄长,老夫人怎样了?”

    “多谢贤弟关心,家母没事,有大夫在照顾着。愚兄惨遭巨变,恐怕今后堂中的事务,要贤弟多打理了。”

    “兄长放心,小弟自会打点。希望兄长节哀顺变,打起精神,应以今后大事为重。”

    “我知道。辽东双侠他们怎么样?”

    “小弟已安排他们住下,他们惊闻老寨主不幸逝故,也心里不安,叫小弟前来慰问兄长,别太过悲伤。他们更愿意为兄长追查凶手的下落,尤其是辽东双侠,说凶手这样做,简直是剃了他们眼眉,不抓到凶手绝不罢休。”

    “贤弟,愚兄现在已方寸大乱,不能拜谢他们,请他们原谅。”

    “他们甚知兄长的心情,不会怪兄长。东方丐侠说,老寨主之死,恐怕是因玄霜冷月剑而起的,故想问一下,玄霜冷月剑主事,老寨主有没有与兄长说过?或者在玄霜冷月剑被盗之前,有没有人前来打听过和拜访过余家寨?东方丐侠又说,说不定根据这一条线索,可以追查到凶手的蛛丝马迹来。”

    余羽不由沉思下来,摇摇头:“似乎没有什么人来询问过玄霜冷月剑主事。”蓦然间,余羽一下想起来了,倏然站起说:“贤弟,快随愚兄到家母的佛堂中看看。”

    文石一时愕然:“去佛堂看什么?”

    “愚兄想起了先父日前的一句话,说要是他有什么不测而死,叫我们到佛堂左墙窗口下的第三道砖下取那里藏着的一份遗嘱,看后便知是什么缘故了。”

    “难道老寨主知道会有昨夜的事发生?”

    “愚兄不清楚,去看看就清楚了。”

    文石是一个机敏的人,考虑到这恐怕是余家秘密,迟疑一下说:“小弟去恐怕不方便。”

    “贤弟,愚兄一向将你当成自己的亲兄弟看待,愚兄没有什么可隐瞒贤弟的事,生死与共,有什么不方便的?莫非你见外了?”

    “小弟不敢。”

    “那随愚兄去。”

    余羽来到内庭的佛堂,文石说:“兄长,你快进去,小弟在外面给你看守,以防有什么不测之事发生和什么不测的人撞来。”

    余羽想了一下,点点头:“贤弟说得对,那愚兄进去了。”便推门进去,果然在左墙窗口下,从地面数起的第三层砖上,取下其中一块砖来,顿时露出了一个小洞,伸手进去摸出一个小铁盒箱子来。

    余羽心里暗想:父亲将这个小铁盒箱子藏在这么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看来必有什么重大秘密。他打开铁盒一看,内有一函,上面写着“羽儿亲启”四个字。

    余羽取出,拆开—看,上面开头几句是这样写的:“吾儿:为父要是不测而逝,杀余者,不是别人,必是神风教教主黄岐士。”

    余羽顿时惊震了,是教主杀了我父亲?!这太不可思议了!教主为什么要杀我父亲?难道我一家对教主还不够忠心吗?余羽怀疑自己看错,擦擦眼,定神再看,的确,父亲的遗嘱上是这么写的。他再看下边的内容,便说到玄霜冷月剑的来历和经过以及教主黄岐士的为人。最后说:“余死之后,吾儿宜慎重,教主行踪不但神秘莫测,武功更是深奥莫测,心地极为阴险、歹毒、多疑,化身颇多,难识真伪,以吾儿的武功,不但近不了其身,也不是其对手,统观武林,能杀教主的没有几人,望儿千万别为父报仇而鲁莽行事,祸及全家和亲友,慎之重之。父字。”

    余羽看后怔了半晌,暗暗咬着牙说:“黄岐士,黄岐士,我杀不了你,暂不为人!”然后阴沉着脸出来。文石问:“兄长,怎样?”

    “贤弟,我们到密室中说去,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文石一见余羽的脸色和说话,知道发生严重的事情,任文石有过人的机敏,怎么也不会想到杀人放火的,竟然是自己的教主。

    就是生性阴险、多疑的黄岐士,以为自己所干的事,连唯一知情的一个亲随卫士也杀了灭口,再也无人知道。他怎么也想不到,先是碰上了有特异功能的小蛟儿,虽然不知道他就是教主黄岐士,但闻出了他身上的气息,怎么也走脱不了。后是碰上了心机深沉的余老寨主,竟然会事先留下一份遗言来,又收藏在一处极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就是放火烧了这一间佛堂,也不会烧毁了这份遗言,从而使他的面目和行为一下子暴露了出来。由此看来,不久也会为广大的神风教的兄弟们知道。

    黄岐士为人阴险狡猾,他杀了余老寨主以后,也防余老寨主有什么留言藏在静心修养的思过楼中,所以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来,这恐怕是他罪行已满,天网恢恢,使他自己暴露了出来。这才是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了。文石随余羽来到密室,关上门,余羽问:“贤弟,你知不知道杀害我父亲的是谁?”

    文石惊疑:“谁?”

    余羽咬着牙说:“神风教的教主。”

    文石惊震问:“教主!?”

    “不错!就是他,一向神秘莫测,令人不识真面目的黄岐士。”

    “兄长怎么说是教主!?”

    “先父留下的遗言。”

    “教主为什么要杀害老寨主?”

    “玄霜冷月剑!”

    “玄霜冷月剑!?”

    “贤弟,这是先父留下的遗言。贤弟不妨看看。”

    文石不出声,接过遗言,看后,锁眉沉思不语,半晌才问:“兄长打算怎样?”

    余羽一字字说:“我杀了他!散了神风教!”

    文石倒抽了一口冷气:“兄长!这事可不能鲁莽行事。”

    “贤弟,你害怕了?”

    文石正色的说:“兄长!小弟不是害怕不害怕的问题。”

    “贤弟,你说愚兄该怎样办?”

    “忍!”

    “忍!?”

    “是这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愚兄等不了十年。”

    “兄长不能等也要等。”

    余羽逼视文石:“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不忍,则乱大谋。兄长,别说我们现在不识教主真面目,就是识,老寨主在遗言中说得好,凭你我的武功,我们不但杀不了教主,反而徒然送死,教老寨主在九泉下不能闭目安息。”

    “我们先反了神风教不行?”

    “那兄长更报不了大仇。再说,不单总堂内有教主的心腹耳目,就是各处堂口,也有教主安排的耳目,只要我们—有动静,教主就知道了。再说,各处的堂主,会跟随我们一起反吗?”

    余羽颓然靠在椅子上:“贤弟,你说我应该怎样?”

    “兄长要是信得过小弟的,就听我一句话。”

    “贤弟,你我义气相交,肝胆相照,愚兄怎不相信贤弟?要不,愚兄就不将这事对贤弟说了!贤弟,有什么话,请说好了!”

    “多谢兄长信任,小弟劝兄长将教主杀害老寨主一事忍下来,对任何人也不能露了出去,装作不知道这一回事,认为给其他仇家所害,而且杀人的凶手也死了。”

    “教主为人并不愚蠢,而且多疑,我这样向外说,他不疑心??”

    “兄长,你没注意火场中多了一具外人的尸体?”

    “多了外人的尸体?”

    “兄长,可能你当时离开了!在火焚后的思过楼中,一共捡出了四具尸体。老寨主和四亲随除了两个倒卧在园门一侧的血泊中外,思过楼中,应该还有三个尸体才对,现在是四个尸体,这显然不是寨内之人。”

    “贤弟有没有看过这死者是谁?”

    “可惜给大火烧得面目不清。”

    “贤弟,不会是总堂的兄弟,进去见我父亲吧?”

    “就算是总堂的弟兄,那也可疑,但小弟查问总堂所有人员,除了在外办事的人没有回来外,一个也没有少。死者腰佩扑刀,而老寨主四名亲随都死于刀下,显然为此人所杀。”

    余羽又怔住了,他心里非常佩服文石的观察力,又问:“先父不会是也死于此人刀下吧?”

    “不可能。”

    “贤弟怎敢如此肯定?”

    “小弟看过了,老寨主身上没有任何的刀伤痕,似乎伤于另外一个人的重掌之下,那个人才是真正杀害老寨主的凶手,能杀害老寨主而又不惊动四周夜巡的人,必然是一等的上乘高手,就是那使刀的死者,也恐怕是武林中的一等高手。”

    “奇了!这使刀的凶手怎么也死于火场中的?”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与老寨主搏斗,而死于老寨主掌下,老寨主也身受重伤,同时在搏斗当中,撞倒了***,而引起了大火;二是还有第三者,偷袭了老寨主,也杀了死者,然后放火才走。小弟认为,第二种情况居多。”

    “贤弟怎么认为第二种情况居多了?”

    “小弟主要根据死者的刀没有拔出来和老寨主身上没有半点刀伤。与老寨主搏斗,怎不拔刀的?”

    余羽心服了:“贤弟果然为人机智聪明。”

    “兄长别过奖小弟。要是真的是教主亲临杀害了老寨主,兄长最好装作不知道,对人扬言,老寨主与杀人凶手同归于尽,使教主不疑心。对神风教,一如既往,不露声色。先清除总坛派来监视兄长和各地堂口的人,联络兄长认为可靠的兄弟;一方面想办法接近教主,查清其真相面目,以免杀错了人,到时,即使不能杀了教主,也可以率众人离开神风教,自立门户,与神风教公开对垒。那时,教主黄岐士想害兄长,恐怕也难以下手了!同时,我们还联系武林中各大门派和一些正直侠义的武林人士,一道与神风教为敌。”

    “好!愚兄依从贤弟的主张。我们就这么干。对外,贤弟多奔走,对江西各处堂口,就由愚兄负责联系。”

    “兄长,今天,我们就为老寨主大办丧事,到时,不但江西各处堂主和一些武林人士前来吊祭老寨主,恐怕教主和总坛都会有人来,兄长千万要小心从事才好。”

    “贤弟放心,愚兄会小心行事的。对了!辽东双侠,东方丐侠和公孙大侠,希望贤弟能将他们留下来,要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就太好了!”

    “兄长,这事就交给小弟来办。他们都是一些武林高人,要他们留下,恐怕不容易,但取得他们的支持,小弟却有这个信心。”

    “那兄弟酌情去办好了!”

    余羽和文石从密室中出来后,便宣布为老寨主大办丧事,余家寨上空,顿时升起了白旗。讣信发出,可以说是惊动江西一地,也惊动了武林人士。

    在余家寨宣布大办丧事时,处境尴尬的就是辽东双侠、东方丐侠和公孙白了。他们走又不是,留也不是。余羽和文石极为尊敬的招待他们,特别安排了一处雅静的小院给他们四人居住,并有专人伺候。走吗?人家有丧事在身,向人告辞而去,太不合情理,也不给余羽面子,而且作为武林人士来说,太过无情无理,留吗?又和余羽,文石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留得非常不自然,何况他们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受约束,喜欢自由自在,在江湖上任意来往,有如天空之鸟,随意飞翔,遨游大地长空,怎能老是住在一处的?还有人照管,不能随意走动,简直太闷人了。

    辽东双侠这对老活宝,不禁互相埋怨起来,滩老二首先说:“都是你,要来,要来,好啦!现在我们像猴儿们的给人关了起来,够好玩的啦!”

    滩老三说:“怎么是我要来的?你没份?我说,都是这臭叫化招惹来的祸,最好叫他—个人呆在这里,我们走。”

    东方望说:“噢!你们这老怪物,干吗埋怨我叫化来了?”

    滩老三说:“不埋怨你,我埋怨谁去?”

    滩老二说:“不错,都是这臭叫化招来的祸,要不是他偷了玄霜冷月剑,引起人家追来,我们就不会来余家寨喝什么酒了。”

    东方望说:“是你们充什么好汉的要来,连累我叫化陪你们受罪。早知这样,我叫化一走了事多好。”

    他们三个人,竟然在室内互相埋怨起来,只有公孙白不参加他们的争吵,背手站在水池边,观看池中的游鱼。

    他们三个宝贝争吵了好一会,东方望说:“好了!我们谁也别埋怨谁。”

    滩老二问:“不埋怨?那埋怨谁去?”

    滩老三问:“埋怨酸秀才吗?”

    公孙白一笑:“你们别冲着我来。”

    东方望眨眨眼:“要埋怨,该埋怨那余老头儿,他死得真不是的候。”

    滩老二说:“不错,这老头真会选时候,早不死,晚不死的,偏偏我们来就伸腿了!”

    滩老三说:“对了!会不会这老头儿害怕我们追问玄霜冷月剑的来历,自己放把火烧了自己的?”

    滩老二说:“真的!?好!我去问问他去。”

    东方望说:“好呀!你们两个老怪物快点赶到丰都城去,不然,就来不及了。”

    “臭叫化,你以为我们不敢去么?”

    “老二,我们去!”

    “你们怎么去?是上吊呢?还是投水?要不,也来一把火,或者是用刀割自己的脖子?这些,我叫化可以帮你们一把忙。”

    滩老二问:“老三,这臭叫化说什么?”

    “他叫我们上吊、投水、放火和用刀割脖子。”

    “那我们不死了?”

    “这臭叫化在咒我们死!”

    东方望笑着:“你们不这样,又怎能见到那余老头儿?问他的话?”

    “老二,我们要不要将这臭叫化先扔到水池里去?”

    东方望吓得连忙跃到室外的一棵树上说:“你们别乱来,我叫化可不想去见那余老头儿。”

    公孙白说:“你们别闹,有人来了!”

    果然,文石一个人走进小院内来,这三个宝贝,也不吵闹了,想听听文石来说些什么。

    文石问:“各位在这里住得惯么?我们总堂主家遭不幸,不能亲自来拜谢两位滩前辈和二位大侠,请多原谅。”

    公孙白忙说:“哪里,哪里,副总堂主客气了!我们不能为余总堂主分忧,并且还添麻烦,实在过意不去。”滩老二说:“喂!你们两个秀才,怎么说话老是酸溜溜的?叫人听了实在不舒服。”

    滩老三说:“文秀才,你不是跑来这里给我们说这些酸里酸气的话吧?”

    “我们难道不知道你们昨夜发生了不幸的事情么?”

    “我们要去追刺客,你这个秀才又说什么不敢麻烦我们,却叫我们睡大觉,我们睡得着吗?”

    “我们一直眼光光的看着瓦片,你说,我们舒不舒服?还跑来问我们住不住得惯的。”

    “对对,早知道这样,在我们老娘子死时,也请你这个秀才到我家去住,看你住不住得惯的。”

    文石听了好笑,要是自己不了解这两老前辈的个性,自己真以为碰上了两个不可理喻的疯老头子。文石一揖说:“两位前辈请原谅,在下一时疏忽,令前辈昨夜睡得不好。”

    “文秀才,别跟我们来这一套,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好了!”

    “是呵!昨夜的刺客是抓到了,还是让他跑了?要是抓到了,我们想问问他,他凭什么在这里杀人放火的?难道不知道我们两个疯老头在这里喝酒吗?”

    文石本想说出昨夜的事来,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想:这两位前辈,在武林中极有地位和声誉,可是一张嘴没遮拦,性如孩儿,要是他们将事情泄露出去,那不坏了余大哥的大事?看来这件事,只有和公孙白先说的好,公孙白遨游天下,见识极广,虽然放形不拘,却是一位重诺言、守信用的侠义君子,就是所求的事,他不答应,也不会说了出去。至于东方丐侠,也是一位江湖上成名的侠义人物,但自己不大了解,文石想了一下说:“行刺的贼子已经死了!”

    疯癫双侠、东方望和公孙白都感到有些意外,滩老二问:“你们抓到了他,将他杀了?”

    滩老三问:“你们怎么这般性急?不先问问就杀了的?”

    “不!我们是在火场中才发现了他的尸体,看来,他与老寨主搏斗,双双都受了重伤而倒地。”

    公孙白怀疑问:“那怎么会起火的?”

    “在下也一时弄不清楚,看来极有可能是双方在交锋中,撞翻了***而起火烧起来。在下在这里先感激各位对敝堂的关心。”

    滩老二问:“你来,就是告诉我们这件事?叫我们以后不用追踪刺客了?”

    “不是,在下总堂主因大孝在身,所以特派在下来问候各位的安好,各位有什么需要的,请别客气,提出来好了,在下尽力办到,令各位满意。”

    滩老二说:“最好你们每日能拿几坛好酒来,我们就满意了。”

    “前辈,这些小事,在下一定办到。”

    东方望问:“我叫化可不可以在西山上随意走动的?我叫化属猴,喜欢满山走,在一个地方呆不住。”

    “东方大侠说笑了!大侠不但可以在西山任意走动,也可以在敝寨随意出入,没人敢也没人会来约束大侠的行动。”

    “哦!?那么说,我叫化几时想走,就几时可以走了?”

    “这完全任由尊意,我想大侠不会对我们不辞而去吧?”

    “我叫化向你们告辞,你们会放我走吗?”

    “大侠又说笑了。当然,在下希望各位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各位一定要走,在下也不敢强留,哪有不放大侠走的?”

    “好!痛快。”

    文石说:“两位前辈和东方大侠还有需要的?没有,在下想和公孙大侠借个地方交谈几句,前辈和大侠不会见怪吧?”

    东方望说:“不会,不会,我叫化怎会见怪呵!”

    滩老二问:“你怎么和酸秀才交谈,不和我们交谈的?”

    滩老三说:“借个地方,我们不能听?”

    文石忙说:“前辈别误会,在下不过有几句私下话想先与公孙大侠说说。”

    滩老二说:“私下话!?我老头儿想听的。”

    滩老三说:“对对,私下话,一定有趣和好听了。”

    东方望心中明白文石恐怕有什么要事先和公孙白说的,害怕自己和两个老活宝不能守秘密,便对两个老活宝笑着说:“他们两个都是秀才,说话无非是抛书本,准是够酸的,你这两个老怪物不怕酸,我叫化可怕酸。对不起,我先走了。”说完,他真的走了。

    两个老活宝愕了愕,—个问:“老三,你怕不怕酸?”—个答:“怕呵!”“怕,我们也走呵!”“对对,走得越远越好。”这双活宝,也一下走了。

    公孙白狐疑问:“副总堂主,有什么要和在下单独一个人说的?”

    文石说:“大侠别这么称呼在下。”

    “那,阁下又怎么称呼在下大侠了?”

    文石说:“在下一向敬仰公孙兄,要是不嫌弃,你我兄弟相称可否?”

    “只要文兄屈就,在下不敢不从。”

    “公孙兄客气了!小弟能与公孙兄结交为友,实在是三生有幸。”

    “文兄也别客气,我们都是江湖中人,坦诚相交才是。”

    “对!可惜小弟不能与公孙兄早日相识。”

    “现在也不为晚。义兄,有什么话,直向小弟说好了!”

    “小弟想向公孙兄说出一件武林中的秘事,不但求公孙兄别泄露出去,更求公孙兄能出手相助。”

    “文兄请说,小弟能帮忙的,会尽全力相助。”

    文石大喜:“有公孙兄这句话,小弟放心了!小弟想告诉公孙兄杀害小弟令兄长父杀的凶手是谁。”

    “是谁!?”

    文石锐目扫视了四周一眼,轻轻地说:“神风教教主黄岐士。”

    公孙白惊讶:“是他!?”

    文石点点头:“所以这事望公孙兄先别说出去。”

    “文兄怎么知道是他了?”

    “有老寨主的遗言。”

    公孙白不明:“他为什么要杀害老寨主?”

    “为了玄霜冷月剑!”

    “为了此剑?”公孙白又是愕异。

    文石又是点点头。公孙白进一步问:“为这么一把剑,就自毁长城,恐怕他不会这么愚蠢吧?”

    “的确,小弟初时也十分惊愕,认为不可能,黄贼也不会这么愚蠢,但看了老寨主的遗书后,小弟相信了!”

    “遗书!?余老寨主生前还留下遗书?”

    “要不,这桩武林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余老寨主在遗书中怎么说?”

    “他说黄贼怎么计划、安排、谋杀碧眼狐女侠,夺取玄霜冷月剑的情况。现在,老寨主是唯一的知情人,黄贼已知滩家二老前来江西,追踪此剑,害怕老寨主说出真相,因而杀害了老寨主灭口。”

    “多阴险、卑鄙的黄贼!”公孙白不禁气愤的说。停了一会,又问:“文兄,你们打算怎样?”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