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恶食之门 > 第四十七章 炼器(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挑选一件适合自己的本命法器,是一个不能反悔的重要选择,本命法器可以在往后修改提升的方向,但是最基本的形式始终是不会改变的,从最初开始就需要好好的考虑,不能随便应付,否则日后只会后悔莫及。

    每一位炼器师都只容许一件本命法器的存在,无法同时承载两件或以上的本命法器,否则两种同源却又不相同的法力就会在体内产生冲突,有可能损伤性命。

    本命法器与炼气师性命双修、神念交会,因此才能产生出法力,并且能够如臂指使,但是同样的,本命法器是炼器师的一切根本,所有力量的来源,一旦有所缺损,炼器师的实力就会大幅下降,严重的话更有可能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从此再难以提升修为。

    这么重要的一个选择,许慎需要认真地好好考虑。

    许慎参考了云霞府千年以来的宗卷记录,询问了各位师兄弟以及长老的意见,然后再考虑到自身的情况,罗列出长长的本命法器选择,由于太过五花八门,反而让他难以挑选出一个本命法器出来。

    云霞府有很多前辈高人的心得,还有更多的本命法器的构图,不同的法器以及不同的前人心得自然会有巨大的分别,许慎现在不是缺少的不是制造本命法器的灵感,也不是没有参考,而是因为有太多太多适合他的东西了,所以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选择。

    许慎很明白自身的状况,他需要获得一定程度的自保之力,而且是能够帮助他成长的力量,要不然每一次遭遇突发性的意外都无法解决,只能使用时空之门逃到其他的时空中,只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逃避,永远都没有解决难题。

    星河时空一开始出现的历史遗留问题,刚刚“复活”他只能选择退避。

    魔法时空发生问题的时候,他完全帮不上忙,甚至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武道时空遭遇意外的事件,他选择了错误的道路,不自量力地让自己陷入困境之中。

    这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根本都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如果他有能力应付这所有的麻烦,也许他现在就不会在这个地方。

    许慎需要能够发挥出他所有潜力东西,又或者是能够让他立刻获得一定程度力量的方法。

    “……我的超能力。”

    许慎突然灵光一闪。

    在他经历过的所有时空中,基于不同的时空环境,有些来自于其他时空的物品或者力量动用不了,甚至力量遭到削弱,唯一的例外,是他偶然获得的感应恶意的超能力,这力量在每一个时空中都能顺利地使用,没有发生太多的不相容。

    感应恶意的能力最初是很派不上用场的,但是在魔法时空之中经过了庞大恶意的刺激,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成长,变得能够吸收外界的恶意,然后把恶意转化为自己的营养,算是一种支援辅助的能力。

    恶意的气息能够成为时空门的燃料,只能够说是一次幸运,不过从恶意能够补充时空之火的方面上考虑,说不定这一分超能力真的有着巨大的隐藏价值。

    许慎想要试试看能不能够把自己的超能力和本命法器互相配合起来。

    不管最后会不会改变意见,这都是一条很好的方向。

    在不停参考门派中过往的纪录,并且不断设计自己的本命法器,跟诸位同门前辈商讨过之后,许慎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考虑,终于要开始制炼他的本命法器。

    *

    许慎在热心的大师兄罗光汉,跟从入门开始就熟络起来的师兄张维两人的目送下,走进了专门用来制炼法器的炼器室,然后关闭起大门来。

    制造法器需要一个集中精神的场地,尽量减少外界的干扰,而且事关重要的本命法器,许慎这个还未真正入门的炼器师新手,也只能独自完成本命法器的制造。

    本命法器可以说是炼器师最重要的秘密,一旦被不怀好意的人知道了本命法器到底是有何功用,又或者是从制造的材料上发现到弱点,就会处处都受制于人,所以就算是怎么样亲密的交情,一般来说炼器师都不会把本命法器的详情告诉他人。

    哪怕是师父弟子的密切关系,在这方面也有需要绝对保密的约定俗成的惯例。

    许慎在拥有了实质化的精神力后,受到了很多同门前辈的指点,也在他们的帮助下曾经尝试过制作练手的法器,不过他从来都没有真正成功制造出真正的法器来,几次练习下来都只制造出一些失败的废品,因此这一次独自尝试制造本命法器,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容易的挑战。

    许慎知道他这一次的尝试有可能会失败,有可能需要不断的练习好几次才能够制造出理想中的本命法器,他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不是每一个炼器师当能够一次过成功制造出本命法器的,接近有一半以上的炼器师到时再多次失败汲取了无数的教训,最后才成功制造出本命法器的。

    许慎告诉自己不要太过急躁,他还有时间,他还有机会。

    这个时空的经历很平静,也没有听说过门派竖立过什么敌人,短时间里不会出现什么突发状况的,他不需要太过于心急。

    许慎放下了手中的大布袋,里面装载着这一次尝试需要用到的材料,以及来自其他时空的物品。

    制造本命法器有可能会需要漫长的时间,考虑到有可能被其他同门发现自己的私人物品,所以他还是把那些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东西一起带过来。

    许慎在广阔的密封炼器室中开始准备。

    首先,他要点燃制造法器的必须的力量来源——地煞。

    这个炼器室其实是位于栖霞山地底深处,接近外门弟子的居住地点,只不过由于隐藏得非常良好,出入口都在山顶的栖霞宫,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被外门弟子发现。

    专门为炼器设计的炼器室的最尽头,有着一个巨大的火炉,这个嵌入了墙壁中的火炉连接着秘密深处的地煞,只要使用神念开启,就会自动牵引出地煞。

    许慎从怀中拿出了贴身收藏的门派弟子令牌,把实质化的精神力——神念灌输其中,然后把神念通过令牌打出,往炼器火炉那边飞射而去,激发炼器火炉的启动。

    门派令牌就像是一个万能钥匙,云霞府有很多设施都需要使用到门派令牌,像是现在启动炼器炉一样。

    完全隔音的炼器室本来非常安静,但是当炼器炉激活之后,随即响起了一阵低沉的震动声。

    这是炼器炉再牵引地下的地煞所引起的噪音。

    不一会儿后,炼器炉巨大的开口便燃烧起赤红的火焰,阵阵热浪在密封的空间内扩散开去。

    许慎深呼吸一口气,带着本命法器的材料接近炼器炉。

    他没有过于接近灼热的炼器炉,还没有本命法器护身的他,过于接近就会遭到地煞这一种狂暴的能量的燃烧,转眼之间化成飞灰。

    这一个时空的地煞,并非是地脉的熔岩火焰,是一种独特的狂暴自然力量,一种应该是专属于这个时空的环境变化产物。这些都是他粗浅的推测,真正的实际情况是如何,还需要他成为了真正的炼器师之后再去进行研究。

    许慎有过好几次练习制造法器的经验,而且在同门的多次提醒与嘱咐下,早就掌握好一个安全的距离,不会真的发生意外。

    他在一个相对于安全的地方上盘腿坐下,然后来用实质化的精神力,隔空承托着炼器材料,开始顺着特殊的次序投入炼器炉中。

    许慎知道现在是重要时刻,他按照着脑海中的本命法器构图,开始往包裹在地煞之中的材料打入“神念禁制”。

    法器的力量来源是天罡地煞,而把天罡地煞封入器物之中的方法,就是神念禁制。

    炼器师利用强大的神念,以特殊的手法构成一个神念禁制,封锁一定程度的天罡地煞,然后再把禁制打入器物,通过这样的力量联通方式,在最后制造出拥有超凡力量的法器。

    以许慎自己的个人理解,所谓的神念禁制,其实跟他在魔法时空学会的魔法函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就如同透过精神力构筑起魔法函数,继而影响魔力产生事象变化一样,神念禁制也是以一个类似的形式来把天罡地煞封入法器当中。

    神念禁制就像是透过神念,构造出一个特殊的立体图形,用严密而且没有漏洞的方式封锁着狂暴的自然力量,成功地附加到器物之中后,从而产生特殊的能力。

    虽然这个法器时空的见解或许有不同,但是对于许慎这个来自其他时空的到访者来说,神念禁制构成的立体图形,真的有点儿像是另类的数学图形。

    在这种观念下,许慎很快就掌握了最基本的神念禁制,然后在短时间内学习了云霞府专属的高等神念禁制,并且成共融会贯通。

    毕竟,这种类似的事物学习,他早已经在魔法时空当中练习过无数次,只不过是稍为改变方式,对他来说不存在太多的难度。

    许慎过往的努力不是白费的,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错误。

    他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继续默默地制炼本命法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