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姜兄为何那样 > 第一百三十章 你不信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泽沉默了很长时间。

    金鳞静静待着,它敏锐地感觉姜泽情绪不对,想了一想,还是飞下去,停在姜泽的肩膀上。

    良久,姜泽合上书,他伸手摸摸金鳞的脑袋,金鳞眨着眼,左顾右盼。

    他小时候见金鳞时,它还是一个瘦弱的小鸡仔,——当时,姜泽是这么以为的,——后来,楼一层说它的父母被北狄人捉了,它一只鸟在巢穴里,毛还没长齐,一条蛇对它虎视眈眈。

    楼一层见到金鳞的时候,它就是这样,无父无母的弱鸟,却格外凶残,跟蛇搏斗,还成功啄瞎了蛇的一只眼睛。当然,自己受了更大的伤。

    最后的紧要关头,楼一层出手把蛇杀死,他们一人一鹰,把那条蛇剥皮抽筋,吃了一顿蛇肉大餐。

    再后来,金鳞就跟着楼一层了。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楼一层把这个鹰取名为金鳞,姜泽端详着金鳞锐利的鹰眼,它一身羽毛边是金色的,在阳光下耀眼的紧。姜泽笑了笑,还真是贴切。

    “我不会轻易死,一旦死了,势必有蹊跷,你要找出边关的叛徒,查明真相。”

    姜泽默默不语,说了那么多,无论他愿不愿意,到头来,他还是要去战场……

    边关。

    姜泽默念,他还是要去,找出叛徒,手刃仇人,为师父报仇。

    还有,守得乾国安宁,那人,也是平安的。

    他不想看到大婚,既如此,只能离开了。离得远远的。

    “金鳞……”姜泽喃喃,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像是战鼓低鸣,黑云包裹之中,终于透出几丝金光。他看着水面,静水流深,“你愿意跟着我去战场吗?”

    ……

    公主府

    秋日晴空,大雁南行。

    天高云淡,丝丝缕缕,宛若鱼鳞淡网,仿佛澄碧白汤。

    安平推开小轩窗,托腮望着远处的景色,她今日没有着宫袍,穿了便服:一袭淡红色束腰云尾长裙,上面绣着奶白的木槿花,栩栩如生,柔和,美丽,优雅。

    “公主。”

    安平向下一望,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那个有着狭长狐狸眼眸的少年,绯衣玉带,手持一枝梅花,笑吟吟的站在窗下。

    她看着他,他亦望着她,对方的眼眸中,都有彼此。

    贺梓桐把梅花插在鹤纹浮雕白釉净瓶中,端庄的红和素雅的白,透着一层莹润清新,煞是好看。

    “怎么,你的……病好了?”安平顿了一下,还是没有用欲瘾这个词。

    贺梓桐知道安平想说什么,他心下一动,走到安平身边,轻轻揉着她的肩膀:“有公主记挂着,怎么敢不好?”

    “什么时候你也会这些油腔滑调了,”安平失笑,她拉住贺梓桐的手,“真的好了?”

    贺梓桐道:“差不多了,还有些轻微的……不过可以抑制,没什么大碍。”

    之前,安平用特制的轻铁链把贺梓桐锁起来,不让他自渎,也避免他自残,贺梓桐也拼命的抑制自己,在欲海中挣扎沉浮。

    真是一段恐怖的日子,每每醒来都以为自己身在地狱,痛恨自己可耻的欲望,更痛恨将他变成这样的人。

    这是最阴险的法子,比毒瘾还要恶毒,将好好一个尊贵公子折磨到崩溃,从内而外,他学的那些道德伦理、礼仪计谋通通喂了狗,铁打的意志也抗不下来。

    身心俱疲,万念俱灰。

    能挺过去的人,少之又少。

    好在,他挺过来了。

    耳边一直有温柔而坚定的女声,有耐心的一遍遍告诫他,坚持,撑住,戒掉欲瘾。

    他知道是公主。

    贺梓桐的眼角更加柔和,眼眸中盈着深情缱绻。当这双本就能魅惑人心的狐狸眼儿专情地注视一个女人时,简直能吸附人的灵魂,想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他,与他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安平怔愣一会儿,偏过头去,“那便好,”她从贵妃榻上下来,玉足踩着拖鞋,她走到桌前,坐在鎏金透雕五彩凤凰白底梧桐枝瓷墩上,回眸望了一眼贺梓桐,“过来坐,”她顿了顿,“我有话对你说。”

    贺梓桐有点儿疑惑,他敏锐感觉到这不是一般的事情。

    安平吩咐宫人道:“叫锦绣进来。”

    贺梓桐的瞳孔深处极快地划过一丝暗暗的冷光,转瞬即逝。

    上次,他大胆尝试,将一切对公主坦白,柳暗花明又一村,绝处逢生。

    他现在跟安平算是盟友了,或者说,他与安平做交易,脱离胡光羲,成了安平的眼线。

    而从江南水患一事看,安平似乎老谋深算,绝不是她表面这般,或者说,坊间传言那般,贪恋美色,卖官鬻爵。她背后,有很深的城府。

    他无异于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还是心甘情愿的。

    不管怎么说,就目前来看,安平总比胡光羲待他好,他与安平的交易,也算公平。

    他替安平传消息,背叛胡光羲;安平则替他救人,事后,还他自由身。

    而锦绣……自从她遇暴徒之后,再次醒来,变了个人似的,再也没有给他送过合欢春,但该递的消息还是一个不少,他看过之后,便默写下来给公主。

    锦绣身着暗色粉莲纹锦衣,头发只用月牙白的缀边发带束起来,一双眼眸清和淡雅。

    不管见了多少次,再次见到,贺梓桐还是怀疑:这还是那个沉稳精明的锦绣吗?怎么……气度大不一样,变了一个人似的。

    锦绣知道安平唤她来是何事,她道:“看来公主已经想好了。”她的嗓音柔和清淡,有一种特有的磁性,虽然好听,却不会让人以为这是女子的声音。

    安平点点头。

    贺梓桐微惊:这分明是个男人的声音!

    他按捺住心中的震惊,看着锦绣双手在面上灵活的按摩,伴随着骨关节细微的摩擦声。在贺梓桐惊讶的瞳孔里,映出一个渐渐高挑的身影。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锦绣放下手。呈现出来的脸庞,俊美隽雅,风骨天成。

    贺梓桐眸心微细:这是男人的脸!

    他警惕道:“你……”

    锦绣,不,李言蹊微微笑道:“贺公子之前应该见过我,”他提醒道,“南苑。”

    贺梓桐回忆起来,南苑,董立身边,常年有一个穿粉衣的宫女,不知道有什么本事,一连四年都在董立身边。

    公主府谁不知道,驸马董立换娈宠的速度比换衣服的速度还快,从此,这个宫女的地位就立起来了,不可撼动。

    贺梓桐道:“你是余桃?”

    虽是疑问,他的语气已然十分肯定,但还是震惊。

    余桃,不是跟着董立一起斩首了吗?

    怎么会在这里,还是以锦绣的身份!

    李言蹊道:“你见过我的几个身份,都是伪装,我本名唤做李言蹊,”他看了安平一眼,“算是跟你一样,是公主的幕僚。”

    贺梓桐大惊,他的脸色很不好,皱着眉头,眼角微微上挑,露着一丝冷意。

    安平托盏喝茶,慢慢地抿了一口,没有说话。

    李言蹊心内苦笑,公主不愿意说,还得他来:“我与董立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与公主做交易,帮她做事,公主替我除掉董立。听闻你向公主投诚,所以我们开始下一步计划:之前已经除掉锦绣,现在我取代她的身份,今日与你打个照面,方便以后行事。”

    他看着贺梓桐,意味深长:“以后,我们可是同一条战线上的。”

    把话说完,李言蹊重新缩骨换脸,变成锦绣的样子,就告退了。

    手带上门,锦绣微微摇头,还是快点远离战场,以免殃及池鱼。

    守门的宫人在她的示意下,纷纷悄声离开。

    芙蓉寿山炉袅袅燃着名贵的香料,白烟飘忽如梦,淡淡云雾一般,宛若人的心情,百转千回,微妙复杂。

    沉默了很久,贺梓桐才低低出声:“公主,你早就知道锦绣是内奸,不动声色将她除掉,换了你的心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一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等安平回答,他自言自语:“因为你不信任我。从一开始,甘露殿初见,你就没有信过我,这么多天来,我们彼此互不信任,互相试探,谁也不肯先露出自己的底牌。”

    他的拳头一点点握紧:“我知道公主其实智谋无双,所以想搏上一搏,向公主坦白,我其实是胡光羲借着贺中齐的名义送来的眼线,以此向公主投诚,与公主做交易,为自己开辟一条生路。”

    贺梓桐直直看着安平,似笑非笑:“是我太天真了,公主早已断了我的后路。现在真的锦绣已死,胡光羲怎么也想不到,他千辛万苦送进公主府的眼线居然是您的心腹,有李言蹊在,这些日子以来,胡光羲什么消息您不知道,何苦将我耍的团团转,还要我将其一条条默写给您……”

    是他太天真了。

    安平这一招釜底抽薪之后,他已经没了与安平做交易的筹码,只能任人宰割。

    贺梓桐心里止不住阵阵泛冷,他没想到安平居然早已洞察董立,有余桃在,董立做点什么根本瞒不了安平的眼睛。

    董立还为自己在朝中结党,慢慢脱离安平而沾沾自喜,殊不知一切尽在安平的掌控中。

    当初的余桃,现在的锦绣。

    这个女人,连自己的人也信不过,还要再派去心腹去监视。

    虽说董立最后有异心,证明了安平做的是对的,但是,贺梓桐心里慢慢麻木,那不就是说,在安平眼里,他跟董立也没什么区别,都需要一个心腹,暗中监视他一举一动。

    ------题外话------

    小爱:过年了,所以给自己的书换一个封面,还是原来的图,但是更精致了,哈哈哈哈!希望新年新气象咯,粉丝涨起来,收藏多起来!还需要大家多多支持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