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现代小城隍 > 219 不用追求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椒的脑子里一片模糊, 强烈的情绪在胸中翻滚, 心情在踌躇、忐忑和激切中徘徊。

    终于, 他吐出一口气, 幽幽地给自己鼓劲“我死去活来都做到了, 难道还怕死缠烂打吗时间还长着呢, 勇敢一点,勇敢一点”

    然后,阮椒深深地呼吸,下定决心要朝宗岁重的房间看上最后一眼,就去休息。

    但没想到的是,在他转过身的时候, 门突然开了。

    宗岁重穿着睡袍站在门口,正跟阮椒四目相对。

    这一刻, 阮椒眼里的感情没来得及掩饰,被宗岁重看了个一清二楚。

    眷恋、爱慕、浓郁的情感。

    宗岁重一怔。

    学弟的眼神是对谁

    倏然间, 宗岁重又反应过来,学弟视线所对着的地方, 是他的房间, 所以才会被他看了个正着, 忽然就产生一种预感, 难道他紧紧盯着阮椒的脸。

    阮椒被宗岁重这么一看, 吓了一跳。

    不、不是吧, 还没表白,被学长发现了不不不, 学长应该不会没事想太多,可是好像又不对,学长这个眼神心跳如擂鼓,阮椒暗骂自己一声,到底是在想什么鬼

    宗岁重顿了顿,往外走了一步。

    阮椒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宗岁重“”

    阮椒“”

    气氛一时陷入沉默。

    阮椒喉头动了动,干笑着说“学长,我吵醒你了啊”

    宗岁重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说道“回来这么快”

    两人又是沉默。

    到底还是宗岁重开口“没有吵到我。”

    阮椒听他这么说,不知怎么心里放松了一些,也说“这回的事很凑巧,去了以后就接连遇上,接连解决了。具体的要是学长想听,我再来跟学长细说,对了,还得请学长打开地狱呢,这回又抓了个该下地狱的恶鬼,没刑期,这是先害死人再同类相食的鬼,就给磋磨到魂飞魄散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在阮椒说话的时候,宗岁重默默地让开了一个位置。

    阮椒不自觉地顺着他的意思走进去,坐在卧室里宽阔的沙发上。

    宗岁重坐在床边,听阮椒把整晚的事一一说完。

    阮椒见宗岁重感兴趣,也更有说话的兴趣,讲起故事来也更富含感情。中间偶尔听见宗岁重提问,也都给他把问到的地方仔细说了。

    等整件事全部说完后,宗岁重倏然开口“你最后说要勇敢一点,意思是”

    阮椒习惯地说道“勇敢点追求学长呃。”

    话说到这,戛然而止。

    阮椒的表情陡然有些惊悚起来。

    宗岁重的身体微微僵硬,脸上的表情是难得的惊诧。

    阮椒看清宗岁重的反应,抿了抿唇。

    他怎么就脱口而出了不是时候,这太不是时候了。

    阮椒本来产生的勇气突然消失,胆怯起来,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他应该给学长一个思考的时间,不应该继续坐在这里这么想着他猛地站起身,转头就往门外走去。

    只是,阮椒没来得及走出去,站起来倒是很顺利,等往外走的时候,却没能走出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拉住了手腕。

    阮椒挣扎了一下,但是从后面过来的拉力更强了,而阮椒他根本不可能全力抵抗,只一个踉跄后,已经撞进了身后人的臂弯里,被用力搂住。

    这一刻,阮椒瞪大了眼。

    同时,略低而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学长是我吧”顿了顿后,“不用追求了。”

    阮椒的身体微微颤了颤。

    宗岁重已经沉静地开口“我是说,如果你说的那个学长是我的话,你愿意跟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吗”如果仔细听,也会听见他的声音里有一丝轻颤,“我喜欢你,并希望你成为我人生的伴侣。”

    阮椒的心跳更快了。

    他有猜测过或许学长也可能对他有那么点意思,可他从来没想过学长会突然跟他说这样的话,他明明是想主动追求学长的,怎么突然间,学长就表白了呢他是不是应该说“我愿意”

    张了张口,阮椒忽然很紧张,本来已经到了嗓子眼的“我也很喜欢学长”竟然因为这份紧张而哽住说不出来,这让他更紧张了,要是学长等得不耐烦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察觉到,跟他同样激烈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起,这心跳声的来源是学长。

    这一瞬,阮椒突然不紧张了。

    也许是因为,对于这份感情的在意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学长跟他一样紧张,也一样会对对方的答案而忐忑。

    心里的紧张倏然转化为一股暖意,阮椒轻轻地点头,然后郑重地说道“我愿意。我我也喜欢学长。”他强调道,“很喜欢。”

    下一秒,阮椒就感觉自己被人搂紧了。

    阮椒没介意这股力道,而是抬起手,也搂在了对方的腰背上,把自己猛地塞进对方怀里,塞得更紧。他感受着手臂下紧实的肌肉,平坦、宽阔的胸口,眉眼展开,露出个灿烂的笑容,一股愉悦涌现出来,转而变成了雀跃、高兴他特别高兴从现在起,他就跟学长在一起了

    宗岁重察觉到阮椒的动作,带了一丝紧张的眼神也变得柔软下来。

    怀里的人瘦削而不柔弱,是介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柔韧感,几乎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能把他的怀抱塞满,也塞得他心里再没有一点空隙了。

    油然而生的,大概是跟他从没有过的满足吧。

    两人静静地搂了很久,直到一抹微光从外面投入进来,他们俩才惊觉,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这么抱了一个多小时,不仅天亮,连太阳都升起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后,两个人很有默契地一起放开手。

    阮椒后退一步,抬起头来。

    现在的学长跟以前的每一次都不同,以前的学长是疏离的、禁欲的、沉稳的,即使他们熟悉以后,他跟学长亲近了很多,但也没有一次和现在一样,神情缓和,眼里透着暖意与对自己的情感,哪怕并不泛滥,却清晰可见。

    这难道就是亲厚学弟和新任男朋友的差别吗

    阮椒忍不住就笑了,他就这么胆大包天地踮起脚,猛地把自己的嘴压上了新任男朋友嘴,贴了三秒钟后,痛快地放开,准备再后退。

    但这次他没能推开,新任男朋友眼里的情绪沉了沉,接着一把抓起他,直接提了起来,压近自己,又一次的双唇相贴。

    阮椒被轻轻咬住嘴唇,他不由微微张开口,滚烫的气息顿时涌入他的口中,与他亲密地纠缠起来,就像是就像是要把他吞进去一样。

    他又忍不住笑起来,这样的学长一点也不像平常的学长了,但是他很高兴,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他抬起手,搂住男朋友的脖颈,毫不客气地也纠缠上去,亲昵地缠绵起来

    等两个人都冷静下来时,已经八点多了。

    阮椒舔了舔微肿的唇,站在厨房的灶台前,拿着勺子搅动里面的白粥。

    在他的身边,身材颀长的青年修长的手指压住案板上的热烫烫的香肠,另一只手捏着细长的刀,一片一片地在砧板上切下。

    两人都没说话,但是气氛却是静谧里透着一丝温馨,明明是头一次一起做早餐,可不知道怎么的,就像是做过了千百次一样,分工合作,没有一点尴尬、僵硬的地方。

    阮椒又搅动几下后,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两只小碗,一人盛了几大勺白粥,那边宗岁重也刚好都切完了,从容地装盘。阮椒从另一只锅里舀出两只咸蛋,悄悄放在砧板上。刚把香肠装盘的宗岁重发现砧板上多了两只咸蛋,很利落地对半切开,又用餐盘装起来。阮椒从另一边打开豆浆机启动,用两只细长的玻璃杯接好,而宗岁重又切来一条黄瓜,用麻油香醋和一些调料拌了拌,又装了一小碗。

    你来我往,互相配合,没多久就准备妥当。

    两人陆续把早餐放上餐桌,才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看起来是跟往常差不多的早饭,甚至因为早餐是自己动手而显得有点粗糙了,可对于他们两个而言,这却是他们确定感情后的第一个早上,也是第一次一起做好的早餐,一起总之,很多个第一次了,所以格外不同。

    阮椒跟宗岁重对视了一眼,忽然眉开眼笑。

    还是很高兴

    他有男朋友了,还是自己很喜欢的人,还是可以跟对方完全坦白的人,还是跟自己各方面都很合拍的人,甚至,甚至他们在一起住了很久,连磨合都不用了。

    宗岁重也是高兴的,只是他对情绪的控制向来比阮椒强,而且他年纪更长,经历更多,所以不会像阮椒这么外露。

    不过他剥了个咸鸭蛋,用筷子剥出蛋黄,放进阮椒的餐盘里。

    阮椒笑眯眯地就着白粥吃下,也主动给宗岁重剥了一个。

    宗岁重也从容吃了。

    两人一边吃早餐,一边偶尔看对方一眼,给对方夹上一筷子小菜,明明都没有表现得特别出格,居然有点黏黏糊糊的感觉这就是宗子乐进门后,看到这场景的第一感觉了。

    当然,门响的动静也惊动了正在吃早饭的两人。

    阮椒见到宗子乐,心情很好地朝他笑笑说“今天怎么过来了吃早饭没”

    宗子乐表情有点木,嘴上还是老实回答“还没。”

    阮椒依旧笑着“厨房有白粥咸蛋香肠,还可以榨豆浆,想吃什么”

    宗子乐“啊,我都可以。”

    阮椒利落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行,那就跟我们吃一样的吧,香肠还不错。”

    宗子乐“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