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美女的护花兵王 > 第2774章 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误会,放心,不是跟你们打架的.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你喝杯酒,聊会儿天。”

    红衣女子嘴角轻勾,向石天开口道。

    石天看着她,半晌后缓缓落座,直接坐在红衣女子对面后,将长刀横亘在酒桌上,才干脆道:“说吧,有什么事儿?

    还是,要专门同我讲一个故事?”

    “不讲故事,也不打架,都说了,就是喝杯酒,你应该不介意吧?”

    红衣女子举起酒杯,笑颜如花。

    石天没有拒绝的理由,他看了眼自己身前,被红姑女子推来的一杯清酒,十分干脆的拿起酒杯,仰脖,准备饮下。

    “铮!“金属与瓷器交鸣。

    竹青手中的短尺落在石天的指尖与唇瓣当中,接着,一声冷笑道:“这么着急去送死?

    还是看敬酒的人长得漂亮,就随便喝下。

    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不会帮你收尸。”

    石天闻言一笑,才轻轻伸出手指。

    搭在竹青的短尺上,声音轻柔道:“放心,我心中有数,不会让你收尸的。

    “话落,酒水入口,一饮而尽。

    “看来你很相信我呢,就这么确定,我没有加害你的心思,确定这杯酒没有问题?”

    红衣女子在石天将酒饮下之后,脸上有些惊讶。

    “我并不确定。

    “石天轻轻摇头。

    “哦?

    “红衣女子愈发惊讶,甚至,生出捉摸不透石天心思的情绪。

    “你不需要猜测,因为有些事情,我自己都没给自己理由。

    “石天洒然一笑,淡淡道。

    “酒如何?

    “红衣女子果然不再思考,话锋一转,忽然问道。

    “不错。

    “石天点头。

    “酒水是我妻以初春的梅子酿制,她酿酒的手艺极好,我也很喜欢。

    “红衣女子一笑道。

    石天一时楞住,片刻之后,他才从我妻两个字中反应过来,然后,露出一抹轻淡的笑容。

    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石天便微抿起嘴角道:“您的妻子,一定是位很贤惠的姑娘。

    ““不光贤惠,还很漂亮!“红衣女子一咧嘴,笑容飞扬,甜蜜。

    “那……我祝二位能长长久久,一直幸福吧。

    “石天再次举起酒杯,笑着道。

    “谢谢……“红衣女子眯起眼睛,笑容晦涩。

    随后,俩人各自举杯,又一饮而尽。

    “嘭!“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然后起身,石天看着红衣女子,再次洒然一笑道:”朋友,酒也喝过了,我们就告辞了?

    前路还远,我们还有许多路要赶。

    ““稍等,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红衣女子忽然道。

    石天闻言,眉尖轻挑,一抹杀意随即已经抵在心头,浑身气势也渐渐凌厉。

    红衣女子对石天气势上的变化恍若未觉,轻轻拱手之后,便一指铃铛道:“我想,跟您要一个人,这个精魅。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石天微微咧嘴,露出白生生的牙齿。

    “没有,我是在问你要一个人。”

    红衣女子摇头后,又点头。

    “不给!”

    石天回答的十分干脆且直接。

    石天没觉得有什么好犹豫,就算是一位仙人站在这里,石天的回答也一般无二。

    他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在某些事情上,他却是是个极偏执,甚至极端的家伙。

    “可能我方才表述的不太清楚,是这样的,我跟她有一些渊源,所以,问你要她是有理由。”

    红衣女子并未生气,反倒开口解释道。

    石天看向铃铛,铃铛缓缓摇头。

    “骗人啊你?”

    石天重又看向红衣女子,嗤笑道。

    “我没有骗人,请你看看这个。”

    红衣女子一声轻笑,忽然伸手探进怀中,然后,拿出一片翠绿的树叶放在手心,再递向铃铛。

    随着红衣女子的动作,铃铛看到那片绿色的树叶,随之,她的面色便肉眼可见的变化。

    先是面色渐渐晕红,忽然又变得苍白,半晌,她才捧着手中的树叶,又抬起头来,看向红衣女子。

    “……是你?”

    她声音颤抖,翠绿色的瞳孔中,波澜涟漪。

    “是我。”

    红衣女子点头,笑容如春风,春风中,却夹杂着悲伤,让人觉得,像一颗裹着酸涩的糖。

    “王~!”

    铃铛低下头,嘴角微抿,语气中,情绪忽然晦涩。

    “你该打我,该骂我,是我对不起你们。”

    红衣女子同样低垂下头,声音低沉,带着歉意跟愧疚。

    “所以,这里其实是绿丝城?”

    片刻后,铃铛抬起头来,眸中含着淡淡的水意。

    “是。

    “红衣女子点头。

    “绿丝城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铃铛难得有些愤怒的,质问红衣女子。

    “我是精魅一族的罪人,是我害了你们。

    “红衣女子并未解释,只保持低垂下的头颅,一身悲伤。

    铃铛看着红衣女子,默然无言,半晌,她才红着眼眶,又问红衣女子:“所以,她现在还在绿丝城?

    她还活着?

    ““她已经死了,只有我活着。

    “红衣女子声音轻柔,却痛彻心扉。

    “她该死!”

    铃铛忽然挥手,声音变得有些竭斯底里。

    “不,你知道,这些事情,其实都是我一人造成的,她也是无辜的,是受害者。”

    红衣女子摇头,语气虽然悲伤,却十分坚定。

    “王,到现在了,你还护着她?

    你知道,我们精魅一族在国破家亡的这些年里遭受的苦难吗?

    你知道,我们是同族是怎样被那些修罗奴役的吗?

    我们曾经是向往风和树木的精灵,现在,却要在各自的牢笼中苟延残喘!你知道,曾经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姐妹,看着她们……”说着,铃铛声音颤抖着,近乎泣不成声。

    石天见状,一手轻抚了一下铃铛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

    “……你不知道!王,你到现在还躲在这里,守着她的尸身?

    你不配为王!是你……是你让我们国度万劫不复,是你让我们变成像现在这样丑陋的样子!”

    最后,铃铛的声音近乎竭斯底里。

    石天与竹青站在一旁,俩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很少见到,甚至从未见过铃铛如此激动的样子。

    石天听懂了铃铛的话,但是他依旧是一脸茫然。

    铃铛说的国度是什么,这个王又是什么,而那个铃铛口中的她,又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