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他从火光中走来 > 第39章 防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r39

    这事儿,后来被沈牧大刘几个知道,全都笑岔了气儿,拍桌撺哄鸟乱,一点儿也不顾及边上林陆骁铁黑的脸。

    五分钟?开什么玩笑,骁爷这体格,怎么也得往后再加一个零啊,但转念一想,人是第一次,也得理解,提枪的时候肯定多少有点紧张,身下躺的又是喜欢的女人,想要好好给人表现一番,奈何及不过那丫头身娇腰软的,是个尤物,随便喊两声,男人在床上除了一地儿硬,其他地方都软,难保骁爷吃不消。

    抽动没几下,就缴枪了。

    这事儿还得归结于,“平时锻炼太少,太敏感。”

    在性.事上他确实不太热衷,平日里训练多,力气都往一处使儿,不跟大刘几个似的,无所事事,唯一的娱乐也就剩看.片.撸.管。

    他偶尔也有冲动的时候,看个片,手动解决,频率么大概一个星期一次?

    他作息挺好,外表冷峻,眉眼有痞气,但人精神,根正苗红的,看上去也不是重欲的人,反而穿军装的时候会有禁欲感。不像蒋格,小小年纪,俩黑眼圈比国宝还国宝,一看就纵欲过度,那脸虽然帅,总觉不健康。

    ……

    一室宁静。

    窗帘紧闭,就亮着一盏床头灯,蕴黄光线,屋里昏暗,床上纠缠着两道人影。

    南初仰躺,不着寸缕,肤质白皙,小脸圆嫩泛着潮红,俩眼睛圆溜溜地瞪着他,无辜地很。

    林陆骁两手撑在她两侧,撑着身子俯在她两侧,声音冷硬,好似在跟谁生闷气儿:“你那什么表情?”

    南初眨眨眼,“可爱的表情。”

    林陆骁哼一声,“少装。”

    南初笑:“好吧,我只是想起一个人来。”

    穆泽的十分钟,以及当初在部队,他将她从灌木丛里拖出来,那句“做到你哭”还言犹在耳。

    林陆骁瞪圆了眼,眼神可怖,威胁道:“你要是敢提穆泽,我弄死你。”

    小姑娘噗嗤笑出声,唇红齿白,眼里都是光:“我当初说什么来着?”

    讥讽。

    她在讥讽他。

    林陆骁低下头去,在她唇上咬了口,恶意地重重顶了几下:“别找死啊,我说认真的,真那么想我弄死你?”

    其实也算天赋异禀了。

    就算出了一次,那玩意儿也还没软下来,硬戳戳地顶着她。

    南初被撞得破碎喊出声,缩着腰告饶。

    却被林陆骁坏笑着摁住腰身,低头在她耳边吹气儿:“怕了?”

    南初低低吟.喔,眼神渐渐迷乱,却嘴硬道:“别又给我五分钟泄了。”

    知道这丫头在激他。

    林陆骁偏偏没上当,撞了几下就出来,往边上一躺,两人赤体并排躺着,屋里内衣内裤散乱一地。

    他自控力一向好,就算平时自己弄也能控制时间,可没想到,自己一碰上这丫头就有点昏了头,草草动了几下,又听她哭着求饶,而且他都没全进去的,想说缓一下,刚往外撤,就没收住。

    这丫头真的……很紧。

    南初侧头看他:“不做了?”

    他撑着坐起来,靠在床头,手去摸床头的打火机和烟盒,抽了一支,偏头点了根,斜斜睨她一眼,仰头吐了口烟圈,不急不缓地说:“别急,有得你受的。”

    南初翻过身,反趴在床上,双手托着腮,胸托在床上,挤成一道沟,眼神澄澈地看着他道:“我等着。”

    林陆骁叼着烟,哼笑一下,伸手捏了一把软软白白的一团:“真的假的?我记得前一阵你还很平。”

    南初低头看一眼,仍由他捏着,“那天穿得运动内衣,是被勒的。”

    烟抽了一半,林陆骁忽然想起一事儿,拧灭在床头的烟灰缸上,把人拖过来:“我刚没带套。”

    这事儿是他没预料到的,本来还想在外头蹭一会儿,结果小姑娘比他还急,自己给挤进去了,刚想撤出来戴个套,没成想就漏了底儿,他倒不是怕什么,真有了咱也养得起,就怕这小姑娘不肯生,毕竟职业不一般。

    南初被他抱在怀里,漫不经心地在他胸口画着圈圈,“我等会去买药吃。”

    这叫什么事儿。

    就他妈干了五分钟,还得买药吃。

    林陆骁想想,“吃那玩意儿对身体好么?”

    “废话,你吃个看看?”

    “那别吃了,怀了咱就生。”

    南初猛地在他胸口上拍了一记,“生屁!我才二十一岁!”

    林陆骁挠挠眉,说:“怕啥,人十八岁后头已经背俩娃了。”

    “滚!”

    又是一记。

    林陆骁不闹她了,揉揉她的头发,确实也无法想象,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要她生小孩,不知道会是啥样。

    “我下次注意。”

    男人满心惆怅。

    南初其实也懂,趴在他硬实的胸膛上,听着他结实有力的心跳声,砰砰砰—,就特安心。

    “你今年几岁了?”

    鲜少有这种抱在一起喁喁私语的机会。

    林陆骁垂眼看一眼怀里雪白的姑娘,手顺着她背脊深凹的脊椎线慢慢往下滑,停在腰窝位置,淡淡说:“三十。”

    小姑娘闷在他怀里:“你家里逼你结婚了吧?”

    “还行。”

    男人手掌罩住她的臀,又捏两下。

    南初掐他,“说实话。”

    林陆骁这才懒洋洋地嗯了声,手顺着探进她的腿间。

    南初忽然抬头,对上他深黑的眼,如一潭深渊,直把人往里头吸:“我近几年不打算结婚,你怎么办?”

    其实一开始,南初都没想过他俩会有今天,这男人就像个磁石,无时无刻不在吸引自己,吸引着自己不断朝他靠近,可真当这人到了自己的手里,又会觉得不那么真实,或是怕自己影响了他的人生规划。

    杨指导、孟处都是为他好,自然选好了最适合他的路,可偏偏被她搅乱了。

    腿间的力量撤出。

    林陆骁倒也不客气地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这个问题她还没考虑过,她母亲至今都没结过婚,她在这方面的知识其实是匮乏的,她自小没见过父母相处,甚至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要结婚?因为爱,因为使命?因为传宗接代?

    其实他俩确定关系才几天,说这问题有点为时过早,南初是担心林陆骁的年龄,毕竟差着一大截呢,家里逼得紧无可厚非,可她现在的合同是五年内不能结婚生子。

    男人很耐心,手捏着她的小耳垂,又重了几分,声音沉了:“嗯?说话!”

    “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是家里真逼得紧,你可以……”

    林陆骁忽然反身压住她。

    声音戛然而止。

    “可以什么?嗯?”眼神在她脸上游移,手将她耳边的碎发慢慢掖到耳后,低声道。

    桃花眼,上挑,几乎是诱哄的声音,这种真的很致命的勾人。

    “我公司要求我五年内不能结婚生子。”南初咬唇,听着可委屈。

    林陆骁笑了,“什么狗屁公司,炒了他。”

    “除非我不当演员了。”

    “你就非得演戏?不是还能当歌手什么的,唱个歌儿什么的。”

    “不行,我唱歌跑调,不能坑观众钱。”

    还挺有原则。

    林陆骁低头去亲她颈子:“那就别干了,我养你。”

    其实工资呢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养个媳妇儿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要买什么奢侈品会有困难,结婚头两年要置办的东西多,过得艰苦点儿,等后头条件儿好了,他能把他所有工资凑凑给小姑娘买点喜欢的东西。

    唯一一点儿——

    就是,可能性小,万分之一的可能,哪天他要不小心殉国了,能留给小姑娘的真不多,老头儿要是不待见她,加上就她那儿不管事的母亲,小姑娘日后还有的受。

    林陆骁抚着她毛茸茸的脑袋,抬了抬姑娘的下巴,拇指压在她唇上摩挲:“国旗下跟毛爷爷发誓都不是开玩笑的,这事儿我只干过两次,第一次是入伍当兵的时候,在天门下,我说我会誓死守护祖国,守护人民,马革裹尸再所不惜,我家老头从小就常说,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没遇上你之前,我就没考虑过后头的事儿。但我不是吓唬你,要真到了那一天,你也别守着咱这点情谊,真遇到对你好的,嫁去。”

    这话是发自内心的,不存在任何气话。

    结果刚说完,掉在地上裤兜里的手机急促的响了,他揉揉南初的脑袋,翻身下床,捞起来,回头看她一眼,转过头,低沉喂了声。

    小姑娘赤|身裸|体趴在床上,目光缠绵地盯着他裸背看。

    他人高,身材又好,背肌明显,线条流畅,中间一条深凹的脊柱线,一直落到他的股沟处。

    电话是处里打来的,通知他的假期被取消了。

    没女朋友的时候倒挺无所谓的,有了女朋友,林陆骁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可到底是出了事儿,依着他的性子也没法心安理得看着兄弟们上前线卖命,自己在后头跟女朋友寻欢作|乐。

    南初挺机灵,看他一件件把衣服穿上,也知道他要走了,人工作就这样,这事儿怪不来,要真跟他在一起,这事儿还得习惯。

    林陆骁扣好扣子,“有人在天桥下发现了三颗炸弹,我得走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人敲门看清了再开门。”

    说完,又俯身捏了捏小姑娘的脸,“也再给你三天时间,你仔细想想,确定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嗯?我的姑娘,承受能力得很强。”

    南初趴在床上,撑着下巴,勾着脚,“我要反悔呢?”

    林陆骁直起身,扣上最后一刻扣子,瞥她一眼,那眼神颇悠远:“这是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小姑娘要坚定跟了他,他必然也不顾一切,好好惜命,争取给人带进家属大院。

    真反悔了,

    也就认,他这人就不适合有女朋友。

    南初一乐,白白净净的身子啥也没穿,在床上打了滚,裹了层床单,娇俏地跟人笑:“快走吧,我得好好想想,要不要进你的家属大院!”

    林陆骁穿好衣服,插兜站在床边,歪着嘴角被逗乐,挥挥手:“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