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颠覆江湖:邪魅庄主,承让! > 戏子2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消片刻,巨大的火球伴着震天动地的雷霆炸响,眨眼的功夫就将整座宫殿炸的粉身碎骨。冲天的肆虐火光刹那间将巍巍宫楼映得犹如白昼。宫人们惊措恐慌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心中陡然一痛,秀眉微皱的脸上只有憔悴的苍白。她下意识的动了动手,耳边立刻传来铁链清脆的锒铛声。

    她的意识有些模糊,睁不开眼,却能很真实的感受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十分的不舒服。她试图挣开那些强大的束缚,可换来的却是一连串更震耳的响声。

    她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放弃挣扎,却陷入了一个神秘的梦境。梦里的世界有些模糊,但也不难辨出是个幽静的世外桃源。

    草木清幽茂盛,偶有花红点缀。绿水清澈澄亮,鱼儿三五成群。红墙绿瓦雕栏画栋,来往竹筏欢声笑语。水陆交融间,说不出的悠然惬意。似乎一直有双温和的手掌紧紧地握着她。近在咫尺却容貌模糊,只依稀看出他的头上围着蓝白色相间的头巾,身上穿着印象中楼兰人才会穿的花纹短袄。

    花草树木,亭台楼阁,涟漪水面,神秘男子……然而,眨眼的功夫,周围的画面瞬间化作一个个泡影。取而代之的,是扭曲变形的色彩,光怪陆离的笼罩下来。耳边有很多人在说话,听不分清,却有一个声音无比嘹亮:

    “斩风间!诛妖邪!血联盟万岁!”

    字字狠毒,声声泣血。

    这一夜,过了特别漫长。当黎明的太阳破晓东升,湖边的寒意才稍稍退了些。颀长挺拔的白色身影依然伫立着,寸步未移。突然,深邃的眸子蓦地一亮,一股热流自丹田扩散,奇经八脉顿时畅通无阻。

    淡云步动了动快僵硬了的双手,第一步就是从腰间取下佩剑,没有丝毫的犹豫踌躇,转身直奔向树林。他已经错过了一夜,如今飞翼生死未卜,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她。无论生死。

    温煦的阳光零零碎碎的洒进树林里,悦耳动听的鸟鸣声不绝如缕。

    白色身影缓缓蹲下,修长五指温柔带着一丝悲悯,轻轻抚摸躺在树下已经气息全无的马儿。灰黑的鬓毛摸在手里有些粗糙,大片的血红触目惊心。马车已经七零八落,周围到处是打斗的痕迹。不难看出飞翼曾做着垂死的挣扎。

    颤抖的手指慢慢的攥成拳,一声声的咯吱乍响终于令这个愤怒的男子猛然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少女戏谑的言语从背后冷冷传来:“怎么?生气了?”风间斩柔一步步走近,满脸的揶揄之笑,“你果然不愧为幽南老人最得意的弟子,我的幻指点穴法还从来没人能够攻破过,更别说还能像现在这样毫发无伤的生闷气。”

    淡云步并不理会她,径直往前走。

    “难道你不想知道风间飞翼的下落吗?”斩柔有些心慌,觉得自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故意犯错,到头来只是为了引起大人的重视。她想挑战淡云步的极限,撕了他云淡风轻的面具。可当目的达到之后,她却莫名的心慌。

    淡云步转身,没有意外,他的眼里除了愤怒再无其他。冷沉的眸子一动不动,突然一转,瞥到斩柔手中紧握的宝剑。没错,是飞翼的玄风剑。

    他终于正视眼前的少女,语气简练没有一丝温度:“拿来。”

    “什么?”她明知故问,双手却攥的更紧。

    淡云步沉默,突然嗤笑一声,片刻笑容尽散。剑起出招,但没有杀意。却吓得斩柔避之不及连连倒退。后背抵在大树上,斩柔咬牙切齿,急迫之下以玄风剑抵挡来势汹汹的剑刃。

    看一眼近在咫尺不断压迫的冰冷寒剑,斩柔抬眸直视云步沉冷愠怒的双眼,声音哽咽绝望:“云大哥,你要杀了我吗?”泪水不期然滚落,斩柔泪光潸然,“你说过,会保护我的。不会像我爹,像我娘,像绝尘那样,弃我而去的。难道,你都忘了吗?”

    眸中怒火缓缓消散,淡云步默默地收了剑,夺过斩柔手中的玄风宝剑。再没留下只言片语,转身决绝的离去。

    双腿仿佛失去了知觉,斩柔瘫坐到地上,哭泣着,不断的重复着那句话:“你不会弃我而去的,你不会弃我而去的……”

    晌午的日光璀璨的有些眩目。

    明媚光芒下,飘扬的雪白裙裾,犹如风中摇曳的百合,超然脱尘。

    眼前是断壁残亘,破落的红砖碎瓦堆积如山。上等材质的锦锻丝幔失去了往昔的洁白如雪,污浊不堪的残碎一地。

    满目疮痍之处,雪袍舞衣迎风浮动,纤尘不染的舞靴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已经土崩裂缝的地面上。昨夜那声震天裂地的巨响吓得她醒后不敢再合眼,是袖姐姐一直守护在身边,才让她能够安稳的睡去。

    以为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可眼前的情形已经令她震撼到几乎窒息。

    东宫一夜间被毁,所幸周围没有人烟,避免了伤亡。可,娘亲的遗体终不能幸免。

    舞蹲下身,白皙的玉指优雅拾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碎片,犹可辨得上面精雕细啄的凤凰头像。是娘亲一直躺着的白玉棺……

    舞眸中的哀伤瞬间化成一滴滴透明泪珠。美丽少女将碎片紧紧握在胸口,只觉得仿佛有无数的刀子在剜着她的心,第一次尝到了心痛的滋味。

    高耸的摘星楼阁,夜袖和绿衣默然而立,她们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抹雪影,莫名的伤痛溢满眼眶。

    “如果不是为了自保,皇娘也不会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悠悠一叹,湿润的美眸流转,夜袖看向一旁面容冷郁的绿衣,“**永远都是这么残酷。所以,我不能再让小舞继续留在这里。”

    绿衣一怔,话音难掩惊喜:“公主的意思是?”

    广袖曳地,紫色透明的蔓带在高空中翩然起舞。夜袖静静俯视远处的白色身影,水眸波光熠熠,“带小舞离开皇宫。不管去哪儿,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如今危机已除,父皇又一天天病重。一个小公主的去留,还有谁会在意呢?不过,绿衣你要记住。小舞永远都是我的妹妹,即使牺牲生命,也要护她周全。”

    “是,公主。”绿衣垂首领命,郁郁寡欢的清秀脸上竟浮现一抹温暖笑意。再次触及到那抹小小身影,目光无端的温柔起来。

    高耸入云的山峦恍惚如神殿,放眼望去,草木葳蕤,琼花瑶草漫山遍野。鸟儿在欢快歌唱,清凉瀑布哗哗直淌,并不大的湖面被溅起层层浪花。

    立在瀑布之下的男子衣衫褴褛,却显得不以为然,极为懒散。他慢悠悠的蹲下身,捋了一把散落在额前的乱发,漫不经心地朝湖中望去,顿时失望的别过脸。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怎么一觉醒来成了这副德行?

    一直注重仪表的戏子难得垮下了脸。突然头痛欲裂,回想起那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几乎要把他的耳膜都震碎了。可是奇迹的是,他居然还能活着。

    回头看着眼前的花海美景,戏子突然嗤嗤一笑,眉宇间漂亮的桃花眼一如既往的魅惑慵懒,即使衣衫不整,也难以掩盖戏子与生俱来自内而发的高贵气质,那是一种可比拟天地的尊贵。

    薄唇微微张启,一团蓝莹莹的光芒自口中氤氲而出,瞬间在空中化作一只扑扇着透明羽翼的蓝萤。蓝色的光环笼罩下来,翩飞的萤虫凝视着眼前的绝世容颜,久久不愿离去。

    “去吧,去找你真正的主人。”

    如黄鹂初啼婉转动人的话语仿佛一种神秘的咒语,莹光波动的蓝萤似乎得到了某种指示,翩翩展翅飞越山崖,在崇山峻岭间,曼妙成一点蓝色的光影,转瞬即逝。

    前方山路崎岖,远处的钟声仿佛在指引她的方向。

    走在布满茂密林木的上山路上,因为没有了冰魄寒萤护体,她每走一步,身体便在逐渐衰老,乌黑的青丝寸寸成雪。可是,她并不后悔。

    迦叶寺内,香火鼎盛。

    一袭僧袍的老者盘坐于蒲团之上,面朝高大的迦叶尊者,虔诚礼佛。

    忽然有个小和尚亟亟的奔入佛堂,小声的说道:“住持大师,寺外有个老施主想要见您,说是您十几年前的老朋友。”

    反复敲打木鱼的手突然顿住,绝尘缓缓睁开宁静的眸子,沧桑的声音淡定如水:“你先下去,为师片刻即来。”

    小和尚点头应是,默默的退了出去。

    朱漆大门缓缓开启的刹那,绝尘平淡冷静的眸子缓缓地对上了一双泪光模糊的眼。眼前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妪,驼背拄杖,骨瘦嶙峋,面部松弛显得格外老态。可却有一双熠熠闪光动人心魄的眼。

    绝尘突然怔住,双腿已经不受控制的朝她走去,一步一步,仿佛走了一年又一年。直到与她咫尺相对。绝尘仍目不转睛地凝视她,凝视着一个老的极丑的妇人。深眸如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年迈的老妪嘴角吟着笑意,枯瘦的五指颤抖的伸起,抖抖索索地伸向绝尘布满沧桑皱纹的脸,缓慢喑哑的声音温柔依旧:“你老了。”

    她终于可以安然的靠在他的怀里,如初来人世般,优雅逝去。

    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无声滑落,绝尘紧紧握着那双枯竭的手,哽咽得再说不出话来。

    漫天雪兰花瓣悠悠飘落,绝世容颜倾国倾城,羽袖飞舞曼妙生姿。

    风为曲,笑为乐。舞一场,蝶翼双飞红尘梦,执子相随永不弃。

    日落黄昏,幽南山。

    苍翠青幽的树林沐浴在夕阳下,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晕。

    林中有一处淙淙流淌的清泉,岸边草长莺飞,不知名的斑斓野花比目皆是。

    不远处有一座木屋,上等的紫檀木建造,面积虽小却典雅精致。屋内摆设以简约为主,八仙桌上的茶水已凉,三人沉默相对,不安的情绪在每个人的目光中沉淀。

    蓝衫男子忍无可忍,气急败坏的一拳轰上桌,怒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就是翻了整个龙阳镇,也得把我的小六给找出来!”

    对面的年轻男子面容俊美却眉头紧蹙,他怒极反嗤:“你以为敌人都像你一样笨?抓了人还藏在离幽南山最近的地方等着你去救吗?”

    目光陡然一冷,慕容叁反唇相讥:“你聪明?你聪明就别光坐在这儿!去救人哪!”

    怒目而视,源水影话到嘴边又深深咽了回去,自知无言以对,转头闷哼不再理会。

    坐在二人中间的男子轮廓刚毅,此刻也失了耐性,揉揉太阳穴,略显焦躁,“几年前,师妹就成了南北武林的公敌。光是那笔不菲的悬赏金就足以令大部分的赏金猎人疯狂,更不用说被她手刃的那些仇人的亲友同门。多少人想尽办法想要将她除之而后快,就有多少的可能性。”

    慕容叁顿时垮下脸,“那我们不是大海捞针?”

    源水影突然剑眉一挑,目光如炬,深沉嗓音默念出三个字:“血联盟。”

    话落,慕容叁却木讷一愣,好像一时没来得及进入状态,“血联盟?那是什么”

    源水影怒极反笑,鄙夷之色溢于言表:“亏你还是慕容山庄的三少主,混江湖也不是一年半载了。连血联盟都不知道。”

    慕容叁那张俊脸登时纠结成一团麻花,急赤白脸的反击:“我们慕容山庄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才不会跟那些邪门歪道打交道呢!不知道也不奇怪。”

    最后一句话,慕容叁嘟囔得有些阴阳怪气。眼角的余光恰巧瞥见窗外默立在岸边的颀长背影,为了保留他身为师兄的一丝颜面,佯装出一团怒火,义愤填膺的翻窗而去。

    两人一时摸不着头脑,愣是看着慕容叁三步并两步的掠到淡云步的面前,冲着一个毫无反应的人,竟然大摆他三师兄的架子。

    原野无奈摇头,苦笑:“老五这回可有气受了。”

    源水影更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其实这次也不能全怪老五。当时的情形,老五被人暗点了穴道,自身都控制不了,如何去救飞翼?”

    原野皱眉思忖,微眯的眸子闪过一抹惊叹:“这个人的点穴功夫还真是了得,竟然足足困了老五一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