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司令,以权谋妻 > 406,通告:没错,他是我儿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他……亲口承认的?”

    因为这句话马上坐正的郦南绅,眸闪精光,问得无比慎重,可见他有多紧张这个问题。

    “对。他承认了。”

    蔚鸯点头,目光则灼灼盯着他,观察他的反应。

    下一刻,郦南绅不觉对着桌面上的照片露出了一抹悲喜莫辨的笑,是喜欢的又是酸楚的,过一会儿,眸子里泛出了一层薄薄的水气,然后开出口来的声音竟然微微哑了,语气里更隐隐透出了一些激动:“我……我怀疑过的,真的怀疑过的,只是出生日期对不上,我以为,她是恨透了我,才会胡来的……再看到裴渊那么紧张他,还把他立为了继承人,我以为真是那么一回事……想不到……”

    他捂了捂嘴,这个坚强如铁的男人,居然落下了眼泪。

    蔚鸯看得分明,那是因为高兴——据她调查,慕戎徵的母亲裴沫莲曾是叔叔的爱人,他们是被人为拆散的,拆散他们的人,正是郦南绅的母亲郦老夫人。

    郦南绅会落泪,应是做梦也没想到,曾经深爱的女人,竟为他诞下了裴御洲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更让他意料不到的是,政治上的对手将他的儿子培养成了南江的继承人。

    是啊,蔚鸯也没想到,对慕戎徵无比严厉的裴渊会是这样一个人——可以抛下个人恩怨,甚至不计较他不是亲生的,一心一意将他培养成了南江的总司令。

    爱乌而及乌,裴渊对裴沫莲的感情有多深,可想而知了。又或者裴渊是想借慕戎徵成就更大的事业。

    “叔叔,开个记者会吧——现在裴御洲需要你为他正身份,洗刷乱伦的丑闻。虽然这会揭开另一段丑闻,但是,这件事是时候该作个了结了……这是你能为裴沫莲做的唯一一件事……”

    她站了起来,看了看墙上那只精巧的挂钟,说道:“给他打个电话见个面吧!这件事,东原和南江必须携手进退……”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郦南绅很惊讶这个孩子竟然知道那个秘密。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

    蔚鸯调头往外而去,不想作任何解释。

    *

    蔚鸯回到别墅已经很晚,没意外,一进客厅就看到司小北守在那里,手上正在翻一本书——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男人,生平没什么不良癖好:既不交女朋友,也不赌不好酒,闲着没事就爱看书,说他博览群书,学富五车,一点也没错。

    曾经她笑着对他说:“小乖还是毛孩子,要不,你去外头谈谈恋爱?”

    被横了一眼,他说:“我好像和你说过吧,我们这种人,一旦感应到宿命之人,就会对别的异性失去感觉……你让我谈恋爱?找谁谈去?”

    对于这个特异功能,她挺好奇的。

    说来这些年,这小子还真没对任何漂亮女孩动过心,规规矩矩做着“叔叔”,规规矩矩地教小乖伊呀学语、蹒跚学步、读书认字……

    很多人都觉得司小北是她弟弟,可小乖却叫他叔叔。

    是的,他们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姐姐不像姐姐,弟弟不像弟弟,叔叔不像叔叔,却组成了一个奇怪的一家三口。

    甚至有人觉得司小北是她的爱慕者。

    她从来不去辩解。

    在她,司小北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可以信托他,把自己最爱的女儿交给他看护,那是最放心的事。

    “小乖睡了?”

    “睡了。”

    “听说总统府发生大事了?”

    这个人的眼线可多着呢,不用她说,他就会第一时间知道。

    “嗯……”

    司小北去倒了一杯凉白开给她——她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很好,对方行动了。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不是郦老夫人在背后玩这一出了。”司小北下了一个结论。

    八年来,她和司小北一直在追查谁在背后指使祁大夫人——当年,祁大夫人事发没过多久就自杀了,那个幕后之人把祁大夫人推出来,利用何欢和霍岩,制造南江刺杀案,其目的,她本以为只是想制造南江的混乱,如今才明白,对方更想把裴御洲的身世给曝出来。那个人不光想毁掉她,还想毁掉裴御洲。

    这八年,她隐约查到这股力量来自总统府,可因为近几年对方没什么行动,也就无从查起——哦,对了,就是在她怀孕期间,曾被人偷拍过照片——当年,从南江回到东原,她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国,等到了国外,司小北安排人手将她接了去,因为她不想任何人知道自己怀着身孕,这件事一旦消息外泄,就有可能传到慕戎徵耳朵里,她不想发生这样的事。

    所幸,司小北办事能力非常强大,真的将她藏了起来,被偷拍事件发生之后,更是将她藏得不见天日,直到她生下小乖,她才恢复学习,而带小乖的工作就落到了司小北身上。后来她去参加特训,养孩子的事,全归托付给了司小北。

    此后这几年,他们的行踪一直对外保密,外头人很难得到有用的信息。所以,她怀孕时的照片,应该就是之前被偷拍的那些。

    “直到今天,我才弄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蔚鸯作了一个总结,有力地吐出两字,“报复。”

    “差不多吧!现在情况基本已经明了。”

    司小北表示认同。

    “唉……叔叔这辈子活成这样子,真是太可怜了……”蔚鸯表示很叹息,“好好的一段情缘尽毁,连有儿子都不知道。”

    “没事,一切正在往越来越好的路上走……只要总统先生可以跨出这一步。”

    “有件事,我还是不明白,那就是那个人为什么要指使祁大夫人差人在暗中折磨我?”

    “慢慢会弄明白的,不早了,你可以去睡吧……我去得书房看会书……还得等消息……”

    他扬了扬手上的书,走了。

    “喂,你还要等什么消息?”

    蔚鸯扬声问。

    “你懂的,还问就太假了!”

    是,她懂的,那就不问了。

    蔚鸯不再啰嗦,直接回了房,倒在床上,一动不动,走神地望着天花板,心里有一些黯然神伤,脑子里将刚刚和慕戎徵的画面过了一遍,八年了,他还是那臭脾气。真是要气死她了。

    唉,怎么办,睡不着!

    蔚鸯心下挺乱的,想了想换了一件衣服,走进了拳击房,独自一个人对着沙包发泄了一通,直把自己折腾的满头是汗,才回去冲了一个温水澡,把自己扔在床上沉沉睡去。

    *

    慕戎徵接到郦南绅电话时,已经是晚上11点,电话内容很简单。

    “御洲,有空吗?聊聊……”

    “好,地点……”

    “余园。”

    那是慕戎徵和郦南绅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郦南绅和裴翘莲相识相恋的地方。

    “好。”

    三十五分钟后,慕戎徵第二次走进这个园子,第二次走上那个小楼。

    总统的侍卫长对他说:“先生在照片室内等您。”

    态度比起上次恭敬太多。

    慕戎徵道了一声谢,走进这间简单的房间,熟门熟路地推开了里间那道门,入目全是母亲的照片,郦南绅直直站在那里,盯着放得最大的那张,日渐苍老的脸孔上尽是追思和忧伤。

    听到开门声,他转过头,投递过来的目光,是那么的热烈,那么的深亮。

    “来了。”

    “嗯。”

    这招呼打得还真是生疏。

    是的,他们本来就是生疏的陌生人,只是一夜之间关系说变就变了,彼此都有点不适应,那很正常。

    “过来坐,我沏了茶,是你母亲生前最爱喝的,也是我最喜欢的……就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小桌子上,搁着一道茶具,有一壶热茶已经沏好,郦南绅给斟了一杯,示意他坐在自己对面。

    慕戎徵走过去坐下,闻了闻茶香,这茶叶还真是母亲最喜欢的茶,他呷了一口尝了尝,静静说道:“小时候,妈妈常煮茶,就是这个味道。那时,妈妈和我说,这是我爸最喜欢的。后来,我回了南江,却发现我叫爸爸的那个人,最喜欢的是红茶,而不是这种稀有的白茶……当时,我曾问过妈,我妈说,人的喜好会变。我信了。其实喜好没变,只是她隐瞒了真相而已。”

    “对不起。孩子……我一直不知道有你……”

    郦南绅低低道了一句,话里透着浓浓的歉意。

    慕戎徵不说话。

    郦南绅长长吁了一口气:“八年前,我就和你说过的,当年,我和你妈一见钟情,却被棒打了鸳鸯,还被送出了国失去了自由,你三叔裴勇还因此丢了性命。几年后等我回到国内,南江和东原已对立。当时我听说你妈生了个儿子时,曾想过的,你会不会是我儿子,但是,你的生日不对……再加上你母亲矢口否认了这件事……我没法不信……”

    回忆旧事,他忧伤极了,当年,心爱的女孩曾经恨极地对他说过:“如果御洲是你的儿子,早在肚子里时我就把它杀死了……像你这样懦弱的人,根本不配当父亲。”

    是的,当年,他过于忧柔寡断了——只因为他根本斗不过母亲。

    “有件事,您可能不知道……”慕戎徵放下杯盏,“我祖父和祖母一共养大了五个孩子。可其中只有我三舅舅裴勇是亲生儿子,我妈,还我父亲,我二叔,我小姨,都是领养的……可是郦家却害死了我三舅舅,你说我妈怎么可能不恨?”

    这件事,郦南绅还真不知道,怪不得当年裴沫莲寻来时是那么的仇深似海。

    “是我愧对裴家。当初阿勇会死,皆是因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是我害了他……”

    郦南绅轻叹着说,话里尽是懊悔。

    “什么秘密?”

    慕戎徵转过了头,直直盯视过去,眼神眯成一条危险的线。

    “我的秘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他着重加以说明。

    *

    清晨,蔚鸯在晨跑,身后传来凌乱的腿步,回头一看,是司小北带着小乖也来晨跑了。

    司小北穿得特别的学生气,虽然他早已毕业,并且参加工作,在外,他可以穿得很干练,可在家,他总是穿得很嫩,有时候还会拐小乖叫他哥哥,这个人,对“叔叔”这个称呼很介意。

    小乖呢,穿得很清新,小脸蛋粉嫩粉嫩的,长头发束了起来,跑起来嘿咻嘿咻的,很荫很漂亮……

    “妈妈……”她站住,看着女儿扑过来抱住,撒娇地直嚷:“我们比赛谁快……”

    “好……”

    小乖滋溜一下跑了。

    蔚鸯慢悠悠跟着,冲司小北瞄了又瞄,“昨晚上后来有人来向你汇报情况了?”

    “我还以为你一点也不关心呢……”司小北笑白了牙,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既然那么关心,怎么不跟着总统先生一起去见他呢?这样就能第一时间了解情况,也省得我透过关系去查消息。你对慕戎徵那份心,能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喂……”

    “不听了……”

    蔚鸯加快了步子。

    司小北只得跟了上去,把昨晚上得到的消息说了说:“今天早上九点,两地会发布新闻会。你要不要去新闻现场,把小乖的事也作个了断……或者把小乖也带去……”

    “不许!”

    蔚鸯瞪了这个爱在背后搞小动作的家伙,跑开了。

    司小北停下,双手叉腰,吐着气,“女人啊,有时候真是别扭。”他瞅着远远领先的小乖,树荫丛中,活泼健康,不觉扬了扬唇角,小乖啊小乖,你以后可千万别学你妈,折腾了自己,也折腾别人,太累了……

    *

    上午,总统府,记者招待会现场,百来号记者齐聚一室,都在窃窃私语的议论:今天,东原和南江一起召开记者会到底会就昨晚上的丑闻作怎样的解释,所有人都在好奇,所有人都在期待。

    九点,身着正装的总统先生郦南绅,和身着军装的南江总司令裴御洲一先一后走上主席台,面对底下一众记者,他们神情平静。

    不平静的是记者们,他们一个个在底下追问:

    “请问总统先生,关于昨晚上的曝光事件,您怎么看?裴御洲真是您的私生子吗?”

    “请问裴总司令,关于您的身世,您知情吗?”

    “请问裴总司令,您和第一公主郦苳暖是否生有私生女?”

    “请问总统先生……”

    一个个争先恐后,想将这件事查一个水落石出。

    郦南绅双手一按,等底下静下了,紧跟着非常有气势的话,立刻人话筒里传递了开来,“诸位记者朋友们,请大家稍安勿躁,今天召开记者招待会,主要有两件事想向国民通告……第一件事,关于我和裴御洲总司令的关系……”说到这里时,他顿了顿,看向身边冷峻傲立的男子,扬开了一抹微笑,“没错,他是我儿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