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重生军少小甜妻 > 第369章 床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阳的军需店交给秦露和梁宇之后回到军部继续剩下来的半年军训。

    不过,今晚,她没有回宿舍,而是去了容许的宿舍。

    当她敲门时,里面没有声音,又是晚上,她想着容许会不会还在办公室?

    到底是站在这里等他回来,还是去他办公室看看?再或者找个人问问?

    要是他去出任务,自己不是要白白站这里很久?

    巧合的是,她刚转身就看到余乔,这个余乔是容许执行任务时的搭档,他乍一看到温阳穿着黑色的包臀裙站在容许门口,光线有点暗,他还暗暗惊奇,那个女孩会是谁?

    当他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是容许的媳妇温阳!

    他走过去对温阳笑笑说:“你是容许媳妇吧?他在开会呢,要不你到我屋里等他?”

    温阳看到他的肩章有些不好意思说:“谢谢,我就站这里等等吧。”

    容许之前几天回到军部之后忙得很,所以也没出来看温阳的军需店看她一眼。

    “喝水吗?我给你倒杯水搬个椅子来,你慢慢等。”

    余乔很热情,只打量了她的身材一眼,他就暗暗羡慕容许,这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难怪后来开窍了!

    他媳妇这身材那就是比模特的身材还要标准!

    大长腿,细细的腰身,有些翘起的臀部,似乎某些地方发育得正好,简直就是标准S型!

    她的骨架看起来不大,身上似乎有些肉,但她的腰是真的很细,估计也就一双手就能握完。

    温阳被他的热情弄得更加害羞,好像站在这里等容许是有些显眼,主要还是这边都是男人,只有她一个女孩子,是有些惹人注意。

    她微笑地摆摆手:“不用,我等一会,他不回来我就走了。”

    “干嘛啊?大晚上你去哪?你等着,我给你拿把椅子。”

    余乔知道她不好意思进自己屋里,快速闪身进去搬出一把椅子摆在容许门前说:“请坐,千万别跟我客气,我跟你男人那是旧相识,老搭档,你别看我年纪比他大,就以为我是刻板的中年人,其实我还没娶媳妇,就是这些年训练显得老成,我比容许大不了几岁。”

    余乔见着温阳有些紧张,因为她太好看的缘故,他自己说了半天,也没自我介绍自己的名字。

    温阳已经落落大方地冲余乔敬礼道:“原来您是容许的战友!”

    “坐下,我又不是你教官,你不用给我敬礼,再说你也没穿军装,这些礼数就算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温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自己的确没穿军训服装,她特意换了这条半身裙来找容许,目的性可是很强的。

    本来,她以为能很快顺利的见到容许,没想到他这么晚也不在,还遇到了他的战友,是有那么一点尴尬。

    “那好吧,您有事的话您去忙,不用管我。”

    温阳有那么一点坐立难安,这个男人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打量她,让她很不自在,有些难为情。

    毕竟她现在穿的看上去有些小性感,她还特地化了个妆,简直就是锦上添花。

    加上这个月休息,她没怎么晒太阳,皮肤白回来一些,穿的又是黑色的紧身包臀裙,在男人眼里那就是美味的大餐极品!

    “我没事,过几天我和容许要去出个任务,可能要一个月左右才回来,你今天来找他是对的。这事他还没跟你说吧?”

    余乔这个大嘴巴见了温阳这样的美人,忍不住把任务的事先跟她说了。

    因为两个人刚认识,只说自己的事似乎很奇怪,他只能说些与彼此关联的事情,才顺嘴提了一下。

    “嗯,他还没告诉我。”温阳诧异的看着余乔。

    没想到他会告诉自己这么机密的事!

    容许自己都没怎么提过他出任务的事呢,这个人看来是真把她当做自己人。

    就在余乔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温阳聊得正起劲的时候,看着容许冷着脸走过来,他冲容许递了一个好好享受的眼色道:“你们早点休息。”

    说完飞快溜回自己宿舍。

    容许把温阳拉进他屋里,开了灯之后脸上的神色有些臭,语气有些不高兴:“跟他聊什么呢?”

    “没什么。就随便聊了几句。”温阳看到他似乎有些不高兴,说话也很谨慎。

    “没什么?他就是一个色男人,你没发现他一直盯着你看?你今天就穿这件去店里一天?”

    容许吃醋的样子十分酷炫,冷着脸把外套脱下来,也没招呼温阳坐下的意思。

    听到这里,温阳就算再傻也听出了他的醋意,咧着嘴从他身后抱着他说:“吃醋呢?我是来见你时候才换这身的,你不是喜欢性感吗?我特意穿给你看的,我等了你这么久都没生气,你还自己气上了?”

    容许就是一个经不住诱惑的男人,温阳才哄了一句,就举手投降地转身将她抱得更紧,嘴巴急切地在她唇上,脸上,身上一阵摸索...

    最后把她按在床上双手略施惩罚的一阵忙碌,嘴巴小声的威胁:“知道色-诱军人是什么后果吗?”

    温阳也贴近他的耳朵,轻声魅惑的笑起来说:“不知道,今天让我领教一下?”

    两人视线相对,容许听到她这么有调戏的语气,整个人扑在她身上,开始一阵极尽地温柔缠绵。

    容许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总算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干除尽,两人坦诚相见,他越发温柔起来。

    就在他准备冲破最后的障碍时,床板突然“吱吱吱”地想起来...

    他有些郁闷地用力一锤这破床,“嘭”地一声响!

    两个人直接陷落在断裂的床框里!

    温阳惊恐地抱紧容许:“地震了?”

    “没...床榻了...”容许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破床?

    今晚两人情绪到位,气氛也不错,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能捅进去...

    真是造孽!

    他低吼了一句:“艹!”

    只能捡过床上凌乱的衣服递给温阳:“别怕,穿好再起来,我先看看能不能修。”

    容许精光着身子站起身,捡起地上的平角裤套上,认真研究倒塌在面前的破床...

    他蹲下身材看清楚,床板断成了两截,床脚也断了一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