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无限灵药圃 > 第242章 小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缓缓睁开双眼,空气中浓郁的灵气让李毅浑身一阵舒爽,慢慢坐起身,扫视一眼四周熟悉而又带有点点陌生感的摆设。

    “神话传说中有观棋烂柯的故事,本以为只是故事,但现在对于别人来说不过是一夜的时间,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是已经过去两年有余,还真是神奇啊!”李毅苦笑一声说道。

    外面东方已经破晓,启明星悬挂于天空照耀自己的光辉,四周的寒气还没有散尽,点点寒霜已经让有些枯黄的青草泛白。

    “秋冬降至,寒气降临吗?”

    虽然现在李毅已经是寒暑不侵,但生活在红尘世界之中还是不要太过于特立独行为好,穿戴好衣物李毅慢慢走出房间,小灰灰的身影快速的从一旁的狗窝中钻出来,跑到李毅的脚下撕咬衣摆,也幸亏现在一嘴的乳牙没有多少威力,不然李毅还有些担心自己的衣物呢!

    蹲下身子在它毛茸茸的身躯上撸了两把,右手逃出两枚栗米丹塞进小灰灰的嘴中,看着摇摇晃晃打着哈欠朝着自己窝里挪动的小肉球李毅哈哈大笑。

    栗米丹是用紫玉稻米炼制而成,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法,不过是将紫玉稻米的精华凝练在一起罢了,一粒丹药就是数十斤紫玉稻米的精华,对于修士来说是最好的食物,不过这种以紫玉稻米为原材料炼制的栗米丹也就只有李毅才有如此魄力。

    找了清水梳洗一番,不多时心悦也顶着一副熊猫眼走了出来,看的李毅一愣。

    “哥,我想好了。”心悦直接来到李毅跟前说道。

    “……”

    “我要继续修炼《化龙食气术》。”

    李毅这才想起来在进入大龙世界之前李毅曾更心悦讲过众多修行之法的缺陷与优势,这将近两年的时间流逝让李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心中一动询问道:“嗯?”

    心悦也没有看到李毅的变化,继续说道:“我的资质并不好,选择天仙练气之道,就算有哥哥你的帮助,最后想要有所成就也是千难万难,稍有不慎就会有万劫不复之险,剑仙之路我也不喜欢,想来想去唯有化龙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化龙食气术》我也练了好多年,一时让我更换功法也不习惯,再说了,龙可是天庭雨神,能够化龙也是天大的仙缘。”

    李毅上前摸了摸心悦的小脑袋,柔声说道:“我说过,不论你如何选择哥哥都会竭尽全力的帮你。”

    “嗯,谢谢你,哥。”

    “你们俩在干什么,快了吃饭了。”远处传来李陈氏的呼唤声。

    李毅二人相视一笑,快步朝着客厅走去。

    按理说地仙界相对于诸天万界来说应该是最繁华热闹的存在,各种各样的仙神佛妖,浓郁的灵气,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仙缘,但李毅却感觉地仙界是最平静的地方,每日三餐,在济世堂看书治病,在荒山上种树练心,每日虽然平淡却异常的充实,在诸天万界冒险,但在地仙界却洗练身心,糟杂纷扰的心变得清净起来,因为各种诱惑而浮躁的灵魂也变得更加的凝练。

    “少爷,您来了。”二木、石头二人早已打扫好济世堂,此时正站在柜台前整理一些药材。

    李毅点了点头应道,直接走到一旁的座位之上,不多时石头端过来一杯热腾腾的茶水放在李毅身前,沸腾的水汽,沉浮的茶叶让整个医馆弥漫着淡淡的茶香。

    整个上午李毅都静静地坐在一旁,基本上没有动弹,手中按着一本书,面前一壶清茶,除了三个前来瞧病的病人之外,其他的都是来抓药的老客户,根本无需李毅瞧病,又是一个清闲的上午。

    “石头哥,石头哥,这个真是我在山里采的,真的是药。”一个半大小子,身穿麻布衣衫,身材瘦弱,脸上更是有些营养不良的蜡黄,一脸焦急的对着石头解释说道。

    石头的手中拿着记住开着小花的植物,平平无奇,看起来有些像杂草。

    石头拿着所谓的药材翻看了一番,然后低头嗅了嗅,然后将植物还给小孩,摇头道:“不是药材,我在济世堂三年了都没有见过这东西,就算是药材,再不了解药性之前也不敢用,等于杂草。”

    说完正要转身厉害,小孩一把抓住石头的手臂,焦急道:“一定是药的,我亲眼看到好多小动物受伤了都跑过来吃它,然后血就不留了,一定是药的。”

    石头明显与小家伙认识,虽然被抓这有些不喜,但依旧解释道:“就算是我们也不会收,其他的医馆也不会收,快回去吧!”

    小家伙脸色有些惨白,涩涩的收回右手,攥着手中的‘杂草’一副不甘心却有无可奈何的表情,双眼中泪水攒动,仿佛下一刻就会哭出来。

    看着正要离开的小家伙,李毅将手中的书放在一旁,开口询问道:“石头,外面发生什么事?”

    石头赶紧推了小家伙一把,低声道:“快走。”

    然后扭头对着李毅大声说道:“少爷,没事,一个小孩罢了。”

    小家伙这个时候不知道如何,突然拨开石头的手臂直接跑进医馆来到李毅身边大声道:“老爷,老爷,我是来卖药的。”

    石头也是脸色一变,神色一颤的难看,快速走来,一把将提着小家伙的脖子往外拽,口中惶恐的解释道:“少爷,这小东西什么也不懂拿着杂草过来当药卖,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这就将他赶出去。”

    说完对着还在不断挣扎的小家伙怒声说道:“不要闹了,我要生气了,再这样就不要来医馆送药了。”

    李毅好笑的看着表明生气,暗中却在保护小家伙的石头,轻声道:“慢着,这小家伙好面熟啊!对了,我记得之前他来过医馆几次。”

    李毅的话刚落音,石头的脸色一白,额头的冷汗流出,眼神中闪过一丝惶恐,下一刻一下跪在李毅面前,声音惶恐道:“少爷,石头知错,还请少爷责罚。”

    李毅也不动身,轻轻端起桌角的茶水抿了一口,慢条斯理道:“哦!你错在哪了?”

    石头的额头尽是冷汗,一旁的小家伙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好像是犯错了,砰地一声与石头一般跪倒在地上,口中大声的说道:“我不卖药了,我不卖药了,我这就走。”

    说完对着李毅低头磕了三个头,快速的起身向外面跑去,眼神中尽是惊恐与担忧之色。

    “回来。”李毅声音一阵道。

    不知道是因为的李毅的声音高昂,还是被李毅历来深入人心的身份给震慑,正要离开的小家伙只感觉浑身一震,整个身躯僵硬的不敢动弹,恐惧之色堆彻身心,眼角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啪嗒啪嗒的向下落。

    石头这个时候也是自身难保,声音中冲了自责道:“少爷,我不该随意的收药。”

    “看来你还记得医馆的这个要求,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李毅面无表情的说道。

    “石头不敢,石头不敢。”

    医馆不收来历不明的草药,这个不仅仅是李毅的济世堂的要求,就是其他的医馆亦是如此,这个所谓的来历不明意思是只收那些与医馆有协议的药农的药,其他人的一律不收。

    如果只是一个行医的郎中还无所谓,每日自己前去采药就可以满足治病救人所需,但像李毅这种开在县城中心的医馆就不行了,需要专门供货的药农才行。

    这些药农以种药、采药为生,除了不会医治病痛之外,对于药性的认识就是一般的大夫都比不上,能够很好的满足医馆的日常所需。

    但还有一种进药方式,生活在山谷树林旁的山民,世代居住于此,一些常见的草药还是认识的,平时除了种地打猎之外,还会采集一些草药放在家中以备不时之需,当然,草药要是采多了就想要拿到县城集市中去买,而医馆则是很好的路径,这种也是那些游方郎中最喜欢的。

    中草药不是说直接在地上拔出来就能使用了,除了一些极少的之外,大都需要泡制才能入药,或晾晒、或浸泡、或蜕皮、或祛毒……

    每一种药材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除了专业的药农之外,其他人大都是直接晾晒好就拿出来贩卖,要知道很多药材没有经过专业的处理方式不仅不能治病救人,甚至还能产生毒性,这对于治病救人的大夫来说实在太坑爹了。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草药有很多长得都是很像的,尤其是在晾干之后更是难以分辨,有可能草药中混着几株杂草,也有可能混着几株毒草。

    要知道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这些医馆一般都不会收除了药农之外的药材,就是价格高一些也无所谓,至少用着放心,就是那些黑心的医馆也最多以次充好,真要是将毒药混了进入不仅败坏自己的名誉,更是会吃官司的。

    很明显,石头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做,也幸好这段时间并没有出错。

    “说一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毅轻声说道,但越是轻柔的语气越让石头感到无形的压力。

    跨入超凡的李毅一举一动都会对凡人产生淡淡的压力,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石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家伙赶紧解释说道:“少爷,他叫小宝,是云氓山的山民,家中只有一个瞎眼老奶奶,不能种地,也不能打猎,只能靠采集一些草药来度日,所以……”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的将他采的药材给收了。”

    “少爷,我收的都是一些最常见的药材,绝不敢触碰其他的药材,我……”石头一脸焦急的解释道。

    李毅眉心一挑,看着石头道:“你这是在告诉我医馆需要改规则吗?”

    石头脸色一白,神色惶恐到:“不,不敢,小的不敢。”

    你一个伙计敢向你的东家要求更改定下来的规矩,你以为你是谁。

    李毅不在看石头,扭头看向眼神中充满恐惧的小宝,此时的小宝整个人都在打摆子,脸上满是泪痕,不过十岁的他却早已明白生活的艰辛,以往有着石头的帮助也不过是勉强与奶奶一起度日,现在却因为自己的愚蠢不仅害了自己,更是让一只帮助自己的石头哥哥陷入困境,这让他的内心充满了惶恐与愧疚。

    “老爷,求求您……”

    小宝正要说话,却被李毅直接打断。

    “把你手中的草药给我看看。”

    “啊?”

    “给我看看。”

    小宝慌忙将手中的草药递了过去,眼神中泛有一丝淡淡的期待。

    李毅仔细的大量这手中的赤色草药,其上开着零星的黄花,小花没有应有的香气,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腥气。

    “其色赤红,其味腥臭,可止血祛毒,”每说一句话李毅双眼都会亮一分。

    半晌之后李毅猛地抬头看向小宝问道:“这株草药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小宝也是眼前一亮,惊喜道:“老爷,它真的是药吗?”

    “是。”

    “呼~”小宝顿时喜笑颜开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它一定是药的,山中很多虎豹受伤了都是吃它的,我就知道它一定是药。”

    “好了,告诉我你在哪找到的?”李毅直接打断道。

    “是在云邙山北侧的山崖下找到的,那里还有很多,老爷,这真的是药吗?”小宝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就是一旁的石头也是竖起耳朵听着。

    李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药,而且还是一种比较珍贵的药材。”

    “那,那,老爷,要是您我帮您找到它,您能不能不要惩罚石头哥哥。”小宝一脸希翼的说道。

    李毅低头看了二人一眼,一个是自己多年的伙计,如此做也不过是内心的善良,至于另一个则是衣不蔽体的山民,面黄肌瘦,瘦弱不堪。

    过了一会,李毅点了点头道:“如果真的能找到这些药我会考虑从轻处罚石头。”

    “啊!还有处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