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正文 正文_第八十章 冲突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章 冲突再起

    慕容壮壮神色微变,“阿达?天啊!”

    苏青一脚踢在花盆上,狠狠地道:“我不会放过他的。”

    “阿达是谁?”子安见慕容壮壮神色不好,知道这个叫阿达的人,不是一个寻常的士兵。

    慕容壮壮有些伤心,“阿达是倪荣的兄长,阿达嫂年前病死了,现在阿达又死了,留下一个儿子,成了孤儿,真惨。”

    孤儿两个字,触动了子安的心。

    她就是孤儿,知道没有父母的人生是多么的悲惨。

    子安问道:“能否带我去看看这个阿达?”

    苏青看着她,“有什么好看的?人都快走了!”

    子安道:“带我去看看。”

    慕容壮壮道:“带她去吧,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苏青道:“你们自己过去吧,我不去了。”

    几个兄弟都挣扎在生死边缘,苏青心里很内疚,因为这一次的任务,他是后援,不是第一线,他觉得自己害了兄弟们。

    慕容壮壮领着子安过去側园。

    阿发的情况确实很危险,一双腿被砍得“五花八门”,有刀伤剑伤,身上的伤口也很多,且都入骨了,且伤及了肺腑。

    “一直没醒来过,怕不行了。”负责医治阿达的大夫对子安说。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子安看了,只觉得触目惊心,这起码二十余道的伤口。

    “他抱着敌人,让王爷撤退,敌人疯狂地砍他,愣是不撒手……”大夫也红了眼圈,“是那些清醒的侍卫说的。”

    慕容壮壮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她掩面,转身跑了出去。

    子安拿出针包,刺向他的人中穴和百汇穴。

    阿达缓缓转醒,但是瞳孔已经开始放大,这两个穴位刺针,只是凝聚了他所有的生命力,挽救不了他的生命。

    他醒来后,一把抓住子安的手,“王爷……”

    他说不出话来了,这两个字只是在唇间荡漾,发不出声音来,子安根据他的唇,读出来的。

    “他会没事的。”子安心里难受得很,这些侍卫拼死把慕容桀救回来,如果慕容桀死了,他们就白白牺牲了。

    阿发的手缓缓地沉了下去,惨白的脸有安慰的神色,嘴唇动了几下,眼睛死死地盯着一个地方,之后,一口气吐出来,眼睛慢慢地闭上,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子安走出去,慕容壮壮在桂花树下落泪,早上的太阳在东边升起,院子里有明媚的色彩。

    但是,子安却觉得空气无比的压抑,前路无比的灰暗。

    良久之后,她抬起眸子直视那初升的太阳,大步走过去,对慕容壮壮道:“公主,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把太妃引开,一刻钟就够了。”

    慕容壮壮问道:“你想干什么?”

    子安也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只是拉着她的手,诚恳地问:“公主,你相信我吗?”

    慕容壮壮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慎重地点头,“相信。”

    “相信我,就帮我这一次,只要把太妃引开一刻钟就够了。”子安恳切地道。

    慕容壮壮想了一下,“好,我答应你。”

    子安感激地道:“谢谢!”

    慕容壮壮看着她,“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相信你,我被好多人骗过,按理说我对你应该要小心点,但是我就是相信你,希望你不要做出伤害老七的事情来。”

    子安道:“不,不会,伤害王爷对我没有任何的好处,我只想救他。”

    因为,他同时也是我的靠山。

    子安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但是,慕容壮壮竟看得出,她道:“你跟着我回去,在院子里等我一下,我想个法子引开她。”

    “好!”子安手里捏住针包,有些紧张,这个法子虽然冒险,但是护住奇经八脉,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至少,她还有一线希望可以赌一把。

    回到院子那边,慕容壮壮先一步进去,贵太妃坐在床边,为慕容桀擦脸。

    慕容壮壮走过去,凑近她的耳边道:“嫂子,你出来,我跟你说个事。”

    贵太妃淡淡地道:“如果是想为夏子安求情,就不必说了。”

    “不是,是关于老七的一些事情,被我无意中知道。”慕容壮壮巴巴地看着她,“我也不知道找谁,只能问问你的意见,毕竟,你是他的母妃。”

    贵太妃疑惑地看着她,但是随即摇头,“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慕容壮壮咬了咬牙,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贵太妃一怔,拉起她就往门外走去。

    在场的人见到,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不知道慕容壮壮干什么。

    子安迅速地闪进来,对安亲王道:“控制住这位道长。”

    道长慌了,“你们是要干什么啊?”

    安亲王与萧拓一个箭步上前,拦住道长,道长正要尖叫,却被萧拓迅速点了穴,道长张大嘴巴,却一个字都喊不出来了,只能着急地干瞪眼。

    子安坐在床边,快速地拿出针包,解开慕容桀的衣裳,检查了一下伤口,然后以手绢抹走了一点粉末塞回袖袋里。

    慕容桀高热之中,反而恢复了点神智,微微地睁开眼睛,他只看到一颗黑色的脑袋在他的眼前晃动,他知道是谁,想伸手拉她一下,但是毫无力气。

    子安意识到他醒来了,俯身凑在他的耳边,“我在,不用担心,我会尽全力让你活着,相信我,你也要用最大的意志力撑下去,知道吗?”

    慕容桀嘴唇动了一下,眼睛又缓缓地闭上,子安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也不知道他相信不相信自己,但是,眼下只有这个办法了。

    她在奇经八脉落针,封住奇经八脉之后,还得刺通心包经上几个穴位,其最大的用意是护住心脉,这样就算真的遇到危急凶险的时候,身体会自动进入假死状态,到时候,她可以解开奇经八脉,以缓血冲入,保住性命。

    如果顺利,他还能争取到骨髓生血的时间。

    但是,子安想得太顺利了。

    贵太妃太聪明了,她很快就识穿了慕容壮壮的计策,急忙跑了回来。

    见到子安在床边,她勃然大怒,大怒道:“来人,把她给哀家拖下去。”

    她冲过来,一巴掌打在子安的脸上,厉声道:“他若有什么事,哀家要你陪葬!”

    她打完子安,便想把针全部拔掉,子安情急之下,竟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在了地上。

    时间已经不允许了,子安不确定是否把奇经八脉都封住了,也只能起针。

    否则太妃起身,一定会拔掉针,到时候针刺入一些,反而不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