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三十一章 红衣小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三十一章 红衣小姐

    子安淡淡地道:“蓝玉姑姑不必去了,去了也请不到,我已经交代了杨嬷嬷,今日夫人哪里都不去,她只需要在房中好好休息。”

    往日这种场合,母亲出席不出席,都不会有人管,今日执意要她来,不外乎是回头有一场好戏等着吗?

    这场好戏,是需要上演的,但是导演不能够是老夫人,必须是她。

    老夫人眯起眼睛盯着子安,“然则,你今天是来气老身的?”

    子安笑笑,“子安是按照老夫人的要求,前来给老夫人拜寿,不是吗?方才子安也祝老夫人万寿无疆,长命百岁了。”

    “身为当家主母,今日这么多宾客在场,她不出现成何体统?”老夫人生气地道。

    子安看向刘氏,“二叔家的几个孩子,不也没有来吗?连二叔的几位如夫人也没有来。”

    “放肆,”刘氏听得此言,顿时瞪圆了眼睛怒道,“她们是妾侍,她们的孩子也都是庶出的,怎与你母亲相比?莫非你是想说你母亲其实也只是妾侍?没错,她现在不出来就是连妾侍都不如,还是她自找的。”

    她以为用这样的方式羞辱子安,便可让子安觉得难堪,毕竟堂堂的夫人和嫡出的小姐被人羞辱成妾侍和庶出,是奇耻大辱。

    但是子安只是淡漠一笑,“我母亲在府中的地位,算妾侍吗?不,就连妾侍都不如的,下人都可以骑在她的头上任意欺凌,这就是畸形的相府,你们不是一早就习惯了吗?何必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你真是犯贱!”刘氏鄙视地道。

    子安神色木然站立一旁,也不再说话。

    老夫人沉住一口气,淡淡地道:“先用点寿面,回头都给我出去迎接今日的宾客。”

    刘氏见老夫人也不做声,便狠狠地盯了子安一眼,算是暂时饶过了她。

    吃了寿面,便有宾客陆续来了。

    今日中午是准备了宴席,就在花园里。

    下人们昨天忙碌了一整天,把花园布置得美轮美奂,树上张灯结彩,灯笼都贴了寿字,十分的喜庆。

    这看在子安的眼里,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正如萧拓所言,相府如今越发的不要脸了,煞有介事地办这一场别有用心的寿宴。

    客人开始陆续临门,子安和夏婉儿夏芳儿便是招呼这些贵家小姐们,但是,几乎无人搭理子安,因为,她的名声在京中已经臭了,京中的贵妇小姐们,看子安的眼光,充满了厌恶。

    而这些贵家小姐也觉得,这样联盟起来排斥她,便会打击到她。

    关于夏子安的笑话,在这些贵家小姐们传开。

    几个坐在一起,说了些恶心的话,便掩嘴看着子安哄笑。

    子安坐在凉亭里,慢悠悠地喝着茶。

    那些小姐们唯恐她听不到,特意高声说,想看她难堪的表情。

    “听说她在府中经常和下人调笑,是不是真的啊?还听说有一次,她躲在茅房里,特意跟下人说没草纸,让奴才们给她送,奴才来了,她便连裤子都不提便出来,这是花痴吧?哈哈哈哈!”

    “对啊,婉儿,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情啊?我还听说有一次,她大半夜的故意跳下湖中,还不穿衣裳,见护卫巡逻过来,便装作溺水让人救她,这样不知羞耻的人,难道摄政王不知道吗?”

    “还有啊,她悔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听闻之前说本是你嫁给梁王殿下的,后来听闻是她求着你让梁王给她,是不是?但是既然是她求着的为什么最后又悔婚?”

    “你不知道吗?最后她又看上了太子殿下,想攀高枝嫁给太子,所以才悔婚梁王的。”

    这些声音叽叽喳喳地不断地钻进子安的耳朵,伴随着恶意尖锐的笑声,说和笑都罢了,还伸出手指着子安。

    夏婉儿与夏芳儿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她们恶毒地看着子安,人言可畏,她们就不信她真的可以安之若素。

    子安端着茶,看着柳树环抱的湖面,日光点点,如金色的鳞片一般随着水波浮动。

    正当她逐渐把这些声音排斥在耳边的时候,忽地听到一把冰冷刻薄的声音响起,“你们一个个都吃屎了吗?嘴巴那么臭,自己都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东西,还好意思在这里耻笑别人?夏子安悔婚怎么了?碍着你们家什么事?你们在这里嘻嘻哈哈不顾身份的耻笑别人,就显得特别高尚了?我在这里看着你们,觉得你们就是一坨坨臭狗屎,臭了别人也不自知!”

    子安微微发怔,回头看过去。

    只见一名身穿红色衣裳的女子叉腰指着那群贵家小姐正破口大骂,她模样英气十足,眉毛竟比男子还浓黑,明亮透彻的大眼睛正盛满了愤怒,骂了一大通还继续骂。

    “你刚刚说人家故意故意下湖钩引侍卫,你是亲眼见到吗?没亲眼见到你瞎说什么?我还听说你和货郎眉来眼去呢,我当真了吗?是不是我也可以出去跟人家说去?”

    夏婉儿皱起眉头,“陈小姐,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也没说你,你这巴巴地过来凑什么热闹?”

    那被称为陈小姐的姑娘转头看着夏婉儿,上下打量了一下,“你就是夏婉儿是吗?夏子安是你姐姐吧?这么多人围在一起造谣生事伤害你姐姐的名誉,你不为她辩解半句,我不过说别人一句,你就巴巴起来辩解,亲疏不分,亲人都不维护维护个外人,你连狗都不如。”

    “你……”夏婉儿这辈子还没被人骂得这样难听过,而且这陈家小姐的嗓门特别大,招惹得四周的人都看过来了,“你闭嘴,相府不欢迎你,走!”

    “你做主吗?相府若是你做主,我就不稀罕来,什么东西啊?你跟她们一起叨叨自己姐姐的是非,在我眼里你就跟她们一个鸟样,搬弄是非,胡乱堆砌,鼓噪无谓的烂人!”

    子安这辈子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人说脏话能说得这么动听,她简直是忍不住要站起来拍手掌。

    她看着陈家小姐,她骂得脸色涨红,浓黑的眉毛纠起来,小小的脸蛋余怒未消,一身的红衣加上涨红的面容,放鞭炮般毫无间断地骂人,特别像一只红辣椒。

    “来人啊,把她给我赶出去!”夏婉儿恼羞成怒,竟当着许多来宾的脸往外赶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