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正文 正文_第三百四十章 我们的嫁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三十八章 侯爷入宫

    子安被皇太后传召入宫,心里大概知道是什么事。

    慕容桀也在府中,她问道:“如果皇太后问起,要不要如实直说?”

    慕容桀想了一下,“你自己做决定。”

    子安也很难下决定,这件事情,皇太后肯定知道,至少知道一部分,要说出来的话,也会落了她的面子。

    慕容桀抬起头看她,淡淡地道:“没什么好为难的。”

    子安瞧着他,脸上有暖暖的笑意,“好,我知道了。”

    慕容桀心里是疼爱壮壮的,他不左右她的决定,因为皇太后召见的人不是他。

    他知道她最终会说,他其实也希望她说,因为,如果皇太后知道这件事情,那么,她欠壮壮一个交代。

    子安来到寿安宫,皇太后屏退左右,盯着她问道:“公主跟你要了刀疤索要见皇上,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吗?”

    子安点头,“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跟哀家说的吗?”皇太后神情一变,问道。

    子安抬起头,看着皇太后略微紧张的神色,“皇太后,公主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她知道,是皇上下令萧枭,不许他娶壮壮,韩清秋只是听他的命令,去钩引萧枭。”

    皇太后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她双手缓缓地放下,但是却用力地握住了椅子的扶手,眼里的情绪变得很复杂。

    子安看着她,还真的没办法分辨她心里的想法。

    许久,皇太后才轻轻地叹气,“果然如此!”

    子安微怔,她不知道?

    皇太后伸手,让她坐下来,道:“哀家其实也猜出了几分,但是,一直不敢问皇帝啊。”

    “皇太后一直都不知道?”子安问道。

    皇太后眸子灰白,“说不知道,其实牵强得很,侯爷亲自入宫求哀家,为萧枭和韩清秋赐婚,哀家怒斥了他一顿,还把他赶了出去,但是,皇帝亲自来找哀家,让哀家下旨,哀家当时很惊愕,问他是什么意思,皇帝告诉哀家,说萧枭想利用壮壮,萧家有谋反的意图,他让哀家下旨,便说侯爷嫌弃韩清秋出身不高,由哀家赐婚便可抬高韩清秋的身份,哀家最后同意了。”

    “皇太后相信?”子安抬高了声音。

    皇太后道:“哀家当时相信了,但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哀家前思后想,

    觉得不可能,萧公这个人,哀家很清楚,他对朝廷对皇家都是忠心耿耿的,怎么会有谋反的意图?后来,萧枭出征,连立战功,且之后除了回京述职之外,再没有回来过,哀家便知道他伤透了心。但是,又能如何?哀家总不能去追究这件事情,皇帝,到底是哀家的儿子啊!”

    她陡然抬头,“来啊,传靖国候入宫!”

    子安一怔,“太后想做什么?”

    皇太后神情悲伤,“哀家要知道当年皇帝是如何跟萧家说的,哀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事?”子安问道。

    皇太后眼圈竟然在那一瞬间红了,她看着子安,“当年,萧枭出征,立下战功,第二次出征,是挂帅而去的,出征之前他跪在哀家的面前,求了哀家一件事情。”

    “求了什么?”子安不由得好奇。

    皇太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他说,若他死在战场上,不要把他的尸体葬在将冢,而是把他葬在汤山!”

    “汤山?是京城外的那个汤山?”

    “是的,壮壮以前最喜欢去汤山避暑,先帝给壮壮赐了一座庄园,就在汤山,萧枭出征的时候,壮壮也正好在汤山,当时哀家一直都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后来渐渐忘记此事,如今忽然想起,天啊,这两个孩子……”皇太后的声音微微哽咽起来,她对壮壮是真的疼爱,若换做其他人,未必能让她这般伤神内疚。

    子安久久没有说话。

    皇太后也没有再说。

    靖国候入宫,此时,已经是天色将晚。

    皇太后看着白发苍苍的靖国候,“侯爷,最近身体可好?”

    “谢皇太后关心,老臣还算硬朗!”靖国候声如洪钟地道,确实,子安见那天脸色红润,行动见风,便可得知他的身体是真的硬朗。

    “那就好,侯爷身体康健,是我大周之福!”

    “皇太后凤体康健,才是我大周之福。”侯爷说。

    皇太后笑了,“好,哀家知道侯爷是个爽快人,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你告诉哀家,当年萧枭娶韩清秋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皇帝跟你们萧家说了什么?是不是威胁了你们?”

    侯爷到底经历过大风大浪,听得皇太后这般尖锐的问话,波澜不惊,恭谨地道:“皇太后,没有这样的事,当年是萧枭这个忤逆子糊涂不堪,与公主的侍女暗通款曲,伤害了公主,以致萧家无缘无幸得娶公主这一位贤淑帝女。”

    皇太后轻轻叹气,“侯爷不必说面子上的话,哀家只想知道真相。”

    “这就是真相,皇太后不必深究,事情已经过去十一年,一切都过去了,皇上英明,在位期间,造福百姓,深得百姓爱戴,是难得一见的旷古明君。”侯爷铿锵有力地道。

    子安知道侯爷什么都不会说的,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也是个有远见的将帅,他深深明白,为国家计,为萧家计,这一切都该掩埋。

    皇太后见他执意不肯说,便道:“罢了,哀家知道你,你若不愿意说,怕是没办法逼得你开口,哀家只问你一句,若如今萧枭和公主还有情,你是否愿意接纳公主入门?”

    侯爷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地道:“老臣的孙子无才,匹配不起公主!”

    子安的神情黯然下来,看来,萧家是真的怕了。

    皇太后沉沉地叹了口气,“你走吧!”

    侯爷走之前,看了子安一眼,道:“王妃,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王妃不必为费心。”

    这话,显然是在告知子安,不要多管闲事了。

    子安沉默不语,她知道一个家族的大家族,肩膀上挑着什么,那是整个家族的性命,容不得他心软。

    侯爷离开皇宫之后,沉声吩咐身边的人,“马上去调查一下,看公主今日是不是曾入宫!”

    “是!”侍卫领命而去。

    侯爷回到府中,侍卫也没多久也回到了,“回侯爷,今日公主确实入宫,还见了皇上。”

    侯爷脸色凝重,沉思了许久,抬起头缓缓地道:“让大夫人去一趟公主府,跟公主说几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