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正文 正文_第五百章 解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子安没有余暇思索,直接道:“见过几次,但是,没说过话,至于他今天为什么会说我是坏女人,还要剥皮挖眼的,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皇帝招呼她过来,“你帮朕把脸皮脱下来,这假脸皮带久了,人不舒服。”

    子安走过去,沾了点水在手指上,轻轻地把脸皮给剥下来,露出红斑满脸的面容。

    “这脸皮不透气,自然不舒服。”子安道。

    “嗯,朕现在的身体越发不好,时刻身边都少不了人,你把你手上的功夫交一下,以后便专门过来熹微宫侍疾吧。”皇帝淡淡地说。

    他没再质问刺客的事情,也没深究七皇子的话,只是做了这样的安排,一切正如夜王所料,他还需要依靠子安,所以不会发难,但是起了疑心,便会有所防备,留她在身边盯着,可安心许多。

    子安知道这是无法逆转的决定,她垂下眸子,“好!”

    她按照孙公公的交代,一切都不多言,不辩驳,皇上说什么便是什么。皇帝听她说好,便让她坐下来,微微抬眸,“朕知道,你或许会认为朕是在思疑你,但是,朕想告诉你,朕心里不是这样想,老七如今在外打仗,朕留你在身边,一则是护你周全,二则是免得你卷入朝廷夺

    嫡纷争中去,老七在朕身边这么多年,一直中直磊落,你是妇道人家,难免被人利用,朕不希望,老七的名声会因你被利用蒙蔽而有所损害。”

    这话说得很明白了,夏子安,你这个妇道人家,就踏实地留在宫中,哪里都不要去,免得给老七招黑。

    “是!”子安应道。

    皇帝轻轻摇头,“你心里是不是很不服气?”

    子安抬起头,眸色澄明,逼视着皇帝,“不,皇上,我没有不服气,我只是委屈。”

    “你委屈什么?”皇帝轻声问,语气却陡然森冷起来。

    子安坦白地说:“其实我知道皇上心里觉得刺客是我派出去的,也觉得七皇子说的那些话,是因为我对七皇子做过什么,但是,我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你是觉得,一个七岁的孩子会撒谎?还是说他今天说的都是有人教唆的?话可以教唆,但是他的反应怕是装不出来吧?”皇帝冷道。

    子安知道自己说得有些多了,孙公公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有些事情无法辩解,说多错多。就七皇子这件事情,说出来,怎都是她的错,一个孩子是不会错的,因为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撒这么大的谎?事实上,连她今日都觉得七皇子不是撒谎,因为他的反应太过真实,他的害怕也是真实

    的。

    若说一个孩子能做戏做得影帝般的高度,那七皇子还真是恐怖。

    子安垂下眸子,无以辩解,“是的,七皇子不会撒谎,但是,我确实没恫吓过他。”

    “行了,这事情朕不追究,你也不要一味证明自己的清白,朕留你在身边,便是给你一个机会,你若做错了,还能改正,你若没做过,始终会水落石出。”皇帝厌烦地挥手。

    子安不再说话了,刚才那句话,她都不该说的。

    “你出去吧,回去跟公主交代一下你如今手上要处理的事情,然后专心过来给朕治病。”皇帝打发她去。

    子安躬身告退,知道多说无益,反而会让皇帝觉得她砌词狡辩。

    出到熹微宫外,却见宜贵妃和七皇子站在湖边,冷风嗖嗖,她已经披上一件狐裘披风,笑意盎然地看着在玩耍的七皇子。

    见子安出来,她笑着道:“王妃出来了?”

    子安看着七皇子,七皇子也抬头瞧了她一眼,眼神开始惊恐,整个人往后面缩去,捂住嘴巴,看样子就像是要崩溃那样。

    子安蹙眉,这孩子怎么回事啊?以前见她都不会这样的。

    正猜测的时候,却见七皇子扑哧一声笑了,仿佛是一瞬间,所有的恐惧惊悸都褪去,上前牵着宜贵妃的手,“母妃,咱回吧,一点都不好玩,这女人愚蠢得很。”

    子安蹙起的眉头久久没有放松,心头是惊骇的,眼前的真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吗?他的伪装,他的虚假,他的心计,说他二十七都不为过啊。

    宜贵妃走过她的身边,冷笑道:“看不明白?不要紧,你看不明白的事情还多着呢,等着吧,夏子安,这个世界不是你一个人可以玩转的,没有本宫,你多无趣啊。”

    说完,狂肆一笑,与七皇子一同而去。

    子安看着他们母子的背影,只觉得后背有风直透肌肤,冷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看来,确实低估了宫中的这宜贵妃和贵太妃。

    回到惠庆宫,壮壮和梁王正在着急等待,见她进来,壮壮一把拉过她,急问道:“皇上说什么了吗?怪罪你?”

    子安沉声道:“他没问罪,但是,却让我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去熹微宫侍疾。”

    “真的?”壮壮脸色一愠,“他信了刺客的话。”

    子安顾不得想这个,拉着壮壮坐下来,把刚才七皇子的反常说了出来。

    壮壮和梁王都为之一惊,壮壮问道:“你是说,在皇上面前,他表现得很害怕你,还说你是坏人?”

    子安道:“是的,他说我是坏女人,曾威胁他要活剥他的皮,挖他的眼珠子。”

    壮壮骇然,“莫非,有人假装成你的样子,曾去恫吓过他?”

    “不是,”子安摇头,“出来的时候,我在湖边见到了他们母子,七皇子开始的时候也表现得对我十分恐惧,但是,到后来我知道他是假装的,他笑了,笑得……十分恶毒。”

    子安实在不想用恶毒两个字来形容一个七岁的孩子,但是,七皇子的那个笑容,如今回想起来,还觉得脑袋一阵阵发麻。

    壮壮和梁王对望了一眼,都有些不信。梁王道:“小七这个孩子,虽说平日里算不得乖巧,可也不至于……恶毒吧?还有,你说他对你的恐惧是假的,那在殿中的时候,父皇就没看出来吗?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都不可能瞒得过父皇的金精火眼

    吧?”

    子安苦笑,“莫说皇上,就连我,在殿中看到他那副模样,都认为是真的,事实上,当时我也猜测,是不是有人装扮成我的模样去恫吓过他,才会让他对我这么恐惧。”梁王显得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七皇子是他的弟弟,他的弟弟只是个孩子,一个七岁的孩子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