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正文 正文_第五百四十章 稀世奇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门的时候,子安才跟慕容桀说起皇上留了袁翠语在宫中的事情。

    慕容桀听了之后,道:“不过是小手段,你不必担心。”

    “嬷嬷跟我分析过。”子安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皇上似乎变了很多。”

    “变?”慕容桀笑了笑,“这就是他的本性,病了的时候,妥协了很多,可如今他健康了,他迫不得已地要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了。”

    “你早知道,为何对他如此忠心?”子安实在不解。

    “他对本王一直都很好,这是其一。其二,本王忠心的,是大周江山,不是他。”

    “之前,你们兄弟感情一直都很好。”子安不免惋惜。

    “我们的兄弟感情确实不错,他病着的时候,是本王的兄长,不是皇帝,但是他现在是皇帝,子安,你比本王还不能抽离这个角色,当角色转换的时候,人也得抽离出去,不然的话,容易被感情迷惑。”

    子安不禁羞愧,确实,她甚至还不如他这个当事人看得清楚,或许,是她始终希望,皇帝能给他兄弟的感情,而不是帝王。

    他一直都没有家人的关爱。

    自打他回来,不曾问过贵太妃的事情,她也没打算说,他应该是什么都知道的。

    子安其实希望他说的,因为,他不可能一点感受都没有,他习惯了隐忍,习惯了把一切都放在心底,不是什么好现象。

    走进聚福楼,里面的掌柜和博士都认得她,慕容桀自动站在她的身后,像一个侍卫。

    掌柜亲自给她挑选了房间,就在一楼花园的小雅间。

    点上沉香屑,燃起蜡烛,四月轻寒,已经不需要炭炉,窗户开启一点点,刚好有风进来吹得烛光摇曳,帐幔轻扬,倒是有几分浪漫的气息。

    博士拿酒进来,是醇香的桂花陈酿,子安点了三个菜,上菜后,博士退了出去。

    慕容桀自斟自饮,子安想喝,他说:“不要喝了,你身子不好。”

    “没事,就喝一点点。”子安想陪他喝一点。

    “就一杯!”慕容桀退让了。

    子安笑道:“你知道喝酒不好还老喝?”

    “习惯了,就这点爱好,还真戒不掉。”

    子安与他碰杯,“你什么时候要回去战场?”

    这话问得不合时宜,至少,在这个温馨的场合,不该问啊,破坏气氛的。

    “这场仗,打不打得起来,还得再看,现在有个机会,可能可以促成和谈。”慕容桀跟她交底了,这就是他回来的目的。

    “真的?”这对子安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消息了。

    慕容桀道:“本王与秦舟见过一次面。”

    “嗯?”子安抬头看着他,“你和她见过?谈得怎么样?”

    这两国交战,还没正式打起来,双方的元帅竟然能会面?这可真是新鲜啊。

    “是祁王爷促成了这一次的会谈,是秘密的会谈,皇上不知道,北漠的皇帝也不知道。”

    “秦舟会同意停战吗?她不是好战分子吗?”子安不解地问道。

    “若在正常情况下,秦舟当然不同意停战,但是,北漠如今陷入了一场国难中,一个月前,北漠发生了一场地震,死了有三万余人,且引发了一场瘟疫,北漠的医术落后,对这场瘟疫束手无策,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死于这场瘟疫,祁王爷找到了本王,让本王劝说安然老王爷去北漠,若安然老王爷能去,这场仗便有停息的可能。”

    “所以,你明天要去找安然老王爷?”子安问道。

    “是的,但是,北漠和大梁有些边界问题的纷争,安然老王爷未必愿意去。”慕容桀担心这点。

    “你可以让夜王去请老王爷,犯不着亲自回来一次啊,你身为元帅,私自回京,若让人知道,会很严重的。”子安当然希望他回来,但是,只是考虑到其中的风险问题。

    “不,此事还得本王促成才行,中间涉及太多的问题,两国要停战,不是那么的容易,而且,祁王爷提出,若安然老王爷请不动,会递国书给皇上,请你过去,本王不能让你去北漠,北漠狼子野心的人多,本王不放心。”

    “我?”子安一怔。

    “是的,你治好了僵尸病一事,北漠也知道,对你的医术很是推崇。”

    若能停战,子安是愿意去的,只是,正如他所言,这不是那么简单说去就去的事情,她对北漠的瘟疫病症等等一无所知,而且,治好了瘟疫,北漠是否会真的撤兵,难说啊。

    一个不讲诚信的国家,怎可让人放心信任?

    “那之前秦舟退兵三十里,就是因为地震的事情?”子安问道。

    “是的,北漠的军队大部分出动了应付这场战事,而地震需要士兵救援,秦舟退兵三十里,其实是诱敌之计,她想快刀砍乱麻,国难当前,北漠军定气势如虹,若我们进攻,必定大败,所以,本王不得已,才说驿马被抢劫,没收到圣旨。”

    “那秦舟为什么不直接进攻?”

    “因为,我们大周军地处位置十分有利,她若贸贸然进攻,胜算不高且有可能把战线一再伸延,她不愿意让大军分散,所以退军三十里,其实逼我军前进放弃有利地形。”

    “秦舟作战有一手的,她也有足够的耐性,能这么逼着你们进攻,看来是真的等不及了。”子安道。

    慕容桀点头,“是的,北漠如今陷入危机中,此事很快就会传到京城,本王相信,我大周许多官员,都会劝皇上对这件事情袖手旁观,并觉得,这是进攻北漠的最好时机。”

    子安点头,“是的,北漠是敌国,北漠的危机,就是我大周的好机会。”

    “是的。”慕容桀虽点头,“你也这么认为吗?”

    “从大国博弈看,确实如此,但是,我是医者,那些苦难的人不是政要,而是百姓。”子安轻声道。

    慕容桀轻声叹息,“正是如此。”

    若观望一阵子,秦舟或许会主动进攻,又或许会部分退兵继续留下部队与大周僵持。

    但是,作为一个国家的摄政王,他始终希望两国可以和平,虽然和平未必是永久,可任何的和平都不会是永久的,即便打了这一场,打得北漠溃不成军,他们就会永久和平了吗?

    不会的,野心还在,始终还会再度兴兵来犯。

    可至少,若大周在北漠这个时候施以援手,北漠主和一派就能出头,百姓也会反对战争,从长久看,是有利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