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一十五章 你会怎么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舟见她沉默,以为她觉得自己荒谬,遂冷冷地道:“果然是世俗之见,本将还以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子安摆摆手,“不,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事实上,我希望你做皇帝,这话虽然听着大逆不道,但是北漠的百姓需要贤君。”

    秦舟的想法,其实一闪而过,只是当时忽然就有这种冲动了。

    她希望,楚月王爷能是她所希望的那种人,成为百姓的想要的贤君,也不枉她今日背着谋反的罪名。

    子安不知道她心里所想,见她继续沉默,以为她不信自己的话,继续说:“其实你说古往今来,没有女皇帝,是错的,至少我知道有一个朝代是出过女皇帝的。”

    “没有!”秦舟熟知历史,知道子安是骗她的。“有,秦舟,这个世界是很大的,你所走过的地方,甚至不及这个世界的千分之一,在大周,大梁,北漠以外,还有很多国家,跨越远洋,一路去,有几百个国家是我们目前无法去到的。那里,我们无法企

    及的一个国度,叫大唐,出了一位则天大帝,她是女子……”

    子安精神了许多,且痛楚缓解,便把武则天的故事娓娓跟她说了。

    秦舟听了武则天的故事,心神向往,“一个女子,成为皇帝还能和男子一样建功立业?”

    “是的,至少,则天皇帝在位期间,有许多政绩建树,许多皇帝都及不上她。”

    秦舟连连叹息,“若是本将能见到这位则天皇帝,便太好了,你说说,她都有什么政绩?”

    子安看着秦舟那发光的眸子,不由得暗笑,却也解答道:“她提出薄赋敛、息干戈、省力役等主张以保障农时,在其执政的半个世纪中,大唐的经济发展得很快,生产力也十分旺盛。”

    “薄赋敛、息干戈、省力役?”秦舟喃喃地道。大周的男子,都去打仗了,所以,无法确保农时,北漠长年累月不够粮食,需要从周边国家借粮买粮,年年如是,周而复始,所以大家都认为,只有侵吞别国,那样就再不需要借粮还粮了,到时候,所有

    的一切都是北漠的了。

    “算了,”秦舟忽然挥挥手,“本将只是随口说说,本将不想当皇帝。”

    子安没说话,但是,她知道秦舟一定会争夺帝位。

    因为她有这个野心,秦舟这个征战多年的大将军,在北漠有至高无上的势力,和当朝皇帝分庭抗礼是足足有余,若不是心早有背叛皇帝的意思,怎会被她三言两语说服进而马上与皇帝曹后对抗?

    皇帝不赈灾,烧死疫症病人,便给了她一个借口,一个说服自己说服天下人的借口。

    当然,她也十分震怒此事,也因为这样,子安更认为她会做皇帝,因为她除了有野心之外还有百姓。

    子安笃定,今日她起了这个念头,这个念头便会落地生根疯狂生长。

    许多年后,秦舟坐在那高高庙堂之上,想起今日山野间和子安的对话,她都会露出微微的笑容,然后轻声念道:“薄赋敛、息干戈、省力役,朕是真的做到了,也不枉卿昔日用心良苦。”

    她会一次次地想起这个清朗坚强的女子,想起那山间野外,曾和她畅谈江山。

    只是,如今秦舟还是没能卸下为人臣子的包袱,她还是倾向于扶持楚月王爷登基。

    只是,她或许也没有想到,世事多变,那楚月王爷,最终是没这个福分按照她预设的计划做上皇帝。

    倒是,楚月王爷会成为她登上高位的石阶,她同样感念他。

    那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在此不累赘多言。

    天色渐渐亮了,秦舟没有灭了火堆,因为,山中依旧有些寒冷。

    古树密林,纵然看着太阳攀爬上来,却没有阳光照入。

    秦舟道:“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回到狼尾巴山,你可以吗?”

    子安已经没有太痛,也知道留在这里非长久之计,便道:“我没事,走吧。”

    秦舟扶她起来,子安的伤口虽然没有这么痛,但是体力已经耗尽,哪里能行走?整个身子都靠在了秦舟的身上,任由她搀扶着她走到马儿前。

    秦舟扶着她,她散乱的头发从她脸上拂过,有泥土和芳草的味道,拂得她的脸也痒痒的。

    子安听到她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怔了一下,“怎么了?”

    秦舟苦笑,“没有。”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自从遇到夏子安,一切都变得很奇怪。

    秦舟先扶子安上马,然后才翻身上来。

    之前子安神志不清,伤口一直流血,所以她一路抱着她来,但是如今子安是清醒的,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子安见她上了马也没有赶马离开,便道:“怎么了?”

    秦舟稍稍往后,但是子安的身子也跟随往后,因为她压根无法自己坐着,上身的重量都必须压在秦舟身上。

    子安见她往后挪,便道她不习惯和人接触,不禁道:“你和老七真的很登对啊,他以前也是不习惯和人接触的,我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碰他一下都反感。”

    秦舟淡淡地道:“是吗?”

    子安笑得没心没肺,“可不是吗?这好不容易才教得今日这么有亲和力,你也该多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好看?”秦舟冷笑一声,“本将不需要长得好看。”

    “又生气了?你怎么这么容易生气啊?”子安轻轻叹气,女人的性格,果然是难以捉摸的。

    秦舟扬鞭赶马而去,马儿徐徐行走在山间的路上。

    路途陡峭,马儿驮着两个人上山的时候比较吃力,但是幸好秦舟也没想要走太快,便任由马儿挑选比较平整的路来走。

    秦舟好一会儿,才闷闷地对子安道:“你不必担心本将抢走慕容桀,本将不喜欢他。”

    子安没想到她主动说起此事,不由得好奇地问:“你至今没成亲,是没有看得上眼的,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秦舟又沉默了一下,才用压抑的声音道:“你觉得是女子就得嫁人吗?不嫁人就是怪物?”

    她的声音还是带着极大的忿忿,这句话,已经是子安第二次听到了。

    子安不知道怎么回答,在她看来,当然不是的,她所处的世界里,有很多不婚主义的人。但是,在这个时代,女子不成亲,确实会受到异样的眼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