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正文 正文_第七百一十三章 去看秦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蛮连忙拉着子安,“走走,我们进去,他现在可听不得那两个字。”

    子安掩嘴笑了,“不是给了药吗?”

    “用了,确实是有效,不然,他还得再剃头。”阿蛮说。

    子安回头,见礼亲王一脸的愤怒,却也辩驳不得,吃瘪地撇嘴。

    皇太后今日心情不错,打扮得十分细致,脂粉抹得脸上连一丝丝的皱纹都瞧不见,眼角的粉扑得更厚,咋一看去,还真叫人吓了一跳,白得……像雪人。

    她的笑容在触及礼亲王的时候,僵住了。

    礼亲王的礼数倒是很周到,按照规矩,上前问了安,直到皇太后抽着嘴角说了一声,“都免礼,坐吧。”

    原来请安,是不赐坐的,但是今日因为有礼亲王在,所以,特意赐坐。

    礼亲王首先坐下来,还不等其他人说话,便道:“皇太后,本王今日入宫,是为一事而来的。”

    子安分明看到皇太后的眼眉突突了两下,但是,终究维持了端庄威仪的神情,“什么事?”礼亲王道:“皇太后居后宫首位,母仪天下,以教化天下女子为首任,这点,本王觉得皇太后做得不错,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本王与王妃成亲数年,一直膝下空虚,本王确实不孝,但是,御医检查过

    王妃的身体,王妃并非不能生育,如此,不能生育大抵是本王,不过这点本王不曾公开,也就怪不得皇太后不知道。”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看着礼亲王,觉得匪夷所思。

    这天下间的男子,即便是自己不能生育,也会把这个罪名归咎于女子,怎么会自己承认?

    尤其,他还是当今的亲王,名声显赫。

    若传了出去,他以后还要不要做人?

    子安却是恨不得立刻鼓掌,轻声在阿蛮的耳边说:“有婿如此,夫复何求?”

    阿蛮怔住了,她也压低声音对子安道:“其实,难怀孕的人是我,我体质不好。”

    子安更是赞叹,承认自己的问题已经是难能可贵,如今还帮妻子揽下不育的罪名,莫说古代,便是现代,又有几个男人可以做到?

    不能生育,这可关系到面子的问题啊。

    皇太后听他说了一大篇,虽觉得奇怪,但是也没表露出来,因为,人家开头赞美了她,说她在教化天下女子这方面做的很好。

    “哀家确实不知道,是王爷的问题。”

    “嗯,如今你知道,所以,今日本王入宫是有所求的,既然皇太后原先认为本王不能生育,便送了一个女子入府说为本王延续子息,如今知道是本王的问题,那便是送千百个女子来也无补于事。”

    皇太后道:“你是想要找个孩儿过继吗?”

    “不,过继,一则不是本王的骨血,二则也不是阿蛮的骨血,要做本王的儿子,要么是本王的血脉,要么是阿蛮的血脉。”

    “你……你的意思是?”

    “请皇太后为阿蛮找个人品相貌都上乘的男子,送入王府。”礼亲王一字一句地道。

    这话,便等同在这延袭宫里投放了一颗原子弹,炸得在场的人魂魄都不全。

    怎么会有这样的要求?这皇太后能下旨吗?

    这真是……真是说出去都丢人啊!身为王爷,为了生孩子,竟让自己的王妃去找其他男人生,关键是生了之后,他也愿意承认。

    这样的想法,真是千古未闻啊。

    就算他这个想法,过得了自己和王妃那一关,可皇太后若下旨替王妃找男人,只怕天下臣民都会指着皇太后的脊梁骨唾骂,说她缺德败行。

    皇太后闻言,怒道:“胡闹,天下间,哪里有做夫君的替自己的夫人找野男人?”

    礼亲王振振有词,“怎么就不行?皇太后以为王妃不孕,替本王找了个女人,如今本王告诉你,是本王不孕,依理直推,自然也可以替王妃找个男人生儿育女。”

    皇太后脸都黑了,“哀家什么时候往你府中送过女人?”

    “婉慧。”

    皇太后生气地道:“那是送往摄政王府的,哀家也只送过两个女子去摄政王妃,不曾送到你的礼亲王府。”

    事情听到这里,大家也都明白了,是皇太后往摄政王府送了两个女人,但是摄政王妃怕是送了一个到礼亲王府,惹得礼亲王今天入宫发飙。

    大家都以为,礼亲王会把枪头对准子安,毕竟,人是你们摄政王府送过去的。

    然而,礼亲王的脑回路往往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他很生气,但是不是冲子安生气,而是冲皇太后生气。“这个就是公平的问题了,老七成亲没多久,他的王妃不能生育,你就巴巴地往他的府中送女人,本王成亲多年,也没有所出,你也没往本王的府中送女人,同样是先帝的儿子,同样被封为亲王,皇太后为

    什么要厚此薄彼?论长幼有序,本王是老七的三哥,论事情的严重性,本王成亲的年月比他久远,皇太后就算要送女人,也该先送去礼亲王府,再送到摄政王府,皇太后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皇太后的脸都黑了一大半,“哀家倒不是说要厚此薄彼,只是,只是哀家没得到王妃的同意……你若纠结此事,那收下那婉慧就是。”

    礼亲王道:“收下婉慧可以,但是,咱又回到第一个问题上了,你既然给本王送了女人,那就该给阿蛮也送一个男人,皇太后下旨吧。”

    这一下,笑的人便很多了,其实开始大家都想笑,只是碍于皇太后脸色黑沉,不敢笑出声来。

    皇太后气得关节都发白了,眸光冷冷地一扫,底下便寂然无声,“哪里有下旨给王妃赐男人的事?自大周开朝以来,就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凡事总得有个第一次,当初不也没有大周么?若不是先祖率领……”

    “行行行,你说,你要怎么办?”皇太后连忙阻止他的长篇大论,气得嘴唇都哆嗦了。

    礼亲王奇怪地看着她,“怎地问本王?是皇太后要怎么做。”

    “哀家什么都没做。”皇太后气道。

    “不对,你不是给摄政王府送了女人吗?”礼亲王道。

    皇太后脸上的肌肉抖动,站得近的,分明能看到她眼角的粉刷刷地落下,“那和礼亲王府也没有关系啊。”

    “怎么没关系?那婉慧不是在我礼亲王府吗?”

    “不是哀家送过去的。”

    “人是皇太后下旨送出宫的吧?”

    皇太后深呼吸一口,看着礼亲王那张绷得老紧的古板脸,又再深呼吸一口,连续的深呼吸,觉得脑袋一阵阵发晕,她张张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哀家……如容,快,传御医,哀家胸口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