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七十五章 情况不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五章 情况不稳

    在做穿刺之前,她先在风门,肺腧,大椎,陶道几个穴位下针,刺激几个背部重要的穴位。

    穿刺进骨髓,只用这种软针是不行的,所幸她不是要抽取骨髓,只是要刺激它,所以,需要借助夺魄环的电力从针上引导进去。

    她可以通过控制夺魄环的按钮把电力变成生物电,电刺穴位可以促进新陈代谢,加速细胞的再生分裂。

    但是,这种效果,和输血相比,压根不能比。

    如今唯一可依仗的,就是他自身的意志力。

    以前在特工组做军医的时候,曾有一个人,在热带雨林那边受伤,也是失血过多,没办法安排到医疗所,她的药箱所剩的只有几粒抗生素,她都已经断定了这个特工会死。

    但是,他凭着强大的意志力,愣是活了下来,最难得的,是没有后遗症。

    他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叫胡锦明,此人不是特工,她只是接到命令,去支援他,但是经过一个部落的时候,药物被抢劫一空,只有藏在暗格里的几粒抗生素。

    但是,他有胡锦明那样坚韧的生命力吗?

    长针刺下去,她以指环抵住针头,准备释放电力。

    她很谨慎,连呼吸都不敢急促,就怕力度稍有不慎,便酿成严重的后果。

    在场的人见她神色十分凝重,也不敢做声,屏住呼吸,静待着她起针。

    但是,她很快就撤针了,针太软,无法刺穿骨髓,且电力不能太大,这个尺度,她没办法掌握。

    见她撤针,安亲王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样?”

    子安想了一下,道:“有没有更长一点更大一点的针?”

    慕容壮壮说:“要多长?”

    子安比了一下手指,“大约这么长。”

    “那种纳鞋底的针可以吗?”慕容壮壮知道纳鞋底的针要比普通的绣花针长,也粗一些。

    “能否取来给我看看。”子安问道。

    “纳鞋底的针你没见过吗?”萧拓瞧了她一眼,有些疑惑,深闺女子,在府中多半是绣花,扑蝶,听她说的话,似乎连纳鞋底的针都没见过。

    子安道:“不记得了。”

    虽有疑惑,但是萧拓还是让人去取纳鞋底的针过来。

    子安看了一下,很适合,便开始消毒再下针。

    这一次下针,便比较顺利,刺入骨髓的那一刻,慕容桀全身一震,然后有片刻的痉挛抽搐。

    萧拓大骇,“怎么回事?”

    “痛!”子安回答,“不要说话,你只顾扶着他,不要影响我。”

    萧拓便不敢再说,扶住慕容桀。

    片刻之后,子安起针。

    她以手指轻轻地揉着施针的地方,把血液推回去。

    苏青也回侯府取来了人参,子安便马上命人把人参研磨成粉给他服下。

    惠民局的大夫提议人参熬药汁,但是子安坚持要磨粉。

    磨粉是比较快的,萧拓下去一会,便端着粉末进来。

    子安发现他的手指有人参粉末,倒让她有种错觉,他是用手指把这根人参捏成粉末。

    人参粉末调水后,灌他喝下。

    这最后一步都做了后,子安看着众人,“我可以做的都做了,如今只看他自身的意志力了。”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惠民局的大夫上前把脉,把完之后,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情况不妙,脉搏越来越弱了。”

    听到这句话,慕容壮壮偷偷地转身擦眼泪。

    安亲王与萧拓一脸的沉重,倒是苏青跺脚,狠狠地道:“若王爷有什么事,我苏青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那老狐狸不得好死。”

    萧拓沉声道:“苏青,冷静一点。”

    苏青怒道:“没办法冷静,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我们怎么就看不清,傻傻地往里钻呢?”

    安亲王淡淡地道:“现在说这个没用,你先出去冷静一下情绪,免得影响了大家。”

    苏青瞧了瞧床上的慕容桀一眼,神色伤心,依言转身出去了。

    子安开了一个方子,递给大夫,“按照这张药单抓药吧。”

    大夫看了一下,见都是些黄连,鱼腥草,牡丹皮等等之类的药,几乎是没有治疗外伤的,就连三七都没搭配,不禁问道:“这药方妥吗?好歹得用点三七吧?”

    “三七另外给服,三七无需煎熬,直接研磨成粉给下去就是。这个方子的药是抗菌消炎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预防伤口感染,引起高热和败血症。”

    “啊?”大夫对这个理论有些不能接受,虽说外伤可以添加这些药,但是不该以这些为主。

    “去吧。”子安疲惫地道。

    大夫瞧了瞧安亲王,“王爷,这方子怕是不妥的。”

    安亲王没有毫不犹豫地相信子安,只是斟酌了一下,问道:“开这个方子有什么用意吗?按照大夫说,这些药不是治疗外伤的专用药。”

    子安道:“外伤是很严重,但是没有伤及肺腑,最严重的是失血过多,还有我刚说的怕感染,外伤已经缝好针,问题不大。”

    萧拓本来一直都不大信子安,但是听了她这样说,他反而信了,一把拿过药方,“行,按照方子抓药。”

    安亲王见子安累得很,便道:“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一早你先去了梁王府,然后本王再接你过来。”

    子安摇摇头,“今晚我先不走了,他能不能熬得过今晚,还是未知之数,我不能离开。”

    萧拓神色一变,“那你刚才治疗那么多,都没用?”

    “有用,但是,我不是神仙。”子安在床边轻轻地坐下来,看着那几乎没了生气的人,心脏一阵阵地收紧,说不出的难受。

    在这个时代里,慕容桀绝对不是她在乎的人,但是,至少是不算计不害她的人,这样的人,她希望他活着。

    安亲王问道:“那你现在可以做什么?”

    子安摇头,“什么都不能做。”

    安亲王闻言,对慕容壮壮道:“小姑,送她回去盯着她睡觉。”

    慕容壮壮道:“好,你们在这里看着,有什么突发的情况,马上通知我们。”

    子安本不想走,但是一边被慕容壮壮强行拖着,另外一方面,她想回去拿药箱和查一下金针术这本书,看对这么重的外伤,金针术有没有记载如何治疗。

    回到相府,其实已经差不多天亮了,子安就算休息,也只能休息一个时辰。

    门房小厮打开门,见是子安与一个不认识的女子,便压低声音道:“大小姐快回房间,莫要让人发现您彻夜不归,刚翠玉姑姑才走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