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谁对我公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九十五章 谁对我公平

    韩清秋刚回到府中,便听得摄政王妃来了,她沉默了片刻,“请。”

    子安带着小荪和刀老大进来,韩清秋见到子安,便规矩行礼,“妾身参见摄政王妃。”

    “夫人免礼!”子安看着她,见她面容有些落幕,脸色泛红,有酒味,应该是喝了点酒。

    “王妃请坐!”韩清秋招呼道。

    “夫人有酒吗?我想跟夫人喝两杯酒。”子安坐下来之后问道。

    韩清秋一怔,“酒?”

    “是的,有些乏,喝了酒今晚好睡。”子安笑意盈盈地道。

    韩清秋连忙命人去准备酒和下酒菜,管家亲自去张罗。

    酒是容易入口的桂花陈酿,香气足够却偏甜。

    子安喝了一杯,见韩清秋不动,便道:“夫人不赏脸?”

    韩清秋勉强笑了一下,“妾身酒量不好。”

    “喝吧。”子安淡淡地道。

    韩清秋只得端起酒喝了,她不想喝是因为之前喝了几杯,且夏子安来者不善,她想保持清醒。

    “不知道王妃今晚来……”

    “喝酒!”子安亲自为她倒酒,“想找个人喝酒,知道夫人还没睡,所以过来找夫人喝两杯。”

    韩清秋道:“妾身的荣幸。”但是,她却显得十分不安。

    被子安连续灌了几杯,她的不自然才消失。

    子安放下酒杯,漫不经心地问道:“对了,听说夫人今晚去了公主府。”

    韩清秋神色一端,警备地看着子安,“是,王妃知道了?”

    “你刚走,我就来了,不知道夫人去公主府做什么呢?听琴之说你想跟公主说话,但是见了公主又什么都没说。”子安问道。

    韩清秋见她这般直白地问,也不好回避,“是,妾身听闻公主出事,想前去探望。”

    “我还听说,明天皇太后传召你入宫去。”子安再问。

    韩清秋放下杯子,看着子安,“王妃,不如您有话便直接说吧,拐弯抹角的妾身也听不明白。”

    子安道:“皇太后传召你入宫的原因,大概你也想到吧?”

    韩清秋摇头,“妾身不敢妄自揣测。”

    子安笑了,“皇太后一定会让你与萧枭和离。”

    韩清秋吃惊,她是知道皇太后的意图,但是有些诧异夏子安就这样把话挑明。

    “你愿意吗?”子安看着她问道。

    韩清秋没回答,却反问子安,“王妃您今晚来的目的就是劝说妾身?”

    “不,我只是想问问你愿意不愿意。”子安道。

    韩清秋道:“既然王妃直问,我便直接回答,我不愿意,我深爱萧枭,为什么要和萧枭和离?而且,公主也不可能活了,莫非我放弃我自己的幸福就是为了能让萧枭娶一个牌位进门?”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公主活着的话,你愿意放弃这段你耍诡计得来的婚姻?”子安问。

    韩清秋沉默了一下,“王妃知道事情的始末,也想必知道,妾身也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不得已你会杀了瑶芷?知道皇上为什么选中你吗?四大侍女,他没选别人,独独选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韩清秋嘴硬地道:“我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我和瑶芷去找萧枭。”

    “那他也可以找瑶芷,不一定要找你,皇上找你的原因,是因为他早就看出你对萧枭有非分之想,他早知道你有做主子的心思。”

    韩清秋激动地道:“我就不能喜欢萧枭吗?难道我做奴婢便连喜欢人的资格都没了?谁不想做主子?我不是非得做一辈子奴才的,你们高高在上,当然看不起我们。”

    子安冷笑,“人都是力争上游的,你要做主子,没有人会说你什么,但是你为了做主子,背叛了对你有恩的公主,杀害了和你情同姐妹的瑶芷,便令人发指。你有什么不得已?别说得那么无辜,韩清秋,标子作了,就别想立牌坊,你坦荡荡地承认我还看得起你,可你做了这些龌蹉事,却还要以无辜受害者的身份装出委屈的模样,让人厌恶。”

    韩清秋站起来,冷硬地道:“看来我跟王妃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王妃请回吧。”

    子安坐着不动,手里把玩着酒杯,淡淡地道:“你今晚去找壮壮,是觉得愧疚吗?你心里可有半点想过退让?”

    “没有,”韩清秋冷冷地道:“我没有必要退让,没错,自从公主出事以来,我确实夜不能寐也食不知味,我想起许多以前的事情,公主对我很好没错,但是,她给不了我想要的,且我也尽心伺候她多年。今晚,我想去看看她,我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后悔或者愧疚,但是,我看到她穿着嫁衣,我心里很痛,王妃知道为什么痛吗?因为,我也曾经穿着同样的嫁衣,嫁给我喜欢的人,但是,在成亲当晚,他烧了我的嫁衣且说我玷污了这件嫁衣,所以,在看到公主的时候,我想起了我自己遭遇的事情,你们都觉得公主无辜,那我呢?我难道就不值得可怜吗?我喜欢萧枭十几年了,我心里从没有过旁人,但是他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你们谁可怜过我?”

    她说开了,便止不住,悲愤地道:“这多年来,不管他是在边关还是回来京城,他的心都没在我这里,我曾经以为,只要我默默地守护,他始终会知道我的好,他也始终会忘记公主,我那么天真的等着,等了十一年了,可等来了什么结果?是他们双双自尽,他宁可和公主去死,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谁又给我公平?你们都指责我,都说我是坏人,我摸着良心说,我唯一对不住的就是瑶芷,却没有对不起公主,不是我,也会是旁人,她有本事找皇上去,难为我做什么?”

    “换言之,即便明天皇太后传召你入宫,你也不会退让了?”子安问道。

    “不会,绝对不会,这门亲事是皇太后亲自指婚的,她也不可能强迫我。”韩清秋有些激动,她盯着子安,“王妃也休想用瑶芷的死来威胁我退让,我不会,这件事情没有真凭实据,现在谁都追查不到,一旦追查此事便会把皇上牵连进来,我不是愚蠢,我明白,所以王妃别想威胁我。”

    子安脸色没有丁点变化,依旧素淡自若,她站起来,“你说得对,我们确实没有共同话题,当我今天没来。”

    说完,她大步而去,小荪和刀老大急忙跟上。

    出了将军府门口,子安吩咐刀老大,“你今晚在屋顶上盯着,藏好一点,有杀手进来的话,不要救她,让她死吧。”

    “大小姐知道今晚有杀手?”刀老大骇然。

    “贵太妃不会让她入宫的,她怕韩清秋妥协,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杀了她,这样她就永远是将军夫人,我来,只是想看看她值不值得救,显然,她不值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