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 第1513章 1512.言珩番外(6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说◎网 】,♂小÷说◎网 】,

    就算不被水淹死,碰到那些石头怕也要去半条命了。

    加上这里天气寒冷,水温更是低得让人不敢轻易去碰。

    暗卫们沿着河道一路找到下游,始终没有找到他的身影,怕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个,沐珵珵的心头,狠狠地疼了一下,可还是不死心,便又沿着那条河道一路找下去。

    走到终点的时候,发现那里是一条陡峭的悬崖,悬崖上挂着已经冻住了的瀑布,瀑布结成了尖锐的冰剑,看着有些吓人。

    崖底的水也已经冻结成了坚硬的水面,底下有没有人,看得一清二楚。

    沐珵珵拧起了眉,盯着那河面看了许久,转身正要离开,却看到边上铺了一层厚冰的石块上,刻着一个熟悉的标记。

    这个标记刻在任何地方都不显眼,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沐珵珵确实认得的。记得有一次她跟言珩在一起看一本很古老的作战兵书的时候,想到暗号标记的时候,言珩突然跟她说,他们也想一个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标记,万一哪天遇上什么事,还

    能用这个标记对上号。

    当时,他们只是觉得好玩,便随便想了一个,也没料到哪一天会用上。

    毕竟,他们住在京城,身边那么多人保护着,也不会遇上什么危险。

    况且,就算遇上了危险,也有暗卫和侍卫去找,哪轮得到他们。

    可这一刻,沐珵珵却无比庆幸当初两人凑了这个热闹。

    但沐珵珵也没真的确定是言珩留下的记号,毕竟言珩又怎么会想到她会出来找他,留一个只有他们知道的标记有些不切实际。

    但她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一路往下找,竟然找到了不少这样的标记,标记到了崖边便不见了,很显然,言珩很可能就在崖底。

    崖底是一片广阔的水潭,此时结了冰,却不见人影,如果言珩真的在崖底的话,那么,说明底下定然还有藏身的地方。

    这样想着,沐珵珵随手扯过边上一些树藤,编了很长一条绳索,一路延伸从上面爬了下去。

    落地之后,四周是一片杂草,崖壁上结了冰,看不出有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

    下一秒,她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标记,眼底骤然亮了起来,提步快步走上前去。

    撩开那些杂乱无章,结满冰霜的杂草,一个足可以容纳几十人的山洞赫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沐珵珵抬脚往里走近,下一秒,一道凌厉的气息,伴随着“嗖”的一声,一根枯枝如一把削尖的利刃,直接朝沐珵珵射了过来。

    沐珵珵赶忙侧身躲过,但身上的衣裳还是被划破了一大块。

    视线往里看去,只见那人浑身是伤地躺在地上,因为刚才投向洞外的那只枯枝几乎凝聚了他全部的力气,这会儿,他只能侧靠着山壁,喘着粗气。那双凌厉的黑眸,犹如黑夜中一头受了伤的野兽,防备地看着山洞口进来的那个人影,当逆着的光线逐渐清晰起来,他看清那张脸时,杀气腾腾的脸上,有过一瞬的错愕

    。

    “珵珵?”

    他的声音,微乎其微,可这沙哑的声音里,依然难掩不敢置信的震惊。

    他怎么能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他的妻子,那个一贯温柔的女子,此刻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

    他可以想象这一路有多艰难,连暗卫都找不到他,她怎么能找到这里来?

    一定是他的幻觉,一定是的。

    这一刻,言珩怎么都不敢去想沐珵珵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此刻,他紧紧盯着这张脸,不敢有半点移开,就怕这一场幻觉,在他稍稍一眨眼的瞬间就能如露珠一般消散了。

    时间仿佛过去了大半个世纪一般,言珩只静静地盯着那张脸看着,直到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用记忆中的温柔喊了他一声,“世子。”

    言珩垂在身侧的手,猛地颤了一下,那身影已经快步朝他走了过来,蹲在他面前,将他搀扶起来。

    言珩眼中再度掠过难以置信的震惊,双眼一直盯着沐珵珵,好半晌,才确定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劫后余生的激动和狂喜,也完全比不过此刻见到这个心心念念的人儿出现在她面前。

    他用仅剩的那点力气,紧紧抓住沐珵珵略带冰凉的手,道:“珵珵,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跟着世子留下的记号一路找来的。”

    沐珵珵的表情依然温温和和的,即使两人已经和离,她对他,似乎都没有半点的怨恨。

    听沐珵珵这么说,言珩才勉强想起自己在迷迷糊糊间下意识地留下的一些记号,当时他只是靠着仅剩的那点潜意识,现在回想起来,才想起自己留了什么记号。

    是只有他跟珵珵才知道的那些记号。

    言珩心里此刻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唯一能确定的,便是一种深深的懊悔,开始如洪水猛兽一般,盘旋在他的心头。

    沐珵珵没有说太多,也没去注意言珩停驻在她身上的灼热目光,只小心翼翼地检查着言珩的伤势。

    “世子伤得不轻,我先帮你把伤口清理干净。”

    说着,她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拿出了不少的药瓶子出来,放到一旁,开始帮言珩清理伤口。

    言珩没说话,也没任何动作,只安静地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忙碌着。

    她垂着眉眼,因为要替他处理伤口,她离得他很近,他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桂花香。

    她一直喜欢这个味道,从来就没有变过。

    言珩轻轻弯了弯唇角,眼神不经意地溢出淡淡的温柔来。

    他想抬手轻轻摸一摸她的脸,却又怕会把她吓到一般,刚刚抬起的手,又缓缓垂了下来。

    如果他当初对她好一些,如果他刚娶她的时候,不被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所影响,或许……或许他跟珵珵连孩子都有了。

    他回想着当初吻她的时候,她红着脸站在自己面前青涩的模样,言珩的心头,不禁渗出一丝痛意来,心中的懊悔又浓了几分。

    “好了。”一声冷清的嗓音,将言珩飘远的思绪给打断了,他回过神来,大半的伤口都已经被她包扎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