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僵尸玄学精通 > 177 毛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池烨霖低声道, “你知道很多学习心理学的人一开始是怎么进入到这个领域的吗?”

    赵警官摇头, “不知道。”

    “也有很多人是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填写了这个志愿,但更多的人是因为自己的心理问题以至于对心理学着迷。心理学大师、这个学派的开创者佛洛依德, 他小时候的经历也比较特别,和母亲的关系非常亲密, 而和父亲的关系则非常恶劣。当初其实就是想要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从自己的经历和困惑出发,形成了非常著名的两性心理学理论。”

    赵警官听得晕晕乎乎, “所以学心理学的心理上都有毛病?”

    “那倒也不是。”池烨霖摇头,他无奈地看了赵警官一眼, “但说起来吧……还真别说,有所成就的总是异于常人的。”

    他在心里细数了几个有名的心理学专家,这些专家的著作中都会提到自己的经历,还真的都有问题,而且还都不是小问题。

    按照原生家庭理论,人在成长的过程中,特别是在最重要的前面三年, 必须获得足够的爱,而不要遭受太大的伤害, 例如父母的冷落, 发出声音而无法收到回应,这对一个小婴儿来说就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样。可人也不可能不受一点伤害, 一个婴儿发出声音总有受到冷落的时候。但是当爱大于伤害的时候, 人就算很幸福了。就算爱没有那么多, 孩子心理上留下了问题,只要这个问题不那么恶劣、不极端化,那人本身拥有很强大的自愈能力也能起到一些作用。

    可方镇川这种就不是一般的小问题了。

    “恋童癖往往伴随着个人本身两性上很严重的问题,这又往往是因为他们儿童时期的经历,或许和他们的母亲有关,也或许和他们儿童遭受的性经历有关。且不说恋童癖,就说连环杀人犯,几乎每一个连环杀人凶手和他们母亲的经历都有非常大的问题,而连环杀人凶手性能力有问题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和母亲关系恶劣会让他们对成年女性有天然的仇恨情绪,性能力上的问题就往往是由心理问题日积月累的影响形成的生理问题。至于小时候遭受的性经历,也很有可能是曾经的恋童癖对幼时的他们造成了伤害,没有合理的心理疏导,这些受害者长大了又往往会成为新一代的加害者。”池烨霖大致地给赵警官科普了一部分的内容。

    赵警官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有些听不懂……”

    “看出来了。”

    赵警官:“……”

    他强忍住了打死池烨霖的冲动,“那江离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能不能简单明白一点点?欺负人读书少吗?

    池烨霖皱着眉头,“我看他是被刺激得要疯了。”

    这种事情对孩子留下的心理创伤很可能一辈子也无法愈合,现在的情况是,江离深爱的人还拿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伤疤出来刺激他。

    换成任何一个人,谁能不疯?

    江离这不是要同归于尽吧?

    在两个人说话期间,江离重新转过了身,他也顺利地穿过了屏障,竟一步步朝着舞台上方爬了上去,“方镇川,别啰嗦了,我来了。”

    方镇川的声音终于停了停。

    其他人呆呆看着,扭头看殷云扶,有心想问问殷云扶不管了吗?

    一看殷云扶的脸色,苍白如雪,脸上一丝血色也无。

    这都快气死了吧?

    赵警官都不敢看了,扭过头,看向身边的池烨霖。

    池烨霖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怔怔看着殷云扶的方向,瞳孔里一片空白的,原有的神采仿佛被挖空了一样。

    “小池?”赵警官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视线里,池烨霖将目光收了回来,凝到了他身上。

    赵警官被这如雪般冰凉的目光激得浑身一抖,太冷了,他忽然就后悔叫了那一声。

    池烨霖却已经恢复了八分的潇洒洒脱,“怎么了?”

    赵警官定睛一看,心里有些奇怪,刚刚池烨霖那一身的暗涛汹涌难道都是他的错觉吗?

    眼看着江离已经走到了那个大洞前,他硬着头皮发问,“我刚刚有些捋明白了,你说,那些遭受到恋童癖侵害的孩子,有很大的可能性长大了也会变成恋童癖是吧?”

    “是的。”

    “晋夏廷也是恋童癖。”他迟疑地推测着,“这么巧,江离也被方镇川迫害过,难道……晋夏廷其实也被方镇川迫害过?或者已经死去的阿文、阿晨,还有白正清,这些孩子年纪相仿,都被方镇川?……”

    他暗暗心惊。

    这已经是多少个孩子了?要真的都被方镇川迫害过,方镇川到底欺负了多少孩子?

    他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吧?……”

    或许是他想多了,就凭着池烨霖的一句话推测了一大堆,怎么可能嘛,就算方镇川真的都迫害过这些孩子,这些孩子怎么会这么巧,都跑来明珠大学上学。

    明珠大学是华国顶级的重点大学,想要考上这个大学首先就是很难的,这些孩子能够一口气全部都考上,这个可能性就不大。

    再说了,这些人知道方镇川在这个学校,更不应该来了。

    “哎……我搞不明白了……”赵警官感觉自己的脑子要烧起来了。

    池烨霖没搭理赵警官,眉头紧紧锁着,又看了一眼殷云扶,殷云扶那样子就就跟自己生的小崽子进了狼窝儿似的。

    既然这么心痛,为什么不救他?不阻止?是被伤着了?

    大家心里都觉得殷云扶应该是被伤到了,心里直叹气,真的不知道江离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都到这份上了……哎。

    就在大家叹气的时候,阴影里又出现了一只大黑熊,同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大礼堂变得好热,就好像点了一把火。

    “三个小黑人走进动物园里,一只大熊抓走一个还剩下两个。两个小黑人坐在太阳下,一个热死只剩下一个。这下好了,就剩最后一句了,对方这是什么招都上了,就想我们死是吧?”

    这还是其次,就在这个人说完的那一刹那,众人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变得有些不受控制。

    大礼堂舞台的屋顶上,原先白正清和晋夏廷挂过的绳索还在,所有人的视线不受他们自己控制地全部落到了条绳索上。

    最后一句:“一个小黑人觉得好寂寞,他上吊后一个也不剩。”

    所有的大招都齐了……

    他们感觉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转身朝着舞台方向走,心里的绝望一阵阵地涌上来。

    要死了吗?

    身后传来殷云扶一声轻叱,“五方神将听我号令,千条因果锁八方阴鬼,叱!”

    她随手一挥,众人就看到有无数条透明的发着细微光芒的细线飞过了他们身边,这些细线从透明渐渐变成了红色,缠绕到了他们身上。

    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瞬间涌起一阵暖意,不同于身边这种仿佛要烧死所有的热浪,而是一种舒适的,好像注入了生命活力一般的暖融融的感觉。

    他们被细线牵着,慢慢地转过了身,竟回到了殷云扶的身边。

    黑熊、法警、鲨鱼等等还在朝着他们逼近,可他们好像被一个透明的防护罩罩住了一般,它们再也上不到他们分毫。

    幸好……幸好殷云扶还在!幸好她没有因为江离而离开!

    殷云扶矮下身,轻轻将方镇川放到了圆圈的正中央。

    她目光沉沉看向舞台,正好看到江离消失在了舞台上。

    她大概算出一些,江离、白正清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可能就是这个大阵的阵眼,她觉得江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既然江离是大阵的阵眼,她就设置了一个小小的破阵用的小阵,用从水官身上夺来的造化空间作为基础,再用方镇川作为这个小阵的针眼。

    方镇川也能算得上是江离的天敌了,如果江离能够破了方镇川的压制,她也赢,如果江离最终还是被方镇川压过了,她也赢。

    她设置的就是必赢之局。

    至于江离的生死……殷云扶垂下眼眸,她还真的很少这样纠结过,之前她也跟自己说了无所谓了,没有了江离,不过就是九星问天阵更难成阵了,她也更难得道,可她几万年都这么过来了,本来就是被天道所弃、难以得道的,九星问天阵只是一个机会罢了,是张玄静给的,还不知道到底是福是祸。

    且北斗七星中好几位星君都已经出事了,本来就没有什么机会能够完成这个大阵。

    不能得道就不能得道吧。

    但……

    殷云扶双手握紧了,难道这也是天意吗?张玄静给了她重新得道的机会,老天爷却安排了她一直到最近才能醒来,而在她醒来之前,大阵中的几位星君已经身陨。

    她不能完成大阵是早就已经注定了,是上天注定的。

    她拳头微微发抖,眼睛也微微泛红。

    管他娘的,不管对头知不知道这个大阵对她的意义,对头既然已经做了天道的棋子对她横加阻拦,就别怪她好好虐她一顿了。

    对头想要让江离死,她还偏不让她如愿了。

    她牵动着手里的小阵,大脑飞速地运转着,“江离,你知道是白正清做了这一切吧?无论她曾经做过什么,她叫了方镇川过来,就是为了虐杀你。”

    “我知道。”江离的声音清越,看不到他的人,光听着声音就有一种这个人很好看的感觉。

    此刻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打着什么主意,但感觉上他还挺镇定的。

    “若你不想再受她控制,就按我所念,破阵回来!”

    “不用了。”江离拒绝得痛快。

    舞台下方再次陷入一片沉默,几个人对视着,江离果然就是自愿去送死的。

    这个时候白正清估计已经笑死了,之前明明已经输了,谁知道最后江离会上赶着去送人头。

    殷云扶也没料到啊……

    她犹豫地看了一眼小阵中央的那只娃娃,就在她看向娃娃的那一刻,制作娃娃所用的叶符,位于娃娃胸口中央的那一片,忽然从当中破裂了。

    她一愣,抬眸看向舞台,随手一动,解开了方镇川的口禁。

    舞台下方,方镇川的惨叫声传来,“救命!”

    他只喊了两声就没动静了,过了大约五分钟作用,江离重新出现在舞台上。

    众人一愣,原来还可以从下面再走上来的吗?想来也是,幕后之人想要布置下方的话,一朝一夕很难成就吧,总要有来有回的。

    江离满身都是血,还有血液从他的脸颊上滑落,英俊面孔一般隐在阴影处,看起来多了几分阴森鬼气,“今天这一切,都是我所为。” 166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