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16章谁敢动他就nan排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于昶默跳河里都洗不清了。

    地上那一堆...史诗级的大片道具,以及他紧搂着人家闺女的手,看在当爹的眼里,形象简直不能再坏。

    集恶劣与不要脸于一身,再早出生几十年都得被人活埋了的坏份子,欺负人家独生女的器具男——

    陈百川带着洪荒之力就过去了,对着于昶默一通踹。

    于昶默搂着芊墨,灵活地躲来躲去,他觉得自己的手今天可能出点问题,竟然松不开了。

    芊墨眼见着她老爸跟疯了似得,跟人家一身肌肉身高超185的兵王动手,那老胳膊老腿呜呜喳喳的,在人家面前跟个小学生似得,真怕他闪了腰。

    陈百川连踹好几下,全都落空了,女儿让他冷静,那臭小子一直在说叔叔请听解释,但这些都不重要。

    打红眼了。

    只见陈百川抬起腿,想要给眼前的这花样器具不要脸男来个愤怒老父亲之腿,就听得西装裤刺啦一声。

    时间仿佛静止了...

    此时的于昶默已经松开了芊墨,芊墨就站在父亲的身后,眼见着父亲为婚礼特制的西装裤从后腰一直裂到腿根,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大裤衩...

    散落一地的大片道具,骨折的前世情缘,以及踹人踹到裆裂的老爸。

    芊墨真希望自己此刻变成轻拂树杈的风,跟着白云飞走吧,不会再有任何一刻,比现在还要混乱了。

    ...

    再次回到警局,芊墨双目深沉。

    小姨红着脸在那又是结巴又是比划,她老爸坐在她边上,手抓着头发低着头在那忏悔打错人。

    刚给芊墨做笔录的师兄们一脸玄幻地听完了全过程。

    “所以...你们说,有一袋子...”师兄看了眼桌上的证物,这玩意到底怎么描述?

    “对,就是这玩意从天掉下来,砸到我外女了!”小姨的脸红成番茄色,心想着回去要拜拜佛。

    这得走多大的倒霉点子,才能遇到这玩意?

    “没砸到我,砸到我的——”芊墨停顿了下,找了个合适的措辞。

    “砸到我朋友了。”

    “就是那位军人?他伤得重吗?”做笔录的警察们都啧啧称奇,办案多年,真是活久见。

    高空坠物本就罕见,尤其是这个物还如此的...不可描述。

    “他接到一个电话先走了,目测胳膊受伤,我担心他会骨折或是骨裂。”

    她父亲裤裆撕开后,于昶默刚好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接电话就说了句是,然后就走了。

    陈芊墨猜应该是他单位打过来的,临走前她有嘱咐他赶紧去看手臂,不知他有没有照做。

    她对他的单位了解的也不太多,就知道空军的飞行员是不允许身上有大疤痕的,在高压的环境下,很容易造成伤口破裂,如果真骨折了,会不会影响到他的事业...

    这些想法让芊墨的心情变得很糟糕。

    没想到刚回来一天,就已经改变了历史轨迹。

    她刚刚看了,他带的肩章是两毛一,未来晋升速度会非常快——但是这里面也有疑点。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葱花饼少年是高她两届的学长,那她今年刚考上大学,按着年纪推,他应该还在军校,但是这货已经毕业,军衔还这么高,这就很说不过去了。

    军校能不能跳级芊墨不知道,但据她了解,就算是军校硕士出来的,也只是授予上尉正连的军衔,他这一疑似肄业(?)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混这么大的军衔的?

    这是个迷。

    但无论怎样,不能让他为了救自己葬送那么好的前程,前世他可是最年轻的少将之一,若真毁在她手里,那岂不是前世欠人家的情,今生欠人家的债,还是用一兜子情那什么用品砸出来的债...

    想到这,芊墨站了起来。

    “师兄,这件事情比较严重,必须要彻查谁在高空抛物,我要求化验指纹,挨个比对查找真凶。”

    那俩片警同时露出为难的表情。

    “化验指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国内现在高空抛物除了致死的,没有一个是化验指纹破案,成本太贵不好申请...还有,就算是上面肯批,有些东西也不容易提取指纹的,一栋楼三十二层,想要认定责任人是很难的。”

    师兄跟他一起查案的警察同时叹气。

    不是他们怕麻烦,而是有些事儿真跟电视里演的不一样,经费有限,不是他们不帮,而是流程和规矩在那...

    “既然是为了救你,那我们来出医药费好了。”陈父遮挡着开裆裤,但理智已经回来了。

    原来那个男人不是登徒子,是为了救女儿才受伤,陈父愿意担负医药费,花多少钱都行。

    俩警员同时松一口气,这样最好了。

    高空抛物相关立法还不完善,国内之前也有过类似案例,花费很多时间打官司,法院也判赔了,但是赔偿款很难追,过去好几年了也没收上。

    这种事真的很难调查清楚的,住户太多,一家家排查很困难,如果查不出来是谁,起诉手续又很麻烦,一下子起诉这么多人,还不一定能打赢官司,回头打官司的费用跟治疗也差不多。

    芊墨却不同意父亲的观点。

    “必须要查,一查到底,我一定要知道谁伤我——我朋友。”

    师兄为难,“师妹,这事儿不太好查——”

    芊墨冷笑。

    “你们以为我特别小题大做是吗?觉得没死人就可以大事化小?我告诉你不可能!对你们来说,不死人就不算大事,对我而言,他一丁点伤都忍不了,他是空军特殊部门的。国家培养一个这样的战士需要多少钱?如果他因这件事被迫放弃前途,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俩师兄听了泪眼汪汪,女孩子愿意为了心上人据理力争,真的很感动,但是吧...

    规矩和制度,不是感动就能让步的,他们小小警员权限有限啊。

    “两位师兄,我有不需要花钱也不需要你们越界申请就能破案的方式,你们所配合我,我出技术,一天之内破案。”

    事关于昶默,她半步都不退。

    “你出技术?”

    芊墨沉稳,“把你们领导叫过来,我要跟他谈谈——弘扬正能量,决不姑息高空抛物,杀一儆百。。”

    谁敢动她的人——嗯,恩人,她就nan排谁,必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