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67章皮一下很开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绵绵自己想不明白的事儿,被芊默这么一串全都通畅起来。

    哪有无缘无故的找茬,无论是极品搞事情还是犯罪份子作案,背后都有动机作为内驱,大姑的内驱显然就是钱,天真的以为撵走穆绵绵就能掌握陈百川。

    “这么幼稚的计谋你也会上当,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芊默话音刚落,小黑敲敲门。

    芊默应声出去,他压低声音说。

    “抓到偷拍的人了。”

    这办事效率还是十分可以的,不过他有点欲言又止。

    芊默一看这个表情就知道了,“我家亲戚?”

    她果然聪慧,既是如此,他也就不瞒着了。

    偷拍的那个,正是芊默大姑的女婿,不死鸟按着小黑的吩咐过去堵人,果然看到了这个穿着山寨对勾衣服的男人,过去一查,就这家伙带着相机。

    都被抓了现行,这家伙还叫嚣着不认错呢,并口口声声说他只是拍自家人,并没有拍外人,犯什么法就要抓他。

    理直气壮不要脸,跟大姑那种“只是占了自家人便宜又没占外人”的强盗逻辑一模一样。

    不死鸟现在把人扣在车里,等候小黑的发落。

    于昶默有点担心地看着她,就见芊默黑眸蒙上一层冰色,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好,好,好...”

    人类的无耻下线是可以一再刷新的。

    大姑一家借了她家的钱,又用了她家的车库当下房,租金全都欠着不给,现在跟父亲要那5000没要成,恼羞成怒地过来拍这玩意。

    这件事细思极恐。

    小姨在酒吧里遇到坏人,这到底是有人蓄意策划,还是女婿路过偷拍?

    前者罪不可恕,后者也不值得原谅,看到小姨有危险了,第一反应不是报警救人而是远远围观,在看到小黑的朋友过来救场时,还拿着相机在那拍,这是想干什么?

    洗出来,拿到陈百川那,以打架斗殴的理由威胁陈百川?

    无论是哪一种,都很让人心寒。

    “小黑,你家里有极品亲戚吗?”她转过头问身边的男人。

    于昶默摇头,他爷爷那边倒是有一大家族的亲戚,特别奇葩的都让他母亲给收拾了,不那么奇葩想攀关系的都被他老爸的冷眼瞪走了。

    “来,跟我走,我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极品亲戚不要脸。”

    芊默叫上小姨,到楼下看到守在车外的不死鸟,车里面内只偷拍狗已经被捆起来了。

    “你先回去,抱歉我们还有事不能送你。”芊默对不死鸟说,不死鸟看了眼老大,见老大点头后才跟芊默道别,伸手拦出租车。

    “小黑坐后座,看着内只不要脸的。小姨跟我坐前面。”芊默安排完就要上车,小姨忌惮地看了眼于昶默,拽着芊默的胳膊,压低声音。

    “他跟着...合适吗?”

    “不是外人。”

    芊默知道小姨在意的是什么,接下来免不了要家庭大战,让外人看了就是家丑,陈百川那么要面子,等冷静下来肯定不希望有外人在场。

    要早个一两天,她想跟小黑保持距离,肯定也不会让他在场,但经历了这么多,她从觉得有些事不要瞒着于昶默比较好。

    俩女人的对话声音不大,小黑发誓他不是故意偷听只是耳力太好,可她的那句不是外人,顺着带着孜然羊肉串香味的晚风飘入了耳朵,不仅道出了她的信任,也让男人听得满面春风。

    对内是春风,出去那就是龙卷风,有人敢跑他女人头上动土,不干还留着过清明?

    于是小黑一拉车门,被捆成粽子的大姑女婿就感觉到一阵阴森森的凉气,一抬头,就见上来个男人,满脸杀气一身阴冷,女婿马上联想到什么器官什么卖组织啥的,吓得俩眼一翻,竟然没出息地晕过去了。

    一路无话,芊默把车开到自己家,示意小黑在车上看着还晕着的女婿,领着小姨先进了门。

    陈百川依然醉生梦死,靠在沙发上闭着眼,身边一堆酒瓶子,地上那摊乱糟糟的碎片还没收拾,小姨贤妻本色尽显,弯腰就要收拾,芊默赶紧拦着,推着她往里屋走。

    “记住我刚在路上说的?”

    “记住了...”小姨一边点头一边回头看屋里的碎片,芊默打赌,她一定在琢磨怎么收拾好呢。

    哎,后世的大姐大现在不经风雨,还是贤惠小媳妇呢,这时候自己要是再立不住,这家还真是风雨飘摇。

    陈芊默看着烂醉如泥的老爸,对着自己的手摸摸地蓄积了一波能量,深吸一口气。

    心说爸啊,可不是她狠心,这要是不给个狠的,他酒醒了还会继续喝。

    “啪!”照着她老爸的肩膀就是一下,巴掌砸在跨栏背心没覆盖的肉上,肉跟手掌发出清脆地撞击声。

    轻了,没醒。

    又是一下,陈百川一激灵醒了。

    “谁打我!”

    就见女儿满脸担忧地站在眼前,“我亲爱的爸爸,你做噩梦了吗?”

    穆绵绵在里屋趴在门缝看着,本来心里还挺难受,见芊默把她爸耍得团团转,又有点想乐,低着头,痛苦地抖动肥肉憋着,哎。

    陈百川瞳孔没有焦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回来了啊...”

    “怎么喝这么多酒?”

    “没多大的事儿,小孩少管。”陈百川还想拿酒瓶子,芊默夺过来瞅了眼是二锅头不是五粮液,很好。

    顺势就扔了,酒瓶稀碎,陈百川的酒彻底醒了。

    “你干嘛!”

    “你干嘛!”芊默的声音一点也不比他小,嗓门大就有理哦。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告诉你,因为你逃避问题,我小姨,我小姨她...”

    陈百川心一哆嗦,“她怎么了!”

    “在酒吧买醉,遇到了我大姑派过去的几个坏人,被下药了,然后...”芊默把手埋在脸里,陈百川老脸瞬间变白,后退好几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晕过去。

    啊!他的大胖媳妇啊!

    “我要找绵绵!”说着就往外冲。

    “还好我和小黑赶过去把人救下来了,没发生什么。”芊默把手从脸上拿下来,脸上哪里有半滴泪。

    陈百川咣当一下撞门上,估计明早额头就要起大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