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173章你要干什么(感谢貎娃娃+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百川搓搓手,看了看芊默又看看小黑,他不要面子的哦!

    面对穆绵绵的指责,他色厉内荏。

    “没做什么啊。”

    当着闺女面丢人还好点,当着闺女的男友丢人,那就是真那啥了。

    “小黑啊,给我拿个桃儿。”芊默没有get到老爸的求助电波,拽着于昶默坐在沙发上。

    小黑不愧是男人,非常懂得男人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心理,面对陈百川的窘态,小黑毫不犹豫,当机立断的...

    给陈百川投以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然后乖乖地拿起桃子给芊默切,喝完就吃,论肥妞是怎么饲养成的。

    叔叔,不是人家不回避,你看看默默...

    芊默回头看他,于昶默马上收敛跟陈百川的眼神交流,并摆出一个刚正不阿的状态目不斜视,可耻地把自己跟陈百川划清界限。

    “你还不说!你看孩子干嘛!你要是嫌磕碜,早干嘛去了?!”穆绵绵黑化后气场大开,一个陈百川根本不在话下。

    陈百川知道今晚必然是躲不过去了,也只能硬着头皮。

    “我就喝了点酒,喝多了,你至于这么嚷嚷?”

    “喝多了?!喝到断片,让个黑心代驾送你回来?你是不是跟照片上的女人喝酒去了,你俩认识多久了?发展到哪一步了?”

    “什么照片?”陈百川挨了半天打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喝多了呢,闹了半天不是?

    穆绵绵从兜里掏出手机,翻给陈百川。

    陈百川定睛一看,勃然大怒。

    “谁这么缺德加冒烟的拍这玩意?”

    “你自己做还怕人拍?!”穆绵绵不依不饶。

    “我做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做啊!”

    简直冤枉死了。

    陈百川觉得自己喝多被揍一顿还说得过去,可是为了这种莫须有的东西挨揍冤啊!

    “你真没做?”穆绵绵死死盯着他。

    “哎!我真没有!我啥都没干!”陈百川就差给这姑奶奶磕头了。

    “那这个照片怎么回事儿?”

    女人吵架那是车轱辘的脑回路,来回来去就抓住一点不放。

    “你要是没做什么怎么会有照片?酒店你去没去?”

    陈百川见实在瞒不住了,这才把事儿说了。

    “酒店我俩是真去了,不过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的?你倒是说啊!”

    穆绵绵经过芊默的那一出“眼见为实”引导后,对照片的事儿也抱有怀疑态度。

    本想跟陈百川好好说,结果看他喝成这样回来又生气了。

    跟他说了多少次酒要少吃事要多知,喝到断片最容易误事,他一次次听不进去,现在就趁着照片的事儿借题发挥,给他来个厉害的。

    “我们就是酒桌上认识的,她跟我一个朋友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就是搞破鞋!”穆绵绵痛心疾首。

    她还以为上次借钱事件已经让他认清他那群狐朋狗友的真面目,这才一个月,又故态复萌。

    “我都说了,不要跟那种脏男人混在一起,对原配都不忠不义的你指望他们能对朋友多好?这世界上最真挚的感情就是夫妻情,这都守不住底线,做人还讲什么原则?”穆绵绵是死看不上有老婆还在外面胡搞的男人。

    芊默点头,dei,说的都dei。

    小黑也点头,dei,我们不一样。

    “我跟她根本什么事儿都没有,就是一起喝了点酒,当时酒桌上也不止我们俩人,这些大刘小孟都能作证。”

    陈百川努力解释,眼角的余光看到沙发上并排坐的女儿和他男友,额头的汗都要掉下来了。

    芊默吃小黑递过来的桃子,切好的桃子她一片小黑一片,看着家庭伦理剧吃水果,一点也没有帮老爸出头的意思。

    女生外向啊,陈百川痛心!

    再看于昶默,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除了给芊默递水果时还有点活动,其他时间人家装蜡像,假装什么都听不到,自然也不能帮陈百川。

    一瞅这小子就是个妻管严,陈百川知道指望不上他了。

    这时候只能靠他自己了,可惜穆绵绵并不听。

    “你那些狐朋狗友都是相互做假证的,他们的话要是能听,那老母猪也能上树!默默,做假证犯什么法?给你这个喝花酒的爹普法!”

    芊默面对黑化的小姨,那是保持了绝对的立场。

    “在刑事案件中,如果故意做假证,会根据情节轻重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

    “陈芊默!你上几天学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大人说话你小孩家家插什么嘴!”

    陈百川恼羞成怒。

    穆绵绵比他还狠。“你凶什么孩子?你自己做错事你还有理了?”

    妈妈说的dei鸭~

    芊默和小黑同时点头。

    陈百川发现自己孤军奋战了,这屋里俩女人一条战线,还有个假装空气的妻管严...

    “小于你说,咱们都是男人,我要是真做了什么亏心事,我会这么坦然吗?”虽然是妻管严,但这时似乎也只有小黑能说几句了。

    于昶默坐直,“从理论的角度,不——”

    话还没说完,芊默清了清嗓子,骚年,谨言慎行。

    “从理论上讲,一切皆有可能。”妻管严毫无原则地倒戈了。

    陈百川差点没气死,这小子是有毒啊?

    昨天还给人家点烟,鞍前马后地跑腿,一口一个叔叔,各种的狗腿,今天就抛弃了友军投入了这俩女人的不讲理阵营了?

    趁着芊默没注意,于昶默投给陈百川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叔叔,虽然从男人的角度非常同情你,但是...

    谁让你惹女人生气来着?

    “爸,你就招了吧,你跟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芊默表现的十分公正的样子。

    小黑看了她一眼,论一本正经说胡话的能力,他第一服自己老妈,第二服自己女朋友。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不说是吧?好,陈百川,你不说...这是你逼我的!”

    穆绵绵见陈百川吞吞吐吐,一气之下一个健步上前,夺下芊默手里的水果刀,陈百川当场就怂了,妈呀!你要干神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