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446章现在已经不庸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太姥姥看似普通的小院外,整整齐齐停了两排车。

    有上百万的豪车,也有几万块的家用代步车,甚至还有农用三轮,上面坐着个裹着头巾的女人抱着个襁褓。

    贫富差距之大,只看这些看病的人就能得知。

    还有专人负责秩序,给这些人发号,这目测几十辆车队里,只有5人能够得到老太太的翻牌。

    “每天都这样?”芊默被这壮观的景象震撼了。

    她注意到周围甚至还有村民摆摊卖特产,卖矿泉水,卖小吃...

    最夸张的是,还盖了个收费公厕?

    太姥姥凭一己之力,给这个村带来了多少经济收入,养活了多少人家?

    “今天还算好的,节假日的时候人会更多一些。”小黑早已见怪不怪,领着芊默朝里走,负责发牌的是个中年女人,她是姥姥的助理。

    看到小黑马上眉开眼笑。

    “二少爷来了!老太太今儿吃早饭咬了两次嘴唇,她还嘀咕说今儿不知道谁回来,原来是二少爷,我马上领你进去。”

    “薛姨不用麻烦,我自己进去。”小黑客气道。

    “这位是——”薛姨精明地看向芊默,上一眼下一眼。

    芊默吃过见过的人,自然不会被人看毛,温和点头。

    “我未婚妻。”再过两年就升级成媳妇!

    薛姨重点看了芊默的纤腰窄臀。

    “好啊,眼大明亮,耳垂有珠,柳叶弯眉,这是旺夫益子相呢,虽然现在有点小困扰,但是逢凶化吉问题不大,保守估计能生俩。”

    芊默绊了下。她好歹也是个算命二代,怎么今儿有种遇到高手的既视感?

    小黑乐了,领着芊默进了门,压低声音对芊默道。

    “薛姨跟着我太姥姥有些年了,耳濡目染了我太姥姥的一些看相技巧,多少懂一些。”

    好家伙,一个发号牌的都有这技术,太姥姥难道真是个老神仙?

    芊默多了丝敬畏。

    老太太眼睛看不到,给人看病之余还有看相摸骨的习惯,她能摸到的手相自己搞定,看不到的薛姨口述,自然是能学到一些。

    俩人往院里走,只听后面有人叫嚣。

    “搞啥子哦,我们在这里排队这么久,怎么还有人插队加塞?”

    “那是我们老太太的重孙和重孙媳,谁让你们不会投胎,这可是技术活!”薛姨底气十足。

    芊默跟着小黑进了屋,看似普通的小院,进了屋别有洞天,这一屋子古董装修得古色古香,屋里弥漫着草药味,墙上还挂着书法家的真迹,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芊默正想着,就听里屋传来一个高亮的声音。

    “小老二,你带谁来了?”

    “回太姥姥,我带着我未婚妻来了。”小黑毕恭毕敬。

    芊默心里一个激灵,妈耶,老太太不是失明了吗?

    怎么她和小黑刚走到玄关,老太太在里屋就知道来的是小黑?

    要不是芊默坚持反迷信,她真会觉得老太太可能是通了灵的那种玄幻人物。

    “嗯,倒是配你,领进来我看看。”

    俩人迈步往里走,芊默只见一个头发乌黑精神矍烁的小老太太盘腿坐在炕上,脸上虽然有些皱纹,但是气色极好,声音铿锵有力,神态怡然自得,穿着传统中式棉袄褂子,往那一坐,还真有点道骨仙风的感觉。

    芊默心里犯嘀咕,老太太还没看到自己,她一进屋老太太却说她配小黑,这是恭维?

    可看这老太太的精神头以及打死也不挪窝的个性,也不像是会恭维人的啊。

    “太姥姥好,我是陈芊默,今天来是——”

    芊默走到老太太跟前,还没来得及把自我介绍说完,手就被按住了。

    芊默下意识地缩了下。

    “别怕,我没有那庸俗娘俩一见面就往人手腕上套镯子的陋习。”

    妈耶!会读心!芊默心里的雷是一个接一个,裤衩裤衩的。

    这老太太好邪门啊!

    “太姥姥,我妈妈给芊默的镯子里,好像是您传下来的。”小黑乐呵呵跟老太太开玩笑。

    揭穿自己太姥姥,特顺手。

    “那是过去了,现在我已经不那样庸俗了。”老太太理直气壮,说话间骨节分明枯瘦的手精准扣上芊默的手腕。

    芊默心扑通扑通的。

    她这两辈子的疑难杂症,真的能治吗,要是治不了,她——

    “你放松点,不要那么紧张。”老太太把脉,脸色却一点点凝重起来,芊默察言观色,一看老太太这脸色,心也一点点往下沉。

    刚进门时,老太太是漫不经心的,可一给自己把脉,如此胸有成竹的老大夫也面色凝重,看来她的病情应该挺复杂的。

    “你这毛病,怎么拖到现在才来?若早个五年,不,三年也行,十五六岁开始调理,会有更大的把握,现在再治有些迟了,你现在行经之日浑身冰凉,脾气暴躁,平时血糖低,都源自身体的亏空,未来想要有孕都是难事。”

    芊默的心往下沉了沉。

    她彻底对老太太信服了。

    她都没说自己是什么毛病,老太太一把脉就能说出来。

    “没有就没有了,无所谓了,太姥姥你就给她调理下身体,不要让她每个月都那么难受就行,孩子那玩意我不要了——”

    小黑话还没说完,老太太的拐棍到了,小黑惊险躲过。

    “孩子那玩意?有这么说自己的孩子吗?你就随你爸,不拿崽儿当孩儿看。”

    “反正太姥姥你都治不了,我们也不要抱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希望了,乖乖你起来啊,别累着我们老太太,反正老太太也治不了。”

    芊默强忍着难受想要站起来,来得时候还满怀希望现在心凉了。

    她想站,老太太不让,按在那又仔细地听了起来,嘴上还不忘吐槽。

    “小老二学坏了,竟然用激将法对付我,你还别不服,这世界上就没有我看不了的病,我还就不信了。”

    芊默泪眼朦胧地看小黑,小黑对她眨了下眼,对付老顽童,就得刺激下。

    “要说百分之百能治愈那是扯淡,但是还是有一线希望,不过——”太姥姥停顿了下,对着芊默说道。

    “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