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454章杠一次(感谢倩527+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芊默被老太太说得一头雾水,她略懂一些皮毛,远没有老太太研究的透彻,便不耻下问。

    “您说难...意思是,我们以后会反目成仇?”

    太姥姥摇头,“我也没那么说,天地万物每天都在变,这一刻的卦象只能代表现在,只是卦象上看,你要找的这个人此前经历了一场不小的劫难,刚刚脱险。”

    小婊砸有难?芊默的心一紧。

    想到前世在监狱里,俩人一起携手并肩,出狱后她陪着芊默东山再起,芊默扫大街,她也跟着扫,芊默后来创业,小婊砸一路保驾护航,甚至还帮芊默挡过竞争对手捅过来的刀。

    这样的朋友,已经是过命的交情,听闻她有难,芊默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太姥姥,您能不能算出她的方位?”

    “天火同人利西东。”

    西东...?!

    太姥姥把书交在芊默手里,“回去自己研究去吧,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家的位置,对你来说正是西东方向。”

    芊默乐了,“那我还真要跟你杠一次了,您这意思难道是,我留在您这,就能看到她?”

    小婊砸莫不是得了什么病,跑过来找太姥姥?

    太逗了。

    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巧合。

    太姥姥像个老顽童,摊手。“我可没那么说,卦是这么显示的。”

    芊默把这套工具收入自己的包,对太姥姥谢了又谢,对这个卦倒没多大的信,就当是个乐呵。

    等她出去找小黑逗孩子的时候,太姥姥闭着眼掐指算来算去。

    “十二卦天地否,十三卦天火同人,十四卦火天大有,这要是能走过那个坎儿,来到第十五卦就是...”

    太姥姥叹了一口气,十五卦地山谦,显示二人分金,倒是上平卦,可是那十四卦里分道扬镳却没那么容易过,未来玄机奥妙,真不是一般人能参透的。

    “也不知这丫头寻的是谁,看她紧张的样子。”老太太鼻子动了动。

    好香啊。

    小黑在给太姥姥做大餐。

    他不常来,但是来了就会主动下厨,老太太鼻子尖,闻着这香气四溢的红烧肉味儿了。

    就好这口。

    芊默抱着娃,跟在小黑边上转悠,厨房里热气蒸腾,这画面真像是一家三口,温馨极了。

    太姥姥拄着拐棍摸索过来,芊默想要过去搀扶老太太,小黑拽着她。

    “太姥姥在屋子里是没有问题的。”

    老太太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早就把这小院里里外外摸了个门儿清。

    此时,薛姨已经配好了老太太需要的药,她要下班回家了。

    芊默送薛姨离开,她和小黑今晚要在太姥姥这住,可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老太太年事已高,却独自一人生活在这个小村里,上午忙碌起来还好,到了下午和晚上,独自一人守着房子,侍弄草药,连只猫狗都不养,未免有些太冷清了。

    怪不得每次提到老太太,陈萌和倪娃娃都是满脸的无奈。

    芊默对着一株枯草发呆。

    别的草药都在温室里,太姥姥此时的处境,在芊默和陈萌等人的眼里,怕就是这孤独的枯草。

    “那是雪上一枝蒿。”太姥姥的声音从后响起,芊默吓了一跳,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

    她的眼睛看不到,那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盯着枯草发呆的?

    “眼睛看不到的人,其它感官会比较敏锐,空气的流动、味道、声音,这些都会成为‘心眼’,你看得那个植物叫雪上一枝蒿,是我从高海拔地区托人带回来的。”

    “为什么不挪到棚里?”芊默问。

    太姥姥拿手轻轻摸了摸,这里所有的草药都像是她的孩子,每一株的习性她都了如指掌,未来,这一院子的草药会救非常多的人呢。

    “这草药原本是长在还把比较高的地区,对温度的要求是比较低的,你给它弄到棚里,等于要它去死啊。”

    芊默垂下眼,突然明白了师傅为什么每次提起这老太太都是一脸无奈。

    饶是她师傅来了,也说不动这倔强老太太。

    “草药跟人一样,你看这雪上一枝蒿,它喜欢冷,要渡过漫长的寒冬,留给它的生长季节其实是非常短的,就好比丫头你啊。”

    “我?!”芊默指着自己的鼻子,她正想办法劝老太太回去享受天伦,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

    “是啊,你和昶默都选择了非常难走的一条路,普通人都向往着繁花似锦的春天,享受阳光下的美好,而你们未来却要走过漫长的寒冬,想知道未来你应该怎么做吗?”

    “洗耳恭听,请太姥姥赐教。”芊默对这个活了快一世纪的老太太十分信服。

    老人的智慧,真是超出她的想象。

    “这些喜寒的植物,想要度过恶劣的环境,势必要自己蓄积大量的能量,不这样它是熬不过去的,你看这雪上一枝蒿,看着其貌不扬可是若你拔起来就会发现,它的根非常非常长,比普通的草药都长,而且你跟这草药最像的地方,都是有大毒。”

    芊默嘴角抽了抽,她这般温婉的女子,哪里毒了?

    “中药里好多这类大毒属性的药材,到了不会用的人手里害死人,到了善用药的人手里,那便救人无数。未来你若遇到迷茫困惑不知道怎么走下去的时候,你就回到太姥姥这,看看这草药,问问自己到底想要怎么走。”

    老太太也是根据芊默那寻人卦算出了一些什么,刻意提点芊默。

    “太姥姥...您要一直在这住下去吗?我师傅和姥姥都非常担心您。”芊默此时还听不懂老太太的画外音,也预料不到几年后,她会失魂落魄地回到小岛,对着这株草药黯然伤神。

    一切揪心的原点,就是从此刻开始。

    每一次命运给予的相逢背后,早已刻满了离别之时,或许人生就是一次漫长的分离,每一个人都不会活着离开。

    “你放心,太姥姥给自己算过,我啊,起码还能再坚持几年,回去告诉你婆婆,我会回去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看着老太太平静地诉说,芊默突然很羡慕。

    这样看透生死的豁达,不知道她还要锤炼多久才能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