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696章稳住能赢(感谢暖無漪+1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校花报名了校园歌手大赛。

    这消息不胫而走,无数师兄师弟摩拳擦掌。

    原本送都没人要坐不满的门票变得炙手可热,现在据说一票已经能卖一份麻辣烫了,可见校花魅力有多大。

    只有看穿这一切的中队长抱着保温杯,喝着枸杞冷眼旁观。

    任凭这些臭小子上蹿下跳的,又如何。

    女神终究是被男神追走了,神圈儿的事儿啊,啧啧。

    芊默对自己造成的小小轰动并不知情,她注意力都在小黑跟黑车手的那场比赛上。

    她把时间算得特别好,赛车地点就定在距离帝都俩小时车程的T市,选址就在某废旧钢厂里。

    因为黑车手的家人以及毕婷婷的家人都有压事态的心思,经过双方协商也没报警,甚至没有惊动任何社会媒体。

    就让小黑单独出面平事儿,外面一排保镖封着消息,确保不会泄露。

    芊默跟学校请了假,美其名曰她是跟着师傅学习偏执狂的治疗顺便解救人质,中队长把脸一沉,不给假!

    这狡猾的小丫头自己去看黑赛去了,不带教官?还有没有点尊师重长的心思了。

    于是芊默只能把中队长也带上,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中队长这才喜笑颜开。

    去的路上,小黑在副驾驶闭目养神,芊默开车,中队长坐在后面当电灯泡。

    中队长有些怀疑。

    这个让女人开车的货...真的可以跟人赛车吗?

    这一条高速没有限速,芊默把车开得要上天了,小黑连续制止好几次都没让她稳下来,不得已...

    “我晕车...你慢点。”默少屈服在自己女人不怎么样的车技下了。

    芊默这才放缓速度,中队长吞吞口水,仿佛看到人质被撕票的惨状...

    “如果默少输了,人质会不会有危险?”中队长现在已经把自称晕车的小黑,划分到不怎么可靠的那一拨里去了。

    都知道默少背景很牛,以前还是战斗英雄,但是能打架不代表赛车也玩得六啊。

    “可能吧。”芊默故意吓唬中队长。

    “那...”

    中队长迟疑,要不要换人啊!

    “听天...”芊默手握方向盘。

    “由命。”小黑捧心。

    中队长:被默少疑似晕车支配的恐惧!

    “中队长,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芊默逗自己老师很是上瘾。

    小黑这时候就保持沉默,看他媳妇熟练坑人。

    “什么?”中队长吞吞口水,好紧张怎么办!

    “上天不会制造十全十美的人!你看我未婚夫,英俊多金还当过空特,天之骄子啊,什么好事儿都让他占了,可能吗?”

    妥妥的概念偷换。

    中队长觉得说得相当有道理,严肃点头。

    “那怎么办,总不能...我代替默少上场吧?”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鲜衣怒马的沙场情节,赛车这么荷尔蒙爆表的事儿,自然是喜欢的。

    只是...

    “您有超级驾照吗?”

    中队长沉默,心中响起凄婉的旋律。

    河山只在我梦里...

    这种英雄情节,想想就好了。

    “我师傅最近给我算了一卦,说我最近开光了,中队长要不您为了解救人质,跟我赌一局吧。”

    挖坑JPG。

    “什么?”中队长不解。

    “就是我说什么灵什么就灵,咱俩打个赌,您就说他赢不了,我赌他能赢,然后我赢了等我毕业结婚了,您登台给我们唱个征服。”

    坑自己师长,那是毫不手软的冷酷。

    让自己的老师唱征服,这是多少熊孩子的梦想啊,多质朴。

    “我要是输了,就承包您和师母未来一年的电影票,您想想看,黑漆漆的电影院里,您和师母并排坐着,您伸出了万恶的爪子——”

    “陈芊默!”中队长老脸涨红。

    太不像话了,连老师的玩笑都敢开!

    这丫头一出学校什么冰山高冷人设都崩了,放飞自我,十分不像话!

    “哦,不敢赌也是可以理解的,小黑啊,你拿我手机给我师母打个电话,就说她老伴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五里屯酒吧跟靓妹热舞了。”

    小黑真听话,马上拿出芊默的哆啦A梦造型的手机。

    中队长简直是要怒了,“陈芊默!你这是污蔑——还有,你怎么会有我老婆的电话?还有那个抓着蓝胖子的手,放下放下!”

    发展一切可发展的力量,他老婆是芊默师傅的手下,去找师傅的时候,还一起吃过点心聊过八卦,这种事儿能告诉他吗?

    总之,中队长屈服了。

    尽管跟老婆关小黑屋里一年伸爪子的赌注很吸引人——啊呸,让这小丫头带沟里去了。

    但真正比赛了,中队长还是为于昶默捏一把冷汗。

    废弃的钢厂经过改造,夜晚的灯光打上,灯火通明。

    还有个供专业解说员的看台,台上是一排电脑,方便解说。

    两辆赛车停在起点,还有俩人的车队助手,方便换轮胎什么的,虽然只有俩人比赛,但一切都比照正规赛事走。

    这么大的场地只有十多个观众,除了芊默和中队长,就是毕婷婷的家属和黑车手的家属,这两家人正在聊天,芊默装作路人过去。

    谈生意呢...

    所以,根本没人在乎被绑架的毕婷婷吗?

    有钱人的世界真特么可怕。

    不过芊默自己也不担心毕婷婷,不是因为她记仇毕婷婷曾经觊觎过小黑,而是——

    她把视线对准正在赛前准备的黑车手。

    他叫汪王万,M国华裔,这瘪嘴的名字起得十分随意,估计是爹妈起名的时候喝多了,但甭管怎样,这家伙长得还是十分帅的。

    有点像女神演的那个版本东方不败,抬眼举手皆风情雌雄莫辩。

    芊默不算是个颜值控,但看到这张脸,再想到输了就跪下喊爸爸的那个赌注...

    莫名觉得人质是安全的,就连毕婷婷的家人都是那么认为的。

    这么帅的一个小受,竟然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真是可惜了。

    场地灯光暗了下来,突然两道光照在赛车上,车手准备就绪,比赛开始!

    两辆车风驰电掣,一前一后在赛道上飞驰,芊默的视线一直停在小黑的车上。

    稳住,我们能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