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771章小黑的野生cp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芊默随便挑了家诺诺说的酒吧,小高跟鞋踏入大门的那一瞬间,清脆的鞋跟碰撞地板微妙的小声音,引来靠门边的男人们的注意。

    这咔咔的声音一路过去,斩获视线无数。

    作为从小美到大的女神级人物,芊默对这种视线并不陌生,从容地来到吧台,刚坐下就围上来好几个男人。

    纷纷请她喝酒,都被芊默拒绝了。

    细想起来,她来这种地方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

    前世有于昶默盯着,她敢来他就敢封人家的场,现世跟小黑相恋的早,又一心想要在学业上有所建树,忙得跟陀螺似得也没空来。

    再来这种地方,灯红酒绿宛若隔世,也不知道怎么地,她竟一点也没有新鲜和刺激感。

    这些人看着她的侵略眼神也没有让芊默有半点的骄傲和虚荣,若让她自己选择,她更喜欢窝在家里,陪着穆绵绵刷刷狗血剧,顺便检查下弟弟的唐诗三百首背得如何。

    于昶默这家伙,果真给她拐带成良家妇女了...

    芊默在这走神,对围着她的男人们的搭讪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这幅拒人千里的高冷更让这些男人为之痴迷。

    角落里,两个女生坐在那,冷冷地看着被众星捧月的芊默。

    “这女的也太妖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其中一个女孩吐槽。

    另外一个没说话,只是看着芊默的眼神有点冷。

    “来杯牛奶。”

    一个高个的身影挤开人群,不顾别人的反对坐在芊默的对面,对酒保一挥手。

    被他挤开的那男人不悦,正待骂两句,一抬头却看到来人眼镜片反射的犀利光芒,又瞥了眼人家手上的刀疤,端着自己的杯子灰溜溜地离开。

    雄性生物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群体,平时喜欢咋咋呼呼在异性面前吹牛,但真遇到强有力的对手,还是会乖乖保命离开,这大概也是进化不彻底留下的本能。

    白色的牛奶杯推到芊默眼前,芊默心说谁这么逗,一抬眼,看到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眨眨眼。

    “你是...”

    “宁久。”男人对她伸出手,芊默跟他握了下手,感觉到他手背上有道伤疤,像是利刃留下的,似乎颇有年月。

    这不是...她家小黑的cp吗?!

    哦,是野生cp,官方不承认的那种。

    她家小黑从老单位回来之前,有个死对头叫酒神,就是宁久,这俩人的代号还是cp代号呢。

    上次这家伙出现,好像是几年前的事儿了,当时于家和宁家介绍他和于一诺相亲,不过阴差阳错地没见到。

    后来宁久消失了,消失之前还上过社会版被通缉,于昶默没有跟芊默解释过,但芊默猜想,这家伙应该是卧底去了。

    因为那通缉雷声大雨点小,过了那段时间就再无后续报道,如果是真犯事儿了,绝不可能鸟悄地过去了。

    “你现在这是——?”芊默不太确定这哥们的任务完成没。

    话说,这几年变化很大啊。

    之前宁久是人前人后两幅面孔,人前温和儒雅,人后...没见到过,反正听小黑说,蔫坏损,不是好饼。

    现在看,不见温和,整个人更显霸气张扬,戴在脸上的眼镜不见了,女人黑化靠深色眼影,男人摘个眼镜就行,啧。

    “完成使命,解甲归田,跟你男人一样。”几句话就交代的清清楚楚。

    如此坦诚,让芊默挑眉。

    “你的手上次见好像还没有疤痕。”

    “为使命和理想做了一点点小的印记。”宁久举杯,灯光映衬下的侧脸还是很有男人味的。

    围在芊默边上其他几个男人本还跃跃欲试,见宁久出现了,都自觉退去,尽管很遗憾,但没人敢上前。

    这是来自雄性动物的直觉。

    “我们没什么交情吧?如果我没记错,我男人跟你只是‘泛泛之交’。”芊默玩味道。

    宁久笑得人畜无害,“以前是年少无知,现在不一样了。”

    这家伙一出来就如此怒刷存在感,芊默有点吃不准这货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跟小黑积怨已久,想抢小黑的女人以示报复?

    不应该啊...好歹也是根正苗红,还在那种地方接受过最热血正义的教育,出来后必然是刚正不阿,正气冲云霄的那种,撬人墙角这种事,应该不会做吧?

    芊默吃不准这家伙的来意,又见这货坐在这不动,心有焦虑。

    这位爷往这一坐,她还怎么完成诺诺姐的使命?

    宁久见芊默一直不说话,随便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题,突然话锋一转。

    “你是自己来的吗?”

    “你不是都看到了。”

    “于昶默那个小气的,竟会让你一个人出来?”

    芊默绕过牛奶杯,端着自己的四海为家秀气轻啜,弄不清对方来意之前,少说话就是了。

    这女人果然不简单,宁久只跟她过招几回合便知道这女人不太好找突破口,于是垂着眼心里盘算着如何套话。

    这俩人之间的暗涌在外人看来却是男才女貌,情投意合。

    刚刚坐在角落里的那俩女生又在吐槽。

    “现在的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种白莲花?”

    “你看那女的,矫揉造作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刚吐槽芊默的那个女生继续唠唠叨叨,她边上坐着的那个女生一直在听,偶尔嗯几声表示回应。

    她们距离芊默的位置有些远,芊默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却能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看自己,回头看了眼。

    宁久顺着芊默的眼神看过去,那俩女生仗着距离芊默远,以为芊默听不到,继续说。

    “她这就是欲擒故纵。”

    “这些长得漂亮的女生,就喜欢贱兮兮地吊着这些傻男人。”

    宁久看了一会,转过身。

    “她们在骂你。”

    “哦?”

    宁久比了下自己的眼睛,他想当年可是做过狙击手的哦,会唇语。

    “哦。”芊默没什么新鲜感地敷衍了句,回头又仔细看了眼那俩女生。

    长得怎么说呢,不磕碜。

    但距离好看还隔着五个凤姐,能够看出是精心打扮的,但依然无人问津。

    这样的女生芊默见了多,也理解她们对自己来自动物本能的仇视和酸讽。

    部分雌性进化不彻底,便会有这种原始情绪产生,俗称,嫉妒。

    但让芊默多看这俩女人好几眼的,却是那个一直不怎么说话女生的眼神。

    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