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盛唐绝唱 > 【第31章·彼有珠胎此暗结】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静忠无从躲避,只能拼尽全力掩饰住脸上所有负面的情绪:“奴婢……奴婢早该告诉大家的,可师父对奴婢有恩,奴婢不能出卖她!”

    李隆基双眼微眯,轻笑了一声:“听说自从王毛仲死后,阿沅就把闲厩交给你打理了。你做得不错,只要你能一直谨记今日说过的话,以后好好孝敬你师父,你的权位,还可以更高。”

    借着李隆基强而有力的手劲,静忠咬着牙道:“奴婢……谢大家赏识。”

    李隆基这才松手,起身拿了屋内梳洗处的干净布巾,一边擦了擦方才碰过静忠的手,一边漫不经心地道:“那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静忠忙起身离开,刚退两步又听李隆基道:

    “慢着。”

    静忠只得重新回到门前。因一直躬身垂头,他看不见李隆基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的语气里有不曾掩饰的嫌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块雪白布巾。

    “丢了去,换新的来。”

    王承恩在南薰殿外忧心又焦虑,见师父终于走了出来,忙迎了上去,却见师父脸色青白,呼吸不稳。师父相貌不好看,他是知道的。一直以来,他从无嫌恶,此时却觉得尤为可怖:“……师父息怒,可是师祖她……”

    静忠深吸一口气,将布巾递给了王承恩:“无妨。烧了去吧。”

    又足足过了半个时辰,萧江沅才悠悠醒转。她没有注意到李隆基正在身后靠着枕头,含笑注视着自己,还习惯性地掀开帘帐。天光透过窗子映入房中,她睡眼惺忪间缓缓地眨了眨眼,才意识到什么,立即坐起了身子:“什么时辰了?”

    忽觉身后一暖,她被李隆基抱住。

    “日上三竿了啊。”李隆基懒懒的声音轻轻地响在萧江沅耳边。

    “晚了……”萧江沅说着便要起身下榻,却怎么都挣不开李隆基的臂弯,便听李隆基在央求道:

    “一日不上早朝而已,也影响不了什么,难道我还不能‘生个病’了?”

    萧江沅轻叹了一声:“即便不上早朝,也该去勤政务本楼……”

    “今日我们就在这里待着,哪里也不去。”李隆基一脸固执,见萧江沅挣扎的双手险些要捶到她的小腹,忙伸手将萧江沅的手双双拢住。

    “可是……”

    “你放心,我都已经打点妥当了。”李隆基嗅着她披散着的长发的淡淡香气,语气无比地温柔,“今日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来打扰我们。”

    萧江沅立即停止了挣扎。她挺直着腰背,没有彻底融入李隆基的怀抱:“……三郎想做什么?”

    听萧江沅的语气多了些冷淡,李隆基无奈失笑:“阿沅,你与我在一起,就不能放松一些?难道你只会做臣子,不会做女人?我们分明已经是夫妻了,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好像随时都会离开我呢?”

    李隆基说得分明甚是轻松,声音也含着笑意,却还是让萧江沅的心为之一紧。

    他扳着萧江沅的肩膀,让她面向自己:“我们便不能什么也别想,忘记外头那些身份和事,就这样待在一起,像世间一对最普通不过的夫妻,哪怕只有一日?”

    萧江沅迎着李隆基灼热的目光,只看了一眼,便垂下眼帘。默了半晌,她才轻轻地开口:“我怎么会……睡到现在?”

    ——她没有拒绝。

    李隆基心中万分欢喜,蹭了蹭她的鼻尖:“不是我,我没有,是你自己睡到现在的,我方才吵你,你都没醒。”

    “怎么会呢……”萧江沅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有这等失控的时候。

    “……许是近日太过劳累,多睡睡总是好的。”李隆基说着瞄了一眼萧江沅的小腹。

    他并不确定自己想到的能否成真,还须得找人印证一下。在得到结果之前,他还是先别告诉她得好。

    这个消息如果是真,对他来说,自是上天恩赐的惊喜,可于她而言就不一定了。

    知道结果之后,她若也高兴,自然皆大欢喜,反之,他便有点棘手了。

    他没有看到,就在他暗忖的同时,萧江沅的目光游移了一下。

    既是做夫妻,便没有整日整夜衣衫不整的,他们在卧榻上又小憩了一会儿,终是下榻穿好了衣服。萧江沅正要戴幞头,却被李隆基一拦:

    “今日还戴什么,你若实在嫌头上太空,那就……”李隆基一手拿起梳子,一手拿起莲花银簪,“梳个别的发髻,把它戴上。”

    不等萧江沅拒绝,他已经按着萧江沅的双肩,让她坐到梳妆台前,重新为她梳起了长发。

    见萧江沅僵直地端坐着,李隆基失笑道:“放松。”

    李隆基梳得极慢,萧江沅终究无法长时间紧绷着自己,便逐渐松快了下来。这时,李隆基才开始了下一步。

    看着镜中李隆基认真而含笑的模样,萧江沅的心也不由得一软:“三郎对于女子的梳髻很是熟悉。”

    李隆基轻咳了两声:“你要是早与我在一起,我便会在你头上熟能生巧了。”

    萧江沅刚要说什么,便听门外有人敲门:

    “启圣人,早膳到了。”

    李隆基刚刚下榻之时,便吩咐了静忠把热水和早膳送到门口。

    萧江沅只当门外是李隆基自己的心腹,没准便是冯神威,却不想竟听到了静忠的声音。

    发髻已经梳好,是一个简单的单螺髻,李隆基将莲花银簪插好,才走到了门口:“退下吧,有事我再叫你。”

    等李隆基将早膳端进来,萧江沅起身掩门。关门之前,她朝门外瞟了一眼:“只是静忠?”

    李隆基点了点头,拉着萧江沅坐到自己身边,便把早晨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你可知你这徒儿,早就知道你是女子了?”

    “……果然。”

    “你早就有所发觉?”李隆基喂萧江沅喝粥,“那你可知,他对你……还有非分之想?”

    见萧江沅仍无意外之色,李隆基不开心地放下了粥碗与银勺。

    不说话时,屋内甚是安静,李隆基放下碗勺的声音便尤为突兀而明显。萧江沅低眸看了一眼冒着热气的粥碗,又抬眸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见他面色颇为不虞,便有点忍俊不禁:“三郎是怎么知道的?”

    李隆基轻哼道:“都是男人,他那点心思我还看不出来?不过他既然是你徒弟,怎么处置便都随你,我不会插手。”

    反正那个阉奴又吃不着,只能干瞪眼……

    想了想,李隆基又补了一句:“但若是哪日让我知道,他不仅动了心,还想要动手,那你就不能怪我了。”

    “三郎会如何处置?”

    “打到他死。”李隆基刚说完就连忙呸了几口,“好好的说这个做什么……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你收他为徒的时候,他或许还算是只温顺的绵羊,可如今他只怕已经是头凶残的野狼了,是忠诚到底还是反咬一口,你可千万别一时大意,在他这个阴沟里翻了船……你怎的,这样看着我?”

    静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萧江沅心里有数,即便李隆基不提醒,她也自有打算。但李隆基的话,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完。

    他并没有依凭自己的看法,擅自去处理静忠,而是给她提了建议,其他的让她自己去决定,这一点比起所有,都更让她倾心。

    用罢早膳过后,她的目光仍粘在他身上。

    李隆基只觉得心快要跳出喉咙,脸也发烫起来。他将早膳送出去的时候,双手甚至微颤。

    他关上门,转回身,见她的眸光仍如水一般,便大步上前,噙住了她的唇。

    两种呼吸在交织过后统一了节奏,愈发沉重了起来。迷蒙之间,他们竟然又回到了卧榻上。

    李隆基看到身下的萧江沅闭着双眼,主动勾住了自己的脖子,亲吻在他唇边。

    她在邀请他。

    这还是在那糊涂的初夜之后,她第一次如此。

    若是往日,李隆基惊喜还来不及,怎会想要拒绝,可今日他犹豫了。

    就在他感到有舌尖在唇上一卷而过时,他忙双手撑起,然后背对着萧江沅坐直,一边平复着气息,一边奋力想着该怎么解释。

    他在转身之前,看到她微怔了一下,那种意外与茫然,让他有点忐忑和心疼。

    可是稳妥起见,他真的不能再放任自己了。他要为她的身体着想,也为了……他们的未来考量。

    “我……我可能是有点……力不从心。”他想了半天,似乎只有这一个理由还说得过去,只不过承认这一点对他来说,既尴尬又不甘。

    好在她似乎相信了。

    直到入夜,两人仍在这不大的房间里,安安静静地做着各自喜欢的事,时不时地相视一笑。

    李隆基终于确定,萧江沅确实比之前要嗜睡许多,这一日下来,她竟然有小半日都是睡着的,即便在看书的同时,她也会偶尔迷糊一阵。

    这个发现让李隆基激动不已,也让他开始急不可耐。他想要立刻确认自己的猜想,又怕操之过急,惹萧江沅不快,如此纠结,夜里便睡得甚不踏实。他担心自己扰到萧江沅的睡眠,便悄悄地起身,回了自己的寝殿。

    就在李隆基把萧江沅的房门关上的同时,卧榻上的萧江沅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片清明。

    没过几日,她就从静忠口中得知了她想知道的一切。

    就在李隆基有了闲暇,打算去梨园散散心的时候,她适时地开口:“大家不如……回趟大明宫吧。”

    盛唐绝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