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 > 第814章 绿茶攻略(十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wuj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温茶不回话,雨薇又刷了七八句咒骂。

    ——你躲哪儿去了?赶紧给我出来,别以为你躲着就能躲开我!

    ——听人说你最近勾搭了好些个男玩家,还跟雪牙的凌风虚度有交情,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有种就让他来帮你啊?还是说他只是跟你玩玩而已?

    ——真可怜,像你这样又穷又丑的人,也就只配龟缩在角落里当可怜虫了,啧啧。

    ——这样吧,你不出来也行,一会儿你拍个磕头认错的照片给我,这事儿我就当是过去了,以后也不会再找你麻烦,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

    温茶摸摸下巴,把她说的话全部截图。

    一壶绿茶:还没到最后一刻,你怎么知道我会输,要是我赢了,磕头的可就是你了。

    【听雪阁】雨薇:做梦呢吧小贱人,你现在等级撑死了也才90多级,想打败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

    一壶绿茶:我不跟你打。

    不跟我打?

    雨薇被这句话逗笑了:你不跟我打,你让谁跟我打?凌风虚度?你觉得凌风虚度会帮你?他要是愿意帮你,现在就不会下副本了,你还不知道吧,他现在就在副本里,可一点也没有要帮你的意思。

    一壶绿茶:谁说是凌风虚度了,我选的人只会比他强。

    【听雪阁】雨薇:你梦还没醒吧,服里比凌风虚度强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连我都见不着,你这种上分婊能请动他?你就是卖身估计人家都嫌弃。

    温茶:嘴巴好毒……

    她就是差不多卖身才请动的好吗?

    【听雪阁】雨薇:心虚了吧?呵呵。

    一壶绿茶: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心虚。

    【听雪阁】雨薇:你不是最清楚吗?像你这样靠男人上位的绿茶,就该天打雷劈,心虚一辈子!

    温茶:过分了啊……

    如果不是你逼我,我怎么可能是上分婊?这都是你们造的孽啊!

    一壶绿茶:你先到竞技场门口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听雪阁】雨薇:知道躲不过,所以不躲了?

    一壶绿茶:希望你遵守你自己定下的赌约,如果是你输了,就立刻履行赌约里的一系列条件。

    【听雪阁】雨薇:我是不会输的。

    一壶绿茶: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如果你真的输了呢?

    【听雪阁】雨薇:我输了又怎么样?莫非你还真要让我履行赌约不成?

    那就是要反悔了。

    温茶心思一动:你的意思是,你输了,既不会认输也不会向我道歉对吗?

    【听雪阁】雨薇:你配吗?

    温茶眼睛一冷:我配不配不由你说,我只知道愿赌服输。

    【听雪阁】雨薇:一个靠躺赢上来的女表子凭什么让我服输,更何况你根本就赢不了我。

    越说越过分了啊。

    一壶绿茶:我把我们的话都截图了,希望这爆出来以后对你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听雪阁】雨薇:截图就截图,你以为我会怕你?等你输给我,所有人都只会记得你磕头的样子,没人会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聊天记录。

    一壶绿茶:那你可一定要赢了才行呢。

    说完这句话,温茶没有再理这个疯子,她坐在电脑前等临渊羡鱼上线。

    她暗自祈祷临渊不会反悔,毕竟要输了,自己输得可不只是面子啊。

    她有点后悔没问临渊羡鱼要联系方式,不说电话,就是个QQ也好啊。

    一直等到十点钟,温茶有点等不住了,转头给雀之不恭发了条信息。

    一壶绿茶:小哥哥,临渊哥哥今天怎么还没上线啊?

    雀之不恭过了差不多十分钟才回复道: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家里有事吧。

    一壶绿茶:这样啊,你有临渊哥哥的联系方式吗?

    雀之不恭:有一个号码,是去年帮战时他给我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通。

    一壶绿茶:那能给我吗?

    雀之不恭:你等等,我给你找找。

    过了一会儿雀之不恭发来一串号码。

    温茶取出手机存了下来,决定等十二点他还没上线,就打过去,

    十二点,临渊羡鱼也没上线,温茶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这种口头的约定还真是一点保障都没有。

    雨薇接连不断的发消息来嘲讽她。

    ——怎么,不是说有人帮你吗?你的情哥哥呢,怎么还没来?

    ——这不会是你为了拖延找出来的借口吧?

    ——我看你也找不到什么帮手,别浪费时间了,赶紧认输,说不定我心情好,就不把你的照片放到网上了。

    温茶把电话拨了过去,响了三声,那头就接了。

    “喂——”

    是个好听的女声,听起来很温柔,“请问你找谁?”

    温茶愣了一下,操作这么溜,性格这么冷酷的临渊羡鱼竟然是个女人?

    “你好,请问有人说话吗?”

    “你、你好,”温茶立时回过神来,“请问你是临渊羡鱼吗?”

    “抱歉,我不是。”

    温茶心一惊,难道号码按错了?

    “我是临渊羡鱼的姐姐,”那头轻声说:“你是我弟弟在游戏里的朋友吗?”

    “是的,”温茶悄悄松了口气,“请问他现在在吗?我有件事想跟他说。”

    “他在,不过他现在恐怕不能跟你说话。”

    温茶:“???”

    “他昨晚发了高烧,今天早上才被发现,现在都还在昏睡当中,可能没办法帮到你了……”

    卧槽!天要绝我呀!

    温茶暗咒一声,很快冷静下来,“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呀?”

    “这个说不准,应该还要一段时间吧,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一声,等他醒了,我转告他。”

    “不用了姐姐,”温茶还没丧心病狂到奴役病人的份儿上,“让他好好养病吧,等他病好了再说。”

    “好的。”

    温茶挂断电话,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这波狗血,真够腥的。

    临渊羡鱼是指望不上了,她还是去找凌风虚度吧,希望凌风哥哥能可怜可怜她。

    “姐——”沙哑的声音从病房里传出来,“你在跟谁打电话?”

    “你的朋友,”方月走到病床边,看着自己面色苍白,满额冷汗的弟弟,温声道:“是你游戏里认识的人,好像是有事找你,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后,让你好好养病。”

    游戏里的朋友,方临眼睛一暗:“男生还是女生?”

    “女孩子,听声音,年纪应该很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